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争吵(上)

      门外通报声让房里静了静。
      
      “让他们进来吧。”刘氏温言道。
      
      三姑娘、六姑娘听到清脆的木屐声,不由不屑的撇了撇嘴。
      
      锦帘掀起,一对十岁左右的童男童女先后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名穿青衣素裙、容色出众的少妇。
      
      四姑娘、四少爷进门就先跪下给刘夫人请安,四姑娘今天穿了一件洋红的芙蓉妆花狐狸皮襦袄,头上簪了一珍珠发箍,染成火红的狐狸毛衬着她着白皙的肌肤,越发显得如水晶般剔透,将项上黄金项圈的光芒都掩了下去。让今天也穿着一件簇新的葱绿银鼠皮襦袄的三姑娘冲着四姑娘直发愣,她原也想在姐妹面前摆显下自己的新衣服呢!
      
      大姑娘和二姑娘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眼观鼻鼻观心,连睫毛都没动下,萧源同六姑娘站了起来,萧源垂目望着窗前纹石栏外的牡丹,六姑娘低着头目光悄悄的扫了四姑娘好几次。
      
      刘氏目光扫了两人一眼,对身边的仆妇笑道:“四丫头今天的装束看着可真喜人。”
      
      仆妇笑道:“可不是,这几天下雪,门外一溜眼的望去全是白的,四姑娘这么一穿,真是出挑。”
      
      四姑娘喜孜孜的说道:“太太,这件衣服是连掌柜昨天送来的,姨娘说姐妹们都有,就这件衣服我穿着最好看,就让姨娘先给我了。”
      
      四姑娘话音一落,三姑娘嘴角微微一晒,“原来是姨娘偏心。”
      
      五姨娘涨红了脸,连忙摆手,可刘夫人没发话,她一个妾室也不敢随便开口。四姑娘冲着三姑娘嫣然笑道:“太太,三姐今天穿的也好看,除了太太房里的这几株牡丹外,女儿好久都没见这么鲜嫩的绿色了。”
      
      三姑娘脸皮一下子涨红了,她今天可不是成了那片配了红花的绿叶吗?
      
      四姑娘大为得意,此时三姨娘把吹得温度正好的药汁伺候刘氏缓缓服下,四姨娘等刘氏喝完后送上漱口的茶水,六姨娘跪着将铜盆高举到刘氏面前,刘氏慢慢的将漱口水吐出。
      
      这番举动费时颇长,四姑娘等的都不耐烦了,不就是几幅求子药嘛!有必要弄的跟像是生了大病一样吗?整个萧家谁不知道,夫人根本没什么病,整天喝药就是为了能早日生下孩子罢了。她干脆转头瞧其他姐妹穿了什么衣服,她得意洋洋的笑容在见到萧源的时候,一下子凝固了。
      
      萧源今天穿了一套象牙白素锦襦裙,胸口和裙下摆用一色宝蓝色绣线绣了简单精致的兰瓣,腰间系了一根月白的宫绦,一只和襦裙同绣样的素锦荷包垂在宫绦下。头上挽了两个小髻,髻上簪了几朵绿萼,浑身除了领口处戴了一只素银的领扣外,并无其他首饰。那领扣通体素银成祥云结状,正中镶了一块雀卵大小的蓝宝石,那宝石靛蓝中微带紫,色泽均匀,远处望去隐隐带着一圈银晕,一看便知不是凡品。
      
      萧源这身衣服细看很素净,可咋一眼看上去,偏偏又非常亮眼出挑,四姑娘那件洋红小毛襦袄再透亮,似乎也压不下去,四姑娘脸色微微一变。三姑娘这时也发现了萧源的衣着,便冲着四姑娘抿嘴一笑,这下轮到四姑娘涨红脸了。
      
      萧源浑然不觉四姑娘火辣辣的注视,反而对大太太房侧那几株牡丹挺感兴趣的,家里爹爹爱竹、娘亲爱兰、大哥爱梅,家里几乎全是这三种类型的花,倒是很少见开得那么娇艳的牡丹。不得不说太太的品味还是很不错的,用素净的纹石为栏,黒木为架,趁着艳红夺目的牡丹,格外的高贵雅致。
      
