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席上静了一会,无人说话。
      宁晋奇道:“怎么,不能说吗?”
      展昭微抿着唇,仰头饮下杯酒,才淡淡道:“小事而已,不值一提。”
      此言一出,赵渝的心先凉了半截,怔怔地在心中想,在雁歇镇的那些日子,自己珍之重之,可原来对他而言,却不过是不值一提的小事而已。她幽幽吐口长气,不再看耶律菩萨奴,起身称自己身子不好,不能久坐,便退了席。
      目送赵渝离去,莫研转头拿眼瞪宁晋,道:“瞧,连公主都不想听,先回去休息了。我们习武之人运功疗伤这些事,说了你也不会懂啊。”
      被她这般说,宁晋也不恼,微微笑了笑,道:“这些事,这些年……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么?”辽国的酒比起中原来,自是烈了许多,他本就不是善饮之人,此时说话便已带上了几分醉意。
      吴子楚在旁,担忧地望着他,眉头皱得愈发紧起来。
      宁晋端起杯子,唇刚触及,冰凉一片。他叹了口气,一饮而尽,才低低道:“连酒都冷了。”
      “热肠喝冷酒,点滴在心头。”展昭轻轻道,他不知怎么,就想起当初在清韵山庄时,也是象现在这般四个人坐在桌旁。
      “我哪里是什么热肠,根本就是酒入愁肠愁更愁。”宁晋咕哝着。
      莫研笑嘻嘻地看向展昭,奇道:“原来你们契丹人也懂得这话。”不待展昭回答,她侧头想了想,“也对,你们契丹人整日骑马狩猎,习武练箭,便和江湖中人差不多,难怪有此江湖豪情。”
      宁晋斜睇她,没好气地问道:“接下来,你是不是又想说,这种江湖豪情我是不会懂的?”
      “难道你懂?”莫研好笑道。
      “你若以为我不懂,我便是懂了也白懂。你若以为我懂,我懂还是不懂,又有何妨?”宁晋把一段绕口令般的话说得很顺溜。
      莫研挠挠耳根,显然没听明白他究竟想说什么。
      展昭却听懂了,或者说,他早已看懂了。
      “莫姑娘,”他艰涩开口,也不管莫研听了这称呼如何皱眉,仍淡淡地说下去,“说起来,展昭已死了三年有余,你实在犯不上再为他守下去。”
      莫研静静地侧头注视着他,良久,才开口缓缓道:“耶律大人,你救过我大哥,而且今天你是客,按理说,我不该对你有所冲撞。不过……”她顿了顿,语气微微透着寒意道,“你也管的太多了吧。”
      本以为以耶律菩萨奴的性情,听到这等话,早就该拂袖而去。可他却不偏不倚地盯着她,慢慢道:“你以为你这样做,展昭就会高兴么?”
      “就是啊……”宁晋居然还在旁慢条斯理地点着头,庆幸终于有人说出了自己想说而一直不敢说的话。
      莫研轻咬着嘴唇,紧盯着展昭。
      “你们当日成亲,何等草率,其实也作不得数。何况,你们也未有夫妻之实,你接着作你的莫姑娘岂不快活自在。我相信,这也是展昭所愿。”展昭语气淡然,似乎说得轻轻巧巧,实则胸中如冰侵炭焚,万般苦痛难以言语。莫研来辽时日不会多,也许待她回宋之后,两人便再无相见之日。以他的身份,像今夜这般相处的机会恐再难得,故而这番话要说出口虽是千难万难,可他却不得不说。
      “未有夫妻之实?”宁晋闻言愣住,瞪圆眼睛看向莫研,他还一直以为……
      看上去,莫研的牙根都要咬碎了。
      半晌,她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你怎么知道我们未有夫妻之实?”
      “当时展昭尚有伤在身,我想他并非鲁莽之人。”展昭明知此言伤她,却仍旧逼着自己淡淡道来。
      此事被人这般明明白白道来,饶得是莫研,也觉难堪异常。
      “你太多事了,耶律大人!我与大哥之事,与你有何相干?”她腾地起身,怒容满面道,“恕我不能相陪,这桌酒菜你吃完请自离开。”她因气得头脑发胀,只想着快些离开,走路也不怎么留神,刚迈出一步,便被自己的椅子腿袢到,一个踉跄欲摔下去……
      旁边的展昭眼疾手快,忙伸手扶住她。
      他的手正握住她的。
      那瞬,莫研身体一僵,定在当地。
      这温暖的触感,她再熟悉不过。
      那是一种熟悉到几乎会让她落泪的感觉。
      她缓之又缓,慢之又慢地抬起双目,眼中泪光浮动,期待着能看见那张日夜思念的面容……
      耶律菩萨奴注视着她。
      她的手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几乎深嵌进去。
      她也怔怔地看着他,然后眨了下眼,眼泪唰一下涌出来,顺着脸庞滴下。
      是因为契丹的酒么?她茫茫然地想着:所以自己会有这种错觉,竟然把眼前这个男人当成了大哥。
      可他的手,分明就是……
      即使她现在能看见他的脸,却仍然不愿松开他的手。
      “丫头,怎么了?伤在哪里?”宁晋忙跳起身来,瞧莫研神色不对,还以为她把脚扭了,估计还是很严重的,否则怎么会哭。
      他这一出声,展昭率先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就要抽回手来,一抽之下才发觉莫研握得极紧,只得用力再抽,却是怎么也抽不出来。
      “大哥、大哥……”她低低喃喃道,改用双手紧紧拉住他的手。
      那一声声的亲切之极呢喃,宛如一把把的利刃直刺入展昭心中,痛得恨不能大喊大叫,偏偏又不能表露半分。
      “糟了,这丫头怕是又喝多了,像那天似的发起疯来。”
      见耶律菩萨奴似乎被莫研吓呆,愣愣地只知站着不动,宁晋只得朝吴子楚使了个眼色,要他拉开莫研的手。
      那手却拉得十分的紧,吴子楚拉不开来,便改为去掰手指。
      一个,两个,
      三个,四个,
      ……
      饶得吴子楚武功不弱,为了掰开莫研的十根手指头,而又不能伤着她,也着实是费了一番功夫,足足花了一炷香功夫才总算结束。宁晋忙命人送莫研回去休息。
      展昭的手上明明显显地留下几道殷红的印子,高高地肿了起来,他却无知无觉。
      倒是宁晋见了他的手,抽了口凉气,拍拍他肩膀,劝慰道:“耶律大人莫怪,这丫头自来如此,疯疯癫癫惯了,前儿晚上还闹了一回呢。来来来,咱们再吃些菜。”
      展昭木然坐下,目光犹留在莫研离开之处。
      宁晋絮絮叨叨地招呼他吃菜。
      “你既然喜欢她,这些年来为何不娶了她?”展昭突然朝宁晋怒道。
      “我也想,可是……”宁晋叹口气,“这种事,还得讲究个你情我愿,不是么?”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