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心思

      “大姑娘,你倒是说一句话啊!我都说了半天了!”二姨娘在大姑娘房里已经说了半个时辰了,嘴巴都说干了,可大姑娘一直低头绣花,就没说过一句话。二姨娘也不是急性子的人,但见大姑娘闷声不吭的模样,她也忍不住急了,“那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啊!”说道最后二姨娘都有些哽咽了。
      
      大姑娘将一片花瓣的最后一针收尾,剪了线头,才轻声开口说了一句话,只这一句话,就让二姨娘一下子变了脸色。
      
      “姨娘,卢郎君的情况,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二姨娘慌乱的转着眼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大姑娘叹了一口气,“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婚事自有老爷、太太做主,不劳姨娘费心。”
      
      “大姑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我只是我身份低,说出去给你丢脸,可——可我也只是关心你啊!”二姨娘听到大姑娘这么说,双目发黑,心口一阵阵的抽疼,眼珠子不断的往下掉。这女儿不在自己身边长大,打小就跟自己不亲近,被长公主养的说好听点是敦厚寡言,说难听点就是块榆木疙瘩,二姨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我知道姨娘关心我。”大姑娘拿了帕子给二姨娘拭泪,她怎么不知道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唯一会为自己打算的就是眼前这人呢?为了自己,一向小心谨慎的她,居然不顾犯忌的私下探听外面的消息。大姑娘望着二姨娘的目光柔和亲近,可嘴巴动了动,安慰的话还是没说出口。
      
      二姨娘这么多年,就没见大姑娘对自己如此亲近过,难免受宠若惊,“大姑娘——”
      
      “姨娘,您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也相信,老爷不会随便给我挑夫婿的。”大姑娘柔声劝道。
      
      听了二姨娘说的未来夫婿的条件,大姑娘倒是真放心了。卢郎君是瞎子不假,年纪也的确大了些,还带了一个年少守寡的老母和一个年少守寡的妹妹,她嫁过去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但要不是因为这样,范阳卢氏的嫡子又何必娶一个庶女为原配呢?再说以萧家的条件,卢郎君要是没出挑的地方,光一个范阳卢氏的身份,也不至于被老爷看上,继而选作女婿的。
      
      卢家家资浅薄,卢郎君又身患残疾,只要她肚子争气,早日生下嫡子,有了嫁妆支撑,又有老爷和兄长的助力,以范阳卢氏的显赫出身,她儿子何愁将来没前途?到时她将姨娘接到家里来养老,姨娘的家人也不必子子孙孙当奴才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肚子不争气,她也是原配嫡妻,有萧家在一天,卢家就不敢怠慢自己。
      
      如果老爷给自己找个才貌年岁相当的,她才要担心呢!这样的条件夫婿,以她的身份,不是当妾,就是做填房,要不就是嫁给高门庶子,或者是她之前担心的嫁给寒门之子,这四条路无论哪一条,她都不愿意。同样日子难熬,还一辈子永无出头之日。都是嫁人,嫁谁不是嫁?不过都是熬日子而已,自然要选自己最需要的。
      
      大姑娘心里的想法不好和二姨娘明说,二姨娘再精明,也只是丫鬟出身,一辈子伏低做小惯了,听了她的想法,怕是会吓坏。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二姨娘安抚好,省得她出言冲撞了老爷、太太,“姨娘,卢郎君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大姑娘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姨娘初来乍到,对冀州根本不熟悉,就算有心打探,若是没人帮助,也是不可能成事的,大姑娘心里冷笑一声,她还真是不知死活,在老爷、太太眼皮底下,都敢动手脚,真当她们全是死人不成?
      
