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回家(下)

      真定大长公主的突然生病,给过年原本欢乐的气氛染上了不少忧伤,霍宝珍去和萧源告别的时候,看到突然消瘦许多的萧源,吓了一跳,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来了,“元儿,我知道你伤心,我奶奶生病的时候,我也很伤心,但奶奶看到我难受,她更难受,如果你曾奶奶看到你这样,她一定会伤心的。”霍宝珍认真的说。
      
      听到霍宝珍的话,萧源心头一暖,握着霍宝珍的手道,“谢谢你阿鸾,我心里有分寸的。”
      
      “冀州离江南远,一路上你可要小心点,我带了一点通江的雪耳过来。听说那个性平滋补,给女孩子吃最好,你每天喝上一盅。”
      
      “多谢。”萧源感激的说,通江雪耳历代都是皇室贡品,民间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萧源之前吃的雪耳,都是宫里直接赐下的。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二嫂就是每天喝上一盅,几年养下来,身子好了许多。”霍宝珍拉着萧源的手说,“你放心,你送来的那几盆花,我一定会好好养着的,保管等你回来还是活蹦乱跳的。”
      
      “好。”萧源除了一盆兰花外,还养了两盆小盆景,这次行程匆忙,萧源怕照顾不及,只带了兰花,余下的就送到霍宝珍这里来了。
      
      霍宝珍知道萧源很忙,匆匆话别了几句后,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郑娘子知道了萧家的事,也匆匆赶来了,主要还是询问大姑娘和卢郎君的婚事是否要推后。在确定萧家依然会在三月份嫁女,只是从江南出嫁后,就放心了许多。
      
      郑娘子倒不是等不起这五个月,只是觉得时间拖得越长越容易出事,毕竟自己儿子不小了,她真心想在自己合眼前看到孙子出生。萧珣和萧泽在接到江南来信的第二天,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留下的女眷也在七天后的清晨出发了。
      
      “早上出发,中午休息一个时辰,估计最晚在酉时能到落脚地。”萧泽在牛车里同萧源说着今天的行程,“一个时辰够吗?”他问着妹妹。
      
      “足够了。”萧源算了算,“我让人做了不少干粮,中午的时候烧点热水,就能直接吃了。”
      
      萧沂微微点头,“白天的时候,尽量让粗使仆妇下车,余下人都留在车上,要松散筋骨,等晚上到了驿站再说。”
      
      “我知道了。”萧源点头,“三哥你放心,我不会托你后腿的。”
      
      萧沂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傻丫头,休息一会吧,这几天都没睡好吧。”
      
      “嗯。”萧源也不和三哥客气,她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过了,确实很累了,倒在软软的垫子上,萧源合眼就睡着了。
      
      冀州附近连下了无数天大雪,很多庄户人家都揭不开锅了,流民、盗贼四起,很多地方又大雪封路,并不是赶路的好时机,萧家要不是没法子,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赶路。
      
      幸好梁肃带的亲兵,萧家的家仆都是老手,萧源又下令一切从简,牛车只注重舒适,并没有过多的华丽装饰,但凡值钱易碎品全部包裹好了,放在专门运货的牛车上,随身携带的都是耐打耐摔,不甚值钱的微物。女眷们都躲在牛车里,不轻易出来,出来定是素服淡妆,身上连银饰都几乎不戴,降低了不少关注度,也让梁肃轻松了不少。
      
      “阿砖!”萧沂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今天给你吃过没吃过的东西。”
      
      “三郎君,您又带了什么东西?”梁肃没说话,几个亲兵好奇的笑嘻嘻的问。萧沂这几天和梁肃一起,同将士们同吃同住,丝毫没有世家公子的做派,博得了不少将士的好感,对他也比之前要随便许多。
      
      “你们尝了就知道了。”萧沂让随从拿出一大块粉色的块状物,肉香扑鼻而来。
      
      “这是肉?”梁肃疑惑的问。
      
      另一名将士用小刀割了小小的一块下来,尝了一口,顿时眼睛一亮,“蒸肉?这肉好吃!”
      
      “馋鬼!”萧沂笑骂着踢了他一脚,“这肉可不是这么吃法的。”说着亲自动手切了一块肉下来,将一个大馒头劈开,把蒸肉塞在馒头里,随从递上一个已经烧得“滋滋”作响的夹铁板,萧沂将馒头往铁板里一放,用力的一夹,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将馒头拿出来,又香又脆,陪着里面的蒸肉吃,绝对的人间美味!
      
