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生只有一次的火花,璀璨,绚烂。

就好像那个人一样……

“山本。”

“我在。”

我一直都在。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山本武,狱寺隼人 ┃ 配角:沢田纲吉,夏马尔 ┃ 其它:家教,8059,十年后

一句话简介:短介绍


  总点击数: 1361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6 文章积分:634,63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随笔
  • 作品视角: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寥寥万千
    之 山本×狱寺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825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金鱼花火」

作者:镜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  火

      枝叶间洒下的阳光并没有它应有的温度,而是带着令人战栗的凝寒。清冷的空气中夹杂着百合的清香,越往深处走,香气越盛。
      
      但也就是在这样的寒冬腊月中,彭格列家族的成员集体穿着黑色的服装围成一圈,聚集在彭格列后山的树林中,每个人的神色无一不是凝重,哀伤的。
      
      这是彭格列十代目的葬礼。
      
      黑棺,白花,还有那亮的有些刺眼的家族徽记。没有隆重的准备,仅仅只是这么几项简单的程序。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首领……十代目首领并不喜欢张扬,相反这样的简单的仪式也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下的人唯一能够帮他做的。
      
      黑棺内躺着的人紧闭着双眼,无声的面对着围在棺木旁的守护者们。柔美的脸部线条,褐色的发凌乱的贴在他的额头,充盈着让人想要触摸的空气感。
      
      狱寺隼人将一束洁白的百合放在沢田纲吉的胸口,作为最后的饯别礼物。虽然表现的无比镇静,眼底的那一抹浓的化不开的哀伤却让人无法忽视。他轻轻跪在黑棺边,凝视着黑棺中的人,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觉得好累,前所未有的疲惫。
      
      十代目……您的左右手是不是很没用?
      
      葬礼仪式很快便结束,众人也一一散去。
      
      倚靠在树干边的山本武默默地注视着狱寺隼人的背阴,眼底带着一抹凝重。环在胸口的手握紧又放开,然后再次握紧,凸起的骨节一片苍白。
      
      沉默许久,山本武走到狱寺隼人身边,轻拍他的肩,“狱寺……”
      
      “呐,山本。”跪在棺木前的狱寺隼人忽然开口,“我是不是很没用?明明在十代目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要做他的左右手,绝对不会让十代目陷入危险……”
      
      “别说了。”
      
      “我痛恨自己的的无能为力。为什么明明就在十代目的四周,却还是什么都做不到。空有一身强大力量,却只能看着他紧闭双眼躺在木棺中的我到底有什么用!”
      
      “狱寺!”山本武按着狱寺隼人开始不安扳动起来的肩膀,大声唤着他的名字。“我知道阿纲的死对于你的打击有多大,但现在这种时候,阿纲的家族!属于阿纲的彭格列家族还需要我们这些活下来的守护者们去维护!在这种时候狱寺你怎么可以倒下!”
      
      “你明白什么!十代目他……十代目他现在躺在这里!他妈的彭格列的首领现在全身冰冷没有一丝生气的躺在这黑色的棺材里!你到底知不知道!”狱寺恼怒的拍开山本的手,并不锋利的指甲却因为用力过度而划破了山本的手掌。
      
      并不痛。
      
      真的不痛。
      
      比起狱寺心里的痛来说,这样的感觉真的不算什么……
      
      看着手上渐渐溢出鲜血的伤口,山本清明的眼有些恍惚。眼前对着自己疯狂大吼的狱寺的身影渐渐有些模糊,就连听觉都变得不那么灵敏了,脑海中的嗡鸣声加剧,一股腥甜的味道从喉咙涌了出来,原本想要安慰狱寺的山本觉得自己变得有些脚步虚浮。
      
      滴答……
      
      温热的血从嘴角溢出,滴落在铺满雪色百合的花瓣上,鲜红刺目。
      
      “狱……”
      
      山本张了张嘴,眼前骤然一黑,随后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他其实想告诉他,他很担心他。
      
      ……
      ……
      
      “在你眼里除了你的十代目其余的人的生命都是儿戏么!你自己不在意自己的生命,连别人的生命你也要涉足么!狱寺隼人,你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
      
