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手段

      夜幕中的冀州萧府上灯火通明,数排儿臂粗的蜜烛将厅外数十米远的鹅卵石路照的如白昼一般,舞姬们在华贵的地衣上随乐翩翩起舞,四角的鎏金银香炉里正幽幽的吐着如兰似麝的香气……
      
      萧泽、霍行允坐在上座,下方陪坐萧沂、梁肃、霍行云。霍行允一手支颐,一手举着酒盏,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舞姬的物资。他面前架着一只烤架,一头肥美的小豚正在烤架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厨师跪坐在霍行允面前,专注的将小豚身上最嫩的肉割下,青衣美姬用纤纤素手将肉块割成薄如蝉翼肉片,放在水晶盘里,另一名美姬叉起一块肉片,吹凉后喂到了霍行允嘴里,一旁捧酒壶的美姬见霍行允盏中酒空了,忙上前给他斟上。
      
      “嫩脆香滑,入口即融。”霍行允评价道,“听说萧家的炙小豚是何远都夸过的,果然名不虚传。”
      
      萧泽哈哈一笑,神色略带几许不屑,“想不到何远的名声都传到冀州来了。”
      
      梁肃坐在下方,垂目望着眼前的炙豚,据说这小豚从未食烟火之食,是用牛奶和米粥喂养长大的,这萧家喂养小豚的法子还不算太奢侈,更有甚者是用人乳喂养小豚的……吃了美姬递来的一片豚肉后,梁肃觉得厅内太闷,借口更衣,起身去外院透气。
      
      “梁郎君。”院子轮值的僮儿见梁肃出来了,忙上前见礼。
      
      “我去前面透透气,你不用跟着了。”梁肃说。
      
      “是。”
      
      萧泽的院子里除了一套简单的石椅之外,并无其他假山流水,院子种满了腊梅,月下的腊梅如黄玉般,莹洁皎皎。
      
      “姑娘,大郎君好像今天有客人啊!”细细的女声响起,梁肃寻声望去,就见一五大三粗的丫鬟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扶着一全身用斗篷蒙住的娇小女孩。
      
      “好像是,坠露,你先去敲门。”娇软稚嫩的声音,是萧源!梁肃不假思索的走了过去,“是五姑娘吗?”
      
      “咦?”萧源拉下斗篷的帽子,“梁郎君?”她用力的跺了跺脚,这鬼天气,太冷了!
      
      梁肃开了院门,让两人进来,脚下移了几步,替她挡住了呼啸吹来的西北风。萧源深夜只带着一名丫鬟来萧泽的院里,显然是有要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
      
      门房听到动静,也从屋子里出来了,看到坠露先是一愣,再看萧源,不由大惊,“姑娘,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
      
      “你废话什么,快让姑娘进屋!”坠露眉头一竖骂道,她是萧源身边的二等丫鬟,四个贴身大丫鬟和祝氏都被萧源派去做事了,因她力气大,人也壮实,萧源就让她陪自己来萧泽的院子。
      
      “是,是!”门房连忙迎萧源进偏房,让人把盈息叫来,又通知若往去内厅告知两位郎君。
      
      梁肃转身准备回大厅,眼角一扫,亮如白昼的雪地上多了一团黑影,他上前捡起,是一只荷包。莫非是萧源的?他张口就想喊住萧源,但萧源已经在丫鬟的簇拥下进了内房。而霍行云也走出了大厅,正朝他张望,梁肃顺手将荷包往怀里一塞,朝霍行云走去。
      
      “你怎么了?喝醉了?”霍行云问。
      
      “没什么,就觉里面太闷。”梁肃拍了拍他肩膀,“我们进去吧。”
      
      霍行云望着突然热闹起来的偏房,没说什么,就跟梁肃一起进去了。
      
      厅内原本的黑发异族舞姬,变成了一对身材妙曼、长相相同的金发雪肤舞姬,炙豚已经撤下,换上了大鼎,里面煮着鲜美的羊汤,萧氏兄弟也依然在座。
      
      萧沂让丫鬟给梁肃舀了一碗羊汤,举盏对梁肃笑道:“我大哥的院子里,只有腊梅,没什么好玩的,改天去我院子,我那边有不少箭靶。”萧沂好射箭,偏偏武学天赋不是太高,每次看到梁肃漫不经心的一箭都能射中靶子,就非常羡慕。
      
