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笔架

      “元儿,以后你想做裱画、做团扇,不要让你丫鬟去外头做了,送到我这里来就是了。”萧泽正色说,“下回可没那么好运了。”幸好梁肃不是轻薄之人,亲自将团扇送来,也代表他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处理好了,不会留什么后患。萧泽可不愿妹妹平白得一个什么才女的名声,自古留名的才女,下场好的没几个。
      
      事实上顾雍对外孙女的书画点评后,也下了封口令,绝不许家人对外传播。顾雍绝非迂腐之人,亦无后世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他会下令这么做的缘故,是明白自古称得上一个“才”字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子,肯定都是历经坎坷。如庾信、谢道韫,两人皆是年少即有才名,可所谓的才名,也不过只是闺阁游戏之作而已。当他们真正称得上大家的时候,都是在身逢家国剧变,受尽沧桑之后。顾雍素来疼这个外孙女,哪里舍得她受苦,故对外孙女的教养一向比较放纵,只求她一生平安快乐即可。
      
      顾纹是乐平郡主和顾雍年近四旬方得的幼女,两人捧在手心呵护的掌珠,而她的芳年早逝是顾氏夫妻两人心头最大的疼,顾纹去世之时,萧源年仅四岁,懵懂尚不知人事,只知跪在亡母灵前连声唤母,雏莺悲啼,闻者落泪、见者伤心,也让悲痛欲绝的顾氏夫妻将满腔的爱女之心都倾注到了病弱的外孙女身上。
      
      俗话说隔代亲,顾雍和乐平郡主再疼幼女顾纹,对女儿该管教起来,还是绝不手软的,可轮到外孙女身上的,两人看外孙女哪儿,都觉得她哪儿好。顾雍连自己的儿子、孙子都没有亲自教养过,可萧源自拿笔起,所写的第一张描红,就是顾雍亲笔手书的,之后的一笔一划都是顾雍手把手教的。顾雍贵为三朝帝师,十年内史令,在朝堂上叱咤风云几十年,可在面对外孙女的时候,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
      
      “我知道。”萧源点点头,她从来不是天才,也不是什么才女,能画的这么好,完全是因为几十年厚积薄发的积累而已,从她前世五岁握笔开始,她对基本功的练习就再也没有停过,要是再画不好,那就是笑话了!
      
      “元儿想回江南吗?”萧泽问,等刘氏生产做完月子后,也差不过该是他回江南成亲的时候了,元儿肯定也会跟着一起回去,萧珣就想把女儿也留在江南,毕竟冀州太清苦了。
      
      “大哥你要送我走吗?”萧源仰头问。
      
      “不是,但冀州到底不比江南,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做了新衣服也没地方穿。”萧泽舍不得让妹妹一直待在江南,毕竟她也十岁了,能留在家里的时间也不多了,但他也舍不得元儿一直留在冀州这么清苦的地方。
      
      “但是这里有爹和哥哥啊!冀州也不苦。”萧源是很想曾奶奶、外婆和外公,但她更想和爹、哥哥待在一起,他们才是家人,不是吗?以他们家的条件,在哪儿会让她受苦?“大哥,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们在一起,我不要穿新衣服。”萧源闷闷的说。
      
      萧泽见妹妹拉着他的衣袖依恋的模样,想起母亲去世后,才到他膝盖的妹妹拉着他和父亲衣摆放声大哭,不让他们离开的情形,心里一疼,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安抚的轻拍她的背,“好,我们不回去。”反正父亲是要留元儿到十七岁才出嫁的,就让她在他们身边多待几年吧。
      
      “好!”萧源仰头对大哥甜甜一笑。
      
      萧泽爱怜的轻弹她圆润的鼻尖,“后天,霍家会来我们家,你招待下霍姑娘。”
      
      “我知道。”萧源欲言又止的望着萧泽。
      
      “怎么?”萧泽扬眉。
      
      “大哥,是不是三哥要和阿鸾订婚?”萧源问。
      
      “对。”萧泽点点头,又吩咐她道,“这件事,你别和其他人说,等亲事定了再说。”
      
      “我知道。”萧源乖乖的点头。
      
      萧泽含笑道:“等三弟的亲事定了,就轮到你和阿宝的亲事了。”
      
      “大哥!”萧泽不依的叫了萧泽一声。
      
      萧泽哈哈大笑,他说的阿宝,是大舅的嫡幼子顾熙,比萧源大一岁,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极好,两人的婚事虽没过了明路,也是两家长辈默认的。
      
