[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

作者:无舟可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事故(修完)

      木叶60年
      火之国木叶
      棋木老宅
      一月五日,下午4点
      
      “醒了就劳驾把眼睛睁开。”旗木卡卡西放下手中的书,从床边的椅子上离开,走到窗前,唰的一声拉开窗帘。然后一回头就看到自家的任性老师又把脑袋埋进了被子,一根头发丝都没漏出来。
      
      “你也知道丢人了?放心的从被子里面出来吧,昨天你抱着我撒酒疯咿咿呀呀的时候真的只有我在,知情人绝对不会超过在场暗卫,当然,部分的根也可能绝对知道。”
      
      “……”
      卡卡西叹气,看着还是一声不吭窝在被子里的波风水门继续说,“昨天你那个样子实在没法回家,你也不想鸣人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听见什么不该听见的影响你在儿子心目中的完美形象吧。所以,现在是你在我家——旗木老宅。 ”
      
      可是我们的火影还是不动。
      “知道难受了?心情不好就不好,自己灌自己酒算是怎么一回事。”卡卡西一把扯开被子,露出火影乱糟糟的满头金发,“ 起来,吃点东西再睡,已经帮你请好假了——放心,我说你旧伤有复发的冲动。”
      
      波风水门张张口不出声:“你语文怎么学的,什么叫冲动。”
      “作为一个6岁上学6岁毕业,居然纯靠看任务书和忍术卷轴就能学会写字的人,我觉得我真的挺天才的。”卡卡西用眼神示意想要跳出来照顾自己大人的暗卫们都先别出现,继续说,“放心,没事。基本上最近所有的忍者一冲动,想要翘班用的都是旧伤复发这个理由,而且从火影大人到小队长就没有不批的。所以,反正就是往假条上写写而已,我本来还想说你罢工了呢。”
      
      水门就自当没听见自家学生的话:“鸣人呢?”继续张嘴不出声。
      “和佐助一起被鼬操练中——你管他呢?饿不死!我12岁都跟着你全世界乱跑砍了好几年人了。你看看他,别说洗衣服了,他连个饭都不会做。还有,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卡卡西觉着自己的耐性已经快用光了。
      
      “喉咙痛。”水门皱着眉声音嘶哑,他的喉咙也不是假痛。
      “行了,别说话了,跟频道串台似的。”卡卡西终于接过暗卫手中的水,试试水温,“起来,喝。”
      
      水门慢悠悠地爬起来,捂着头接过水,一口气喝光,清清嗓子:“几点了。”
      “1月5日下午4点,放心您还没那么能睡。现在想吃点什么吗?”卡卡西自以为温柔的笑着说。
      “不想。”听着卡卡西的奇声怪调,水门别开了脸。
      卡卡西又叹气:“还想吐么。”
      “还好。”
      “晕么?”
      “有点。”
      “头痛么。”
      “痛。”
      
      “你就可着劲折腾吧!”卡卡西有时候觉着自己特别能理解老师,有时候又觉着自己理解的不对,“你以为你多大了?”
      “37岁。”波风水门接过卡卡西递来的一把不明药品,塞在嘴里。
      
      “喂,那不是含片,你倒是喝水啊。”卡卡西看着试图把药片嚼碎直接吞近肚子的老师无语极了,“你知道你为什么总是胃不舒服么?医忍都明明白白和你说了,不要干嚼不要干嚼,胶囊和糖衣的存在意义不是遮蔽苦味!”
      
      波风水门听完只是瞥了眼卡卡西,伸出手,手中的玻璃杯空空如也。
      
      卡卡西顿了一下,出门,回来,对着不明所以的水门笑着,然后直接把烧水的壶轻轻放在床头的桌子上,“慢慢喝,喝完还有。”
      水门:“……”
      卡卡西:”……“
      
      “砰。”这是手掌落在桌子上的声音。卡卡西看着还在发楞嚼药片的老师终于忍不住自己的手了, “壶都给你拿来了,还想怎样。快喝,喝饱了就继续睡!”
      
