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荣华

作者:看泉听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车

      萧泽和刘氏一行一路不停的赶往佛寺,萧沂和萧源也在梁肃的护送下,回了萧家。萧家的下人早已经接了吩咐,早早备好了春凳火炉,候在门房处,一见远远的驶来两辆牛车,忙迎上去,连声呼唤,“三少爷、五姑娘回来了!”
      
      祝氏因这几天气太冷,早起的时候不小心染上了风寒,已经躺在床上歇息了好几天,今天也没跟萧源一起去佛寺,正心神不宁的时候,就听到姑娘在路上出了事,连牛车都翻了,她惊得险些没晕过,后虽又传消息来说,三郎君和五姑娘没事,她也不放心,不顾自己还身虚脚软,硬是让小丫鬟扶着在二门处,等萧源回来。
      
      一听萧源回来了,就径直往牛车上冲去,见恹恹躺在三姨娘怀里的萧源,眼泪就掉下来了,双手颤抖的把萧源抚摸了一遍,才将萧源搂在怀里颤声问:“姑娘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头晕不晕?想不想吐?”
      
      “奶娘我没事。”萧源正是似醒非醒的时候,被祝氏一顿好摸,顿时清醒了不少,连忙安慰奶娘道,又对二姑娘道:“二姐,梁郎君是我和三哥的救命恩人,又劳他送我们回来,我让厨房送一桌酒菜过去,你让二哥陪梁郎君喝一会,行吗?”
      
      照理应该是二哥、四哥一起出来陪客的,但萧源可不敢让四哥陪客,他年纪不大,气派却不小,平时连一些低级士族都不放在眼里,更不要说是梁肃这种出身卑贱的寒门庶族了,她是要感谢梁肃的救命之恩,不是让他受气的。
      
      “好,我让芳菲去和二哥说。”二姑娘微微点头。
      
      祝氏叫了两个嬷嬷小心翼翼的抬着萧源进屋,二姨娘也跟着祝氏一起进去了,同祝氏说着路上发生的事,听得祝氏心都颤了。
      
      刚进屋萧源就嚷着要梳洗,祝氏如何肯答应,哄着萧源道:“我的好姑娘,天气这么冷,你身上又带伤了,让大夫看过,他说你能梳洗了,老婆子再伺候你洗澡好不好?李大夫和童娘子已经在外头候着了!”
      
      她一听说姑娘受伤了,就遣人去喊李大夫了。李大夫是萧家在冀州的专属大夫,行医世家出生,医术非常高明,尤其是他还有一个同样精通医理的娘子童氏,每次上门大户人家给女眷治病的时候,他总会把自己娘子带上,这样就免了因男女之别而产生对病人病情不清楚的情况,故他们夫妻很受冀州大户人家的欢迎。
      
      萧源知道不让大夫再看一次,奶娘是不会放心的,“好吧,你让他们进来吧。”
      
      李大夫夫妻知道萧源是萧珣唯一的嫡女,又是大郎君和三郎君同母的胞妹,不敢怠慢,李大夫的娘子童娘子在丫鬟的帮助下,将萧源全身上下仔细检查一遍,又让李大夫隔着素帐给萧源把脉,确定无事后,才开了几剂养生的药膳给萧源调养身体。
      
      “是药三分毒,姑娘没什么大碍,只要注意休息就行,奴家也就不给姑娘开补药了。”童娘子是个爽利人,她将一张药方递给祝氏,对萧源解释道,“姑娘从江南过来,江南的冬天可比不上冀州,这几份药膳是让姑娘冬令进补用的。”
      
      萧源对童娘子微微笑道:“多谢童娘子了。”说完后偏头望了祝氏一眼,祝氏会意的从内室取了一个精致的雕漆木匣出来,对童娘子笑着说:“我听说你们家二姑娘要出嫁了?这是我们家姑娘给她的添妆。”
      
      童娘子受宠若惊的接过那木匣,对萧源磕了一个头道:“多谢姑娘赏赐,等二妮出嫁后,我带她来给您磕头。”
      
      萧源道:“不过只是些小玩意而已,哪需要特地过来磕头?”
      
