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乘风远航

作者:月下金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Chapter 12

      程风记得方远航最擅长设计超速型的机械车,这点从风航最常出产的机械车上便能看出端倪,风航的机械车整个车体设计都偏爱流线简约型,这样的外型设计能将风的阻碍降低到最小。
      他只打量了片刻,便忍不住摸了摸内胆的框架,心道当初方远航给他设计的那台车速度跟这台相比几乎可以称为龟速,除了安全性能好一点之外,一无是处,还真得有些难为他了,大概那台车也是他此生做的最不顺手的一台吧。
      
      程风慢慢的活动着右手,从手腕到手指缓缓的做着伸握运动,脑子却想象着方远航当初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为他制作那台车的,大概是对任性少爷的不屑?或者是为了目地暂且的忍耐。
      但是,无论想到哪一种都让程风的心脏感到刺痛,他立即不舒服的换了个坐法,偏头不愿再想下去,只觉得对他而言这两种都是莫大的残忍。
      
      “风航”出品果真是一流的,几分钟的时间便到达目的地,走下机甲车的时候助理拿出一只保温盒递给程风。
      “这是方总为你准备的。”助理说。
      “什么东西?”程风接过问。
      “好像是晚餐,祝程先生用餐愉快。”
      
      “谢谢!”程风接过后转身走向别墅,经过虹膜身份测定门自动解锁,他顺利的走了进去,这座别墅一共有两个楼层,并不算太豪华,装修也只是一般般而已,大概是因为地点不错所以当年有很多人想要买下来,但是原先别墅拥有者似乎知道它还有升值的空间,并没有急着卖出,只是招租,方远航也是因为这里地角好景色佳,租金又勉强能付得起才租下其中一层与程风居住。
      而如今财大气粗的他,早已把这座别墅买下,只是不能理解这里为什么还一直保持着自己当年离开时的样子,毕竟太过老旧了,并不适合方远航现在的身份。
      
      程风一度很想嘲笑他,难道是有搬了地方便睡不着觉念旧的思想,但转念却又没了兴致,云星街是他出生的地方,他在这里念书在这里长大,而如今没了楚家,这里便没有他的容身之所,也亏得这里还与当年一模一样才让他有了点归属感,能够放心的住下来。
      其实说到底,他才是那个搬了地方便睡不着觉念旧的人。
      
      程风把餐盒放到桌上,打开盖子里面的饭菜还是温的,大概是下班前现做的,三菜一汤,都是他喜欢吃的,他看了两眼,不禁有些佩服起方远航,这就是他最厉害之处,就算自己明知被他利用,仍然对这些产生不出一丝厌恶,但一想到他利用完后冷冰冰毫无感情的声音,便一点食欲也没有了,只是稍微吃了点面包饱肚就将饭菜推入了保温机里。
      
      回到房间,程风脱下米黄色外套,解开衣袖上的扣子,放松了下手腕,然后从床底下拉出一只黑色皮袋,里面装着他在吉华街时所用的修复工具,有一些是他自己亲手改造的,用起来十分顺手,最里面有两支微细的秘银笔,看刻度应该还能用一段时间。
      改造或修复芯片所需的费用并不高,除了一些特殊的工具,其中最贵的便属秘银,手里这两只秘银笔是他运气好在废旧仓库里淘出来的,还有一小半,余下的量他还能使用一段时间,毕竟改造不是重制,所需的秘银并不需太多。
      
      程风把东西都熟练的摆放到窗口边的桌子上,然后起身将手械戴好,几只手指先动了动,似乎比想象中灵活一些,这还是他拿到新手械后第一次尝试改造芯片,接着他取出那十张废芯片看了看,选中一张容易做并且费时不长的喷气机芯片放到桌上。
      因为没有机械夹,只能随便找个盒子粘一个临时的凹槽,然后将芯片放入其中,最后将盒子固定住,便开始专心致志的改造起来。
      
      程风改造芯片时全身注意力会高度集中,时间流逝的格外快,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过去,待清理完损坏的部分抬起头天色已晚,照明工具他一早就设置成光线自动调节,所以并不需手动打开。
      因为坐得时间太长全身有些僵硬,他放下工具起身活动了下肩膀,并将桌子调整了下高度站在桌前,剩下的是最关键的部分,必须要成功修复破损的几个点,再将改造的部分合理的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回路。
      
