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卷三第二十一章

      乍然间,不远处几只寒鸦扑哧着翅膀飞起,似乎被什么东西惊着了。莫研循声望去,树林枝叶间,依稀能看见一个蹒跚的身影。
      “应该是老胡,他又出来遛马了。”赵渝不在意道。
      莫研皱皱眉,有些奇怪道:“遛马也应该去开阔处,怎么老见他往林子里钻?”
      “我昨日听侍卫说了,好像是有几匹马腹泻,所以他牵着马到林子里找草药。”
      闻言,莫研方才未再言语,低头接着啃饼,又撑不住打了几个呵欠。
      赵渝斜瞥了她一眼,见她精神不济,与平常不太相同,便问道:“你昨夜里做什么去了?困成这样?”
      “没什么,做了个梦。”莫研笑了笑道,又补上一句,“简直就跟真的一样。”
      看见她的笑容,赵渝不用想也知道:“梦见展昭了?”
      “公主,你越来越神了!”
      赵渝摇头叹道:“要是何时,你能梦见我小皇叔,那就好了。”
      “没法子,这事可由不得我。”莫研唇角的笑意仍未消失。
      
      看她笑得甜蜜,赵渝好奇道:“到底什么好梦,让你欢喜成这样,说与我听听如何?”
      莫研干脆利落道:“我梦见,我和展大哥差一点点就洞房了。”
      话音刚落,赵渝差点没站稳,摔了下去,亏得莫研在旁扶了她一把。
      “你……”赵渝指着她,笑得直不起腰来:“你这个没羞没臊的丫头,做了春梦居然还好意思说,当心让人听见。”
      “这有何不能说,我和展大哥本就是夫妻,我与他洞房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听见了又如何,夫妻若不洞房,小娃娃从哪里来。”
      听她说的理直气壮,赵渝连连点头,笑道:“你有理,不过,这种事本是闺阁之事,说出来终是不雅。”
      莫研耸耸肩,自顾啃她的饼。
      毕竟年轻,赵渝挡不住好奇心,禁不住又问道:“那你倒说说,怎么就差一点点呢?反正此处就你我二人,说说也无妨。”
      莫研挠挠耳根,细细回想了下:“我就记得他把我抱到床上,然后替我脱衣裳……不对……衣裳到底是我自己脱的,还是大哥替我脱的,我也记不清了。”说起这些细节,她也禁不住有些脸红。
      赵渝亦是听得脸红心跳,偏偏还要问:“然后呢?”
      “然后,我就替他脱衣裳,这个我记得;可脱没脱掉,我也记不得了……后来,大哥说要倒水给我喝,他就下床去了……然后,就没了。”莫研无限怅然。
      “没了?”
      “嗯。”
      赵渝不免有些失望,道:“你这不是差一点点,而是还差很多。”
      “做梦嘛,要求不能太高。”莫研自我安慰,仍旧喜滋滋的,“不过,这个梦真的很像真的。起码,展大哥抱我的时候,他的胸口暖暖的,我还能听见他的心在跳,扑通扑通,和以前一模一样。”
      赵渝听着,目光中流露出羡慕之情,至少莫研与展昭还曾是夫妻,曾享受过两情相悦的时光,而自己只怕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品尝到这种滋味了。
      悠悠回味了半晌,莫研才长长叹了口气:“要是真的就好了。”她正自惆怅无限,猛然听见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咳嗽声,吓了她一跳,迅速回首望去,看见老胡不知何时到了近处弯腰割草,身畔还有匹枣红马。
      莫研挠挠耳根,老胡并不会武功,想来是自己太入神了,所以没有差距。
      “小七,你身上有银子么?”赵渝也看见了老胡,见他衣袍邋遢,心生怜惜。
      莫研自怀中摸出几锭碎银子递给她:“有,不过也不多,还不到二两。”
      “替我把老胡叫过来吧,昨日多亏了他。”
      “好。”
      莫研本想出声喊,转瞬想到老胡耳背,估计他也听不见,只得抬腿走过去,拍拍他的背。
      乍然被人拍了下背,老胡猛地直起腰来,双目圆睁瞪向莫研,嗓门大地能把她耳朵震聋:“小丫头!干什么?”
