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呸!

作者:赵熙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三】所谓至交(下)

      孙正林瞪着我,指了指成徽道:“他说请你吃不请我吃,没听错么……”
      
      “一顿饭而已你至于么?改日我有空了请你。”我敛敛神色,将抽屉里最后一件东西放进箱子里,对孙正林道:“箱子我先搁你这儿,过几天我找人来搬走。”
      
      他站起来斜了一眼成徽,轻飘飘道:“你们好吃好喝去吧……我孤家寡人默默上课去了。”
      
      待孙正林走了,成徽依旧不动声色,好像等着我在问他一般。偏偏我今天不想开口,平日里说了太多话实在是觉得倦了。
      
      我将箱子盖合上,直接坐在了箱子上,和他这么面对面僵持着。
      
      外面的风急了一些。
      
      成徽终于开口道:“你先去睡会罢。”
      
      我一时噎住,怎么也没想到他说这句啊!我闭目稳了稳神,回道:“没事我还扛得住,你有什么话先说,为你的钱袋子考虑我们就省略吃饭这个步骤好了。”
      
      可他竟然固执起来,抿了抿唇道:“先去睡一会儿,到时候我喊你。”
      
      但事实上我觉得很久没睡这种飘的感觉挺好的,一不留神就满脑子放空,什么也不用想。唯独心跳太快了些,让人觉得有些发虚。
      
      我想他兴许有事要先忙,索性遂了他的愿,起身到广业堂后面的休息室去了。
      
      这时广业堂人少,还能睡一两个时辰。屋外有风,我蜷在小榻上闭眼打算眯瞪会儿,但睡得并不好,不断有声音往耳朵里灌,脑袋里全是浆糊。又不知过了多久,西斋的斋谕进来送了杯茶给我,我起来喝掉又问了下时辰,觉得还早便又躺下睡了会儿。
      
      这一觉倒睡得挺沉,醒来时已到了下午。我很久没吃东西,肚子咕咕叫,便忽然想起赵偱来。也不知我家少年有没有告假歇在家里,我坐在榻沿听了一会儿风声,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屋子的角落里坐了一个人。
      
      我吓一跳,立刻灌了一杯冷茶压惊。
      
      成徽浅声问道:“身体好些了么?想吃些什么?”
      
      我抬手压了压眉骨,轻咳了一声:“随意。”
      
      “好。”他淡淡应了一声,自己便先出去了。
      
      我望着门口的帘子有片刻的愣怔,然随即又站了起来,跟着他往外头走。出了过道,雨点忽然落下来,我又折回去取了一把伞,扶着他的轮椅背,问他要去哪儿。
      
      他偏过头回我道:“去国子监西边那间酒肆罢。”
      
      那间酒肆我不常去,因为格调实在与我勤俭节约的本质太不相符了,何况我平日里并不怎么喝酒。令我想不明白的是,成徽这种清心寡欲的人怎会突然要去酒肆这种地方?
      
      酒肆里的人不多,大约是还未到时辰。然刚坐下来一会儿,便看得外面天色彻底暗了下去。天气微冷,我要了一碗羊肉汤,稍稍喝了些酒。
      
      成徽好几次欲言又止,我看着周围不断多起来的人道:“你看我们吃完了占着座位也不好,外头还下雨呢,你有什么话快说,我还打算趁早去连翘那里呢。”
      
      他轻叹道:“听说……陶里和赵彰回西京了。”
      
      消息挺灵通。我敷衍着应了一声,从餐碟里找了块点心吃。
      
      他依旧语气淡漠:“所以这两天,你都不打算回赵府了么?”
      
      我闷着头继续吃点心,他说得委实是大实话,我最近的确打算离赵府远一点。
      
      “连永。”
      
      “恩?”原来没有孙正林那厮,我同成徽之间也只能陷入这样尴尬的沉默。
      
      他似乎叹了一声,皱眉轻抿了一口酒:“你有没有想过,你放不下赵怀宁,并不是因为你有多喜欢他。”
      
      这块烤鱼里头好像有硬刺,我仰头灌了一口酒,想将它咽下去。
      
      “那时候你总说自己只是毫无指望地想对他好,即便没有结果也无所谓。可等一个人那么多年,又怎会甘心放弃曾经那么努力的自己。可惜,他于你而言,却只是年少时候的一段尴尬回忆,就如同卡在喉咙口的鱼刺,进退两难。”
      
      我又试图咽了一次,一阵疼。这鱼骨头要是长得显眼点,就不会这么容易发生卡喉咙的事了。
      
      我皱皱眉,听得他继续道:“你在乎且舍不得丢弃的,并不是赵怀宁这个人,你只是舍不得以前的自己,舍不得自己付出的那些努力。”他将旁边的一罐子醋推过来:“你不甘心而已。”
      
      不过一天一夜的时间,你们便迫不及待纷纷跳出来提醒我曾记的自己多么愚蠢,如今的我又如何执迷不悟。回忆没有错,我亦没有整日将其挂在嘴边缅怀悼念。你要我忘掉,不可能。你不想听,我可以绝口不提。谁会忍心将年少时候的自己丢掉呢?那些小小心思与情愫,于我而言,也只有那时候自己才会有。
      