      童娘子见萧源面露倦意,就识趣先退下了,萧府自是派了牛车送两人回去,在牛车上童娘子就忍不住将木匣打开,见里面是一对金灿灿的素面金镯子,慌得她拿起镯子就往怀里塞。等到了家里,拉着李大夫进屋,将门槛都堵上后,才小心翼翼的拿出这对金镯子。
      
      李大夫见自己娘子这般上不了台面的模样,不由笑着摇头,他医术精湛,但平时也只肯医人而已,对于高门后院一切阴私之事都不插手,故平时所得报酬并不太多,这萧五姑娘出手如此大方,真不愧是江南豪门出来的贵女。
      
      童娘子拿起镯子放在秤上一亮,两个手镯足有三两重,不由咋舌对李大夫说道:“这萧家五姑娘出手也真大方!随手打赏就送了这么厚的礼。”她先开心了一回,又担忧的问:“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童娘子爱钱,但不想家里为了钱惹上什么祸事,内宅的隐私之事他们家可是不沾的。
      
      “没事的,刚才五姑娘的奶娘和我说了,五姑娘身体不好,现在是长身体的关键期,让我每五天去一次,给五姑娘养身体。”李大夫说道,“回头我开几张药膳的单子,你给五姑娘送去。”
      
      “好。”
      
      李大夫道:“既然是给二妮的添妆,就给二妮送去吧。”
      
      “这么多?”童娘子不乐意,“这么贵重的东西,留给阿文当聘礼都足够了!”
      
      “眼皮浅!”李大夫教训童娘子道,“既然五姑娘都说了是给二妮的添妆,我们要是昧下不给,五姑娘会怎么想?”
      
      “可是——”童娘子抚摸着这对金镯子,还是有点不舍,她都没有这么漂亮的金镯子呢。
      
      李大夫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只要我们伺候的好,二妮成亲五姑娘都打赏了,将来阿文成亲她不送东西?你啊!不要老看着眼前的这点蝇头小利!”
      
      “这倒是。”童娘子转愁为喜,喜孜孜的捧着镯子就想去二女儿房里,门外传来了恭敬有礼的女声,“童娘子,您在吗?我家姑娘唤您过去。”
      
      童娘子听到那声音,不屑的对李大夫道:“都穷的出不起房钱了,还整天摆什么士族气派,别人奉承几句,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不就是一个破落户嘛!”
      
      李大夫听她说的不像话,连忙打断她,“口没把门的!这也是你能评论的!”再穷的士族也是士族,只要有个能撑起门户的男人,就能一飞冲天!哪像他们这种人家,再有钱也是干服侍人的活,子子孙孙都翻不了身,万一惹了什么大户人家不高兴了,人家随便按个罪名,就能把他们一家子全灭了。
      
      “我不也就和你说说。”童娘子跟着李大夫十来年了,这点分寸还是有的。
      
      “是卢家的姑娘喊你过去吧?你过去看看?我听说萧大人挺看中卢郎君的,说不定哪天他们就飞黄腾达了!”李大夫说着之前打听到的消息。
      
      童娘子“呸”了一声,“就他们一家子短命薄福的样,就怕有了滔天富贵,还没那福气享!”
      
      李大夫叹了一口气,往火盆里添了几块炭,“少说两句吧,房钱的事,能过得去就算了,大冷天的别太上火!”原本他让卢家人租进来也不是为了房钱,在他看来,卢郎君虽说瞎了一眼,可生得相貌堂堂、风度翩翩,待人也温和有礼,又学识渊博,看起来不像是会落魄一辈子的人。
      