      梁肃同萧沂碰了一杯,两人一饮而尽,“等天气回暖,山上就有猎物了,盛弟想要练箭,还是靠打猎练习比较好。”梁肃说。
      
      “好。”萧沂也知道,梁肃的武艺是在战场上,靠真枪实战拼杀出来的,远非他这种玩乐性质的练武可以比拟。
      
      此时几名僮儿端着茶盏入内,萧沂见自己的随身僮儿丈山也在此,不由放下了酒杯,丈山借着送茶盏的空闲,在萧沂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萧沂微微颔首,等僮儿下去,又喝过一回酒后,才起身往内室去。
      
      萧泽端起茶水,轻啜了一口,对霍行允说,“二哥,这是纯牛乳,喝酒时喝一些,养脾胃。”
      
      霍行允一笑,举起茶盏慢慢的喝了起来。
      
      “元儿,你怎么来了?”萧沂走进内室,就见萧源在盈息的伺候下,坐在炕床上喝热汤。现在内院的大门都关了吧?
      
      “我用了大哥给我的钥匙。”萧源放下热汤,“三哥,我今天院子里出了一个小贼,是太太和刘郎君收留的外面的流民,没卖身契的。”
      
      萧沂脸色大变,一箭步冲到萧源面前,仔细打量着妹妹,“你没受伤吧?她——”良好的教养让萧沂说不出骂刘氏的话,可她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我没事,那小丫头被我哄住,让婆子送回去了。”萧源不紧不慢的说,“这几天天太冷,一直有下人染上风寒,我院子里也有丫鬟病了,我让辛夷开了库房,取了艾草,趁着大家吃饭的时候,让人把每间下人房都熏一下,省得受风寒的人更多。今天我还让厨房加餐,让大厨煮了多煮了三头羊,大家估计还都在吃饭呢!我还让玉珥去李大夫那里去取药了,还让她把李大夫的徒儿就请回家了,这会估计快回来了吧。”
      
      萧沂听得大笑,爱怜的将妹妹往怀里搂了搂,“我的元儿真聪明!”他顿了顿,“今天你别回去了,就住在大哥这里,我让长烟也过来陪你,大哥去我那里睡就好了。”
      
      “三哥,那流民有一个小丫头,在我院子里已经晃过两次了,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其实已经十二岁了。”萧源说。
      
      “嗯,我知道了。”萧沂顺了顺她头发,“别胡思乱想,早点睡。”
      
      “嗯,三哥,你去忙吧。”萧源柔顺的点点头,“这里有盈息,我没关系的。”
      
      “好,我一会过来看你。”萧沂转身大步离去,不一会院门外就隐隐传来家丁的集合声。
      
      盈息对萧源说:“姑娘,你累了一天,我先伺候你梳洗,你也该睡了。”
      
      “盈息,你一会去跟奶娘说一声,说我住在大哥这里了。”萧源知道已经没自己的事了,心事一落,她就开始打哈欠了。
      
      “是。”盈息见长烟带着引素、蓝染、绿水来了,忙让她们四人伺候萧源梳洗,她领着静思、随意、沉密三人给萧源铺床,准备寝衣。萧源自己也带了丫鬟,可那丫头瞧着五大三粗、笨手笨脚的,盈息和长烟哪敢让她近身伺候姑娘。
      
      霍行允见萧沂的僮儿进来时候,神色略显焦急,就估计萧家或许出事了,隔了一会,又听到了萧家家丁集合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吵杂声,便知萧家可能出的事不小,酒过三巡后,就识趣的起身告辞,“茂弟,为兄今天尚有事,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聚!”
      