      萧源见萧泽笑的那么开心,心里暗叹,她和顾熙从小一起长大,要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但那也仅是亲情而已,她要是能对一个十一岁、跟她一样漂亮的小正太生出爱情来,那才叫可怕呢!更别说他们还是表兄妹!萧源认为她和大哥的身体都不好,她娘甚至还夭折两个孩子,都是因为她和爹血缘太接近的缘故。
      
      但她和表哥的婚事是外公和祖父亲口说过的,就因为她和表哥年纪还小,大家才没有提早订婚,萧源也明白,其实主要是大舅母是担心她长不大,才不愿意定亲。但祖父和外公口一开,除非她和表哥有一方死了,不然这件婚事是绝对定了。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萧源反过来想想,嫁给阿宝总比嫁给不认识的人好,至少阿宝是认识的,顾家也是她的外家,她熟悉的。
      
      “大哥,梁肃来送什么年礼?霍家的年礼不是送过了吗?”萧源好奇的问。
      
      “是梁肃自己送来的。”萧泽漫不经心的扫了礼单一眼,突然笑了,“盈息,你让人把梁郎君的礼物搬进来。”梁肃送来的年礼不多,盈息领着几个丫鬟很快就搬进来了。
      
      萧泽走了一圈,打开了一只小小的木匣,萧源好奇的凑过去,不由轻轻的“啊”了一声,“大哥,是子母猫笔架!”萧源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只笔架,是由一整块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母猫慵懒的趴着,目光慈祥的望着在它怀里嬉闹的六只小猫,七只猫浑然一体,宛如天成,显然是出自大家之手。
      
      “是前汉宫廷旧物吧。”萧泽看了一会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只这样的笔架吗?拿去玩吧。”
      
      “好。”萧源没想到居然真有这样的笔架,欢喜的往丫鬟收好,回头就摆在书房里,她歪头瞄了一眼梁肃送来的其他东西,不由一愣,“大哥,梁郎君哪里来这么多贵重的东西?”不是说他是庶子吗?平时除了一身黑衣之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配饰。可她送来的东西,饶萧源见惯了奇珍异宝,也觉得耀眼,光是一座用红宝石雕琢成的百子石榴玉雕就价值连城了。
      
      “他跟着你霍二哥南征北战,怎么可能没有钱呢?”萧泽一笑,打仗做的可是无本生意啊!再说梁肃当年带着一队精兵深入匈奴腹地三个月,所到之处匈奴部落鸡犬不留,最后配合大部队直攻匈奴皇宫。光是带京城的财物,就整整拉了半年!后来今上下令攻打月氏的军费,都是霍行允给赚回来的。
      
      要说金银珠宝,怕是霍行允和梁肃最不缺的东西吧?霍行允就是靠着那一仗,一跃成为朝堂新贵。霍家行事豪奢,处处模仿士族,一个才富贵了三代的家族,没有本钱,敢这么豪奢吗?
      
      “打仗有钱?”萧源怔了怔,才想起梁肃在他们看来地位是低,可他好歹也是官家公子,军营里的小将军,当然能分到不少好处。
      
      梁肃送来的礼物,几乎全是古书字画,要不就是玉器,显然是费了一番心思准备的,萧泽暗暗点头,霍行允身边的两个庶弟,霍行云或许聪明些,可梁肃稳扎实打,更让人觉得可靠、可信。不得不说,梁肃对萧源的善意,得来了萧泽极大的好感。萧泽随意的打开了一只锦匣,里面全是约有五分重,色泽、形态相似的白珍珠,“元儿,这盒珍珠给你做个披肩如何?”
      
      “不要!太重了!”萧源摇摇头,她要珍珠披肩干嘛?死沉不说,万一撞到什么地方,身上非青一大片不可,她又没自虐倾向,她提醒萧泽道:“大哥,还不如给奶奶做串佛珠呢,她手上那串佛珠也用了三四年了吧?上次她还嫌那佛珠颜色有点不好了呢!”
      
      “嗯,也好,差不多也有百多粒了,不够的再添上几粒好了。”萧泽让人收好,回头对萧源笑道,“等十五了,我带你去街上看花灯。”
      
      “好!”萧源兴奋的应了,正缠着大哥想要一个宫灯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若往焦急的声音,“大郎君。”
      
      萧源闻言识趣的起身,“大哥,我先回去了。”
      