      “真不愧是大家郎君,连吃个蒸肉都那么麻烦!”一个粗豪的将士大口嚼着馒头夹肉,嘴里抱怨着,“还要用什么铁夹板、猪油!”
      
      “那你就别吃啊!”另一人去夺他手上的馒头。
      
      “给老子滚开!”那将士护着馒头,一脚穿心脚踢出去。
      
      梁肃沉默的吃着夹肉,嘴角带着笑意,在听到将士感慨,要是行军时能吃到这样的肉多好,心头微微一动,“阿盛,你这蒸肉容易坏吗?”
      
      萧沂摇了摇头,“这肉是用肉糜和麦粉做成的,顶饱又有肉的味道,很适合当干粮,可惜很容易坏,所以我们也就这几天能吃到而已。”这个蒸肉的法子还是元儿想出来的,因保存的时间不长,她做的也不多,他尝了几口觉得味道不错,就带过来就给大家吃了。
      
      “那真是可惜了。”大家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突然那些将士不约而同的放下手中的食物,按上手边的兵器,梁肃反应飞快的将萧沂护在后面,“阿盛,去女眷那里!让家丁围住女眷!”萧沂愣了愣,飞快的丢开手中的食物,招呼家丁集合。
      
      “郎君也真是的,好容易太太、姑娘今天有胃口吃东西,他还非拿走了一大半给那些粗人吃。”临时用屏风围成的简易帐篷里,一个仆妇絮絮叨叨的说着。
      
      萧源将煮好的肉汤推倒刘氏面前,“太太,这肉汤味道还可以,你多喝点吧。”
      
      “好。”刘氏用肉汤就着米饭,慢慢的嚼了几口。吴嬷嬷见她有胃口,连忙将泡开的干菜挟了一些放在刘氏的碗里。
      
      这午餐肉是萧源无意中想起来的,因做法也容易,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就让辛夷在驿站试着做了一点。她这几天实在是吃腻了没完没了的腌肉,却没有想到一做就成功了,也让这几天吃腻了腌肉的大家胃口大开。连一直没什么胃口的刘氏,也就着午餐肉吃了小半碗饭。
      
      “话不能这么说,那些将士这么冷的天,辛苦护送我们,三哥对他们好些也是应该的。”四姑娘慢条斯理的说,小口小口的喝着肉汤。
      
      三姑娘微微撇嘴,刚想说话,突然屏风外一阵骚动,紧接着围在众人的身边的家丁们纷纷起身拿好武器,刘氏和萧家的几位姑娘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白了!四姑娘惊声呼叫,“发生——”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源一把捂住了嘴。
      
      “别说话!”萧源低声说道,“估计是出了什么事,大家别出声,让将士和家丁分心!”
      
      四姑娘惊慌的点点头,刘氏摇摇欲坠的就要倒在地上,吴嬷嬷惊声喊道:“夫人!你怎么了!”
      
      萧源目光冷冷的扫了吴嬷嬷一眼,吴嬷嬷硬生生的将剩下的惊叫咽了下去,萧家的大夫就在屏风外,萧源低声叫他过来给刘氏看病。
      
      “元儿,你们没事吧?”萧沂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
      
      “没事。”萧源轻声说,隔着屏风的隙缝望去,“三哥,发生什么事了?咦?是流民?”
      
      “是的,是一小波流民,没事的,别说梁肃他们了,就是我们的家丁也很快能解决的!”萧沂语气轻松的说。
      
      听到了萧沂的话,刘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虚弱的咳了几声,“真得没问题吗?我想回牛车上歇着。”
      
      “太太请再等一会。”隔了好一会,萧沂有礼的声音才传来。
      
      刘氏有气无力的应了几声,“快点——”
      
      “咦,五姐,那些人里面居然还有小孩子!”六姑娘悄悄的说道,她正站在隙缝处看外头的情况,萧家的几个姑娘见状也学着六姑娘一样站在隙缝处看外头的情况。
      
      一群衣衫褛褴、蓬头垢面的流民站在将士的守护圈外,手里拿着一些破旧生锈的铁铡、铁杵之类的武器,他们面无表情,冷漠机制的目光只有在看到正在火堆上烧着的饭食时才会发出点点的如野兽狩猎时候的亮光。
      
      梁肃神色阴沉,双手紧紧的握着弓箭,唇角紧紧的抿着,他情愿遇到流寇,也不愿意遇到这种流民!
      