      “狱寺隼人,你记住,你的生命不属于你自己,它属于彭格列。”
      
      “不要再做一些愚蠢的傻事。”
      
      “现在立刻回到你的房间,不要在彭格列的非常时期再惹出什么乱子。”
      
      山本武恍惚间听到关门的声音,还有那渐渐远离自己的那抹熟悉的气息。抬手按住依旧绞痛着的头部,山本发出一声痛吟。
      
      “这个破身体亏你能支撑到现在,不过还好有你在,狱寺那家伙才……”低沉的声音是属于世界一流的黑市医生Dr.夏马尔。夏马尔将三叉戟蚊子放入胶囊内,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似乎是想起什么又把烟重新塞回烟盒,靠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夏马尔?……你不是死了么?”
      
      山本靠在床头打量着毫无坐姿的夏马尔,神经绷紧。一个月前他接到属下报告,Dr.夏马尔在西西里岛被密鲁菲奥雷家族杀死,尸体被就地埋葬。
      
      “啊,我的确是应该‘死了’,但是狱寺那混小子看你昏迷不醒又把我给‘挖’回来了。”夏马尔说到这里有些咬牙切齿。他讨厌这样无休止的纷争,原本就打算一“死”了之,然后舒舒服服的过下半生的日子,却没想到狱寺那家伙因为担心山本出事又通过最终手段把自己给找了出来。
      
      真是麻烦死了,让老人家消停一下都不可以!要知道我只治疗女人不负责男人的!
      
      “那真是麻烦你了呢。”
      
      山本武嘴角挂着一抹笑,那是对于同伴的信任以及真挚的感谢。
      
      夏马尔看了眼山本武,起身将医药箱盖上,准备离开。在走到门口时,夏马尔低声说道,“身体虽然不能够剧烈活动,但是偶尔散个步,走动走动是没问题的。在床上昏睡三天,我想你应该不愿意一直这么‘病患’下去。”
      
      “啊,我不会让狱寺闷着不动的。”山本武笑的灿烂。
      
      “闷死他好了,省的发疯祸害其他人。”夏马尔像是被点中了心思一般,恼怒的咬牙切齿扔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就走掉了。
      
      山本武望着夏马尔离去的方向,扬起的嘴角慢慢消失,紧握成拳得手发出咯啦一声脆响。
      
      “狱寺……”
      
      ……
      ……
      
      房间内很暗,唯一一丝光源还是从那紧闭的窗帘缝隙中努力钻进来的细小光晕。狱寺隼人紧靠在墙壁上沉默不发一语。
      
      这面墙的另一边是十代目的书房,也是办公室。
      
      十代目平时事态繁忙,并没有多少机会回到卧室休息,办公室内经常能够听到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还有各类文件摩擦所发出的哗哗声。
      
      但现在……没有了。
      
      他不敢去隔壁的书房,因为他怕看见桌椅沙发上铺盖着的白色遮尘布,他怕看到那样的场景后再次想起那日他看到躺在棺木中十代目那轻轻蹙起的眉……所以他宁愿这样催眠自己,十代目还在隔壁的办公室奋笔疾书,偶尔冒失撞到了整齐码放的资料,然后发出懊恼的声音。
      
      “十代目……”
      
      狱寺隼人紧咬下唇强忍着大吼的欲望,低垂着头。
      
      一只大掌轻轻的附在狱寺的头上,动作轻柔的顺着他柔顺的发下滑,停在他的后脑处,微微一使力,就将狱寺整个人带进怀里。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但这次多了一丝消□□水味和一丝淡淡的血腥味。
      
      这是属于黑手党的味道。
      
      每一位黑手党……
      
      狱寺就这么沉默着靠在他的怀里,直到心情渐渐平复下来。
      
      “山本……”
      
      “我在。”
      
      “山本……”
      
      “我在。我一直都在。”
      
      狱寺疲惫的勾了勾嘴角,最终抵不过强大的睡魔,陷入沉沉的梦境中。
      
      嗯,我知道。
      
      ……
      ……
      
      “喂!棒球笨蛋你——”
      
      狱寺隼人看着面前穿着黑色和服左手一串章鱼烧右手一串烤鱿鱼的山本武不禁有些头疼。现在是什么时候难道这个白痴不清楚么!现在是非常时期,这笨蛋怎么还有心思来参加什么狗屁祭典!而且身为守护者的他还故意不带武器,他这是要闹那样?!
      
