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五章

    作者有话要说:
    推荐首歌,仓木麻衣的tonight,I feel close to you
      巡完街换过班,莫研也没心思回开封府里,抱着巨阙随便在街角坐着发愣。
      ——“她若不在我身边,倒更担心些。”
      “这是展大哥说的话么?”她越发弄不明白,不满地嘟哝道:“既是如此,为什么又不要我随他一起去呢?”
      呆坐了半日,她也没想出个头绪,倒是腹中咕咕直叫,饿得人没精打采的。复站起身,环顾四周,她本想回开封府找点吃的,忽想到南宫家的别院就在附近,干脆过去向师姐蹭顿饭吃。
      待她慢吞吞地到了别院,一见师姐就被她笑着拉进去,按在椅子上坐好。不明就里,莫研想站起来,却又硬被宁望舒按着坐下,只好乖乖坐着干瞪眼,奇怪地望着师姐。
      南宫若虚坐在一旁只是微笑。
      “小七,你坐好了,让我给你行个大礼!”
      宁望舒口中笑着,果然要朝她鞠下礼去,莫研赶忙跳起来躲到旁边去,奇道:“姐,你别来戏弄我,有什么好事快说?”
      “公主让人把七叶槐花送来了。”宁望舒掩不住满脸的喜色。
      闻言,莫研也是大喜,乐道:“这么说,姐夫的病就要好了!”
      宁望舒笑着点点头:“方才已饮了一碗汤药,薛大夫说连饮三月,便可拔除沉疴。”
      莫研笑嘻嘻地拍手道:“这下你可安心了!”
      “这次真是要多谢你。”南宫若虚微笑道,“若不是你帮忙,此事定然不会如此顺利。”
      “一家人不说谢字,你和师姐快快活活的,我也才欢喜呢!”莫研笑吟吟的,转向宁望舒,嚷嚷道:“姐,我饿了!从早起到现下还没吃过东西呢。”
      此时已经是午后,他们早已用过饭,听闻她饿了两顿,宁望舒忙吩咐人去准备饭菜,心中也奇怪:小师妹向来是最不经饿,如何会饿了两顿饭,现下才想起要吃。
      她挨着莫研坐下,方才发觉莫研手中拿的剑竟然是巨阙。
      “你偷了展昭的剑?”
      “哪有偷,是展大哥给我的。”
      宁望舒奇道:“他把巨阙给你?”
      莫研点头。
      抛开巨阙是上古宝剑,价值不菲不提,这剑毕竟是展昭的家传宝剑,他竟然这般轻易地送与莫研,宁望舒与南宫若虚对视一眼,皆面露笑意。
      “好好的,他把巨阙送你作什么,难不成是定情之物?”宁望舒笑看向莫研。
      莫研垂头丧气:“什么定情之物,才不是呢,他都不让我去契丹。”
      “契丹?”
      宁望舒不解,莫研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与她听。
      “公主钦点展昭去辽国?”宁望舒与南宫若虚都是一愣,之前展昭随宫中太医前来送药时并未提及此事。也不知是否与七叶槐花之事有关。
      莫研的性情宁望舒最是了解,拉着她的手问道:“你当真想和展昭去辽国?你可知道,他并非几日几月便可回转,而是要在辽国护卫公主一生一世。”
      “我知道,所以我才更要去啊。”莫研点点头,认真道,“在辽国,有我陪着他,他也不至于烦闷孤单。”
      “那你自己呢?难道你就不会烦闷孤单?”
      与展昭一样,宁望舒同样考虑到了小师妹的性情,她性格飞扬脱跳,又怎耐得住性子在那般苦寒之地过一辈子。
      莫研呆了呆,低头细想片刻,方道:“可是如果看不见他,我会更难受。姐,你不是也为了姐夫退出江湖么?”
      “那不一样。”宁望舒叹气道。
      莫研坚持道:“怎么不一样,就是一样。……可他就是不愿让我去!”
      南宫若虚在旁听了半晌,看莫研愈发懊恼的模样,开口劝道:“展大人亦是为你考虑。此去辽国,并不仅仅是蛮荒苦寒之累,宋辽两国局势微妙,稍有风吹草动,你们便成俎上鱼肉,命在顷刻。如此险地,你又是他心爱之人,他自然不愿你同去。”
      听罢他的话,莫研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南宫若虚,他方才讲这一大段话,听到她的脑子里,仅剩下“你又是他心爱之人”一句而已。
      “你说,我是他心爱之人?”良久之后,她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南宫若虚微微一笑:“展大人并非孟浪之徒,巨阙又是他家传宝剑,他能将巨阙相赠于你,定然是将你视为极重要的人。”
      莫研似懂非懂,犹在思量之中。
      “那他说若我不在他身边,他倒更担心些,这又是何意?”
      南宫夫妇相视一笑,这话他二人体会甚多,最能明白其中深意。宁望舒摸摸小师妹的头,笑道:“意思就是,我们家小七守得云开见月明,那只猫儿心里有你。”
      “当真?”
      “当真。”
      “就像姐夫对你那样么?”
      宁望舒倒不知该怎么回答,笑看向夫君,南宫若虚亦是垂目微笑。
      见他两人只是笑,也不说话,莫研有些急了:“到底是不是啊?”
      看妻子只是笑,摆明是将这难题推于他,南宫若虚只好道:“我对你师姐……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样,但相信能说出此话,又以巨阙相赠,展大人对你应是一往情深。”
      莫研一向认为南宫若虚是个聪明人,听他如此说,顿时信心大增:“还是姐夫说得明白,不像那个丁家二爷,还是什么大侠,笨得要命,怎么说都说不清楚。”其实明眼之人皆可看出展昭对她极好,只是丁兆蕙毕竟是江湖侠客,素日里何尝纠缠于这些儿女情长之事,便是心中知道,也不惯摆在桌面上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莫研怪他愚笨,倒真是冤枉他了。
      “丁家二爷?可是丁兆蕙丁大侠?”宁望舒自然听说过此人。
      “是啊!他想把自家妹子许给展大哥,不过被展大哥拒绝了。”
      提起此事,莫研一脸的神采飞扬,掩也掩不住,倒有几分小人得志的滑稽模样。
      看她笑得洋洋得意,宁望舒一面替她开心,一面也免不了担忧。小师妹现下知道了展昭心意,看来辽国她定是不管不顾也会跟他去的。而此行艰险,且有性命之忧,自己究竟该不该劝她莫要去?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