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浅

作者:王不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十七】

      登机前,他抽空打了个电话给浅浅。
      
      “退烧了吗?”
      
      “还没有,不过应该没事。”
      
      “怎么声音变了?”他立马语气就不对了。
      
      “鼻炎犯了,我有过敏性鼻炎,有点头疼,应该没什么。我以前也总这样,过两天自己就能好。”浅浅自己听不出声音变了没有,只觉得人很难受,说的很无所谓,不想让他太担心。
      
      “那是以前,你现在怀孕了,一定要注意,要听医生的话。”康国深看了一眼手表,又看了看登机口,抓紧时间问:“今天谁陪你去做孕检?”
      
      “本来大嫂主动说陪我去,我不想跟她一起……我等国度呢,她一会儿来接我。”
      
      “好,我要过安检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嗯,那你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好。”
      
      他太忙了,想要他陪一下,好难。浅浅不无失落的盯着窗外看,院子里的花儿谢了一半。
      
      是不是不哭的孩子就没奶吃?她太乖了,连怀孕都想着尽量不要麻烦别人。所有人都认为她这么懂事,不给人添麻烦是应该的。
      
      她想妈妈,想年年。
      
      妈妈回天津了,那一场病让她身体越来越差,难养好。浅浅什么事都不愿意告诉妈妈让她凭添烦恼。
      
      年年跟剧组去了内蒙古,是个挺苦的外景戏,要半个月才能回。
      
      还有谁能想想呢?没谁了,大家都要忙自己的事,根本没多余时间理别人。
      
      做完孕检,国度就依自己意愿把浅浅送到了大院儿。原本浅浅是不大愿意的,不是想要的人陪着,她宁可一个人清净。可国度很坚持,怕没人在身边陪着她心情不好,有点什么事也没人在身边照料,就算是孕初也很重要。这是三哥再三交代过的。
      
      她这人性子软不争,也就这么顺着国度意思过来了。
      
      周末康康学校里放假,康国城接自己女儿顺道把他也一起接了过来。孩子们在院子里玩,浅浅坐在桌子边上看着。鼻塞的厉害,她从包里拿出八仙筒放在鼻子下面闻,刺鼻的味道钻进鼻子里,冲的很,通了一点儿。
      
      奶奶走过来摸摸她的额头,高兴的说:“不烧了,总算是不烧了。这把我急的呀,怀孕最怕生病。”
      
      老人家随国度去了厨房,程靖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吃水果,说:“我那时候可没这待遇,除了我自己亲妈,生孩子就跟下了个蛋似的,没人管没人问的。”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感慨一下,她说话一向直。
      
      浅浅对她笑笑,“你一看就是身体素质比我好,我这才开始就这样那样的毛病多,一点儿都不好。”
      
      程靖原本沉着的脸也冲她笑了笑,说:“你啊,命好,有人疼。国深人是出去了,心可还在你身上呢。今儿还打电话给他大哥交代一定要把你看好,买了一堆东西派人送到我们家,国度要的车也安排去提了。我看这架势你要是生了,将来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的雨。”
      
      “没有哦,总麻烦你们送点东西也应该的。”
      
      打点人这方面,康国深一向很会,事办或是不办不急,东西先送到位,一家人,不办怎么好意思。难怪今儿国度这么高兴,一回来就主动说要帮她煎药。油瓶子倒了说不定还得踢一脚的人,也就对这个三哥说的话乐意当回事儿。
      
      院子里几个孩子又为什么争起来了,康家缘护着弟弟和姑姑家的几个孩子,康康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对立的一边,手里还挥着跟树枝。
      
      浅浅赶紧往外去,刚一出门,就听见康康很激动的尖声喊了一句:“你再说我就打死你!”
      
      康家缘大叫:“你敢!我叫我奶奶打死你!”
      说完一巴掌就乎康康头上了。康家缘比康康还小一岁呢,一点不带怕的,这一下打的可不轻,康康被打的愣在原地,疼懵了。
      
      浅浅赶紧冲上去护着他,不太高兴的斥道:“缘缘,你怎么能打哥哥呢?”
      
      “要你管!你又不是他亲妈!”
      
      刚巧康国城出来倒茶叶水全看见了听见了,上来就乎了康家缘一巴掌,孩子脸上瞬间出了几道红印。
      
      “没大没小没教养!说的什么胡话!”
      
