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她怔了怔,转身就走,走了几步,又回头问道:“你去哪里?”
      “我还有个地方得去。”
      展昭微微一笑,与她作别,眨眼功夫,人就消失在夜幕之中。
      莫研尚在原地发呆,半晌才发觉展昭说了等于没说,她很是气恼地瞪了一眼黑暗中他消失的方向,又甩了甩头,想把脑中展昭微笑的模样甩掉。
      
      展昭离开白府,一路疾行,直奔寒山寺而去。
      江南贪没牵扯甚大,这是包大人事先便预料到的。展昭深知眼下最大的阻碍并非帐册,而是受皇上所托而来的宁晋。
      皇上为了面子,想遮掩此事,这是勿庸置疑的。但若为了皇上一己之私,而使江南贪没案无法彻查,包大人前功尽弃且不提,又如何对得起天下百姓。
      一个小小织造府贪没银两便如此惊人,这是展昭先前所未料到的。他下意识地攥紧手中巨阙,无论如何,他也要赌一次:自己与宁晋相处虽不多,但知他也是性情中人,现下只盼他能以天下苍生为念,不再存心包庇。
      “展昭求见宁王。”
      虽然夜已过半,展昭却规规矩矩地循礼敲开山门,请小沙弥代为通传。
      莫约一盏茶功夫,吴子楚出来将他迎进去。
      厢房中,宁晋披着外袍懒洋洋地靠在榻上,睡眼惺忪地看着面前神清眸亮的展昭,无可奈何得想:猫就是猫,夜里都不用睡觉。
      “展昭冒昧,打扰王爷休息。”
      “现在什么时辰?”宁晋歪头问吴子楚。
      吴子楚垂肩:“丑时刚过。”
      正是睡得香的时候啊,宁晋懊恼地挠挠头,斜眼看展昭:“你还真会挑时辰,到底有什么事非得把大半夜的把我吵醒?”
      展昭解□□后的包袱,放到桌上,摊开来,一本厚厚的帐册静静地躺在其中。
      “这是展某从白府拿出来的帐册。”
      随便瞥了一眼,宁晋的眼底丝毫不见惊奇:“假的吧?”
      展昭点头。
      宁晋与吴子楚交换下眼神:“我早就知道,若是真的,你又怎么会带来这里。”
      展昭神色不变:“假帐未必就不值一看,展某今夜就从这本假帐中受教匪浅。”
      “哦?”
      “展某请教过本地商户,这本帐上虚报的银两数额已超过百万。”
      宁晋闻言不语,手指在桌面轻扣了几下,才淡淡笑道:“白宝震的胃口倒不小。”
      “加上每年商户孝敬的银两,再加上层层盘剥,一个织造府一年里便将近盘剥五百万两。”展昭紧盯着他,继续缓缓道来。
      “……”
      宁晋抬眼,故作轻松道:“展昭,想唬本王么?”
      展昭静静而立,目光如水,波澜不惊。
      两人对视良久,宁晋终于长叹口气,败下阵来,勉强笑道:“好吧,我知道你展昭不会拿这种事情来顽笑。”
      “王爷明鉴。”展昭淡道。
      宁晋拿他没办法,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一肚子火气没处发,顺手拿了桌上的帐册翻了翻,干脆朝门扔了出去。
      帐册颇重,只听“砰”的一声,门被撞得直晃。
      吴子楚小心翼翼地蹑过去,将帐册拣起来,瞧了瞧宁晋的脸色,不敢再放回桌上,只得拿在手中。
      “你还拣,你还拣……这种破玩意你还拣它作什么!”宁晋气道。
      吴子楚立在一旁陪着笑,他总不能把刚拣起来的帐册再扔回去。
      展昭抿唇不语,他知道宁晋是有气没处使,这正合他意。他只怕宁晋不发火,却不怕宁晋发火,哪怕这火气是撒在他身上也愿意。
      “子楚,你说!”宁晋没头没脑道,“你说怎么办?”
      “王爷……”吴子楚自然不能替他作出决定,只好接着陪笑。
      “我知道,你早就看不惯这破差事。”宁晋瞪他一眼,很想从榻上下来踹他几脚出气,思及光着脚不雅,转而在榻上唉声叹气:“我早就和皇兄说,没必要这么护着他,皇兄就是不听,说不过就是没见过世面,一时糊涂,也不是什么大错。……光一个织造府就将近五百万两,加上其他林林总总,要有这些银子,十个辽国也打下来。”
      吴子楚连连点头:“王爷说得是。”
      “我早就说不想接这破差事。”宁晋接着抱怨,“我早先想顶多也就是贪点、再拉拢拉拢人,别闹得太过就行了,可也没想到他胆子居然这么大。早知如此,当初皇兄说的时候我就该一口回绝……”
      “王爷现在停手也不迟。”一直在旁默默而立的展昭突然打断他的话,开口道。
      宁晋怔住,斜眼看他:“你这句话憋到现在才说,不难受么?”
      “王爷自会以社稷为重,是展昭多言。”展昭神色温和。
      “哼!在这儿等着我呢。”宁晋冷笑,“子楚,你瞧瞧,上回我还说他话不多。看来这话不多的人说起话来,一句一句的,能砸死人。”
      吴子楚继续附和:“王爷说得是。”
      听他说这话,宁晋的表情象吃了苍蝇一样,恼道:“子楚,你存心恶心我,是不是?”
      “卑职不敢。”
      吴子楚陪着笑,脸上宽容的神情倒有几分象是在对待被宠溺孩子一般。他知道宁晋向来是这脾气,总得找个人撒气,发过火就没事了。
      宁晋拿他没辙,又看看了展昭,挑眉道:“你是要本王抗旨?”
      “展昭不敢。展昭只是希望王爷能多为百姓着想。”展昭垂目恭敬道,“相信皇上定会体恤王爷之难。”
      “他体不体恤的,这是后话了。”
      宁晋随意摆摆手,侧头想了半日,方长叹一声,“罢了罢了……本王心中有数,你且去吧。这本帐册就放在这里,横竖不是真的,你们拿着也没用,让本王细看看。”
      此行目的已达到,展昭颔首,略一拱手,就欲退出。
      “对了,”宁晋叫住他,脸上似笑非笑,“今晚那个丫头怎么没跟着你来?难不成又泡到水里看月亮去了?”
      提到莫研,展昭不由自主地微笑:“她另有事在身,不能前来。王爷可是有事要吩咐她?”
      “没事没事!”宁晋忙道:“我能找她有什么事呀!她没来我求之不得呢。……我就奇了怪,这么个缺心眼的丫头,你怎么就受得了她?”
      展昭温和一笑,并不多作解释。
      “王爷早些休息,展昭告辞。”
      “去吧去吧。”
      看着展昭离去,宁晋没奈何地嘀咕:“这会才想起要我早些休息,早些时候干吗去了!”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