      “我——”二姨娘有些迟疑。
      
      大姑娘柔声说:“姨娘,你想最近太太因为有身孕,对下人疏于束缚,家事大部分都是我和二姑娘再管,如今出了这样的事,瞒下自然是好,但要是瞒不下——”隔墙有耳,大姑娘不会在萧家的任何场合同二姨娘讨论太太的言行举止,无论是说太太好,还是说太太不好,但她话一出口,二姨娘就听懂了大姑娘的言下之意。
      
      二姨娘一惊,对啊!万一让太太迁怒大姑娘怎么办?二姨娘碍于身份,见识不高,但对大宅门里内斗一套,却了如指掌,定下心思,同大姑娘细细的说了起来,“这件事是四姨娘的丫鬟跟我说的……”说完后二姨娘也觉得被骗了,“要不是姑娘提醒,我都被骗过了!姑娘,不如——”
      
      大姑娘摆手,“姨娘,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好了,我们安分过自己的日子,剩下的事自然有太太处理。”她顿了顿,“你没事的时候,时常去同三姨娘说说话、做做针线。”太太有了身孕,肯定想要平安的生下孩子,对内宅阴私之事定是忌讳。做了这种事,你就别想逃过太太的眼睛。你不是想闹吗?我就让你闹个够!说不定还能让二姑娘、三姨娘承她一次情,就算她以后出嫁了,有了三姨娘和二郎君的照顾,姨娘在萧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我知道,姑娘。”二姨娘眼眶红红的说。
      
      大姑娘和二姨娘母女两人难得坐着一起说话,萧源房里,祝氏也蹙眉对萧源说:“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姑娘家插手的余地?六姑娘也太爱操心了。”
      
      萧源正趴在炕上画绣样,听了祝氏的话,随口道,“六妹也是担心大姐。”规矩上是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毕竟事关自己终生大事,谁会真的不关心?再说大秦风气开放,开明些的人家,在父母限定范围内,女儿家自己选夫婿也不是不行。
      
      大姐和六妹的感情倒出乎她的意料,她、大姐、二姐,三人一起长大,别人不清楚大姐的脾气,她还能不知道?貌似懦弱寡言,实则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事不关己,她就高高挂起。
      
      都说大姑娘奶娘方氏心狠手辣,压的大姑娘不敢吭气,可谁又知道方氏替大姐担了多少恶名?能让她真正用心相待,也就奶奶和二姨娘了,六妹和大姐的缘分也是天生的。
      
      萧源喟叹一声,说大姐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别人也说自己敦厚和善,那也是因为恶名都被奶娘、灵偃、玉珥担了的缘故。还有二姐,其实她们三姐妹都是一样的,活在萧府这样的人家,谁过的都不容易,至少她是最幸运的。
      
      “姑娘,要不要老身去查查,是哪个多嘴的告诉六姑娘?”祝氏问。
      
      “不用了。”萧源摆手,她都答应六妹瞒下这件事了,一查肯定会拖累六妹,而且这种事不用查,她都知道是谁了。萧源暗暗好笑,他们当大家都是傻子不成?“玉珥。”
      
      “姑娘。”
      
      “你照着这几个花样,给我绣三个荷包。”萧源说,“这个是给阿鸾的,你让云娘来绣,还有四天时间呢,让她不用太赶时间。”这个荷包是她准备那天冰嬉的时候,送给霍宝珍的。
      
      “是。”玉珥领命下去,姑娘给几个绣娘的任务一向不是很重,每次都是留出了充足的时间,也不让她们整天坐在绣架前绣花,怕她们伤了眼睛,能摊上这么一个宽厚的主子,是她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姑娘,您和霍姑娘倒是聊得来。”祝氏见萧源这么重视霍宝珍,心里很开心,姑娘来冀州后,还没交过一个手帕交呢。
      
      “我们很投缘。”萧源又在纸上画了几个手套,“奶娘,家里还有羊皮吗?”
      
      “有。”祝氏点点头,正想吩咐丫鬟去拿羊皮,就听到门口丫鬟来报说,二姑娘来了。
      
      萧源望了下房里的钟漏,是该给太太晚间请安的时候了,将手套的花样递给灵偃,“你们这几天就帮我弄几个手套,有羊皮吧,暖柔一点。”
      
      萧源年年都要给父兄备上四五副这样的手套,灵偃早做熟了,很轻快的应了,“姑娘可是要给大郎君、三郎君?”
      
