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

作者:竹柴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那些遗失的美好(下)

      美亚子被接应队伍送回来的时候,昏迷不醒,身上没有明显伤痕,四番队的医疗班虽然来检查了一下,但也说没有受伤,只好将她放在休息室里,希望她醒来之后可以报告一下现场的状况。在看到美亚子之后,我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去,虽然是昏迷,但总好过丢了命,海燕也终于展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等到美亚子这边的事处理完之后,大家才发现,几乎每个人今天都还粒米未进,就遣散大家各自去用餐。
      我是和海燕以及浮竹队长一起用的餐,吃了一点浮竹队长的管家送来的寿司和饭团。
      吃完之后,海燕看了看已经黑尽的天色,对我道:“露琪亚,你就先回去吧。”
      “没事,我等美亚子醒过来再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美亚子已经回来,但心底的那份惴惴不安,似乎没有消失。
      海燕知道我很担心美亚子,也没再说让我离开的话。
      是夜。
      队长室外突然传来几声惊声尖叫,和混乱的打斗声,海燕和浮竹队长相视一眼,立刻冲了出去,我也尾随而出。
      除了队长室周围,整个队所内外一片狼藉,到处都是飞溅的血渍和倒在血泊里的队员。耳边传来那个抓着海燕裤腿的重伤队员,因为嘴里的血哽咽的说着:
      “美亚子大人……杀了……从休息室,到队所门口……的所有的队员,夺门而出……”
      浮竹队长和海燕脸色惊变,立刻追了出去,我恍惚的跟着前面两个人的脚步,一直追到瀞灵廷外的树林里,这里的巡逻队伍已经受到重创,哀嚎声四起。
      而在那边角落站着的熟悉人影,让我和海燕都不可置信。
      我全身颤抖的往前走了一步,“美……”
      “别过去!”浮竹队长伸手拦住我。
      海燕看着美亚子,一步一步上前,嘴里轻声道:“美亚子,我是海燕啊……”
      在听到海燕的声音之后,那人缓缓转身,提着沾满鲜血的斩魄刀,全身都沾满了令人作呕的血污,眼睛四周布着奇怪的橘红色纹路,眼神空洞,嘴角勾起一丝讥讽的笑容。
      “美亚子……”
      还未等海燕说完话,美亚子就突然提着刀冲了过来,直接朝海燕的头上狠劈了过去,无奈之下,海燕只好拔出斩魄刀挡住,嘴里怒吼:“美亚子!我是海燕!!”
      听到这句话的美亚子似乎终于有了反应,再次举起来预备砍下的刀生生的卡在了半空中,举起的手臂不停的颤抖,最红转身逃进了树海。
      海燕看着美亚子消失的方向,对浮竹队长道:“通知这附近所有的死神全部撤离。”说完就预备追着美亚子离开。
      浮竹队长拉住他:“海燕,你不能一个人去,现在的情况不是你……”
      “队长!”海燕扭头甩开浮竹队长的手,脸上带着一抹决绝:“美亚子是我的属下,也是我的妻子!她在受控的情况下,杀伤了自己的下属,她一定很痛苦!我不能,让她一个人去面对这些,队长,请你不要插手!”话音刚落人便已经冲了出去。
      “海燕!”浮竹队长既着急又无奈,只好转身对我道:“朽木,你快点离开这儿。”说完也循着海燕的步伐离开。
      我站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双腿和一直放在剑上的右手还在微微的颤抖:不是,已经回来了吗……不是,没有受伤吗……怎么会……我要怎么办?美亚子会怎么样?
      艰难的迈出一步,又停了下来,看着倒在四周的队员:要去吗……以我的能力,去了要怎么办?
      “朽木!”一名队友跑到我旁边:“队长指示所有人员全部撤离,快回队所。”然后迅速往瀞灵廷跑去。
      ………………………………………………………………
      我循着海燕和浮竹队长的灵压跑过去,停在浮竹队长旁边。
      “朽木?!我不是让你回去吗?!”站在树上关注着那边局势的浮竹队长看见我之后,意料之中的朝我怒道:“你这样跟过来,我怎么跟你……”突然打住,改为叹了口气:“算了,你跟海燕他们的关系这么好,怎么可能不来。”
      我默不作声的低垂着头,浮竹队长语气沉重的道:“那只虚的能力是融合,以吞噬死神增加灵力,美亚子已经……”浮竹队长握住我放在剑上的手:“我们插不了手。”
      看着海燕队长在那边徒手撕着那只形状古怪的虚时,我哑然道:“为什么,不用捩花?”
      “这只虚的特性很怪,海燕一接触到他,斩魄刀就消失了。”
      “要是,要是死了……怎么办……”
      浮竹队长垂眼:“现在去救他,或许他不会死,但,他的尊严,永远不会活过来,会随着他属下的尊严,美亚子的尊严,永远被抹杀。”
      我忽然觉得呼吸困难,眼前有些晕眩:“……为了这,可笑的武士精神……”
      “露琪亚!”浮竹队长喝住我:“你也是一名武士。”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名武士。”说完便朝海燕的方向冲了过去。
      这边的海燕正和那只虚在对峙。
      “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和你的爱妻一样吧,借着你的身体,让你亲眼看着自己是怎样杀掉自己队员的!哈哈哈哈哈!!!!!”说完,它背上触角就突然包成了球状,然后突然就激射而出,弹向了海燕,消失在他的身上,而剩余的躯壳,就破碎在地。
      我跳到海燕身后停下,颤抖的抓住腰间的剑,紧紧的盯着海燕的背影。
      海燕缓缓的转身,当看到他眼睛周围的橘红色纹路,以及那不停蠕动的硕长舌头时,我瞳孔猛地收缩,心里一阵剧痛,眼泪几欲夺眶而出。
      “哦?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在担心我吗?小姑娘……”
      和海燕一样的声音,却令人心寒……
      “既然你主动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你的性命了!”一边说着,“海燕”已经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我的脖子咬了过来。
      “哐!”