      我给自己灌了一口醋,又拿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将鱼刺咽了下去。
      
      我“啊”了几声,低头扫了一眼桌子上的菜:“好不容易破费一次,出来就说这些未免太铺张了。”
      
      我又偏头看了一眼窗外,无谓道:“朋友一场,分别之前还要瞒着对方委实有点没意思。我被国子监赶出去,是觉得丢脸,故而没有想好怎么开口。而你是高升,迟迟不开口是怕我们心里不舒服?孙正林和我虽然气度都大不到哪儿去,可也犯不着为这件事嫉妒你。”我停了停:“既然都要离开国子监了,那就各走各的罢。你年轻博学,会前途无量。我呢,去女学瞧瞧那地方适不适合我待。我要说的话就到这里,反正都在西京,以后总还会再见,大家还是朋友。”
      
      羊肉似乎吃多了,胃里更难受。我忍了忍,将泛上来的酸水硬是咽了下去。真是……太恶心了。
      
      成徽抿着唇不说话。我便当饭局到此结束,刚站起来,却听得他道:“连永,你不觉得难过么?”
      
      “有什么好难过的,哦对了,我三姨娘前两天被花架子砸了,我挺难过的。”我压了压唇角,“我爹估摸着以后再不准在府里搭花架子了,我是为这个难过。也不知道……”
      
      “连永。”音量有所提高,恩,此人心情不好。
      
      别喊我名字成么?公共场合孤男寡女更容易被人误会。再者说了你坐轮椅,别人还以为我抛弃你欺负你呢。我瞥了一眼椅子旁搁着的伞,吸了口气笑道:“我妹家离这儿不远,我就先走了,你回去的时候悠着点。”
      
      反正他行动不便,我就算走出去,他也追不上来。
      
      就听得后面的人喊了几声,我满耳朵便只剩下雨声了。这场夜雨比我想象中要大一些,赵府院子里的芙蓉花估计要全被打皱了。巷子里没有人,廊檐下有雨飘进来,我打了个寒颤。
      
      我抱肩走在天棚底下,地上的积水很快便浸湿了鞋子。左肩膀也被飘进来的雨淋得湿透,借着昏昧的灯光,我瞥了一眼左肩,吸了吸鼻子继续往前走。
      
      虽然很快便没了天棚的遮蔽,但却似乎已经适应了这样的湿冷,即便淋着雨,也并不觉得特别冷。我很早前便想过,有那么一天,不论是孙正林还是成徽,都会成为偶尔寒暄的旧友。要维持人与人之间一成不变的关系委实艰难,不如顺其自然。
      
      成徽说的并没有错,我的确是太在乎自己的努力了。觉得回报不对等,还是会有不甘心。也有这样的一瞬,我突然想不起来赵怀宁的模样。
      
      留着等年老的时候再回忆罢,路还这样长。
      
      我的左肩一直在发抖,心尖儿一直揪着一样,都快喘不过气了。深夜里的瓢泼大雨,打在身上让人浑身都疼。我走着走着便觉得自己走不动了,想着不知方向的未来,心底里的迷茫与慌张又涌了出来。逃避对解决问题来说毫无建树,我不可能一辈子不回赵府。若是陶里要一直住下去,我就要学着每天坦然面对她和赵彰。
      
      我靠在墙角发抖,从未觉得连翘家离这里如此远。不知过了多久,这漫天的雨似乎一点消停的意思都没有。我在墙角坐下来,等着雨停。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手脚都冷得有些麻木。
      
      我抱膝蜷着,在这满世界的雨声里,觉得心都被雨点打得皱起来了。
      
      一双军靴踩着雨水快步走过来,我盯着那双靴子看了许久,才慢慢抬起头。我家少年肃着脸撑伞站着,动也不动。他看着我,抿紧了唇。
      
      我往后又缩了一些。他俯身将我从地上拖起来,扯着我湿淋淋的衣服冷冰冰道:“你的确是活该。”
      
      我冷得说不了话,胡乱伸手抹了抹脸,觉得自己完完全全是一只纸老虎。平日里英明的光辉形象就此毁灭,少年以后肯定要越发肆无忌惮了。
      
      他的叹息声在这雨声中却分外清晰,我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他拉入了怀中。
      
      “虽然活该,但以后别做这种蠢事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JJ不要抽!!千万不要抽!!!!!!JJ你不抽我就爱你一万遍!!



    不要和奸臣谈恋爱
    【荤叔新文】机关重重超好看!!!!!



    皇叔罩我去战斗
    【荤叔新坑】一条裹胸布引发的血案【一定要去看啊!!!!!!】



    朕不想活了
    【墨受受新坑】“总有逆贼叫朕心伤!!!”



    替天行盗
    【男神新坑】谁说小贼吃香喝辣?



    祖宗,有喜了
    【墨受受新坑】暖萌仙侠文。



    待填4
    【新文热更】古代公务员之间的斗争与JQ。



    待填2
    【新文热更】书呆子女主嫁人记。



    待写3
    【新文热更】再世重生。



    和离?呸!
    【完结旧坑】闷骚相遇必有一伤。



    “财主”姑娘
    【完结旧坑】财主不易做,佳偶更难求。



    闹红枝
    【完结旧坑】“男闺蜜”难为。(抽风之作,慎入)



    有个饭馆面朝南
    【珠子万年坑】反正我已经不指望大结局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