      “嗖!”“嗖!”“嗖!”他连发三箭,“哼!”伴随着几声闷哼,几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流民,捂着手跪在了地上,手上拿着的铁器也掉在了地上。
      
      “再过来一步,格杀勿论!”梁肃冷冷的说道,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小身影从人群中窜出,双目发光的往炉灶上扑!
      
      梁肃冷冷的哼一声,一块小石子从他手中弹出,那孩子应声倒地!一名军士上前立刻将孩子拖了下去。
      
      “啊!”不仅流民中有人惊叫起来,“禽兽!你们居然连孩子都杀!”
      
      连萧家姑娘们也叫了起来,“他!他!他——”四姑娘抖着手指着梁肃,“他怎么可能杀孩子呢!”
      
      大姑娘将六姑娘搂在了怀里,面露不忍之色,二姑娘和三姑娘同时低下了头。
      
      刘氏轻咳了几声,“那些流民是可怜人,还是算了,给他们一点吃的,让他们走吧!”说着就要吩咐仆妇去准备吃食给那些流民,“还有,快去看看那个孩子!如果——如果——就好好葬了他!”
      
      “等等!”萧源阻止道,“别出去!”
      
      “五妹,那只是孩子而已!”四姑娘不可置信的望着萧源,“那梁肃杀了一个孩子!”
      