      康国城对自家俩孩子一向如此,上手就打,都不带多问一句的。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浅浅吓的呼出声,“大哥?!你干什么!怎么打孩子脸啊!”
      
      “一天惯的没个人样儿,不打还留着吗?”
      
      康国城居高临下怒目瞪着自己女儿,怎么看怎么气,全军上下几千好人他都管得服服贴贴,就是管不好家里的两个小崽子。别人孩子都觉可爱,自己的偏偏就会惹他生气,看不顺眼。
      
      康家缘捂着脸大哭,弟弟见姐姐哭了,又见爸爸那么凶,也跟着哭。姑姑家几个小的孙子孙女也吓的快要哭了。大人发火打人,都很害怕。
      
      在一起就没好……
      
      浅浅上前,想安慰几句,“缘缘,我看看你的脸。”
      
      康家缘性格骄纵傲慢,一把打掉,“不要你管!”
      
      什么玩意儿!
      
      康国城气得又要伸手,程靖闻声跑出来,一把推开他,“逞威风滚回你部队去!拿孩子撒什么气!缘缘走,不要理他!”
      
      康国城冲着她背后骂了一句,“你他妈就惯着吧!有你后悔那天!”
      
      俩人进屋又吵了几句,碍于在老人家里,姑姑们劝了几句也就消停了。
      
      两口子从来不对付,嘴里话怎么难听怎么来。浅浅实在不想火上浇油,再怎么不高兴面上还是装作没事。哄着康康玩了一会儿,当着外人,他不说怎么回事,她也就没多问。
      
      饭前国度把保胎药煎好了拿给她喝,是国度亲自熬的她放心,一口气都喝了。
      
      晚上回家,康康一个人在房间里写作业,浅浅陪了他一会儿,期间倒了牛奶给他喝,他没说话,拿水果给他吃,也不说话,闷着头不开心。
      
      浅浅忍不住问:“今天缘缘说什么了你那么生气?”
      
      康康手里紧紧握着写字的笔,用力在本子上压了压。
      
      “告诉妈妈,好不好?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都跟我说的。我们的魔法还在吗?嗯?”
      
      “在。”
      
      “我们的魔法是什么?”
      
      “好朋友。”
      
      虽然康康是大孩子了已经不相信什么魔法了,但他们之间的承诺始终没有变过。康康抬起头看向她,眼睛里蓄满了眼泪,刷刷往下流。
      
      浅浅不忍,把他搂向怀里,“好朋友就要互相信任,把不开心的事告诉对方,是不是?”
      
      康康压着嗓子哭,说:“她说你生了宝宝就不要我了,爸爸也不要我,我亲妈也不要我。没有人要我了……没有人喜欢我……你们把我放在寄宿学校,以后会把我送出国……你只喜欢你自己生的小孩……我是多余的……”
      
      “她胡说,不是的,才不是那样。爸爸妈妈都爱你,就算我不是你的亲妈妈也一样爱你,我生了弟弟妹妹,你是他们的哥哥,妈妈爱你们每个宝宝,你们都是妈妈的宝宝。”
      
      浅浅捧着他的脸亲了亲,帮他擦掉眼泪。康康和小时候性格变化太大了,完全不一样了,内敛也敏感。越来越像他自己的妈妈了,有漂亮的眼睛和好看的下颚骨,像康国深的地方越来越不显眼,但这一点都不妨碍浅浅喜欢他。他是个漂亮,聪明,懂事,也很敏感的小男孩儿。也心地善良,懂得体谅别人。
      
      他说,就算亲生妈妈不管我了她也是亲生妈妈,生孩子很痛,妈妈都是要孝顺的。
      
      也许是学校老师教的,也许是他自己学的。不管怎么样,他的心思正,这才是最好的。
      
      康康眼泪汪汪的看着他,“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对你好不好?和别的同学的妈妈比是不是一样的好?”
      
      “嗯,你比他们的妈妈更好。”这句话是康康的真心话,浅浅妈妈从来不凶,会讲道理,比爸爸好多了。
      
      “浅浅妈妈……你要是我亲生的妈妈就好了,我想要你做我真的妈妈。”
      
      浅浅搂着他开心的笑了起来,柔声说:“康康,你以后不要听别人说什么,要学会自己思考。爸爸妈妈从来没有像别人说的那样,是不是?那你生气什么?争论什么?不要理他们的话。我就是你的妈妈。”
      
      “嗯,妈妈,我不想出国,你们别把我送走。国外不好……我怕……”
      
      这孩子太没有安全感,也许国外那几年呆怕了,别人说什么就以为是什么。
      
      浅浅用力抱着他,“不会的,你不愿意的事,妈妈一定不做。”
      
      哄的孩子一整晚都很开心,夜里一个被窝里睡觉,康康小心的摸了摸浅浅的肚子。
      
      “是妹妹吗?”
      
