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番外三

      
      过了四五日,莫研虽然常常看那本书,不过也不见有异常举止,展昭遂也渐渐放下心来。
      这日包拯唤了他去,又有要紧的公务要他去趟江宁府取证,因案情较为复杂,只怕得去五六日。他回家后对莫研一说,后者立马手脚麻利地替他收拾起行装来。
      “对了,我再拿两条腊肠来,你给江宁婆婆带去。”莫研口中说着,脚下已经一溜烟地跑了,不多时,便抱着好几串腊肠回来,用油布细细裹好,也给他装进包袱里。
      展昭无奈一笑,道:“这么香的味道,只怕一路上都会被野猫盯上。”
      “大哥,你是御猫,难道还怕几只野猫不成。”莫研笑吟吟地扎紧包袱,用力拍拍,“这样就行了。”
      展昭提了剑,拿过包袱:“这几日你莫又要看书看得太晚。”
      “嗯。”
      “那我走了。”
      莫研送他至角门口,又替他把包袱在鞍袋中放好,笑道:“你莫再连夜赶路急着回来,我好得很,不用担心。”
      展昭微笑着点点头,翻身上马,策动马匹而去,到拐角处仍旧勒马回头望了一眼莫研,才真的走了。
      守角门的官差看莫研仍站着不动,笑唤道:“小七,展大人都没影了你还看?”
      莫研晃晃脑袋,慢吞吞地转过身子,这才抱怨道:“包大人也真是的,老是让大哥跑来跑去的,这个月都出门第三趟了,人都瘦了。”
      官差笑了笑:“自从展大人成家后,大人已经体恤他许多,我记得以往,展大人一个多月不见他人影,也是常事。”
      莫研皱眉道:“其实包大人他自己整日坐在府里头,他才最应该出去走走。再说了,当官若不下去体察民情,怎么能当个好官呢……”
      她说的来劲,官差却听得背后直冒汗,暗自心道:这不就是变相地在说包大人不是好官么?
      “还有公孙先生,我瞧他也该出去走走了,天天在府里头转悠,光把弄他院子里那两盆花,怎么能心怀天下呢?……你说是吧?”莫研问道。
      这下官差反应十分强烈,猛摇头同时斩钉截铁道:“当然不是。”
      莫研怔了一下:“怎么不是?当然是!”
      她身后有人轻轻咳了两声,语气有些无奈:“我院子的那两盆君子兰一直也未开花,我自然要多摆弄摆弄,这不算什么错吧。”
      “公孙先生……”
      莫研后之后觉地转过头,先盯着公孙策的鞋子看:“你穿得什么鞋子,怎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布底丝履。”公孙策微笑道,“新鞋,头遭穿。”
      “我说呢,走路象猫一样,吓我一跳。”
      莫研挠挠耳根,暗自懊恼:自重伤复原后,一直没怎么练功。她的功夫着实一日不如一日,竟然连公孙策这个丝毫不会功夫的人,她都听不出来他的脚步声,以前所学所练算是废了。
      “公孙大人,可是有事?”官差陪着笑,问道。
      公孙策点点头:“最近天气热,我院中里像是来了些不速之客,我想差人去买些雄黄回来。”
      “雄黄?”莫研眼角一亮,可算等到这机会了,“你院子里有蛇?”
      “嗯,好像有好几天,今儿早上刚起时我还看见两条窜草里头去了。”
      莫研眼睛亮晶晶:“我有法子能驱蛇,你想听么?”
      公孙策不明究里,自然而然点头道:“当然,有什么好法子。”
      大哥,这可是公孙先生自己问我的,你可不能怪我,莫研在心中暗道,随即便引着公孙策往里走,边走边道:“有个上好的方子,而且一点都不费事,只费些笔墨而已。走,咱们去你院中说话。”
      莫研走得飞快,公孙策想问究竟是什么方子时,已见她超出一大截子路去了,只得快步追上。
      公孙策所居在开封府后面的一处独立宅院,院中小桥流水,甚是古朴雅致。此时正值初夏,花草繁茂,清风阵阵。莫研背着手,在院中略转了转,公孙策指了几处蛇曾经出没的地方给她看,她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便直接步入书房之中。
      “小事情,待我给你写几张方子,你往各处墙角一贴,保管不会在蛇出没。”
      书房中,笔墨纸砚都是现成的,石砚中尚有未用完的墨。莫研随手取了纸笔,蘸墨,挥毫泼墨,口中尚念念有词。
      公孙策越发好奇,凑探头一观,看见她写的是——“多求致怨憎,少求人不爱,梵智求龙珠,水不复相见。”
      “这是什么?”他不禁问道。
      莫研语气神秘:“上古秘方,你别多问,总之我替你多写几张,你把它们贴在各处墙角,便有驱蛇效验。”
      她边写边说,下笔间行云流水,因写得是草书,故而飞快,不多时,便已写了一叠子在旁。
      “我看差不多了吧。”看她犹在奋笔疾书,公孙策不得不开口,倒不是不好意思,而是他着实心疼那沓子上好的宣纸。
      莫研这才停了笔,看看旁边写好的符咒,皱眉道:“应该是差不多了,不过多写一点总是没错。”说罢,她又埋头写了七八张,砚中的墨差不多用完,才搁下笔来。
      “好了!把这些全都贴到墙角去。”
      她拿着纸就往外走,公孙策忙拦住她,连声道:“别别别,你现下可不能弯腰,还是留待我自己慢慢贴吧。”公孙策生性讲究,见这么一大叠白花花的纸,要贴到各处墙角去,整个院子岂非被弄得不伦不类,此时心底已是有些后悔,不过见莫研一番好意,又是他不小心招惹来的,不好意思当面回绝。
      莫研迟疑了一下,笑道:“也好,不过我猜你大概也干不惯这活,还是唤个下人替你贴吧。”
      说来也巧,正好有下人见来了客,煮了茶送过来,莫研就把那叠纸往他手中一塞。
      “这是……”
      下人不明白,目光投向公孙策,后者有苦说不出,只是笑笑。
      “去灶间找些吃剩的米粒来,得把这些纸贴到各处的墙角去。”莫研解释道。
      “大人……”下人仍看着公孙策。
      “这个……小七,天气热,你还是先回去歇着吧。接下来的事,我会盯着他们做的。”
      “不行,我得帮你看着,万一贴的不对,不起效验怎么办。”莫研对此事极负责任心,虽然对公孙策说得信誓旦旦,但实际上她自己心里也没底,故而更加关系。
      公孙策毕竟是老实人,心想:罢了罢了,贴就贴吧,大不了等她走了之后再命人撕掉便是。
      接下来,直忙了小半个时辰,才总算把所有墙角都贴满了。期间,符咒不够用,莫研又不辞辛苦地写了十几张。
      公孙策看着满院墙角白花花,与花草无半分相称,心中不禁暗自叹气。
      “应该是可以了。”莫研满意点头。
      “多谢你了,我让人送你回去。”公孙策准备莫研前脚走,后脚就把这堆碍眼的东西全撕了。
      “我自己回去行了,”莫研施施然地往外行去,声音飘过来,“明日我再来看!”
      “你不……”
      公孙策忙要拒绝,而莫研已然走了,压根没听见他说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记得写番外一的时候,有朋友说,简直就是在瞎扯。狮子其实很想澄清一下,文文中出现的那些符咒,都是有出处的,并非狮子随手捏造。
    究竟有没有效验,偶不敢说,但偶知道其中有一条驱蚊符咒,到现在都有人在用,是城里的人哦,不是深山老林里的。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