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关系

      冀州的冬天一向漫长,虽不至于到六月飞雪的地步,但差不多从九月初就开始下雪了一直要到来年二月才会停,故冀州的大户人家的庭院里种的最多的就是梅花。萧沂的院落里空旷旷的一片,没有任何亭子、假山,全部种满了腊梅,前几天刚下了一场大雪,让这些雪中精灵在一夜之间盛开了,庭院里暗香浮动。
      
      长烟正拿了一支紫霜毫将梅瓣上的雪一瓣瓣的刷到碗盖上,她身后站了一个捧着青花牡丹飞燕瓮的小丫鬟,碗盖里积雪满了就倒在花瓮里。梅雪的寒意透着薄薄的瓷碟丝丝浸染着冻得通红的手指,长烟不时的抬手哈口气。
      
      “长烟你在干什么?”萧源进门就见长烟在哈手跺脚,“怎么不进屋呢?”
      
      “姑娘?”长烟见萧源来了,忙迎上来,“这么冷的天,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叫人吩咐我们一声就是了。”
      
      “我过来找三哥说会话。”萧源见她手里拿着紫霜毫就知道她在收集梅雪,“怎么不让小丫鬟去做呢?”
      
      “别提了!”长烟说起来就气,抬手就戳着身边小丫头的额头,“上次我让她们收集梅雪,这帮死丫头趁我不注意,偷懒把树枝上的梅雪都收集了,要不是正巧被引素瞧见,我们都不知道!”小丫鬟被长烟戳到额头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一句话也不敢都反驳,长烟、引素、蓝染、绿水,是萧沂身边的贴身大丫环,四人中以长烟为长。
      
      “那也太——”不巧了!萧源暗忖这些小丫头怎么做坏事的时候,也不找个人放风呢?她不觉得梅枝上的雪和梅瓣上的雪有什么区别?还不一样是天落水?只要采雪的地方选的干净就好。除非他们有本事拿到天山上的冰川水!萧源从来不让自己院子里的丫鬟弄这种东西,这么冷的天,生了冻疮怎么办?
      
      “姑娘外头冷,你先进里屋等,大郎君也在呢!”长烟引着萧源入内,门外轮值的小丫鬟早就机灵的去通报两位郎君了。
      
      “元儿,你怎么来了?”萧泽坐在上座,手捧茶盏,正在翻阅着书案上的信件,见妹妹空着手捧着手炉进来,不由微微蹙眉,“怎么不戴手套呢?”说着将手中的热茶盏递给她,让她暖手。
      
      萧源不接茶盏,突冷突热的最容易让手生冻疮了,她放下手炉,“大哥,我不冷。”
      
      萧泽放下茶盏,吩咐下人取来驱寒的姜茶。
      
      “大哥,我不要放红糖。”萧源连忙说。
      
      “姜茶都不放糖?”萧泽微微挑眉,不过还是吩咐了下人不放糖,元儿的口味越来越古怪了。
      
      萧源心里也很郁闷,不放红糖的姜茶辛辣冲鼻,她口味哪有这么古怪?但她整天不是喝红枣茶,就是梨水,要是再时不时一碗的红糖姜茶,一个冬天下来,且不说会不会变胖,万一生了龋齿就够她头疼了,而且多吃糖水对身体也不好,所以除非她必要,她很少在茶里放糖。
      
      “这么冷的天,有什么事让丫鬟过来传话就好了,别跑来跑去的,省得又生病。”萧源一来冀州就因舟车劳顿、水土不服,生了一场大病,可把萧家父子吓得够呛。
      
      萧源向来敬畏大哥,乖乖的站着低头等大哥训斥完后,才让灵偃把伤药给长烟,又取出一张礼单,“大哥,太太身体不好,让我准备霍家的回礼,这是我想好的礼单,你看看对不对。不是说是梁郎君救了我们吗?为什么太太说是去霍府?”对萧泽的说教,萧源直接无视,反正那是大哥的个性,她早习惯了。在她眼里,大哥就是一头纸老虎,只要自己一哭一撒娇,大哥就没撤了,当然哭也不能常哭,要留着关键时候用。
      
      照理这种内院小事,萧源不该问萧泽,毕竟男主外、女主内,但萧泽这种世家嫡长子来说,从小受的教育就是齐家、治国,方能平天下,对内院的掌控是他初学的第一课。萧泽心疼妹妹年幼失母,对萧源各方面都关照的事无巨细,虽不如萧沂那般,肯放下身段陪萧源玩闹,也一向是有求必应。
      
      “元儿你来了。”萧沂朗朗笑着从内房出来,“正好一起喝茶吧,大哥新得了一罐银针茶,梅雪泡银针最雅。”
      
      “元儿脾胃弱,就别喝茶了。”萧泽一口否决,看萧源苦着脸把姜茶喝完后,让下人冲了羊奶茯苓给她去味,“梁肃的父亲梁大人是内书左侍郎,梁大人和独孤夫人目前都在京城,我们也拜访不了。霍梁两家是姻亲,拜访霍家也是一样的。”
      
      “梁郎君是霍郎君的表弟吗?”萧源还以为梁肃是霍家的家奴呢!想不到是内书左侍郎的儿子,大秦朝最大的官就是内书令、侍中、尚书令,三官并称为宰相,但三个官职中,尚书令仅为虚职,内书令实权大过侍中,故当上内书令的才是大秦朝最大的权臣,而内书左侍郎是内书省内实权仅次于内书令的官,往往被视为内书令的接班人。内书省原称中书省,因□□名讳为“中”,故改中书省为内书省。
      
      “霍府二女君梁县君是梁郎君的姑母。”萧泽不好和妹妹说梁府的私事,说的很含蓄。萧沂可不管,直接把查到的资料往妹妹面前一放,“喏,自己看吧。”
      
      萧源接过资料没马上看,先仔细打量了下三哥,见他血气红润,声音响亮,就知道他身体恢复的很好,“三哥你昨天和梁郎君一起吃澡豆干饭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让下人不许再说这件事了吗?”萧沂诧异的说。
      
      “是你在说不许之前听到的。”萧源冲着萧沂眨眼,“好吃吗?”
      