      “好。”萧泽神色一正,让盈息送妹妹回去后,才让若往进来。若往急匆匆的走进来,在萧泽耳边低语几句,萧泽脸色顿时大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萧源马上就要离开冀州回江南了,第一卷还有几章完结了,萧源舒服的好日子也快完结了
    晋江据说年底能抽好,也就是还有半个月左右,希望这次是真得能好了,有读者问入V的问题,我要写完第一卷,第二卷开始才会入,大约在三十八到四十章左右
    好了,终于把所有的内容都贴在作者有话说里了^_^
    ————————————————
    “元儿,以后你想做裱画、做团扇,不要让你丫鬟去外头做了,送到我这里来就是了。”萧泽正色说,“下回可没那么好运了。”幸好梁肃不是轻薄之人,亲自将团扇送来,也代表他已经把所有的事都处理好了,不会留什么后患。萧泽可不愿妹妹平白得一个什么才女的名声,自古留名的才女,下场好的没几个。
    事实上顾雍对外孙女的书画点评后,也下了封口令,绝不许家人对外传播。顾雍绝非迂腐之人,亦无后世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想法。他会下令这么做的缘故,是明白自古称得上一个“才”字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子,肯定都是历经坎坷。如庾信、谢道韫,两人皆是年少即有才名,可所谓的才名,也不过只是闺阁游戏之作而已。当他们真正称得上大家的时候,都是在身逢家国剧变,受尽沧桑之后。顾雍素来疼这个外孙女,哪里舍得她受苦,故对外孙女的教养一向比较放纵,只求她一生平安快乐即可。
    顾纹是乐平郡主和顾雍年近四旬方得的幼女,两人捧在手心呵护的掌珠,而她的芳年早逝是顾氏夫妻两人心头最大的疼,顾纹去世之时,萧源年仅四岁,懵懂尚不知人事,只知跪在亡母灵前连声唤母,雏莺悲啼,闻者落泪、见者伤心,也让悲痛欲绝的顾氏夫妻将满腔的爱女之心都倾注到了病弱的外孙女身上。
    俗话说隔代亲,顾雍和乐平郡主再疼幼女顾纹,对女儿该管教起来,还是绝不手软的,可轮到外孙女身上的,两人看外孙女哪儿,都觉得她哪儿好。顾雍连自己的儿子、孙子都没有亲自教养过,可萧源自拿笔起,所写的第一张描红,就是顾雍亲笔手书的,之后的一笔一划都是顾雍手把手教的。顾雍贵为三朝帝师,十年内史令,在朝堂上叱咤风云几十年,可在面对外孙女的时候,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而已。
    “我知道。”萧源点点头,她从来不是天才,也不是什么才女,能画的这么好,完全是因为几十年厚积薄发的积累而已,从她前世五岁握笔开始,她对基本功的练习就再也没有停过,要是再画不好,那就是笑话了!
    “元儿想回江南吗?”萧泽问,等刘氏生产做完月子后,也差不过该是他回江南成亲的时候了,元儿肯定也会跟着一起回去,萧珣就想把女儿也留在江南,毕竟冀州太清苦了。
    “大哥你要送我走吗?”萧源仰头问。
    “不是,但冀州到底不比江南,没什么好玩的地方,做了新衣服也没地方穿。”萧泽舍不得让妹妹一直待在江南,毕竟她也十岁了,能留在家里的时间也不多了,但他也舍不得元儿一直留在冀州这么清苦的地方。
    “但是这里有爹和哥哥啊!冀州也不苦。”萧源是很想曾奶奶、外婆和外公,但她更想和爹、哥哥待在一起,他们才是家人,不是吗?以他们家的条件,在哪儿会让她受苦?“大哥,我不回去,我要跟你们在一起,我不要穿新衣服。”萧源闷闷的说。
    萧泽见妹妹拉着他的衣袖依恋的模样,想起母亲去世后,才到他膝盖的妹妹拉着他和父亲衣摆放声大哭,不让他们离开的情形,心里一疼,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安抚的轻拍她的背,“好,我们不回去。”反正父亲是要留元儿到十七岁才出嫁的,就让她在他们身边多待几年吧。
    “好!”萧源仰头对大哥甜甜一笑。
    萧泽爱怜的轻弹她圆润的鼻尖,“后天,霍家会来我们家,你招待下霍姑娘。”
    “我知道。”萧源欲言又止的望着萧泽。
    “怎么?”萧泽扬眉。
    “大哥,是不是三哥是不是要和阿鸾订婚?”萧源问。
    “对。”萧泽点点头,又吩咐她道,“这件事,你别喝其他人说,等亲事定了再说。”