      波风水门看了看咬牙切齿的卡卡西,沉默地拿起空杯子再次递给自家弟子,“怎么今天火气这么大。”
      
      因为我有一个总是想一出是一出的上司,老师。卡卡西闭眼深呼吸,拿起壶倒水,不说话。
      
      波风水门看着一脸不爽的卡卡西迅速地决定要转移话题:“听说你最近开发了一个新忍术?”
      “是。”卡卡西任由老师转移话题。
      “不太顺利?”水门笑眯眯。
      “很顺利。”卡卡西也笑眯眯。
      “那晚饭后给我看一下。”水门板起脸。
      “随谁奉陪。”卡卡西挑眉,一脸的自信。
      
      ………………总之,宿醉的人你伤不起啊…………
      
      木叶60年,火之国,木叶
      木叶长老转寝小春宅
      晚 9点
      
      “三代大人还是不愿意和我详谈。”水户门炎喝着热茶,眼镜上一片朦胧。
      “不用理他。”转寝小春认真地烧着茶水不认真地回答着,“明天就好了。”
      “你以为猿飞日斩是波风水门啊!”水户门炎重重地放下茶杯。
      “喂,死老头,坏一个茶杯要赔一套的。”小春心疼地抚摸着她的茶杯,继续给门炎倒茶,“其实比起三代来说,更倔强的是小水门吧。”
      
      “死老太婆,我在很严肃的和你说话。”
      “我也很严肃的回答啊?小春把茶杯塞到老战友的手里,“现在这种情况,两个火影碰见面能正常一个就算是谢天谢地了。”
      
      “这么折腾一次两次还行,可也不能一开会就搞成这样吧。实在太影响行政效率了。”门炎的眼镜又是一片朦胧。
      
      “我看啊,你还是别妄想彻底解决这回事了。”小春也抱着茶杯慢慢喝着,她啊,明明已经退休了啊,“团藏那个鬼东西都没能解决的事情你真的确定你能掺和进去?你没看见他连找水门说遗言的时候都一句没劝过。”
      
      “他忘了吧。”
      “你说什么笑话。”小春斜眼看着自家一辈子的老友。
      
      水户门炎叹气:“昨天我去看团藏了,他没见我。”
      小春也叹气:“那就别说的好像你和他关系多好似的。”
      水户门炎继续叹气:“都到最后了,还以为能在他嘴里挖出些机密呢。”
      小春喝光了杯中的茶:“有机密也是告诉水门——没看见根都二话不说给了他。话说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的。根本就几乎没什么私交的两个人。”
      
      “哎……”水户门喝茶,擦眼镜,“我也奇怪,水门和团藏都能莫名其妙的关系融洽。怎么就非和日斩这么别扭,日斩和团藏政见不合了一辈子也不至于这么胡闹。”
      
      “你就别管了,咱们的保密等级只有两个S而已。”小春放下杯子,犹犹豫豫小声叹息,“还不是因为漩涡奇奈死得有点冤。”
      “你哄孩子呢!”日斩又把杯子重重放下,“团藏说的?你问问慰灵碑上有名字没名字的——哪个死得不冤!那两个人是火影啊,火影!真这么不分轻重,怎么可能活到现在这个地步?我水户门炎承认我是光知道打仗杀人,可我也不是傻子吧。”
      
      “你激动什么?”小春继续烧茶,“你们这些男人啊,总是这么自以为是。那根本就不是对和错的问题。”
      “不是么?”水户门炎戴上眼睛,眼镜反着光。
      “哎。”小春叹气,“早就不是一条村子几千人的时代了。”
      “什么意思啊。”门炎看着严肃起来的小春仿佛不认识一般。
      
      “我一个退役的老女忍怎么可能知道。上次喝茶团藏那个混蛋说的。总之,帮不上忙就别添乱,我们还是讨论一下更加务实的问题的吧。”转寝小春笑眯眯,比如,宇智波小美和日向分家的那个小鬼的婚礼问题。”
      “那有什么好考虑的,他们结婚和咱们有什么关系,就是上份子也找不到咱们头上。”水户门炎一听这话就头痛。
      
      “你听我说。宇智波和日向家考虑的是一过完年就办事。不过两位新人似乎是想要忙过春天的中忍考试和其他准备结婚的队友举行集体婚礼,这样工作和蜜月两不耽误。”转寝小春满意的点点头,“你说是吧。”
      
