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呸!

作者:赵熙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零五】微妙四人行

      下午闲着没事,成徽要去给孩子们上历法课,我则带着李子去东斋围观刻板青年的集会辩难。
      
      李子看得十分激动,表示国子监学风严谨又活泼,委实太好了。东斋当然好,想当年我从童子科升到东斋念书时,觉得自己俨然有了学者风范,谈吐自如,善论难。可惜最后还是回归童子科,当了一名默默无闻的讲书。
      
      我朝官学素来从儿童抓起。适龄儿童先入童子科,等到了十三岁,则分别升入东西二大斋。东斋素来是学术圣地,都是正儿八经的人物。而西斋就颇有些吊儿郎当的意思,但出了不少机灵人物。不过即便如此,正经人家也会想尽办法让小孩子进东斋,因为西斋委实是个口碑很差的地方。
      
      当年若不是我亲爹动用了某层微妙的关系,我大约是只能进西斋的。孙正林也因为他舅舅孙尚书的关系跟着一起进了东斋,唯有成徽一人是过了东斋层层考试进去的。可谓人虽以群分,但外力仍能改变规则,让非族类进入某个族群。
      
      后果便是,我在东斋待了半个月就觉得人生灰暗,无比乏味。后来我就在背离学术之路上越走越远,再也回不去了。
      
      游学青年对这场普通的公开辩难感到异常兴奋,即便后来从东斋的讲堂出来,他也依旧眉飞色舞,开心地用番邦话絮叨着,完全无视我这个可怜的听众。
      
      末了他说要先去找个人,晚些时候在广雍楼等我和成徽。一个初来乍到的人竟然晓得西京最好的酒楼,这嗅觉委实也忒灵敏了些。我倒不怕他走丢,一个四海为家走南闯北的人,无疑有着良好的方向感,故而担心纯属多余。
      
      成徽大约很久没出过门了,临近傍晚时假淡定地坐在椅子里看书,见我来了,语气平淡地问道:“我看完便走。”
      
      我站在他面前,挡掉了一片光,温柔的夕阳打在后背上,有些细微的暖意。由于太过享受这秋天温润的暖阳,便不由闭了闭眼。
      
      我想着等他一会儿也好,省得到了广雍楼还要再等李子,便兀自从广业堂里搬了张椅子出来,晒晒这快要落山的太阳。
      
      太舒服了就会一不小心睡过头,觉得有些冷时成徽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淡淡道:“连永,时候不早了。”
      
      我立时从椅子上跳起来,扫了一眼后面的广业堂,都已点了灯。周遭暗了下来,空荡荡的院子里有些许凉意。
      
      将椅子搬回去,我回屋子里收拾了下东西,确认好钱袋子,便推着成徽的木轮椅往外走。
      
      ——*——*——*——*——
      
      广雍楼离国子监并不是很远,一路走过去也不过小半个时辰。
      
      一路上成徽没有说话,他精神状态不大好,一直在走神,这分明是我的风格才对。到了广雍楼门外时,后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我看了看广雍楼的匾额,心说好久没来了,太贵了真心来不起呀。
      
      李子可真会挑地方,我摸摸钱袋子,忽然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
      
      “夫人。”
      
      我浑身一个激灵,赵偱那张禁欲脸立时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真是各种阴魂不散。
      
      我哆哆嗦嗦转过身去,本以为他是领着部下过来腐败了,结果却看到了站在他身旁的游学青年!
      
      “你你你……找的人就是……”我看着李子,然后指着赵偱道,“他?”
      
      李子凑过去同赵偱讲了几句番邦话,随即笑了笑,又看着我,点了点头。
      
      成徽偏过头来,看了一眼赵偱,清俊的脸上浮起一丝淡笑,他波澜不惊地说道:“久仰。”
      
      赵偱回看他一眼,却没有说话。我突然想起来赵偱从没见过成徽,我成亲的时候,死党里只有孙正林过来捧场,成徽因故没有出席,当时我和孙正林一致认为,成徽太小气了,舍不得出份子钱。
      
      我敛了敛神,连忙将成徽介绍了出去。赵偱脸色依旧沉静,回了一句干巴巴的“幸会”。
      
      一个“久仰”,一个“幸会”,落下我和游学青年两个默不作声的可怜虫对望了一眼,不晓得这俩人什么意思。
      
      终于,游学青年打破僵局,看着赵偱说道:“我们,进去……吃饭?”
      
      差点没想起来赵偱这货根本不吃晚饭,我推着成徽的轮椅往里走,偏头同赵偱道:“你不是过午不食么?”
      
      赵偱瞧了我一眼,不说话。
      
      我瞥了一眼李子,又问赵偱道:“你俩什么关系?”
      
      这回赵偱又俭省地给了我两个字:“旧识。”我都想给你搞个外号就叫做二字青年了。
      
      由是成徽不便上楼,故而便在广雍楼的一楼找了个位置。不靠窗,反而靠着一堵墙,算是个差位置,不能一边吃饭一边看外面了。
      
      心无旁骛吃饭对身体好,我扶了成徽坐下,然后在方桌的东面坐了下来,面对的就是一堵墙,当然这墙只是背景,真正坐在我对面的,恰好是二字青年,赵偱。
      
      左手边是成徽,右手边是游学青年,我瞥了瞥挂在柜台前写着密密麻麻菜名的大牌子,对站在一旁的小二说道:“先弄点茶喝喝罢。”
      
      这气氛微妙得紧,搞不明白这三个大男人怎么好意思让我一个女人兼穷人请客。就听得游学青年道:“不喝茶,喝酒……喝酒。”
      