      “为什么你觉得是妹妹?”
      
      “我喜欢妹妹,以后我给她买一个电话手表,我可以在学校给她打电话,我还有很多压岁钱,可以买裙子给她穿。”
      
      “好啊,不过也许是弟弟。”
      
      “弟弟我也喜欢,我把压岁钱给他一半,他喜欢什么都可以去买。”
      
      “你好大方啊。”
      
      “我是哥哥,我应该保护他。”
      
      “康康你真好啊……你也要保护妈妈……”
      
      “好啊。”
      
      医生开的保胎药喝了一周,果然是有效的。浅浅之前偶尔肚子疼,气血虚,也还会孕吐,喝了几副就明显感觉缓解了许多。
      
      下班后司机直接把她送到大院儿里,最近每天都是到这边来,来了第一件事便是喝药,国度煎药,她负责喝完。俩人有说有笑的,总有聊不完的话。
      
      康国城两口子只要一来,氛围就没那么好,他们俩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闹冷战,谁也不同谁说话。一个饭桌上吃饭,都当彼此是空气。程靖只顾自己的孩子。康国城只顾同长辈闲聊,看也不会多看一眼。
      
      没旁人的时候,国度偷偷跟浅浅八卦:“好像是赵徐徐给我大哥生的儿子身体素质不太好,总生病,大哥已经不回家了。”
      
      “你怎么知道?”
      
      “我家那个说的呗,他们平时总一起聚。大嫂知道了,把门锁都换了。你说她是不是情商堪忧,大哥是吃软不吃硬的人,更不会回家了。真傻。”
      
      “别人的事,别多嘴。”
      
      “我也就只跟你说哦!其他人谁都没说。”
      
      浅浅点她脑门,这个妹子,鬼灵精得很。
      
      吃过饭,家里亲戚坐一起也都是讨论各自单位的事,浅浅等司机来接,手机在充电,调了静音,隔了好一会儿,她看了一眼,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同一个人打的,赶紧躲到院子里。
      
      “徐徐?你怎么给我打那么多电话?”
      
      “你是不是认识一个医生?”
      
      “对啊,怎么了?”
      
      “我儿子又发烧了,我找不到国城,他手机关机了。这么晚了,我实在没办法了,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等不及挂号……我儿子都烧糊涂了……我没在天津,临时临刻,也不知道找谁好……”徐徐说着有点哽咽,急的已经哭出了声。
      
      “你在哪儿呢?你别急,我马上帮你联系。”
      
      孩子发烧是大事,烧糊涂了说明很严重,浅浅想了一下,说:“我先把医生电话给你,你就说是我介绍的,让他先给你安排。我这就赶过去。”
      
      浅浅急急忙忙进里屋拿自己的包,不小心跟程靖撞了一下,心下一惊,有点虚。
      
      程靖见她表情怪怪的,说:“你可悠着点哦,撞出个好歹我可担待不起。”
      
      浅浅躲了一下,没敢看她,从她身边闪过去,“没事没事,我先回家了。”
      
      她拿了包出门,给司机打电话催了一下。还要五分钟才能到,想了想,还是返了回去。
      
      康国城在门口跟姑父一起抽烟聊天,见她折回来,笑着说:“落东西了?难怪国深老说你喜欢丢三落四,得给你配个特助。”
      
      浅浅可没心思笑,看了看小姑父,又看看屋子里头,说:“不是,大哥,跟你说个事,你过来一下。”
      
      康国城丢了手里烟蒂,没怎么在意,走到她跟前,“怎么了浅浅?司机没来?”
      
      浅浅压低了声音,很小声说:“徐徐给我打电话,你儿子烧糊涂了,找不到你,我帮她联系了医生。”
      
      康国城的脸一沉到底,进去找手机,找了半天没有,他叫了一声:“康家和,我手机呢?”
      
