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卷三第十八章

      
      “耶律大人。”莫研看见他进来,微笑道,“伤可好些了?上次的药用着还好么?”
      展昭点头:“多谢你的绿玉膏,已经好多了。”
      宁晋听到此处,刷地转头盯住莫研:“绿玉膏?”
      “嗯,就是你年初给我的那盒,你忘了?”莫研自然而然道。
      “我怎么会忘,那盒是我好不容易从皇兄哪里要来的,你……”宁晋瞪她道。也难怪他气恼,当初为了要这盒绿玉膏,他还赔上几幅心爱的字画,就是怕这丫头在外面查案与人磕磕碰碰没轻没重,毕竟是姑娘家,身上若有青青紫紫未免不好看。没想到她居然随随便便就送了耶律菩萨奴,实在枉费了他的一番心思。
      莫研还未说话,展昭已开口道:“即是如此,我拿来还与莫姑娘就是了。”
      “不打紧,你先用着吧,待伤好全了再还我不迟。”莫研只好道,回头白了眼宁晋,低低道,“你够小气的,东西都已经给了我,还这么蝎蝎蜇蜇的。”她以为宁晋是觉得东西金贵,舍不得让人用。
      “我……”
      宁晋待要分辨,却又自觉失了身份,只得闭口不言。展昭却是知道他心中所想,微别开目光,故意岔开话题,朝地上道:“这么大的熊,要猎到可不容易。”
      “耶律大人,你也说不易吧!”宁晋立时笑道。
      莫研挠挠耳根,想起什么似的:“我怎么记得,熊,冬日里好像都躲洞里睡觉的吧。”
      宁晋语塞,这点他倒是也听说过。
      “也有饿了,出洞来觅食,而且个头这么大的熊我还是头一回见。”展昭淡淡道,替宁晋解围。其实他一看这熊便知是耶律宗真为了取悦宁晋,故意安排下服了昏药的黑熊,让他轻易射中。
      “就是,你这丫头不懂就别乱说。”宁晋转向莫研,表情忽又有几分奇怪,没头没脑地问道,“这么说,那绿玉膏你原先是一直带在身上的了?”
      “那当然了,这种药自然得随身带着,不然要用的时候找不到,岂不麻烦。”莫研理所当然地答道。
      宁晋微抿着唇,笑意暖暖透出,又释然道:“既然给都给了,就别再往回要。回去后,我再想法子给你弄一盒。”
      “好啊!”莫研喜道,“我可得先谢谢你。”
      见她模样,宁晋笑而不语。
      展昭将这幕看在眼中,心中又酸又涩,象有什么东西哽在喉间,草草朝他们拱手道:“我还得巡营,先行告辞。”说罢,便快步行出。
      微雪在耳边纷飞,他尚能听见身后厅中传来莫研的声音。
      “……马大嫂的手常被油溅得又红又肿,我以前就想着也给她要一盒绿玉膏。”
      他暗叹口气,料想此时宁晋的脸色,只怕和绿玉膏差不多。
      
      这日,莫研起床用过早食后照例来到赵渝帐中,奇怪的是,帐中空空如也,赵渝并不像往常一般在等她一起去垂钓。
      “公主呢?”她出帐来,问旁边的侍女。
      “公主一早就起来了,也不让我们跟着,我以为……你会陪着公主。”侍女也有些着慌,“会不会是去找宁王殿下了?
      莫研调头就走,大略在营中查看了一遍,并未发现赵渝的踪迹。她忙急匆匆再往宁晋所住的帐中来,刚至帐前,便被吴子楚拦住。
      “殿下尚未起身,有何事让我转告便是。”
      “公主没来过?”