      莫研识趣地退开一步,用手指指赵渝,大声道:“公主让你过去!”
      “什么!”
      莫研再退开一步,手舞足蹈地比划:“公主!你!过去!”
      这下老胡看上去总算是听懂了,疑惑地看了眼赵渝:“你们迷路了?”
      莫研摇头,但发觉解释起来话实在太长,手脚比划不过来,只简单道:“你!过去!公主有话同你说。”
      老胡栓好马,一瘸一拐地随着她朝赵渝走过去。
      “公主,昨日你是怎么和他说话的?看我一头的汗。”莫研冲赵渝费劲地摇摇头。
      赵渝笑道:“他哪里有耳背的这么厉害。”她转向老胡,仍是平常的声调,“昨日的事情多谢你了,这里有些碎银子,不多,你留着打酒喝吧。”说着,便把银子朝他递去。
      老胡接了银子,连声谢谢。
      “你去吧。”赵渝挥了下手,老胡果然就转身往回走。
      赵渝朝莫研微挑下眉:“看吧,他都听得懂。”
      “那是……”
      莫研本想说见了银子,他当然会拿,但不见得听得懂。可话才说到一半,恰有阵轻风拂过,她隐约闻到一股熟悉非常的清香,立时刹住话语。
      “你等等!”她唤住老胡,发觉对方似乎完全没听见,依旧在往前走,便快步追上,一把拉住他。
      老胡回头,不满地拍掉她的手,莫名其妙地盯着她:“还有事?”
      莫研硬是凑近他,用力嗅了嗅,确定那股清香正是自他身上而来。
      “真没想到,你又瘸又聋的,居然也会偷东西!”莫研揪着他不放,“说!你是不是偷了耶律大人的绿玉膏?快拿出来!”
      看见莫研行为,赵渝赶过来不解道:“小七,怎么回事?”
      “他身上有绿玉膏的香味,这寻常人身上断不会有,定是偷了我送给耶律大人的药!”莫研喝道,“快快拿出来,莫装傻充愣,以为唬得了我。”
      老胡连连摇头,试着甩开莫研,口中只道:“银子我不要就是了,揪着我做什么!”
      赵渝看他模样,不像是假装,心软道:“小七,你会不会弄错了,我想他这般模样,不似鸡鸣狗盗之辈。”
      莫研哼了一声,猛地探手揪住老胡的胡须:“你再不拿出来,我就把你胡子一根一根揪下来!”说罢,她手中微微用劲,本是想让他吃些苦头,说出实话来,殊不料居然真的把他的胡子揪了下来,而且并非一根,而是一大把,连毛带皮的几乎全都让她拽了下来。
      老胡痛呼一声,捂住脸别开头去。
      “……”从未见过如此景象,赵渝倒吸口了凉气。
      莫研瞠目结舌地盯着手中之物,片刻后,皱眉细细瞧了瞧,怒道:“原来你这胡子是假的!你究竟是谁?”
      老胡缓缓转过来,手慢慢撕去面上剩余的易容,朝莫研薄怒道:“你这丫头,手也忒黑了些。”此时他的声音清朗柔和,已全然不是之前老胡那个苍老的嗓音。
      “苏公子……怎么是你!”莫研惊道。
      “他是谁?”第一次见到易容改装的人,赵渝吃惊不小,“小七,你认得他。”
      “也不能算是认得,来时路过雁歇镇,我去了当初曾住过的小院,他就是住在里面的人,说自己叫苏醉。”莫研转向苏醉,“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扮成老胡的模样?”
      “小生姓苏名醉,当初并未瞒姑娘。”苏醉微微一笑,从容不迫,“至于为何要扮成老胡的模样,这是海东青的吩咐,方便保护公主而已。”
      “海东青?”
      莫研茫然,却见赵渝双目似有泪光,胸脯起伏不定。
      “原来是他让你来的。”赵渝轻咬下嘴唇,忍住泪水,“他还惦记着我么?”
      “他当然……”苏醉顿了顿,转而道,“海东青说了,公主身份尊贵,大礼之前,不容有失。”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