      康家和正从厨房位置走出来,没敢吱声。
      
      他厉声重复道:“我手机呢?”非常吓人。
      
      毕竟是孩子,尤其平时还总挨揍,一吓就怕,康家和撒腿就跑,跑进厨房往正在洗碗的长辈怀里躲着。康国深追过去,瞧见厨房地上摆着个盆,盆里鱼来回扑腾,肚皮下面,黑色的手机,沉在盆底。
      
      姑姑护着孩子不明所以,瞧见孩子吓的发抖,没好气儿说康国城:“怎么了又?你说你一天非跟孩子俩一样的干什么!没个当爹的样儿呢!”
      
      康国城一句话没说,抬脚就踢翻了瓷盆,手机甩出去老远,砸在墙上,碎了,转身拉着浅浅就走。
      
      ”什么毛病你!破手机再买不就完了!说起来还是个军人,跟个孩子斗什么气!”姑姑在厨房里气得不行。
      
      康国城谁都没理,只拉着浅浅往外走。
      
      程靖紧跟着追了出来,她没有找康国城的麻烦,只揪住浅浅袖子,愤怒的说:“你为什么帮她传话?”
      
      浅浅懵了一下,这一家人原来暗地里早都在斗法了,连一个那么小的孩子都心机如此深沉……知道爸爸手机里有秘密,直接给泡了水……
      
      浅浅惊的手抖,“大嫂……”
      
      康国城粗暴的撸开程靖的手,往后用力怼了一下,推了她一个踉跄。
      
      “管好你自己的儿子就行了!别给我有下一回!不关浅浅的事,我顺路送她回家。要发疯你滚回家去发,别跟爷爷奶奶这儿献眼!”
      
      “康国城你混蛋!你不是个东西!她生的就好,我生的就是小畜生是吗!你怎么不去死!”程靖崩溃的像个疯子一样大喊大叫。
      
      “放心,我跟你这么过,情愿死你前头!”
      
      康国城阴着脸,并不想再搭理她,带着浅浅就走。
      
      出了正门司机已经到了,康国城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只说:“哪个医院?赶紧带我去。”
      
      一路上浅浅都没有说话,坐在后面心里有些难过,为程靖,也为徐徐。男人的无情和有情,都太残忍了。几句话而已,见血封喉。
      
      医院里,徐徐哭着解释,她只是想带儿子看看天/安/门,儿子说特别想看,原本的病还没好透,出了长安街人就烧起来了,一下午了,谁也联系不上,医院里病人太多等到崩溃。她在这边,什么关系都早没了,只有康国城能靠。
      
      浅浅瞧她那模样,无依无靠的单亲妈妈,这样子哪个男人不心疼?康国城本就觉得欠她的,现下更是疼的厉害,搂在怀里安慰。
      
      浅浅想到姑姑丁媛媛,那时候她还小,只记得又一回姑姑哭着来求爸爸借点钱应急,是表弟需要钱用。她说,女人有了孩子,就是自己的另一条小命,还要什么脸?
      
      以前不懂,现在悟透了。
      
      赵徐徐要不是为孩子,不可能把自己过到这么低。哭着求别人,过去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浅浅同情她,却一点都不想知道她为离开珠海究竟吃了多少苦,那都是自找的。
      
      程靖更可怜,可悲,甚至更有权力有资格恨他们俩。
      
      太矛盾了,这种状况,她都不知道怎么面对才好。
      
      找大可帮了忙,要去道声谢谢才对,浅浅找到理由,跟康国城他们打了招呼就提前走掉了。
      
      咨询台打听了一下,今晚沈医生有个特殊病人,他留院在坐班。浅浅到了他们科室,一问便知他办公室的位置。
      
      敲门,里面人简单说了句:“请进。”
      
      浅浅推门进去,他正伏案写东西,抬眼见是她,笑了,俩酒窝旋进去,“你朋友的孩子没事了吧?”
      