      刘氏等三姨娘拿着帕子给她拭去嘴边的茶渍后道,“说起来还有三个月就要过年了,你们姐妹几个也该做件新衣服了,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几件新皮子,吴嬷嬷你让针线房里的人一会去给姑娘们量衣,一人做件新衣。”
      
      “多谢太太。”六位姑娘起身谢过夫人。
      
      刘氏斜躺在炕上道:“我年纪轻的时候,也是最爱梳妆打扮,现在年纪大了,也懒得动了,你们六个正是好年纪,打扮的漂亮点,我看着也舒心。”
      
      二姨娘笑道:“夫人现在也正是好时候,和大姑娘站在一起就跟姐妹一样。”
      
      刘氏笑着睨了她一眼,“就你会说!”其实刘氏不过二十出头,但萧家夫人的身份让她不得不往稳重老气里打扮。
      
      “姨娘说的一点都不错,太太和大姐站在一起就跟姐妹一样。”六姑娘甜甜笑道。
      
      大姑娘抬头温温笑道,“我可不敢跟太太比。”
      
      满屋子也跟着附和着,刘氏乐得嘴都合不拢,就在大家其乐融融的时候,门口下人传话道:“夫人,大人回来了。”
      
      “快请。”刘氏忙从炕上起身,让丫鬟整理了下衣衫,才领着六位姑娘出花罩相迎。
      
      门口锦帘掀起,一名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萧珣今年已三十有八,但看起来不过三旬左右,他环顾了一圈,对刘氏道:“今天你这里倒是热闹。”
      
      “我想大家都很久没见着老爷了,今天特地留她们一起用膳。”刘氏笑道。
      
      萧珣没出声,径直往上座,萧家六姐妹上前给父亲请安,几番行礼后,丫鬟们才抬上食案,陆续的将备好的早膳端了上来。六姐妹跪坐在下面,安静的举著用膳。萧家进食时讲究细嚼慢咽,一顿饭吃了近半个时辰,下人侍立在一旁,房里安静的连各自的呼吸声都能听见。饭毕又有丫鬟端了数盏热气腾腾的酥油白糖酥酪上来。
      
      刘氏指着一碗酥酪对萧源说:“知道你不爱吃酥油、白糖熬出来的酥酪,这碗酥酪我就让人滚了几粒细盐进去,没放其他佐料。”
      
      “烦太太费心。”萧源忙起来道谢。
      
      刘氏道:“你肠胃弱,大夫也说过,吃的清淡些也好。”
      
      萧珣听了刘氏话问道:“元儿这几天又生病了吗?怎么好端端的肠胃弱起来了?”
      
      “五姑娘自从入冬之后就没生过病了。”刘氏笑道:“这是我从王县君那里得来食疗方子。”
      
      萧珣颔首道:“夫人费心了。”
      
      “这是妾身该做的。”刘氏淡淡一笑,抬手用帕子按了按嘴角。
      
      萧源垂下眼睫,舀了一调羹牛乳,略略沾了沾唇就放下了。
      
      差不多已是辰时,门口前来回话的丫鬟婆子站了一地,吴嬷嬷上前道:“夫人,差不多该是姑娘们上课的时候了。”
      
      刘氏吩咐下人:“好生伺候姑娘们上课。”刘氏知萧珣这番前来定是有事找她,也不留六姐妹说话,吩咐婆子小心伺候姑娘去学堂,萧家姐妹按照年龄依次退了出去。
      
      等萧源出了刘夫人院子后,四少爷突然从身后追了上来,“五妹。”
      
      “怎么了,四哥?”萧源含笑望着四少爷,萧家四位少爷,最小的都满十岁了,早搬外院去住了,平时除了早起请安外,其实时候并不和她们待在一起。
      
      “五妹,你上次派人送来的秋梨膏甜滋滋的真好吃,你是怎么做的?”四少爷不顾四姑娘对自己使眼色使得几乎要抽筋的眼睛,笑眯眯的问萧源道。
      
      “那是苏嬷嬷做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弄。不过我那里还有几罐,四哥要是喜欢的话,我一会让人送来,只是这秋梨膏性寒,可不能多吃,不然会拉肚子的。”萧源说道。
      