      “二哥,抱歉,家里出了一点小事,我们改天有空,一定一醉方休。”萧泽知道这个只是霍行允不让自己尴尬的托词而已,简单的和霍行允叙旧后,就要送他出门。
      
      “哈哈,我们三个大丈夫还需要你送吗?”霍行允豪爽的拍了拍萧泽的肩膀,“我们走了。”
      
      “二哥慢走。”萧泽也不矫情,送走霍行允后,他立即转身往内院走去。
      
      “发生了什么事?”霍行允回家后,并没有马上回内院,而是同梁肃等人一起去了书房议事。
      
      一看不清相貌的人,站在书房阴暗的角落,低声禀道:“萧家刘夫人收留了一批没签卖身契的流民,今天有一名小丫头进了萧五姑娘的院子,偷了一只镀金黄铜壶,被人抓住了。”
      
      霍行允浓眉一皱,“哦?五姑娘受惊了吗?”梁肃和霍行云不由自主的注视着那人。
      
      “五姑娘应该没有受惊,萧家的下人抓到了小丫头,五姑娘并没有惩她,反而送了她果子和铜钱,让婆子把那小丫头送回父母身边。接着又借口最近染上风寒的人太多,下人房每个房间都要用艾草熏一遍为由,暂时放了下人的假,让下人全去饭厅吃饭,还让厨房多做了三头羊。”
      
      “安抚好下人后,她又带了一个丫鬟,去了萧大郎君的院子,之后萧家三郎君带了家丁,将那伙流民在饭厅里全部制住了,还请了大夫给下人看病,凡是生病的,都送到了庄子上养病去了。”若是萧家的几位郎君这般行事,他们不会奇怪,可那萧五姑娘今年才十岁,又是弱质女流,能有这般举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霍行允蓦地睁开眼睛,心里不得不诧异,想不到这萧源年纪不过十岁,生于富贵,养的又娇嫩,行事却能这般果决,这萧家的家教果然不同凡响!他手指轻叩案几,阿鸾和萧沂的婚事两家基本上已经默认了,萧家既然如此有诚意,以嫡次子联姻,那么他们霍家也要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
      
