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作者:蓝色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三章

      
      清晨,展昭醒了来时,莫研已不在身畔。雨不知何时已经停歇,他隐隐能听见她在灶间忙碌的声音,然后又听见她在院中咕咕地喂鸽子,他突然有种恍若在梦中的感觉。
      想起昨夜的言语,他不由得苦笑,如此稀里糊涂地,两人便算是成了亲,这种事也只有莫研才做得出来。自己与她同榻而眠一夜,虽无夫妻之实,但自己又如何能够再次拒绝她。
      只要自己的伤能好,成亲大概也不是什么坏事,展昭自我安慰道。
      “大哥,你醒了!”
      莫研笑盈盈地端了碗冒着热气的白粥进屋来,口中抱怨道:“我本想熬碗鸡粥给你吃,可耶律大人说你伤口未愈,不能吃鸡,所以只好作罢。吃了几日的清粥小菜,你该饿坏了吧?”
      展昭微笑着摇摇头:“有粥就很好。”
      “大哥……”她本想说什么,唤出声来又顿了顿,转而道:“我现在该唤你什么才好,叫夫君、相公、还是官人?”说罢,她挠挠耳根,颦眉自言自语道:“这些称呼听着可都别扭得很。”
      “你喜欢怎么唤我便怎么唤我就是。”展昭笑道,“我们成亲都未拘泥形式,又何必计较如何称呼呢。”
      莫研闻言,欢喜笑道:“说的是,我还是喜欢叫你大哥,你说好不好?”
      “你喜欢,自然就好。”
      莫研微笑,又想起方才要说的话:“我还不会梳鬓,只得编了辫子盘起来,你瞧是不是很奇怪?”
      她侧头让展昭瞧她脑后,窗外透入的阳光散落半身,脸庞和秀发罩在一层朦胧的光芒之中,令人微微眩目。展昭望着她一径出神,笑意含在唇边。
      “大哥?”
      “……我也不懂,不过你这样梳好看得很。”
      莫研心满意足地笑了笑。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甚快,展昭因与莫研成了亲,心中便想着无论如何不能拖累她,一定须得治好伤才行。加上耶律菩萨奴日日为他运功凝毒,不过短短数日,他四肢处的紫黑皆已褪尽,毒已然凝成,接下来便是须得将毒逼出体外。
      赵渝的伤也好了许多,有时竟还能与莫研说说笑笑,与前些天日日忧愁的模样大相径庭。
      这日,莫研买了菜回来,蹲在院中地上择菜。
      耶律菩萨奴替展昭运过功出来,瞧她择菜时,菜叶菜梗全都混丢在一处,便知她心不在焉。
      “喂,展夫人,就算这菜你家展大人不吃,你也不能这样糟蹋吧。”他用脚踢踢篮子。
      莫研被他一打岔,方回过神来,才发觉全都弄混了,忙快手快脚地重新择好。对于耶律菩萨奴,她感激他替展昭疗伤还来不及呢,自然不会生气。
      “对了,耶律大人,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小镇是在你们辽国境内么?”她仰头问道,对于辽国的地界,她也不是很明白。
      耶律菩萨奴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她。
      “哦……”莫研若有所思地复低下头去,却什么都不再说。
      “怎么了?”他只好问道。
      莫研挠挠耳根,才道:“我今日在街上看到一些人,觉得有些奇怪。”
      “什么人?”
      “我觉得应该是宋人。”
      耶律菩萨奴皱眉:“什么叫做你觉得。”
      “因为那些人都穿着辽人的衣裳,好像是想装扮成贩卖皮货的辽人。”
      “你怎么看出来的?”
      “看他们脸上和手上的肤色就不像常年在山中打猎的人,加上他们虽然换了衣裳,可没给马换行头,马匹所用的马鞍明显是宋国之物。”
      耶律菩萨奴虽然已是心中大疑,口中仍淡淡道:“也许是在宋境买的马鞍,这不算稀奇。”
      莫研摇摇头:“我曾观察过你们辽人系缰绳的绳扣,与我们宋人习惯的系法不同,那些人若是辽人,不会连绳扣系法都不一样的。”
      “他们有多少人?”
      “人倒不多,我所看见的大概就五六人而已。”
      “往何处去了?”
      “好像是往北边去了。”
      耶律菩萨奴沉思一瞬,抬脚往门外走去:“我去去就来。”话音刚落,他人已经不见。
      展昭在屋内,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对于莫研的性情他再了解不过,听她言语间似乎保留,猜她是有所顾忌,当下即唤她进屋来,询问此事。
      “大哥,那些人像是官府中人。”这是方才莫研不敢对耶律菩萨奴说的事,毕竟两国局势微妙,宋朝官兵擅自入辽境,这可是会引发两国交战的大事。
      展昭心中一紧:“竟然是官府中人。”对于莫研的观察能力,他全然不疑,不会去问她是如何看出。
      “你说官府派人乔装打扮到这里来做什么?”莫研想不明白。
      展昭不答反问:“你瞧那些人功夫如何?”
      “功夫倒寻常,看脚步身形,并无高手。”
      展昭脑中急速运转着:官府中人,人不多,五六人而已,寻常功夫,扮成辽人,往北边去。五六人,寻常功夫,不足以成大事,所以不会是暗杀行刺之事。若是打探消息,则人嫌太多,若说是寻人寻物,倒是有此可能。
      官府中人,会是哪个官府的手下?距离辽境最近的便是河间府,会是河间府尹李奇高派来的人吗?
      若是寻人,会是找谁?
      若是寻物,又会是在找什么物件?
      一时间脑中千头万绪,他无从着手,也理不出一条线索来。
      “大哥,你伤还未好,莫要伤神。”
      看到他眉头越颦越紧,莫研顿时后悔自己将此消息告诉他。
      “我不要紧。”展昭拍拍她的手背安慰她,目光却透过窗子盯着院门,自己虽然忧心忡忡,却苦于有心无力,也许等到海东青回来,就会有个答案。
      他们等了莫约一盏茶功夫,便看见耶律菩萨奴闪身进来。
      “收拾东西,我已雇好马车在外面,我们走。”他一面走进来,一面匆匆道,手指向正欲张口询问的莫研,“你,什么都别问,快去替公主收拾好东西。”
      “可是……”不明不白的,莫研迟疑。
      展昭冲她点点头:“小七,快去。”
      连展昭神色都很凝重,莫研点点头,一溜烟跑出去。
      此时展昭方才转向耶律菩萨奴,低声问道:“大哥,究竟出了何事?”
      “我太大意了,”耶律菩萨奴眉毛打了个结,“我们应该早点回大营,而不该在这小镇上住这么久。我猜,这些人极有可能是来找你的,他们没找到你的尸首,生怕你还活着,所以开始到处找你。”
      “他们是来找我的!?”展昭一惊,忙道,“小七说他们是官府中人。”
      “官府中人。”
      两人对视,心中所想皆是一样:若这些人真是为了寻展昭而来,只要查出这些人的来历,便可知道那幕后之人究竟是谁了。
      
      
    插入书签 



    锦衣之下
    雨点打得她头顶上的蕉叶叮咚作响,甚是好听,胖猫蹲她肩膀上眯着眼听。 雨滴顺着蕉叶淌入她的衣袖……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