      不远处的孩童嬉闹声吸引了狱寺的注意力,更准确的说是那些孩子们手里拿着的烟花棒。
      
      橙色的光芒闪烁着璀璨的光,然后渐渐燃尽,孩子们在燃尽的瞬间点燃了另一根,随之橙色的火光如此不断的延续了下去。就像是那道属于他们的橙色火光,一代又一代延续到现在……
      
      十代目……
      
      狱寺隼人走上前,却没想到那群孩子再看到他之后面带惧色的逃跑了。狱寺顶着一个通红的十字路望着越跑越远的那群孩子,嘴角抽了抽。
      
      他只是想问问那个点火就会发出橙色火花的东西是什么而已。
      
      “狱寺,你来尝尝这个!”
      
      山本武将一个红豆丸子塞进狱寺口中,眉眼弯弯。
      
      狱寺没想到山本会来这么一招,合紧的牙关咬破了红豆丸子,里面滚烫的红豆沙立刻流了出来,烫的狱寺瞪大双眼张口直呵气。
      
      这混蛋……
      
      狱寺被烫的舌头都麻了,脸颊不似常态的泛着淡淡的粉色。
      
      就在狱寺吞下红豆丸子,刚准备破口大骂时,一个凉凉的唇贴在了自己的唇上,冰凉的汁液缓缓渡进了自己的嘴里,甜滋滋的味道,带着一股浓郁的奶香。随后一个灵巧的舌探入自己口中,看似温柔但却带着一股毋庸置疑的霸道索取着。
      
      是山本!
      
      狱寺隼人略显吃惊的瞪大眼睛,他没想到山本武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做出这样的举动。
      
      “接吻的时候要闭眼是常识呢。”
      
      凉凉的气息喷洒在耳蜗处,条件反射的,狱寺隼人伸手使劲一推。
      
      只听见扑通一声闷响,山本武背撞上了水泥墙,发出一连串剧烈的咳嗽声,那声音急促的就好像能把他的五脏六腑都给咳出来一般。
      
      山本的伤还没好……
      
      本来怒火冲天的狱寺隼人的火气立刻被着急促的咳嗽声给浇灭,反而还带着一股小紧张,那种做错了事,但又不好意思拉下脸道歉的纠结感让狱寺站在原地,真想跺上那么几脚。
      
      “噗……哈哈,哈哈哈……”
      
      看到狱寺的一番表情变化的山本立刻停止了咳嗽,终于忍不住喷笑了出来。虽然咳嗽是真的,但却并没有那么剧烈,本想看看狱寺会有什么反应,就这么加强效果的咳下去了,没想到狱寺的心理活动这么……噗……
      
      “棒、球、笨、蛋、你、果、然、是、在、耍、我、吧!!”
      
      长长的刘海在眼睑处撒下一片阴影,狱寺隼人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他双臂交叉摸向腰后,“炸裂吧,两倍……两倍……”狱寺在腰间摸了半天却没摸到以往用来战斗的炸弹,忽然他想起来今天他被山本拖出来什么武器都没带。
      
      想到这里狱寺的脸更黑了。
      
      “噗……”
      
      “棒球笨蛋你给我去死!”
      
      “哈哈,我可是伤患呢~”
      
      “一点都没看出来!”
      
      山本武一边往前跑一边不时回头看并不习惯穿木屐的狱寺一歪一扭的哒哒哒追逐着自己,笑的嘴都快抽筋了。
      
      如果今后的日子都会是这样,世界在没有那些纷争该有多好。
      
      刚才还没有多少人的街道上瞬间挤满了人群,山本武眨眼间就失去了狱寺隼人的踪影。视线扫到一边的小摊,山本武顿了顿,随后在摊主那里买下了一小盒东西别在腰带里。
      
      山本武是在距离祭典较远的一个芦苇荡找到的狱寺隼人,狱寺隼人挣脱掉木屐一脚踩在清澈的溪水中一脚翘起,咬牙切齿的一边喃喃着什么一边用手揉捏着脚。
      
      “原来狱寺你也有不行的时候呢。”
      
      “棒球笨蛋……你什么时候来的?!”
      