      “……”我真想一棍子打死你这只打扮张扬的公孔雀。
      
      广雍楼的酒太贵了,早知道这位番邦友人想喝酒,就从外头随便买一坛子带进来了。而且今天本来的目的是为了看花灯,结果给折腾到这里来吃饭喝酒了,这不明摆着坑人么?虽说最后司业大人会给我报这笔钱,可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
      
      游学青年的心机太深了,难怪能和赵偱走到一块儿去。
      
      酒菜都上齐之后,李子很开心地放开手脚大吃特吃。我看着他欢脱的样子,心默默滴着血,夹起一只春卷默默啃着。
      
      赵偱慢慢喝着酒,从头至尾都没有动过筷子。这货忍功太好了,我恨他。
      
      本来以为他今天晚上吃点东西,从此以后我就可以因此而嘲笑他,他也就再也不敢对我晚上吃东西这件事表达歧视以及鄙夷的目光,没料想还是失算了。
      
      酒是好酒,我将碟子里的花生米一颗颗地往嘴里拾掇,眯了眯眼,看着成徽道:“你滴酒不沾太可惜了,不过也好,给司业大人省银子。”
      
      游学青年只顾着自己吃,听到旁边桌子的人在疯笑,即便听不懂也跟着傻笑。
      
      ……
      
      在表达了无语的心情之后,忽然听到隔壁桌一位猥琐青年道:“后来我与那姑娘说,你我做一晚露水夫妻如何?你们猜那姑娘怎么说?”
      
      我抿抿唇,满嘴食物的游学青年突然好奇问道:“露水,夫妻是……什么?”
      
      “……”我张了张嘴,表示解释无能,然他却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我无助地在心底里哀嚎了一声,放慢语速回道:“所谓露水,就是早上的时候,你看到树叶子啊,花叶子啊,上面附着的那个水珠子。这个夫妻呢,就是成了亲的男女。恩,露水夫妻就是这意思,多吃点,别客气。”
      
      他茫然地朝我眨了眨眼睛,我连忙闷头喝了口酒。他又扭头看向赵偱,赵偱轻声咳了咳,一本正经地同他说了几句番邦话。游学青年忽然间恍然大悟,极其暧昧地笑了笑,又同赵偱说了几句,然后转向我:“温……讲书,你,骗人,不好。”
      
      “……”我一口酒呛在喉咙里,赵偱则看着我慢慢抿了口酒。
      
      “你不会真给他解释了这词什么意思罢?”实在不能理解此人怎么可以一本正经地解释露水夫妻这种词。
      
      赵偱不落痕迹地瞥了一眼旁边的成徽,看着我淡淡道:“师者人之模范,为师者须得传道授业解惑。夫人如此敷衍,委实有些不称职。”
      
      “……”我是童子科讲书,我思想很单纯的!
      
      成徽见我有些气红了脸,低头轻咳了一声。此暗号通常用于司业大人来巡视童子科教学情况的时候,如今这场合倒派上用场了。
      
      我抿抿唇,将杯子里的酒一口气喝尽了,胃里一阵灼烧般的痛意。
      
      我皱了皱眉头,招呼了不远处的小二过来结账。随即又看向成徽:“我有些不大舒服,想早些回去。让他俩继续吃罢,我先送你回去。”
      
      成徽抿了唇,浓密的睫毛微微低垂,淡淡回道:“不必了,我自己也能回去的。”
      
      “那得多费事啊,算了我送你回去罢。”我脑子有些发热,方才那酒劲有些上来了。说罢我就要去扶他,哪料赵偱忽然一只手搭在我腕上,偏过头同游学青年讲了几句番邦话,便扶了成徽坐回轮椅,又对我说道:“我送他罢。”
      
      我脑子停顿了片刻,看着他搭在轮椅靠背上的手,立即道:“不用不用,你手脚太重,他受不了的。”靠之,我真他令堂的是个二货,说完我就后悔了。
      
      就看到赵偱的脸色黑了黑,推着成徽便往外走了。游学青年凑过来说自己住的客栈离这里不远,就自己回去了,然后就看到他花枝招展地拿了一只鸭腿往外飘去。
      
      我摇摇脑袋,转过头好像看到两个成徽和两个赵偱,完了我好像喝迷糊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http://www.u148.net/game2/2011/11/One_and_One_Story/
    um..“One and One Story”
    这是一个关于一个关于爱、痛和生活的游戏……这个游戏真的好好啊。。最后一关真的很美好一下子被感动到了,太催泪了。。
    PS:第二关都过不了的人活该单身啊。。。囧
    附传送门:
    欢迎来汇报成绩哦~~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荤叔新文】机关重重超好看!!!!!



    皇叔罩我去战斗
    【荤叔新坑】一条裹胸布引发的血案【一定要去看啊!!!!!!】



    朕不想活了
    【墨受受新坑】“总有逆贼叫朕心伤!!!”



    替天行盗
    【男神新坑】谁说小贼吃香喝辣?



    祖宗,有喜了
    【墨受受新坑】暖萌仙侠文。



    待填4
    【新文热更】古代公务员之间的斗争与JQ。



    待填2
    【新文热更】书呆子女主嫁人记。



    待写3
    【新文热更】再世重生。



    和离?呸!
    【完结旧坑】闷骚相遇必有一伤。



    “财主”姑娘
    【完结旧坑】财主不易做,佳偶更难求。



    闹红枝
    【完结旧坑】“男闺蜜”难为。(抽风之作,慎入)



    有个饭馆面朝南
    【珠子万年坑】反正我已经不指望大结局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