      “就你有理!”童娘子白了他一眼,披上垫得厚厚的皮袄,迎着寒风走了出去。
      
      租赁给卢家的院子,就在童家隔壁,原先的主人在三年前离开了冀州了,临走前就把房子卖给了李大夫。李家人口简单,也住不了那么的大的地方,就让人重新整修了下,租给了一些外来带着眷属的小吏,卢郎君一家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是童娘子最不喜欢的房客,整天拖欠房钱不算,还整天一脸傲气,认为他们住在这里就是给他们家添光,总是把童娘子气得回家破口大骂。偏偏李大夫也是一脸认同,认为范阳卢氏的弟子能住在他们家里也是给他们家面上添光。
      
      “姑娘,童娘子来了。”
      
      卢家孀居的姑娘卢大车放下手中的针线活,指着放置在桌上的一匹素绢道,“你把这匹绢拿出去给她,说是用来抵这三个月的房钱。”
      
      “是。”卢大车的贴身丫鬟挽翠抱起那匹素绢出去给了童娘子。
      
      童娘子接过素绢瞧了瞧,估摸着这匹素绢怎么都能换上一两银子,也就勉强接受了,暗暗撇嘴,架子摆得老大,做事却是上不了台面的穷酸样!连每个月一贯钱的房钱都要克扣!什么名门望族?还比不上城西武商户家阔气呢!
      
      等童娘子走后,挽翠将童娘子站过的地方仔细的擦了一遍,才回去禀了姑娘。卢大车听说童娘子没骂没闹就收下了,暗暗松了一口气,这匹素绢是她花了十来天时间连夜织出来的,要是还不够的话,她只能当了自己新作的针线活了。卢大车是真怕那泼妇了!上回欠了他们半个月的房钱,她就叉着腰对着他们窗户足足骂了半个时辰,把母亲和大哥气得说不出话来。
      
      “娘子回来了。”随着丫鬟的通报声,卢大车快步走到门口,扶住刚刚下牛车的母亲,“母亲,您回来了?”
      
      郑娘子轻轻的“嗯”了一声,满脸疲色,懒得说一句话,卢大车连忙将母亲扶到内室,让丫鬟把火盆端到她身边,“母亲,喝口热水。”
      
      郑娘子喝着寡淡的白水,心里暗暗心酸,要是夫君在世,他们家又怎么会沦落到连出行都要租牛车的地步?女儿又何至于嫁个短命鬼呢!望着满目苍凉空洞的陋室,她叹了一口气,“等你哥哥回来,让他来我这里一趟。”
      
      对这门亲事,郑娘子不满意也要满意了,毕竟家里这么穷,儿子年纪也大了,又瞎了一眼,绝了入仕的可能。他们说是范阳卢氏的嫡系,可离开家族核心圈已久,别说相同门第的人家了,就是比卢家门第稍低一点的人家,也不肯把嫡女嫁过来?若是让找个门第太低的寒门庶族,她又不愿意。萧大姑娘虽是庶出,可终究是长公主教养长大的庶长女,看言行举止也是一个稳重的,以他们家现在的条件,也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了。
      
      卢大车知道母亲要和哥哥商量婚事,她是孀居的寡妇,不好过问这种事,只是柔顺的应了,伺候母亲梳洗后,就先退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JJ你囧死人吧,我明明存稿箱是七点,为毛这时候都不显示?昨天我发文你又说在审稿。。。
    这几天我还在忧伤,为什么发了新文,没有看到大家留言,结果问了编辑,才知道被抽没了,啊啊啊,好难过,呜呜呜,恨死JJ了!
    对了,弱弱说一句,女主是穿越的。。。大家没看出来嘛。。。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
    桃花男主言情新文,从农家子到权臣的奋斗史



    九重韶华
    当玛丽苏皇后遇上暴君



    玉堂金阙
    被一头披着羊皮的狼救了,然后以身抵恩的故事



    一路荣华
    高门嫡女和寒门庶子的爱情故事



    春芳歇
    郗道茂在东晋的奋斗史



    天启悠闲生活
    伪萝莉的古代悠闲生活



    仙家悠闲生活
    伪萝莉在修真界奋斗史



    穿越市井田园
    萌萝莉的种田人生



    重生农家乐
    好看纯正的农村种田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