      “在你从脚心捏到脚底板的时候。”
      
      “你——”
      
      山本武走到狱寺身边坐下,从怀里掏出一小盒东西放到狱寺手心里。
      
      狱寺痴痴地看着手心里的东西有些发怔。
      
      他怎么会知道……
      
      “觉得你应该会喜欢就顺手带过来了。”山本武学着狱寺的样子将脚伸进冰凉的溪水中,仰头望着昏黄的夕阳,眯起了眼睛。
      
      “这个……是什么?”
      
      “烟花。”
      
      “烟花么……”
      
      “不想点燃看看么?”
      
      “点燃了,马上就会燃尽了吧。”狱寺看着手里的烟花棒,指尖轻轻摩擦,有点沙沙的感觉。“这么短暂的生命只是为了满足别人,不是……”太悲哀了么。
      
      “烟花的意义就是为了在人们面前展现一生一次的璀璨。烟花生命虽然短暂,但却至始至终都保持着那抹火光,也是因为一支只有一次,转瞬即逝,人们才会如此喜爱它,它的一生都是为了燃烧绽放而存在。”山本武从盒子里抽出一支烟花举到狱寺面前,“快,点燃它。”
      
      呲呲——
      
      金橙色的花火刹那间绽放,炫目的火花刺得狱寺眼睛生疼。
      
      一生只有一次的火花,璀璨,绚烂。
      
      就好像那个人一样……
      
      “山本……”
      
      看着即将燃尽的火花,狱寺觉得有些恍惚。
      
      山本迅速抽出另一只烟花棒借助即将燃尽的火星点燃。
      
      “看,火光是会一直延续下去的。”
      
      “只要你想,他就一直存在。”
      
      所以,不要在悲伤了。
      
      “嗯。”
      
      狱寺轻应一声,将重量全部压在了山本肩上。闭着双眼,靠在山本肩头的狱寺前所未有的轻松。即便再多阻碍,再多困难,你都会在。我知道,我明白。
      
      “山本……”
      
      “嗯。”
      
      “山本。”
      
      “我在。”
      
      我一直都在。
      
      清清深水中游动的自由金鱼
      舞动出夏日里爱的旋律
      即使明知这感情不会有结果
      就算这个样也希望可以一直永远陪在你身边
      雨丝中夏日的气息那么浓烈
      闪闪飘落的金鱼火花多么炫目
      五光带领我进入了梦境
      刹那间,浮现你,那熟悉温柔的脸啊
      暗暗深水中游动的忧伤金鱼
      深深哀叹着那未能实现的爱恋
      它只属于其绮霞段这美丽的距离
      转瞬而逝也要努力追寻追寻心中那段赤红的梦想…
      夏日的气味笼罩在夜的美丽
      闪闪飘落的金鱼火花多么美丽
      只是只绽放一次的爱的火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久违的家教同人,希望能够慢慢缓解家教恐惧症啥的。
    8059一直都觉得是官配,嗯。



    [王者荣耀]所爱之人
    你想要的男友我这应有尽有。



    [终结的炽天使]用身高求婚的男人
    这个有身高优势的男人一生都在求婚。



    [进击巨人]脱掉你的内增高
    龙神×利威尔。



    [家教]漫漫追妻路
    残生系列第三部。两世记忆27×无记忆迦南。



    [家教]残生二世
    残生系列第二部。迦南×沢田纲吉。推翻剧情。



    [家教]残生记事
    残生系列第一部。迦南×沢田纲吉。10+平行世界。



    [最终幻想FF7反穿]浅川
    浅川×克劳德。人偶师。



    [滑头鬼之孙]财主
    财主×奴良陆生。无财不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