      “应该没事了,你们医院有保障的。”
      
      “那是,我们院儿科专家门诊全国数一数二。今儿正好我朋友研究生导师坐诊,要不真没办法,还挨了一顿训。”
      
      “大可,谢谢你了,请你吃饭吧。太麻烦你了。”
      
      “那到不用,我也就那么一说。导师训人是习惯。再说,上次你妈给我家送了好多人参灵芝,太客气了。你老公后来来过几回,看个领导正好碰上我查房。你嫁的真不错啊,还说要送我车,太阔了。”
      
      “哈哈,我都不知道他在外头还这么喜欢显阔呢。对了,你怎么还没结婚?上回说婚期定了怎么没动静了,千万别瞒着我们,礼我们必须要随的。”浅浅还奇怪这事,没一点消息了,还怕他偷偷结了不说。
      
      沈可然没所谓的随口说:“分了,早分了。不合适。”
      
      不合适……这三个字完全可以概述所有的情侣分手原因,而且还代表另一个意思,就是能明确表达当事人并不想多说。
      
      又闲聊了几句,沈可然正经问道:“上回的事,你弄清楚是谁了吗?”
      
      “算了,清楚不清楚的又能真怎么着,有时候弄清楚了未必是好事。你瞧我现在不也好好的么。都快三个月了,就是偶尔肚子疼,医生让我吃保胎药呢。还挺管用的。”
      
      沈可然静默的看着她,心里非常清楚她嫁去的是个什么人家,那种人家必须要去承受些什么。要如何去做一个聪明的傻瓜。
      
      他也相信浅浅可以做到很好。她从小就这样。
      
      他们躲在一起偷听到她爸爸妈妈的对话。沈可谈虽小也听得懂,不公平!她一点没有表现出伤心难过,还对他说,我爸爸妈妈对年年好什么都给她也是应该的,我是姐姐,要让着妹妹。那时沈可然想的是,我谁都不要让,也不要弟弟妹妹!显然,他是自私且自我的,所以长大成人面对婚姻上的事,他也绝对不会让步,半步都不肯让。爱没有用,爱会随着时间流逝,人必须的把自己摆在第一位。
      
      他好心忠告:“浅浅,你还是得注意,头三个月很关键,抵抗力差的话一定要注意用药,保胎药也要注意。”
      
      “好,我知道。我平时都特别注意,什么都不乱吃。”浅浅看了看时间,司机还在等着,对他说:“下次我老公回来,我们一起请你吃饭啊,一定要请。”
      
      “好,我等着吃大餐。”
      
      浅浅回家后就倒在床上,这一天,真累。
      
      康国深说很快就回来,浅浅当然盼着他早点回来。说是为了郑瑞明的事出去的,他很在意身边的朋友兄弟,尤其一起长大的,怎么可能眼看着不管。当初他有事郑瑞明也是掏心掏肺的帮忙,她很理解啊。
      
      再到爷爷奶奶家,程靖不来了,那晚闹了一通,听说被方谨江骂了不懂事。
      
      在姑姑家门口遇上,互相还是打了招呼。程靖清楚怨不到她什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都拦不住。就算怨,也没什么用,人家现在是家里的宝贝,人人捧着,得罪不起。
      
      浅浅进门就闻见了药味,最后几副了,终于是快喝完了。国度最近跑这边跑的勤,可不全为了车,她就是想多照顾浅浅。
      
      药碗端到她跟前,国度说:“嫂子,我这小姑子当的够意思吧!”
      
      “够意思!亲妹妹都不如你。”浅浅笑着低头喝药。
      
      “那是,孩子生了我先抱,年年排我后面。”
      
      国度往桌子边一趴,又小声跟她嘀咕:“知道大伯母为什么天天跟长到这边一样么?”
      
      “为什么?”
      
      “爷爷立遗嘱了,改了好几次了,她想知道。”
      
      “不能知道吗?”这种事,浅浅不太懂。
      
      “当然不能了!”国度左右看了看,跟她耳语:“谁提前知道还不得闹翻天?反正我爸说怎么分怎么好,其他几个也没说什么,就她事情多,生怕大伯父不受爷爷待见分不着。”
      
      大伯父是长子,肯定有的分,至于怎么分,还真不好说。爷爷性格古怪,谁都猜不透。除了康国深有那么两下子,不过他好像不怎么在乎这些东西……孙子辈儿的也轮不上讨论这些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浅浅也不想知道那么多。
      
      厨房里一帮孩子在闹,康家和跑跑跳跳蹦出来,见着浅浅也没叫人,眼神斜着看人,一点没有孩子般的温暖可人,无意识的透漏着冷酷。不寒而栗。
      
      再想起他姐姐几次三番的言论……浅浅真不想多看。两个孩子可怜是可怜,让人一点提不起悲悯之情,不值得同情似的。
      
      孩子教的好赖,还真全看大人。
      
      浅浅是做老师的,从每一个细节都看得出来,康国城家的两个孩子都教的不好。没有一个性格随爸爸,阴郁的很,也难怪他不喜欢。
      
      可大哥就全对吗?当然不是。错误都双方造成的。
      
      大抵天之骄子都是这样的吧。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一切,承受的枷锁也是一辈子无法冲破。所以什么伦/理纲常,寡廉鲜耻,统统都变得无足轻重。
      