      霍行允见时辰不早了,就对梁肃和霍行云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是。”两人微微屈身,退出了书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看《笑林广记》真是相当给力啊,建议没见过的去看看。。。O(∩_∩)O~
    ——————————————
    夜幕中的冀州萧府上灯火通明,数排儿臂粗的蜜烛将厅外数十米远的鹅卵石路照的如白昼一般,舞姬们在华贵的地衣上随乐翩翩起舞,四角的鎏金银香炉里正幽幽的吐着如兰似麝的香气……
    萧泽、霍行允坐在上座,下方陪坐萧沂、梁肃、霍行云。霍行允一手支颐,一手举着酒盏,津津有味的欣赏着舞姬的物资。他面前架着一只烤架,一头肥美的小豚正在烤架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厨师跪坐在霍行允面前,专注的将小豚身上最嫩的肉割下,青衣美姬用纤纤素手将肉块割成薄如蝉翼肉片,放在水晶盘里,另一名美姬叉起一块肉片,吹凉后喂到了霍行允嘴里,一旁捧酒壶的美姬见霍行允盏中酒空了,忙上前给他斟上。
    “嫩脆香滑,入口即融。”霍行允评价道,“听说萧家的炙小豚是何远都夸过的,果然名不虚传。”
    萧泽哈哈一笑,神色略带几许不屑,“想不到何远的名声都传到冀州来了。”
    梁肃坐在下方,垂目望着眼前的炙豚,据说这小豚从未食烟火之食,是用牛奶和米粥喂养长大的,这萧家喂养小豚的法子还不算太奢侈,更有甚者是用人乳喂养小豚的……吃了美姬递来的一片豚肉后,梁肃觉得厅内太闷,借口更衣,起身去外院透气。
    “梁郎君。”院子轮值的僮儿见梁肃出来了,忙上前见礼。
    “我去前面透透气,你不用跟着了。”梁肃说。
    “是。”
    萧泽的院子里除了一套简单的石椅之外,并无其他假山流水,院子种满了腊梅,月下的腊梅如黄玉般,莹洁皎皎。
    “姑娘,大郎君好像今天有客人啊!”细细的女声响起,梁肃寻声望去,就见一五大三粗的丫鬟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扶着一全身用斗篷蒙住的娇小女孩。
    “好像是,坠露,你先去敲门。”娇软稚嫩的声音,是萧源!梁肃不假思索的走了过去,“是五姑娘吗?”
    “咦?”萧源拉下斗篷的帽子,“梁郎君?”她用力的跺了跺脚,这鬼天气,太冷了!
    梁肃开了院门,让两人进来,脚下移了几步,替她挡住了呼啸吹来的西北风。萧源深夜只带着一名丫鬟来萧泽的院里,显然是有要事,他一个外人也不好多问。
    门房听到动静,也从屋子里出来了,看到坠露先是一愣,再看萧源,不由大惊,“姑娘,大晚上的你怎么来了!”
    “你废话什么,快让姑娘进屋!”坠露眉头一竖骂道,她是萧源身边的二等丫鬟,四个贴身大丫鬟和祝氏都被萧源派去做事了,因她力气大,人也壮实,萧源就让她陪自己来萧泽的院子。
    “是,是!”门房连忙迎萧源进偏房,让人把盈息叫来,又通知若往去内厅告知两位郎君。
    梁肃转身准备回大厅,眼角一扫,亮如白昼的雪地上多了一团黑影,他上前捡起,是一只荷包。莫非是萧源的?他张口就想喊住萧源,但萧源已经在丫鬟的簇拥下进了内房。而霍行云也走出了大厅,正朝他张望,梁肃顺手将荷包往怀里一塞,朝霍行云走去。
    “你怎么了?喝醉了?”霍行云问。
    “没什么,就觉里面太闷。”梁肃拍了拍他肩膀,“我们进去吧。”
    霍行云望着突然热闹起来的偏房,没说什么,就跟梁肃一起进去了。
    厅内原本的黑发异族舞姬,变成了一对身材妙曼、长相相同的金发雪肤舞姬,炙豚已经撤下,换上了大鼎,里面煮着鲜美的羊汤,萧氏兄弟也依然在座。
    萧沂让丫鬟给梁肃舀了一碗羊汤,举盏对梁肃笑道:“我大哥的院子里,只有腊梅,没什么好玩的,改天去我院子,我那边有不少箭靶。”萧沂好射箭,偏偏武学天赋不是太高,每次看到梁肃漫不经心的一箭都能射中靶子,就非常羡慕。
    梁肃同萧沂碰了一杯,两人一饮而尽,“等天气回暖,山上就有猎物了,盛弟想要练箭,还是靠打猎练习比较好。”梁肃说。
    “好。”萧沂也知道,梁肃的武艺是在战场上,靠真枪实战拼杀出来的,远非他这种玩乐性质的练武可以比拟。
    此时几名僮儿端着茶盏入内,萧沂见自己的随身僮儿丈山也在此,不由放下了酒杯,丈山借着送茶盏的空闲,在萧沂耳边低低说了几句话,萧沂微微颔首,等僮儿下去,又喝过一回酒后,才起身往内室去。
    萧泽端起茶水,轻啜了一口,对霍行允说,“二哥,这是纯牛乳,喝酒时喝一些,养脾胃。”