    “我知道。”萧源乖乖的点头。
    萧泽含笑道:“等三弟的亲事定了,就轮到你和阿宝的亲事了。”
    “大哥!”萧泽不依的叫了萧泽一声。
    萧泽哈哈大笑,他说的阿宝,是大舅的嫡幼子顾熙,比萧源大一岁,两人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感情极好,两人的婚事虽没过了明路,也是两家长辈默认的。
    萧源见萧泽笑的那么开心,心里暗叹,她和顾熙从小一起长大,要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但那也仅是亲情而已,她要是能对一个十一岁、跟她一样漂亮的小正太生出爱情来,那才叫可怕呢!更别说他们还是表兄妹!萧源认为她和大哥的身体都不好,她娘甚至还夭折两个孩子,都是因为她和爹血缘太接近的缘故。
    但她和表哥的婚事是外公和祖父亲口说过的,就因为她和表哥年纪还小,大家才没有提早订婚,萧源也明白,其实主要是大舅母是担心她长不大,才不愿意定亲。但祖父和外公口一开,除非她和表哥有一方死了,不然这件婚事是绝对定了。不管她心里是怎么想的!萧源反过来想想,嫁给阿宝总比嫁给不认识的人好,至少阿宝是认识的,顾家也是她的外家,她熟悉的。
    “大哥,梁肃来送什么年礼?霍家的年礼不是送过了吗?”萧源好奇的问。
    “是梁肃自己送来的。”萧泽漫不经心的扫了礼单一眼,突然笑了,“盈息,你让人把梁郎君的礼物搬进来。”梁肃送来的年礼不多,盈息领着几个丫鬟很快就搬进来了。
    萧泽走了一圈,打开了一只小小的木匣,萧源好奇的凑过去,不由轻轻的“啊”了一声,“大哥,是子母猫笔架!”萧源目不转睛的望着那只笔架,是由一整块的羊脂白玉雕琢而成,母猫慵懒的趴着,目光慈祥的望着在它怀里嬉闹的六只小猫,七只猫浑然一体,宛如天成,显然是出自大家之手。
    “是前汉宫廷旧物吧。”萧泽看了一会说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只这样的笔架吗?拿去玩吧。”
    “好。”萧源没想到居然真有这样的笔架,欢喜的往丫鬟收好,回头就摆在书房里,她歪头瞄了一眼梁肃送来的其他东西,不由一愣,“大哥,梁郎君哪里来这么多贵重的东西?”不是说他是庶子吗?平时除了一身黑衣之外,身上根本没有任何配饰。可她送来的东西,饶萧源见惯了奇珍异宝,也觉得耀眼,光是一座用红宝石雕琢成的百子石榴玉雕就价值连城了。
    “他跟着你霍二哥南征北战,怎么可能没有钱呢?”萧泽一笑,打仗做的可是无本生意啊!再说梁肃当年带着一队精兵深入匈奴腹地三个月,所到之处匈奴部落鸡犬不留,最后配合大部队直攻匈奴皇宫。光是带京城的财物,就整整拉了半年!后来今上下令攻打月氏的军费,都是霍行允给赚回来的。
    要说金银珠宝,怕是霍行允和梁肃最不缺的东西吧?霍行允就是靠着那一仗,一跃成为朝堂新贵。霍家行事豪奢,处处模仿士族,一个才富贵了三代的家族,没有本钱,敢这么豪奢吗?
    “打仗有钱?”萧源怔了怔,才想起梁肃在他们看来地位是低,可他好歹也是官家公子,军营里的小将军,当然能分到不少好处。
    梁肃送来的礼物,几乎全是古书字画,要不就是玉器,显然是费了一番心思准备的,萧泽暗暗点头,霍行允身边的两个庶弟,霍行云或许聪明些,可梁肃稳扎实打,更让人觉得可靠、可信。不得不说,梁肃对萧源的善意,得来了萧泽极大的好感。萧泽随意的打开了一只锦匣,里面全是约有五分重,色泽、形态相似的白珍珠,“元儿,这盒珍珠给你做个披肩如何?”
    “不要!太重了!”萧源摇摇头,她要珍珠披肩干嘛?死沉不说,万一撞到什么地方,身上非青一大片不可,她又没自虐倾向,她提醒萧泽道:“大哥,还不如给奶奶做串佛珠呢,她手上那串佛珠也用了三四年了吧?上次她还嫌那佛珠颜色有点不好了呢!”
    “嗯,也好,差不多也有百多粒了,不够的再添上几粒好了。”萧泽让人收好,回头对萧源笑道,“等十五了,我带你去街上看花灯。”
    “好!”萧源兴奋的应了,正缠着大哥想要一个宫灯的时候,门口传来了若往焦急的声音,“大郎君。”
    萧源闻言识趣的起身,“大哥,我先回去了。”
    “好。”萧泽神色一正,让盈息送妹妹回去后,才让若往进来。若往急匆匆的走进来,在萧泽耳边低语几句,萧泽脸色顿时大变!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