      “嗯,挺好的。”水户门炎真不知道面前一辈子也没能嫁去出的老女人怎么对组织相亲有这样的热情。
      小春就是觉着比起任务和打打杀杀,给人介绍对象很积德,“加上现在负责后勤的是日向日足,所以……”
      
      “什么啊,老太婆不要这么罗嗦好吧。”水户门炎觉着自己现在是一脑门子浆糊。
      “所以肯定这个集体婚礼能保质保量的弄成。咱们现在开始组织相亲,谈恋爱,估计很多人都能能赶上5月的婚礼。”小春拿出青年忍者名册拍在水户门炎的面前。
      
      水户门炎一头黑线:“你老实说,那个什么小美和日日向家的不是让你给搞一起的吧。”
      小春翻开名册,没有抬头:“啊,我只是告诉那孩子,他的漂亮女队长挺喜欢收集玫瑰花瓣而已。”
      
      ………………退休老太太的个人爱好你也伤不起啊………………
      
      差不多同时,
      火影楼,火影办公室
      
      “我不行了。”宇智波富岳从桌子上爬起来,努力让自己不去看那堆的高高的文件,“水门假请了几天?”
      “卡卡西没说。”山中亥一依旧习惯性地把自己当做机器人一般,疯狂地分类文件中,“本来就是想着让他多休息几天吧,也不知道卡卡西是怎么把他那个任性要死的老师劝放假的——而且富岳,这才一天。”
      
      “啊!”宇智波富岳又开始双手抱头准备撞桌子。“我算知道水门干嘛每年都催着长老会快点找几个五代候选了。我突然有种让儿子跳了火坑的感觉。”
      
      “安心,真到了你儿子能上任的时候就不会忙成这样了。你要是对你儿子接任5代这么有信心,就趁着还能干活的时候把该解决的解决了。” 山中亥一好心好意的鼓励着。
      
      富岳果然停止了撞桌子,拿起笔认命地在各种文件中勾勾画画:“真讨厌,水门和团藏当时是抽了什么疯,非得整个什么经济圈计划——打完仗还没消停2年呢。”
      “呦,没看出来啊,你宇智波还真是个厚道人。”奈良鹿久把分好的文件简单批示,递给习惯性沉默的日向日足,“下次打麻将你要是赢了钱可别带走~还有赢了也别嚷嚷着非要坐庄。”
      
      “这不一回事……”富岳把批好的文件转给山中亥一赖皮道,“我是……”
      
      “砰。”又是手落在桌子上的声音,这次是日向日足。
      
      “日足,你想打架么?”宇智波富岳扭头看着突然站起来对着自己的日足。
      “安静——干活。”日向日足压抑着呼吸死盯着富岳,“火之国国主怎么看怎么不死心 ,波之国还只是纸面上的计划,大蛇丸虽然被水门稳住了,但他怎么看也不像是那种甘心的人——现在他又和风影搅在一起。还有中忍考试,还有和商团们的谈判,还有经济区形成后和其他国家关系的处理。这么多事情千头万绪,还只是木叶最近,对外,的事物——宇智波富岳,你有什么理由在这里胡乱抱怨打扰别人工作呢?”
      “……”
      “……”
      “对不起各位,我会认真工作的。” 木叶保卫部长宇智波家主富岳认真地说着,同时没有丝毫犹豫,站起身来,伸出手——给了木叶后勤部长日向家主日足一拳头。
      
      ………认真工作的人你也伤不起啊…………
      
      木叶60年火之国木叶
      1月5日雪
      
      今天,睡饱了的波风水门在吃饱了晚饭后,愉快给弟子信心十足的新忍术挑出10个破绽。然后兴致冲冲的和儿子泡了个温泉,就带着莫名舒畅的心情继续补眠去了。
      今天,在大雪里找了自家老师几个个小时,然后又照顾了自家老师十几个小时没合眼的卡卡西,因为自己新忍术的不完美性,被老师以“不得骄傲”为由狠狠地收拾了一顿。
      今天,工作了一整天,快半夜才回到家的宇智波富岳没有召开一天一度的父子问答,他捂着一只眼睛找老婆大人要了煮鸡蛋,他眼睛周围的皮肤组织有点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