      萧源听了四姑娘的话,嘴角一抽,她们就不能动动脑子吗?如果梁肃真想杀人,那些流民早就死了!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见过一滴血呢!“四姐,梁郎君和三哥都让我们待着别动,我们肯定不能动!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帮不了忙也不能拖他们后腿!再说——”萧源斩钉截铁的说,“我相信以梁郎君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满嘴烂牙投的霸王票,还有两个读者名字显示不出来,o(╯□╰)o,JJ最近换新抽法了吗?
    最近有很多读者花钱买了V章看不到,听风也遇到这个问题,请大家善用F5,多按几次,V章一定会刷出来的^_^,这个真不是作者有意删除章节,而是JJ抽了。
    如果有人看不到听风的旧V文,请大家保持淡定,给听风留言,听风把TXT发给你 ^_^
    ———————————————————————————————————
    真定大长公主的突然生病,给过年原本欢乐的气氛染上了不少忧伤,霍宝珍去和萧源告别的时候,看到突然消瘦许多的萧源,吓了一跳,泪水不由自主的落下来了,“元儿,我知道你伤心,我奶奶生病的时候,我也很伤心,但奶奶看到我难受,她更难受,如果你曾奶奶看到你这样,她一定会伤心的。”霍宝珍认真的说。
    听到霍宝珍的话,萧源心头一暖,握着霍宝珍的手道,“谢谢你阿鸾,我心里有分寸的。”
    “冀州离江南远,一路上你可要小心点,我带了一点通江的雪耳过来。听说那个性平滋补,给女孩子吃最好,你每天喝上一盅。”
    “多谢。”萧源感激的说,通江雪耳历代都是皇室贡品,民间就是有钱也买不到,萧源之前吃的雪耳,都是宫里直接赐下的。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二嫂就是每天喝上一盅,几年养下来,身子好了许多。”霍宝珍拉着萧源的手说,“你放心,你送来的那几盆花,我一定会好好养着的,保管等你回来还是活蹦乱跳的。”
    “好。”萧源除了一盆兰花外,还养了两盆小盆景,这次行程匆忙,萧源怕照顾不及,只带了兰花,余下的就送到霍宝珍这里来了。
    霍宝珍知道萧源很忙,匆匆话别了几句后,就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郑娘子知道了萧家的事,也匆匆赶来了,主要还是询问大姑娘和卢郎君的婚事是否要推后。在确定萧家依然会在三月份嫁女,只是从江南出嫁后,就放心了许多。
    郑娘子倒不是等不起这五个月,只是觉得时间拖得越长越容易出事,毕竟自己儿子不小了,她真心想在自己合眼前看到孙子出生。萧珣和萧泽在接到江南来信的第二天,匆匆收拾了一下,就出发了,留下的女眷也在七天后的清晨出发了。
    “早上出发,中午休息一个时辰,估计最晚在酉时能到落脚地。”萧泽在牛车里同萧源说着今天的行程,“一个时辰够吗?”他问着妹妹。
    “足够了。”萧源算了算,“我让人做了不少干粮,中午的时候烧点热水,就能直接吃了。”
    萧沂微微点头,“白天的时候,尽量让粗使仆妇下车,余下人都留在车上,要松散筋骨,等晚上到了驿站再说。”
    “我知道了。”萧源点头,“三哥你放心,我不会托你后腿的。”
    萧沂一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傻丫头,休息一会吧,这几天都没睡好吧。”
    “嗯。”萧源也不和三哥客气,她已经好几天没好好睡过了,确实很累了,倒在软软的垫子上,萧源合眼就睡着了。
    冀州附近连下了无数天大雪,很多庄户人家都揭不开锅了,流民、盗贼四起,很多地方又大雪封路,并不是赶路的好时机,萧家要不是没法子,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赶路。
    幸好梁肃带的亲兵,萧家的家仆都是老手,萧源又下令一切从简,牛车只注重舒适,并没有过多的华丽装饰,但凡值钱易碎品全部包裹好了,放在专门运货的牛车上,随身携带的都是耐打耐摔,不甚值钱的微物。女眷们都躲在牛车里,不轻易出来,出来定是素服淡妆,身上连银饰都几乎不戴,降低了不少关注度,也让梁肃轻松了不少。
    “阿砖!”萧沂笑盈盈的走了过来,“今天给你吃过没吃过的东西。”
    “三郎君,您又带了什么东西?”梁肃没说话,几个亲兵好奇的笑嘻嘻的问。萧沂这几天和梁肃一起,同将士们同吃同住,丝毫没有世家公子的做派,博得了不少将士的好感,对他也比之前要随便许多。
    “你们尝了就知道了。”萧沂让随从拿出一大块粉色的块状物,肉香扑鼻而来。
    “这是肉?”梁肃疑惑的问。
    另一名将士用小刀割了小小的一块下来,尝了一口,顿时眼睛一亮,“蒸肉?这肉好吃!”
    “馋鬼!”萧沂笑骂着踢了他一脚,“这肉可不是这么吃法的。”说着亲自动手切了一块肉下来,将一个大馒头劈开,把蒸肉塞在馒头里,随从递上一个已经烧得“滋滋”作响的夹铁板,萧沂将馒头往铁板里一放,用力的一夹,放在火上烤了一会,将馒头拿出来,又香又脆,陪着里面的蒸肉吃,绝对的人间美味!
    “真不愧是大家郎君,连吃个蒸肉都那么麻烦!”一个粗豪的将士大口嚼着馒头夹肉,嘴里抱怨着,“还要用什么铁夹板、猪油!”