      这些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却千难万难,因为喷气机的回路相当复杂,属于A级芯片,各种命令纵横交错其中,光损坏的一个点周围便有几十个命令,若有一个命令连接错误就会前功尽弃,所以程风要一直维持着高度集中的状态,此时他对新手械的压感还有点不熟悉,所以稍有点紧张的张了张手指,想到什么,回身将门关上。
      
      因为门上几年前被方远航装上指纹识别锁,设定只有他和方远航才可以出入,他怕关键时候方远航突然回来打扰他,便在门上粘了个X,这是他做研究时禁止入内的标志,方远航知道意思,这才放心的重新回到桌前,深吸了口气开始了繁复的修复工作。
      清理后的芯片上一共有一百八十九个命令需要他重新寻找线路改造,他小心冀冀的挨个调整,随着时间过去,额上沁出一层细汗,当他修复到最后一个命令时,门外突然传来了“梆梆”的敲门声。
      
      “风哥,风哥,你在不在啊,是我,明明啊……”
      闻声程风握着秘银笔的右手微微一抖,只觉得笔下一朝秋水尽东流,看着修复失败的芯片顿感头晕眼花。
      明明?这个声音……程风扔下笔回身打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孩,胖胖的苹果脸看起来还跟小时候一样可爱,见到程风笑得露出小虎牙来。
      
      “风哥,我哥告诉我你回来时,我高兴的快哭了,你没出事真是太好了!”方明明抓着程风的胳膊摇啊摇。
      程风有些有气无力,如果刚才敲门的是方远航,他定会大发雷霆,但若是明明的话,就有火也发不出了。
      当初第一次见到方远航时,明明就坐在他怀里,才六岁,爱乌及乌之下,程风也待他当自己的弟弟一样,用零花钱给他买玩具买衣服,那么多年处下来,几乎就算是他半个孩子了,三年前走得时候他还只有自己腰那么高,现在竟已经窜到了下巴。
      
      楚家的事发生的时候明明还小,可能什么都不知道,但如今事情已过去三年,光听着传言想必也知道了一些,自己虽然不算是他们家的直接仇人,但也是仇人之子,有这层关系他想不到明明还会待他如当年一样亲近。
      方明明似乎看出程风的迟疑,他欢快的走进屋说道:“风哥不必多想,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且父母的事对我来说早就没有多少记忆,反正自记事起就只有你对我和我哥好,而且你是你,楚家是楚家,我分得很开的。”
      
      听到此话程风才松了口气,只觉得当年的人并不是个个都如方远航一般心硬如铁,总还是有念及他好的人,也不枉自己疼他一场。
      方明明走到桌前看到了那块改造失败的芯片,左右看了一会,突然大声道:“风哥,你是不是在制做芯片啊,我刚才进来时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我真是该死啊该死。”他因为当年受程风的影响,对设计芯片非常感兴趣,现在也正在念这个专业的学校,所以看到芯片时就忍不住看了一下,就算他资历浅一些也多少能看出这张芯片中间那块地方的不对劲。
      
      “没关系,是一张废芯片,我只是随便的修复一下……”
      方明明“啊?”了一声,“风哥,有那么多材料可以做新的芯片,你为什么要修复废芯片?我从来都没见过你做这个啊,这不是没有钱的芯片师才做的吗?是不是我哥他待你不好?我现在就下去问他。”
      程风拉住他道:“不,这跟他没有关系,我只是……”说完看了看右手的手械,随即移至身侧不显眼处道:“只是练练手而已。”
      
      方明明早就看到手械了,一直没敢开口,听到此便小声的问:“风哥,你的手,你的手……”
      程风见状笑着把手械拿下来,然后动了动手指握成拳回道:“哭什么,又没有废,戴着手械跟正常的手一样。”
      方明明看了看程风右手,然后低着头道:“都是我哥害的……你一定恨死我们了……”
      程风犹豫半响才微微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方明明的头发,若说恨,站在道义的立场上,他或许没有什么资格,对方所做的一切也都是合情合理。
      