    霍行允一笑,举起茶盏慢慢的喝了起来。
    “元儿,你怎么来了?”萧沂走进内室,就见萧源在盈息的伺候下,坐在炕床上喝热汤。现在内院的大门都关了吧?
    “我用了大哥给我的钥匙。”萧源放下热汤,“三哥,我今天院子里出了一个小贼,是太太和刘郎君收留的外面的流民,没卖身契的。”
    萧沂脸色大变,一箭步冲到萧源面前,仔细打量着妹妹,“你没受伤吧?她——”良好的教养让萧沂说不出骂刘氏的话,可她脑子到底在想什么?
    “我没事,那小丫头被我哄住,让婆子送回去了。”萧源不紧不慢的说,“这几天天太冷,一直有下人染上风寒,我院子里也有丫鬟病了,我让辛夷开了库房,取了艾草,趁着大家吃饭的时候,让人把每间下人房都熏一下,省得受风寒的人更多。今天我还让厨房加餐,让大厨煮了多煮了三头羊,大家估计还都在吃饭呢!我还让玉珥去李大夫那里去取药了,还让她把李大夫的徒儿就请回家了,这会估计快回来了吧。”
    萧沂听得大笑,爱怜的将妹妹往怀里搂了搂,“我的元儿真聪明!”他顿了顿,“今天你别回去了,就住在大哥这里,我让长烟也过来陪你,大哥去我那里睡就好了。”
    “三哥,那流民有一个小丫头,在我院子里已经晃过两次了,看起来只有七八岁,其实已经十二岁了。”萧源说。
    “嗯,我知道了。”萧沂顺了顺她头发,“别胡思乱想,早点睡。”
    “嗯,三哥,你去忙吧。”萧源柔顺的点点头,“这里有盈息,我没关系的。”
    “好,我一会过来看你。”萧沂转身大步离去,不一会院门外就隐隐传来家丁的集合声。
    盈息对萧源说:“姑娘,你累了一天,我先伺候你梳洗,你也该睡了。”
    “盈息,你一会去跟奶娘说一声,说我住在大哥这里了。”萧源知道已经没自己的事了,心事一落,她就开始打哈欠了。
    “是。”盈息见长烟带着引素、蓝染、绿水来了,忙让她们四人伺候萧源梳洗,她领着静思、随意、沉密三人给萧源铺床,准备寝衣。萧源自己也带了丫鬟,可那丫头瞧着五大三粗、笨手笨脚的,盈息和长烟哪敢让她近身伺候姑娘。
    霍行允见萧沂的僮儿进来时候,神色略显焦急,就估计萧家或许出事了,隔了一会,又听到了萧家家丁集合的声音,紧接着一阵吵杂声,便知萧家可能出的事不小,酒过三巡后,就识趣的起身告辞,“茂弟,为兄今天尚有事,就先走了,我们改天再聚!”
    “二哥,抱歉,家里出了一点小事,我们改天有空,一定一醉方休。”萧泽知道这个只是霍行允不让自己尴尬的托词而已,简单的和霍行允叙旧后,就要送他出门。
    “哈哈,我们三个大丈夫还需要你送吗?”霍行允豪爽的拍了拍萧泽的肩膀,“我们走了。”
    “二哥慢走。”萧泽也不矫情,送走霍行允后,他立即转身往内院走去。
    “发生了什么事?”霍行允回家后,并没有马上回内院,而是同梁肃等人一起去了书房议事。
    一看不清相貌的人,站在书房阴暗的角落,低声禀道:“萧家刘夫人收留了一批没签卖身契的流民,今天有一名小丫头进了萧五姑娘的院子,偷了一只镀金黄铜壶,被人抓住了。”
    霍行允浓眉一皱,“哦?五姑娘受惊了吗?”梁肃和霍行云不由自主的注视着那人。
    “五姑娘应该没有受惊,萧家的下人抓到了小丫头,五姑娘并没有惩她,反而送了她果子和铜钱,让婆子把那小丫头送回父母身边。接着又借口最近染上风寒的人太多,下人房每个房间都要用艾草熏一遍为由,暂时放了下人的假,让下人全去饭厅吃饭,还让厨房多做了三头羊。”
    “安抚好下人后,她又带了一个丫鬟,去了萧大郎君的院子,之后萧家三郎君带了家丁,将那伙流民在饭厅里全部制住了,还请了大夫给下人看病,凡是生病的,都送到了庄子上养病去了。”若是萧家的几位郎君这般行事,他们不会奇怪,可那萧五姑娘今年才十岁,又是弱质女流,能有这般举动,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霍行允蓦地睁开眼睛,心里不得不诧异,想不到这萧源年纪不过十岁,生于富贵,养的又娇嫩,行事却能这般果决,这萧家的家教果然不同凡响!他手指轻叩案几,阿鸾和萧沂的婚事两家基本上已经默认了,萧家既然如此有诚意,以嫡次子联姻,那么他们霍家也要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来。
    霍行允见时辰不早了,就对梁肃和霍行云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是。”两人微微屈身,退出了书房。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