    “那你就别吃啊!”另一人去夺他手上的馒头。
    “给老子滚开!”那将士护着馒头,一脚穿心脚踢出去。
    梁肃沉默的吃着夹肉,嘴角带着笑意,在听到将士感慨,要是行军时能吃到这样的肉多好,心头微微一动,“阿盛,你这蒸肉容易坏吗?”
    萧沂摇了摇头,“这肉是用肉糜和麦粉做成的,顶饱又有肉的味道,很适合当干粮,可惜很容易坏,所以我们也就这几天能吃到而已。”这个蒸肉的法子还是元儿想出来的,因保存的时间不长,她做的也不多,他尝了几口觉得味道不错,就带过来就给大家吃了。
    “那真是可惜了。”大家惋惜的叹了一口气。
    突然那些将士不约而同的放下手中的食物,按上手边的兵器,梁肃反应飞快的将萧沂护在后面,“阿盛,去女眷那里!让家丁围住女眷!”萧沂愣了愣,飞快的丢开手中的食物,招呼家丁集合。
    “郎君也真是的,好容易太太、姑娘今天有胃口吃东西,他还非拿走了一大半给那些粗人吃。”临时用屏风围成的简易帐篷里,一个仆妇絮絮叨叨的说着。
    萧源将煮好的肉汤推倒刘氏面前,“太太,这肉汤味道还可以,你多喝点吧。”
    “好。”刘氏用肉汤就着米饭,慢慢的嚼了几口。吴嬷嬷见她有胃口,连忙将泡开的干菜挟了一些放在刘氏的碗里。
    这午餐肉是萧源无意中想起来的,因做法也容易,昨天晚上休息的时候,就让辛夷在驿站试着做了一点。她这几天实在是吃腻了没完没了的腌肉,却没有想到一做就成功了,也让这几天吃腻了腌肉的大家胃口大开。连一直没什么胃口的刘氏,也就着午餐肉吃了小半碗饭。
    “话不能这么说,那些将士这么冷的天,辛苦护送我们,三哥对他们好些也是应该的。”四姑娘慢条斯理的说,小口小口的喝着肉汤。
    三姑娘微微撇嘴,刚想说话,突然屏风外一阵骚动,紧接着围在众人的身边的家丁们纷纷起身拿好武器,刘氏和萧家的几位姑娘脸色刷的一下子变白了!四姑娘惊声呼叫,“发生——”她话还没说完,就被萧源一把捂住了嘴。
    “别说话!”萧源低声说道,“估计是出了什么事,大家别出声,让将士和家丁分心!”
    四姑娘惊慌的点点头,刘氏摇摇欲坠的就要倒在地上,吴嬷嬷惊声喊道:“夫人!你怎么了!”
    萧源目光冷冷的扫了吴嬷嬷一眼,吴嬷嬷硬生生的将剩下的惊叫咽了下去,萧家的大夫就在屏风外,萧源低声叫他过来给刘氏看病。
    “元儿,你们没事吧?”萧沂的声音从屏风外传来。
    “没事。”萧源轻声说,隔着屏风的隙缝望去,“三哥,发生什么事了?咦?是流民?”
    “是的,是一小波流民,没事的,别说梁肃他们了,就是我们的家丁也很快能解决的!”萧沂语气轻松的说。
    听到了萧沂的话,刘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虚弱的咳了几声,“真得没问题吗?我想回牛车上歇着。”
    “太太请再等一会。”隔了好一会,萧沂有礼的声音才传来。
    刘氏有气无力的应了几声,“快点——”
    “咦,五姐,那些人里面居然还有小孩子!”六姑娘悄悄的说道,她正站在隙缝处看外头的情况,萧家的几个姑娘见状也学着六姑娘一样站在隙缝处看外头的情况。
    一群衣衫褛褴、蓬头垢面的流民站在将士的守护圈外,手里拿着一些破旧生锈的铁铡、铁杵之类的武器,他们面无表情,冷漠机制的目光只有在看到正在火堆上烧着的饭食时才会发出点点的如野兽狩猎时候的亮光。
    梁肃神色阴沉,双手紧紧的握着弓箭,唇角紧紧的抿着,他情愿遇到流寇,也不愿意遇到这种流民!
    “嗖!”“嗖!”“嗖!”他连发三箭,“哼!”伴随着几声闷哼,几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流民,捂着手跪在了地上,手上拿着的铁器也掉在了地上。
    “再过来一步,格杀勿论!”梁肃冷冷的说道,他的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小身影从人群中窜出,双目发光的往炉灶上扑!
    梁肃冷冷的哼一声,一块小石子从他手中弹出,那孩子应声倒地!一名军士上前立刻将孩子拖了下去。
    “啊!”不仅流民中有人惊叫起来,“禽兽!你们居然连孩子都杀!”
    连萧家姑娘们也叫了起来,“他!他!他——”四姑娘抖着手指着梁肃,“他怎么可能杀孩子呢!”
    大姑娘将六姑娘搂在了怀里,面露不忍之色,二姑娘和三姑娘同时低下了头。
    刘氏轻咳了几声,“那些流民是可怜人,还是算了,给他们一点吃的,让他们走吧!”说着就要吩咐仆妇去准备吃食给那些流民,“还有,快去看看那个孩子!如果——如果——就好好葬了他!”
    “等等!”萧源阻止道,“别出去!”
    “五妹,那只是孩子而已!”四姑娘不可置信的望着萧源,“那梁肃杀了一个孩子!”
    萧源听了四姑娘的话,嘴角一抽,她们就不能动动脑子吗?如果梁肃真想杀人,那些流民早就死了!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见过一滴血呢!“四姐,梁郎君和三哥都让我们待着别动,我们肯定不能动!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帮不了忙也不能拖他们后腿!再说——”萧源斩钉截铁的说,“我相信以梁郎君不是那种滥杀无辜之人,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