      “还有霍郎君和梁公子。”他们好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霍行允还给了她这么珍贵的见面礼,她不还礼有点说不过。
      
      “是。”
      
      二姑娘在门口听萧源还给霍郎君他们做手套,掀帘进来笑道:“你也太细心了,回礼让下人去准备不就行了。”
      
      “霍二郎君好歹都和大哥结拜了,怎么能一样呢?”萧源将手中的茶盏递给她,“这是我新让人熬的糙米茶,你尝尝,专去油腻的。”
      
      “你就爱弄这些古怪的东西。”二姑娘笑着尝了一口,“咦?挺清甜的。”她夸道,听说大哥和霍二郎君结拜了,不由怔了怔,方笑道:“大哥真是百无禁忌。”二姑娘打定主意,将已经备好的锦囊弃之不用,和丫鬟连夜绣几个精巧的荷包当做冰嬉之时的还礼。
      
      萧源笑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太太房里吧。”
      
      “好。”二姑娘和萧源都清楚,太太今天肯定是没精力见她们的,但规矩就是规矩,她们一定要遵守的。
      
      两人刚出正门,迎面就碰上一个跌跌撞撞跑来的小丫头,不消萧源和二姑娘发话,几个粗使仆妇就把那小丫头拦了下来,连两人身边几个二等丫鬟的身都没近。那小丫头见被人抓住,眼眶一红,几乎要吓哭了。
      
      萧源说:“放了她吧,别吓坏了那孩子。”看那丫头才七八岁的样子,一团孩子气,也不以为意。
      
      “是。”粗使仆妇将小丫头拉远离萧源和二姑娘,就放她走了。
      
      “元儿,大姐笄礼你准备送什么?”二姑娘同她闲聊道。
      
      “还没定呢。实在不行,要不叫几家首饰铺进府,看看最近流行什么时新的样式,给大姐打套首饰?”萧源提议。
      
      二姑娘想了想,“也行,反正时间还多,不急,慢慢想。”
      