      但若抛却楚家的身份……他真得有恨过!他甚至想掐住方远航的脖子问他:楚乘风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
      方明明抬头轻声说:“我知道我不该这么说,但是……风哥,求你原谅我哥吧,他真的很可怜,你不知道你走得这三年里他有多想念你,这里你碰过的东西你住的地方他都一直保持着原来的样子,不准任何人进来也包括我,风哥,其实我哥他……嘴里不说,但心里真的是很爱你很爱你,而且我也知道你一定还爱着我哥,那可不可以还像以前一样好?”
      
      程风听着这些话,只觉得喉咙发紧,他内心微微的挣扎着,转念却想,方远航若真得爱他,当初怎么会边与他亲近边暗害楚家,若真的爱他,怎么舍得把他当做棋子一样摆弄,若真的爱他,又怎么会无情的对别人说,他与自己毫无感情可言,并快速的撇清两人之间的关系。
      真正心里有爱的人,怎么可能面对时百般温柔转身就变的冷酷?
      程风正想得头疼欲裂时,门口传来方远航的声音:“我做了点粥,明明,你和乘风下楼一起吃。”
      
      方明明对他哥哥自小便甚是尊敬,他立即应了一声然后看向程风,程风却转身道:“你们先吃吧,我不饿……”
      方远航却拉住他道:“你晚上只吃了几片面包这样不行,粥里我放了你喜欢的蛋卷,可以少吃一点,听话,若身体虚弱对手的恢复也不好。”
      他半强硬的态度再加上旁边明明渴望的眼神,程风便再固执不起来,他记得方远航当年曾玩笑似的对他说过,他们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这画面就是明明脑子里对家的诠释,他说自己早已经是明明心里面的家人。
      
      当初听到这话他是何其的感动,就算是现在,这句话他依然拒绝不了。
      家对小时候的明明而言弥实珍贵,但对他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这顿饭程风吃得神思不定,回房后也根本没有精力再管那张改造失败的芯片,只是收拾了下,将它顺手装进了袋子里。
      明明仍然是小孩子性情,看到了奇奇后便一扫之前吃饭时的小心冀冀,欢天喜地跟程风要了去,抱到自己里房里逗玩。
      
      方远航拿过玉铃脂过来给他揉手,程风则有些疲惫的倚在床头,却一直用眼尾看着他,两人之间谁都没有开口,气氛沉得像灌了铅一样,终于熬到按摩完毕,方远航扯过纸巾给他擦净手,却并未离去,而是起身将他圈在怀里,一开口声音竟是哑的,他说:“看了那么久,看够了没有?”
      程风难得没有挣脱,也没有露出防备的眼神,方远航痴痴的看了半天似着魔一样低头吻了下去。
      这个吻尝在程风嘴里竟有说不出的苦涩,吻罢方远航将他紧紧抱在怀里,像是要将他揉进身子里一样,他低低的念着:“乘风……”一如当初两人情深时的样子。
      
      程风下巴抵在他的肩膀,露出半难受半自嘲的笑容,半响他低头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恨意用力咬下去。
      
      他闭着眼睛难过的想:方远航,方远航……当初若不是我用零花钱给你买书买笔助你上学,你哪会有现在的成就,我把你弟弟当做自己的一样疼爱,我教你栽培你关心你,你拥有的哪一样不是出自我手,我把心给你,把什么都给了你,你怎么还能狠下心来伤害我?即使如今我什么也没有了,也还要这般利用我愚弄我,你到底要我怎么办才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爬走。。



    寒门神隐
    穿越修仙长文(连载中



    追男神这点小事儿
    闷骚男人不好追



    美人渡君
    大魔王对小白兔一见钟情,为它吃素的故事



    重生之香途
    胭脂水粉出美人,将军极致宠溺



    末世掌上七星
    世外桃源,末世修真



    野兽嗅蔷薇
    攻宠受,古耽



    只谈钱不说爱
    低调重生,悄悄赚钱



    我的男友是怪物
    男人和怪物,青梅竹马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