      “味道还不错。”萧沂摸着下巴道,“要是能多点甜味就好了。”
      
      “可是放了蜂糖就容易生虫子了。”萧源想了想,认真的说。
      
      萧泽哭笑不得的听着弟妹讨论澡豆要加什么调料才好吃,说道最后见萧源一脸跃跃欲试,不由轻咳了两声,“我已经给霍家送了拜帖,后天登门,到时候父亲也会亲自过去。”
      
      萧源心里诧异,这么隆重?但转念一想霍家在朝堂和冀州的地位,莫非——萧源心里暗暗感慨,爹爹和大哥真是合格的政客!
      
      “元儿,霍二郎君有个妹妹,比你大三岁,你在冀州也没什么手帕交,到可以和她做朋友。”萧泽说。
      
      “好。”萧源乖巧的点头,“我会和霍姑娘好好相处的。”萧源的手帕交,都是家中长辈指定的,她早就习惯了,反正她从来没想过在自己现有的这些朋友里寻找可以说心里话的闺蜜。娘很早就说过了,所谓的心里话,就是要你要永远埋在心里,带到坟墓里去的话!
      
      萧泽淡淡一笑,“也不用那么正经,要是脾气不合,就当是泛泛之交就好。”霍家人他也见过几次,不说人品,单看霍家那副做派,元儿不一定会适应,希望霍家姑娘能好一些。他将礼单的几样划去,又添了几样上去,才让下人下去准备,“说起来,霍府大女君龚郡君还和我们家还有点关系呢。”
      
      “有什么关系?”萧源歪头不解。
      
      “龚郡君的母亲是昌平长公主。”萧泽说,萧泽所说的龚郡君就是霍渊的妻子龚氏,因霍渊是正四品的冀州太守,龚氏册封郡君。梁县君是霍渊弟弟霍湛的妻子,霍湛官居五品,故梁氏册封县君。内书左侍郎梁大人官居三品,其妻独孤氏册封郡夫人。
      
      “昌平长公主?”萧源想了一会,才想起了这个公主,话说这位公主这辈子还挺——波澜壮阔的!昌平长公主和萧家的亲戚关系不算太远,但挺复杂的……大秦传位迄今,一共有七代皇帝,开国□□、高宗、顺宗、孝宗、宁宗、肃宗和现任皇帝,顺宗、孝宗都是高宗的儿子,肃宗是孝宗的孙子,现任皇帝是肃宗的儿子,萧源的曾祖母是高宗的女儿,祖母是孝宗的女儿,姑姑是肃宗的皇后,而昌平长公主是顺宗的女儿。
      
      这样算来,龚郡君的确和她亲戚关系,只是萧源的曾祖母、祖母,都是皇后所出的嫡公主,而昌平长公主的生母只是一小小的采女,顺宗在世的时候,就不受宠爱,十二岁就尚了琅邪王曹,王曹死后陆续尚了泰山羊道义和陈郡袁立,两人都很快就去世了,最后昌平长公主被肃宗尚了一庶族出身的官员为妻。
      
      萧源会那么清楚记得昌平长公主的婚姻史,是因为她还在江南的时候,一次和朋友聚会,大家闲聊时八卦过这件事!据说昌平长公主最后一任丈夫龚唯是大秦出名的美男子!龚唯比昌平长公主还小三岁!霍渊的妻子姓龚,应该是昌平长公主和最后一任丈夫生的吧?她记得昌平长公主死于难产,应该就是生龚郡君的时候去世的吧?
      
      而昨天救她和三哥的霍家人祖上是马贼,出身为士族所看不起,可在目前的大秦却是数一数二的豪门权贵,不然霍渊也不可能娶长公主的女儿为妻。霍行允的爷爷霍昞有两个嫡子,长子就是霍行允的父亲霍渊,次子叫霍湛,其妻梁氏是梁肃的姑姑,梁肃不算是霍行允的亲表弟。
      
      一连串关系看下来,萧源彻底晕了,要不是自己从小被奶奶逼着家族谱,她肯定理不顺自己和龚郡君的关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大家能看出霍家历史上的原身是什么了吧。。。
    有一张人物关系图,大家会不会清楚一点?

    昨天更新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人晕头了,设定的人物关系又太复杂,自己都搞混了,把发文正稿和草稿、存稿弄乱了,结果让大家更混乱了,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早上起来,连忙做了一张人物图,希望这次没把关系搞错,挠头,真不好意思啊,谢谢大家帮我纠错,太丢脸了,呜呜~~

    萧家和皇室、还有很多家族的婚姻关系挺乱的,但是魏晋以来门阀士族内部通婚,由于选择范围小,故婚姻不论行辈,只要男女双方年龄相当,家境合适就可以了。比如孙权以表叔的身份娶侄女徐氏;刘宋名士蔡兴宗把女儿嫁给姐姐的孙子;江瞻的儿媳妇是宋文帝的女儿,他又把女儿嫁给宋文帝的孙子;南齐王慈的女婿是萧道成的儿子,弟媳妇是萧道成的女儿;梁武帝把女儿嫁给了舅舅的儿子。后世所谓的同姓不婚,在那个时候也是时常发生的事,士族之间还有同母异父的兄妹结婚,舅舅纳外甥女为妾之类的事,桓济历史上娶的也是自己的阿姨辈的新安公主。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