      吴子楚茫然地摇摇头:“没有。”
      “糟糕,那公主一个人跑哪里去了?”莫研挠挠耳根,顿时有些急了,“麻烦你禀告殿下,公主一早就独自出去,我现下得赶紧去找她,莫要出什么事才好。”
      听见是这事,吴子楚也不敢耽误,立即就掀帘入帐内。莫研奔到马厩处,并未看见老胡,便胡乱牵了匹马骑上,朝水边驰去。
      这日的雾比起寻常要大得多,水泽旁雾气弥漫,连续找了几处她们日里常垂钓的地方,皆不见赵渝的踪迹,莫研有些发慌,眼下水泽的冰层还薄得很,负不起人的重量,若是赵渝失足落水,那水冰凉彻骨……她没敢再往下想,下了马沿着水泽慢行,边打量四周,边大声呼喊。
      不多时,宁晋与吴子楚,还有营中的部分侍卫也都骑着马出来了,呼喊声远远近近,高高低低,在雾中此起彼伏。
      “怎么样?还没找到么?”宁晋循着声音,驰到莫研旁边,焦急道,“你们平常惯去什么地方?”
      “平日就在这附近啊。”
      莫研蹲在地上查看脚印,半晌,也未发现线索,怏怏站起,目光落在水泽薄薄的冰层上……
      宁晋被她的眼神弄得直发毛,不确定道:“小渝儿不会水,应该不会太靠着水边走才对。”
      从这里展目望去,冰层和岸边的区别还是看得出来的,公主应该不会走错,莫研稍稍安心,突然又想到:公主昨日曾说过,她很想某个人,会不会是去找这个人?问题却又回到了原点,她所想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公主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莫研没头没脑地问宁晋。
      宁晋莫名其妙:“说什么?”
      “比如,她心中想的人……”
      “想我皇兄。”
      莫研烦躁不安地摆摆手:“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她的心上人。
      “没有,她怎么会和我说这个。”
      “那她到底喜欢的人是谁呢?”莫研还在想。
      宁晋打断她的思索:“现在不是谈的时候,先找到小渝儿要紧。”
      “我当然知道。公主昨日还说很想他,我是在想,现下公主会不会去找这个人?”
      “是谁?!”
      两人面面相觑,都没有答案。
      莫研费劲地挠着耳根,让自己条理分明地整理思绪,道:“第一,公主来辽国前并未有心上人,所以这个人肯定是公主到了辽国之后才认识的,那么他很可能是个辽人。第二,公主喜欢他,却又不能说出来,那就不会是耶律洪基。第三,……”
      “第三是什么……”宁晋在旁听得津津有味。
      “能让公主动心,说明公主与他必定曾有过接触,而非泛泛之交。在辽国,公主认得的人有限,而有过近交往的人就更少了…… ”说到此处,莫研突然就明白了,再想起昨日对话,更加确定无疑。
      “原来是他!”
      “谁?”宁晋追问道。
      莫研摇头:“我暂且还不能告诉你,但如果真是那个人,公主就不会去找他。”
      “你……”
      宁晋气极,正待说话,突然听见远处有侍卫高声嚷嚷道:“找到了,公主在这里!找到了,找到了!”
      两人顿时一喜,循声过去,看见老胡牵着匹马自雾中走出来,马上正驮着赵渝,神情略有疲态。
      “小渝儿,你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好找,就怕你掉水里头。”宁晋上前,又气又急道。
      赵渝歉然一笑:“我自己也吓到了,本是想出来走走,没想到雾越来越大,走着走着就迷了路。幸好碰见出来遛马的老胡,这才没越走越远。”
      “下次再不许一个人出来了,这可是你皇叔我说的,你非听不可。”
      赵渝无奈垂头微笑:“我知道了。”
      “走走走,回去喝口热汤压压惊。”
      想来她自己也受了惊吓,宁晋不忍苛责,亦是无奈,策缰往回行去。
      莫研随在赵渝身侧,将她略打量了一番,除了衣袍上有些腐叶,倒并无其他。她也松了口气,朝赵渝道:“公主,下次千万记得叫我陪着你,这水泽地势复杂,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次幸好碰上老胡,要不然,这雾若是一日都不散,那可怎么办。”
      “这雾确是大,若不是听见老胡的马蹄声,我已有些慌了。”赵渝心有戚戚,“多亏了他。”
      莫研看向老胡,后者牵着马一径在前蹒跚地走着,对两人的话恍若未闻。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