      “是啊!”两人一路轻声说笑着,款步往刘氏的院子走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秘密、zbf0118、满嘴烂牙 投的霸王票 ^_^
    小狮子帮我画的人物关系图,比我清楚多了,谢谢小狮子,蹭蹭
    ————————————————————
    “大姑娘,你倒是说一句话啊!我都说了半天了!”二姨娘在大姑娘房里已经说了半个时辰了,嘴巴都说干了,可大姑娘一直低头绣花,就没说过一句话。二姨娘也不是急性子的人,但见大姑娘闷声不吭的模样,她也忍不住急了,“那可是你一辈子的大事啊!”说道最后二姨娘都有些哽咽了。
    大姑娘将一片花瓣的最后一针收尾,剪了线头,才轻声开口说了一句话,只这一句话,就让二姨娘一下子变了脸色。
    “姨娘,卢郎君的情况,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二姨娘慌乱的转着眼珠,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大姑娘叹了一口气,“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的婚事自有老爷、太太做主,不劳姨娘费心。”
    “大姑娘,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我只是我身份低,说出去给你丢脸,可——可我也只是关心你啊!”二姨娘听到大姑娘这么说,双目发黑,心口一阵阵的抽疼,眼珠子不断的往下掉。这女儿不在自己身边长大,打小就跟自己不亲近,被长公主养的说好听点是敦厚寡言,说难听点就是块榆木疙瘩,二姨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我知道姨娘关心我。”大姑娘拿了帕子给二姨娘拭泪,她怎么不知道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唯一会为自己打算的就是眼前这人呢?为了自己,一向小心谨慎的她,居然不顾犯忌的私下探听外面的消息。大姑娘望着二姨娘的目光柔和亲近,可嘴巴动了动,安慰的话还是没说出口。
    二姨娘这么多年,就没见大姑娘对自己如此亲近过,难免受宠若惊,“大姑娘——”
    “姨娘,您别说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我也相信,老爷不会随便给我挑夫婿的。”大姑娘柔声劝道。
    听了二姨娘说的未来夫婿的条件,大姑娘倒是真放心了。卢郎君是瞎子不假,年纪也的确大了些,还带了一个年少守寡的老母和一个年少守寡的妹妹,她嫁过去的日子估计不会太好过,但要不是因为这样,范阳卢氏的嫡子又何必娶一个庶女为原配呢?再说以萧家的条件,卢郎君要是没出挑的地方,光一个范阳卢氏的身份,也不至于被老爷看上,继而选作女婿的。
    卢家家资浅薄,卢郎君又身患残疾,只要她肚子争气,早日生下嫡子,有了嫁妆支撑,又有老爷和兄长的助力,以范阳卢氏的显赫出身,她儿子何愁将来没前途?到时她将姨娘接到家里来养老,姨娘的家人也不必子子孙孙当奴才了。退一万步说,就算自己肚子不争气,她也是原配嫡妻,有萧家在一天,卢家就不敢怠慢自己。
    如果老爷给自己找个才貌年岁相当的,她才要担心呢!这样的条件夫婿,以她的身份,不是当妾,就是做填房,要不就是嫁给高门庶子,或者是她之前担心的嫁给寒门之子,这四条路无论哪一条,她都不愿意。同样日子难熬,还一辈子永无出头之日。都是嫁人,嫁谁不是嫁?不过都是熬日子而已,自然要选自己最需要的。
    大姑娘心里的想法不好和二姨娘明说,二姨娘再精明,也只是丫鬟出身,一辈子伏低做小惯了,听了她的想法,怕是会吓坏。眼下最重要的是把二姨娘安抚好,省得她出言冲撞了老爷、太太,“姨娘,卢郎君的事,是谁告诉你的?”
    大姑娘不用问,也知道是谁。姨娘初来乍到,对冀州根本不熟悉,就算有心打探,若是没人帮助,也是不可能成事的,大姑娘心里冷笑一声,她还真是不知死活,在老爷、太太眼皮底下,都敢动手脚,真当她们全是死人不成?
    “我——”二姨娘有些迟疑。
    大姑娘柔声说:“姨娘,你想最近太太因为有身孕,对下人疏于束缚,家事大部分都是我和二姑娘再管,如今出了这样的事,瞒下自然是好,但要是瞒不下——”隔墙有耳,大姑娘不会在萧家的任何场合同二姨娘讨论太太的言行举止,无论是说太太好,还是说太太不好,但她话一出口,二姨娘就听懂了大姑娘的言下之意。
    二姨娘一惊,对啊!万一让太太迁怒大姑娘怎么办?二姨娘碍于身份,见识不高,但对大宅门里内斗一套,却了如指掌,定下心思,同大姑娘细细的说了起来,“这件事是四姨娘的丫鬟跟我说的……”说完后二姨娘也觉得被骗了,“要不是姑娘提醒,我都被骗过了!姑娘,不如——”