      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想要,亦或是不想要。想要就留下,不想要轻而易举就能够抛弃,包括自己不爱的人生的孩子。
      
      可孩子多么无辜,好或者是坏,都没得选。就像远远一样,没人问过她的意见,她愿不愿这样来到这个世界上。爸爸妈妈为了什么把她生出来。如若有一天知道真相,都是可怕的事。
      
      浅浅偶尔想起远远,会有一些心疼她。也是可怜的孩子,不过再怎么心疼,都是别人的孩子。
      
      浅浅跟康国深一再强调,孩子一定必须绝对要在有爱的环境下成长,要让他真真切切的看到,爸爸是怎么爱着妈妈,妈妈又是如何爱护爸爸。被别人好好的爱着才回去好好爱别人。这一点太重要了。
      
      所以他们从不吵架,生气了也不许说出过分伤人伤感情的话。冷静憋回去,消化好了再从新开始交谈。
      
      经历过几番对抗,康国深的脾气也让她给整好了不少。
      
      吃过饭呆了一会儿,浅浅独自回家。李老师那边都忙,家里没人的。
      
      厢悬这边的房子即便没人来住也有人定期打扫,屋子里一尘不染,浅浅洗了澡上床睡觉。
      
      他不在家,总是睡不安稳。
      
      夜里几次醒过来,小腹微微胀痛,又不想起夜,憋到后半夜,肚子突然就痛的厉害了,一股热流冲出,几乎是在一瞬间疼的快要晕过去,浅浅勉强起身开灯。
      
      掀开被子,下/身睡裙殷红一片,白色的床单浸透,血水沿着床边迅速蔓延,扩散。
      
      巨大的恐惧感冲进胸腔,吓得浅浅瞬间浑身僵硬,努力深呼吸还是无法保持一丝丝冷静,一下子哭了出来,一起一伏,剧烈的颤抖着身体想要起来。但是,根本没有力气,有些虚脱,起不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浅浅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的虚弱,这太不正常了……
      
      血水止不住的在流……
      
      她颤抖的手连抓电话都困难,痛苦和眩晕越发严重,她必须要打电话求救!她的孩子不能有事。
      
      浅浅用力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只手拨号码,电话没有人接,这个时间点别人都还在梦里呢。
      
      她找谁啊?能找谁啊?
      
      国深,妈妈,年年……
      
      国度离的太远,家里人都不在家……身边能想到的人一时都叫不来……
      
      120拨出去等找到她住的这个地方可能一切都太晚了……
      
      她害怕,太害怕了,身边竟然一个救命的人都没有吗?
      
      浅浅在尚存的理智里搜寻出一个人,他能在最短的时间救人命。
      
      “大可,救救我,我流了好多血……我好害怕……”
      
      沈可然接到电话,非常冷静,“别怕,躺平别乱动,想办法止一下血,情绪不要激动,这没什么。”
      
      浅浅没办法情绪不激动,哭的喘不上来气,“大可,我的孩子没了,我能感觉到,它没了……它流出来了……我怎么办啊……怎么办……我好害怕……”
      
      “浅浅别怕,保持冷静好吗!”
      
      这个夜,太凄凉了,凄凉到沈可然在救护的路上觉得天空都是血红色,眼前全是血红一片,他一路没有挂电话,只听见浅浅在电话里不停的哭不停的在描述,流了好多血……她的孩子流了好多血……
      
      沈可然在飞奔上楼找到浅浅的时候,她人已经失血过多晕了过去。身上手上全是血,还在止不住的流。
      
      医护人员都看的慌了,流产这样的小事,哪儿可能流这么多血?除了天灾人祸,多少年没见过流产能让人流这么多血的。这都不科学……
      
      沈可然伸手掐住她的脉搏,乱的不正常。一时不好下定论,但他能笃定,这样的非自然流产,绝对是属不正常的。
      
      所有人都被这场面镇的有点蒙圈,沈可然气急败坏的吼道:“都傻了吗!上呼吸机救人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