      “放心,我心里有数。”四少爷得了自己想要的,不由笑眯了一双凤眼,“五妹,我最近新得了一个宫灯,没什么出挑的地方,就是上头的画样新巧稀罕,一会让人送来,你也好解个闷。”
      
      “那就多谢四哥了。”萧源不客气的笑纳了,以前在江南的时候,她无聊时还能同拉着三哥、二姐一起去郊外踏青骑马玩耍。到了冀州后,除了每月初一、十五两次上香外,就再机会出门了,像宫灯这种小玩物也只能靠哥哥送来了。
      
      四少爷得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后,就心满意足的去了外院,萧家姑娘和少爷教课的先生是一个,但上学的地方是分开的。萧家姑娘上学的地方,原是萧府的外院,后来萧珣见此处僻静,干脆派人将这个院落划进了内院,当做女儿们的学堂。
      
      四姑娘等四少爷走后,对萧源道:“五妹,四弟他一向淘气,要是有什么欺负你的地方,你千万不理他。”
      
      “四哥一向疼我们,怎么会欺负我们呢?”萧源笑道。
      
      “怎么不淘气,秋梨膏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哪儿没有?偏偏硬是缠着问你要,真是小孩子,见到了稀罕的东西就当成了宝。”四姑娘说,心中暗恨,那宫灯她瞧上好几天了,偏四弟就是不肯给她,原来是用来巴结五妹的!
      
      萧源知道她是在暗讽自己拿四哥的宫灯,笑了笑没接她的话,越过四姑娘,同二姑娘一起不紧不慢的往书房走去。
      
      四姑娘在后头咬了咬牙,忿忿的盯着萧源一会,突然快步赶在了萧源前面,萧源挽着二姑娘手,不在意的侧身让她通过,四姑娘身后的教养嬷嬷皱眉追赶着四姑娘,低声轻喊着,让她注意礼仪。
      
      学堂里的火墙从卯时就烧上了,等到萧家姐妹到书房的时候,房里已经温暖如春了。大家脱下了厚重的斗篷和冬衣,只穿了家常的常服,书房里是没外人的,先生在外间教学,同姑娘们不见面,书房里伺候的下人将煮好的红糖姜茶给姑娘们奉上。
      
      “五姑娘,这秋梨水里没放冰糖的。”一名小丫鬟机灵的给萧源送上她常喝的茶水,萧源喝茶不爱放糖,是家里下人都知道的。
      
      “好。”萧源冲着小丫鬟微微一笑,让灵偃接过茶水,掀开书册悠闲的看了起来,小丫鬟红着脸退下。二姑娘让丫鬟磨墨铺纸,准备趁先生没来的时候,抄会地藏经。
      
      四姑娘脱下了新襦袄吩咐道,“小心些放好,别弹到火星子了,我不喝姜茶,给我来碗蜂糖酥酪。”
      
      下人依言抱着皮袄退下,六姑娘本来在同大姑娘说话,见她如此,小脸不由耷拉了下来,大姑娘安慰的轻拍她的小手,三姑娘冷哼一声,“稀罕!”
      
      四姑娘见素来稳重的大姑娘都有些羡慕的望着她,心中越发得意,“本来就是稀罕的东西,所以才要珍惜嘛!”萧源那身衣服漂亮是漂亮,可肯定没她这件皮袄值钱!
      
      “你!”三姑娘咬了咬牙,心里有些委屈。萧家六姐妹,除了萧源外都是庶出,虽说平时太太也没苛刻过她们,姑娘该有的她们都有,但论起狐狸皮袄这种私房,太太怎么可能随便给她们呢?
      
      而四姑娘的生母五姨娘,哥哥为了救老爷而死,娘家靠着老爷的扶植,一跃成为冀州的富户,五姨娘本身又争气,生了一对龙凤胎,不仅老爷喜欢,连远在江南的老夫人也夸过五姨娘是个有福气的人,有了老夫人这句话,就是太太平时也要对五姨娘母子客气几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知道大家都是养肥党。。。但看在我更新还算勤快的份上,不要霸王我嘛,么么~~~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