    大姑娘摆手,“姨娘,这件事你就当不知道好了,我们安分过自己的日子,剩下的事自然有太太处理。”她顿了顿,“你没事的时候,时常去同三姨娘说说话、做做针线。”太太有了身孕,肯定想要平安的生下孩子,对内宅阴私之事定是忌讳。做了这种事,你就别想逃过太太的眼睛。你不是想闹吗?我就让你闹个够!说不定还能让二姑娘、三姨娘承她一次情,就算她以后出嫁了,有了三姨娘和二郎君的照顾,姨娘在萧家的日子也能好过些。
    “我知道,姑娘。”二姨娘眼眶红红的说。
    大姑娘和二姨娘母女两人难得坐着一起说话,萧源房里,祝氏也蹙眉对萧源说:“自古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有姑娘家插手的余地?六姑娘也太爱操心了。”
    萧源正趴在炕上画绣样,听了祝氏的话,随口道,“六妹也是担心大姐。”规矩上是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毕竟事关自己终生大事,谁会真的不关心?再说大秦风气开放,开明些的人家,在父母限定范围内,女儿家自己选夫婿也不是不行。
    大姐和六妹的感情倒出乎她的意料,她、大姐、二姐,三人一起长大,别人不清楚大姐的脾气,她还能不知道?貌似懦弱寡言,实则心里比谁都清楚,只是事不关己,她就高高挂起。
    都说大姑娘奶娘方氏心狠手辣,压的大姑娘不敢吭气,可谁又知道方氏替大姐担了多少恶名?能让她真正用心相待,也就奶奶和二姨娘了,六妹和大姐的缘分也是天生的。
    萧源喟叹一声,说大姐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可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呢?别人也说自己敦厚和善,那也是因为恶名都被奶娘、灵偃、玉珥担了的缘故。还有二姐,其实她们三姐妹都是一样的,活在萧府这样的人家,谁过的都不容易,至少她是最幸运的。
    “姑娘,要不要老身去查查,是哪个多嘴的告诉六姑娘?”祝氏问。
    “不用了。”萧源摆手,她都答应六妹瞒下这件事了,一查肯定会拖累六妹,而且这种事不用查,她都知道是谁了。萧源暗暗好笑,他们当大家都是傻子不成?“玉珥。”
    “姑娘。”
    “你照着这几个花样,给我绣三个荷包。”萧源说,“这个是给阿鸾的,你让云娘来绣,还有四天时间呢,让她不用太赶时间。”这个荷包是她准备那天冰嬉的时候,送给霍宝珍的。
    “是。”玉珥领命下去,姑娘给几个绣娘的任务一向不是很重,每次都是留出了充足的时间,也不让她们整天坐在绣架前绣花,怕她们伤了眼睛,能摊上这么一个宽厚的主子,是她们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姑娘,您和霍姑娘倒是聊得来。”祝氏见萧源这么重视霍宝珍,心里很开心,姑娘来冀州后,还没交过一个手帕交呢。
    “我们很投缘。”萧源又在纸上画了几个手套,“奶娘,家里还有羊皮吗?”
    “有。”祝氏点点头,正想吩咐丫鬟去拿羊皮,就听到门口丫鬟来报说,二姑娘来了。
    萧源望了下房里的钟漏,是该给太太晚间请安的时候了,将手套的花样递给灵偃,“你们这几天就帮我弄几个手套,有羊皮吧,暖柔一点。”
    萧源年年都要给父兄备上四五副这样的手套,灵偃早做熟了,很轻快的应了,“姑娘可是要给大郎君、三郎君?”
    “还有霍郎君和梁公子。”他们好歹对自己有救命之恩,霍行允还给了她这么珍贵的见面礼,她不还礼有点说不过。
    “是。”
    二姑娘在门口听萧源还给霍郎君他们做手套,掀帘进来笑道:“你也太细心了,回礼让下人去准备不就行了。”
    “霍二郎君好歹都和大哥结拜了,怎么能一样呢?”萧源将手中的茶盏递给她,“这是我新让人熬的糙米茶,你尝尝,专去油腻的。”
    “你就爱弄这些古怪的东西。”二姑娘笑着尝了一口,“咦?挺清甜的。”她夸道,听说大哥和霍二郎君结拜了,不由怔了怔,方笑道:“大哥真是百无禁忌。”二姑娘打定主意,将已经备好的锦囊弃之不用,和丫鬟连夜绣几个精巧的荷包当做冰嬉之时的还礼。
    萧源笑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先去太太房里吧。”
    “好。”二姑娘和萧源都清楚,太太今天肯定是没精力见她们的,但规矩就是规矩,她们一定要遵守的。
    两人刚出正门,迎面就碰上一个跌跌撞撞跑来的小丫头,不消萧源和二姑娘发话,几个粗使仆妇就把那小丫头拦了下来,连两人身边几个二等丫鬟的身都没近。那小丫头见被人抓住,眼眶一红,几乎要吓哭了。
    萧源说:“放了她吧,别吓坏了那孩子。”看那丫头才七八岁的样子,一团孩子气,也不以为意。
    “是。”粗使仆妇将小丫头拉远离萧源和二姑娘,就放她走了。
    “元儿,大姐笄礼你准备送什么?”二姑娘同她闲聊道。
    “还没定呢。实在不行,要不叫几家首饰铺进府,看看最近流行什么时新的样式,给大姐打套首饰?”萧源提议。
    二姑娘想了想,“也行,反正时间还多,不急,慢慢想。”
    “是啊!”两人一路轻声说笑着,款步往刘氏的院子走去。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