      一把利刃卡住了“海燕”袭来的嘴,浮竹队长单手撑着“海燕”的脑袋,另一只手提起我的衣领,猛地将我扔了出去。“走!”
      我撞到树枝后瘫坐在地上,看着那边和浮竹队长对战的“海燕”,听到他说“以虚的灵体,和死神的灵体融合之后就不会再分开”的话,我那已经痛得麻木了的心,似乎连律动都已经失去了……
      缓缓地将剑拔了出来。
      浮竹队长的身体一直不好,没有坚持一会儿,就只能在原地呕血不止,任由那一路吼叫着,嘴里和手上不停涌出扭动触须的“海燕”朝我扑来,远远地大吼:“笨蛋!为什么不走?!!”
      用剑挡开他的触须,看着他有些惊异的脸往后退了一步:“唔?你的刀没有消失?哈哈哈哈!!你这个样子用刀指着我,是想和你们队长一样杀了我吗?你下得了手吗?哈哈哈哈!!”正当他狂笑着伸出手朝我的脖子抓来时,整个动作突然僵在了那里,就像之前本来要对海燕进攻的美亚子一样,只能维持着这个动作不停的抽搐。
      “呵,”我无意识的发出一声轻笑,提剑往前走了一步,对着“海燕”的心脏,用力的,将剑刺了进去……
      “啊——!!!”
      …………………………………………………………
      脸上有血液温热的触觉,肩上有真实的重量,耳边能听到雨水冲刷树叶的声音。
      这不是噩梦。
      “队长……”
      倒在我肩上的海燕突然开口,声音浑浊嘶哑。“多谢了……让我战斗到最后……”
      刚刚赶来的浮竹队长站在不远处的树下,轻声应道。
      我撑着海燕的身体,无言以对。
      海燕轻轻搂住我的腰:“露琪亚,因为我的一意孤行,把你也卷了进来,对不起,你一定很痛苦吧?”声音越来越小:“谢谢了,多亏了你,能让我心,最终留在这里。不要,有任何的负担,你只是你……”腰上的力量骤然消失。
      “…………”我伸手抱住他喃喃道:“我不会的,我不会有负担的。只是,要谁带我去你家做客呢?谁带我去酒馆庆功呢?”我看着那不停滴落雨水的漆黑天空,胸膛里的心脏,就好像被人剜了去,什么都不剩了……“呐,海燕队长,你要我怎么办呢……”
      我一直保持着用剑插进海燕身体的姿势,一直搂着他的尸体,雨越下越大,洗去了我脸上的血,也让海燕失去了最后的温度。
      围在周围的人原来越多,但没有一个人出声,大家都站在雨里,默默地看着和海燕的尸体相拥的我。
      直到朽木白哉的到来。
      朽木白哉撑着伞从人群中走出,径直走到我的身前,毫不犹豫的伸出手抓住海燕尸体的衣领要将他提起来,我也下意识的抓紧了海燕的衣服,面无表情的看着朽木白哉。
      我们两个这样对峙了一会儿之后,他放开手,用不带任何感情的眼睛睨视着我,淡漠道:“证明你对他的感情的过程,是建立在他人痛苦上的吗?”
      这时我才注意到,周围站着的人无一不被雨水浑身淋湿,一边的浮竹队长因为一直淋雨的关系,脸已经白的相纸一样,而且一直捂着嘴,指缝中隐约有血流出。
      一直握剑的手和一直拉着海燕衣服的手,终于还是放了开来。我一放手,旁边的队员立刻就上前来将我和海燕的尸体分开,在把我的剑从海燕的尸体上拔/出时,都有意的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继续瘫坐在地上,双眼没有聚光的看着那边的人群。
      朽木白哉站在我身边好一会儿,可能是不想让我这朽木家的挂名小姐继续出丑于人前,终于伸出手来拉我的臂膀,将我从地上提起来。
      我用力一挥,将朽木白哉的手打开,因为腿已经麻痹,又跌坐回地上。
      “起来。”声音依旧是冰凉的,但我知道,他已经生气了。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马上就爬了起来,可是如果是以前,我根本不敢打开他的手。但在此刻,我根本不想任何人来打扰我。于是我依旧一动不动的坐在地上,一脸麻木的看着那边处理海燕尸体的人群。
      “朽木队长。”浮竹队长在虎彻的搀扶下走过来对朽木白哉道:“你先回去吧,一会儿我叫人送朽木回来。”
      听到这话的朽木白哉站在原地看了我许久之后,终于转身离开。而我在刚刚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后,瞬间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存稿箱君表示:唉……
    ps:这是存稿箱君奉上的最后一章。作者1号回家会尽量码字,如果来不及当天奉上,就2号中午放。
    这几天让大家对着我,真是辛苦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