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巫蛊(三)

      刘瑧在车里心猛跳一下,他睁开眼,刚听到了什么?大正午,皇家出行,百姓回避三舍,何来哗吵之声。说着,拉起车帘道:
      “阿虎!出……”
      话说一半,刘瑧对眼前情景一怔,尘土飞场,摭天蔽日,哭嚎声一片。
      “看——是金鸾马车!是皇家车!冤枉——冤枉!”百姓如潮水涌向车马,车道一时涌堵无法通行。
      “滚开,别惊扰殿驾。否则株你们九族都不为过。快起来。”几个巫师上前,又踢又打。
      刘瑧心中暗暗皱眉。这时佘田不慌不忙地出现在车旁抱拳行礼:“太子殿下,惊到殿下实是末将之罪,请殿下原谅,在下是在执行公务,将这些谋逆刁民带回审问。”
      “殿下,冤枉!冤枉……”百姓声撕力歇地喊。
      刘瑧看在眼里,他觉得那群巫师更像刁民。问道:“佘田巡使,执行公务怎叫来一群无官人办公差?”
      “他们不是无官人,殿下,他们是巫师神官,乃是专门办此差事的。”佘田回答。
      “巫师神官?”刘瑧还是头一次听到朝中有这么个官职。
      “抓捕、审问是邢部司察使的差事,何时伦到巫师神官了?”刘瑧转问,“那些铁铲是做何用?”
      “请恕不能告之,本官奉皇上密旨。快把这群人压走,让太子先行。”佘田冲手下地巫师命令。
      “皇上密旨?何密旨,连我也不能知?何时?”刘瑧追问。
      “微臣也是昨夜接旨,至于内容,还是请殿下问及皇上吧。”佘田理直气壮地说。
      “殿下,我们冤枉啊!,我们没有埋巫偶……殿下……”
      “巫偶?”刘瑧转尔看向佘田。
      佘田却像什么也没听见对手下巫师继续说:“还不快把这些刁民压走。”
      刘瑧看到百姓中有老有少,还有妇人,这群人会是谋逆叛民?
      车前终于被清出一条道。
      佘田转尔:“太子请。”
      刘瑧沉默了,放眼望去,百姓乌压压跪了一地,一双双手撑着地面微微发颤,他们……刘瑧不愿多想,最后吩咐道:“走。”
      “殿下!殿下……冤呐!”车马行经之后是声声呐喊,让刘瑧一阵揪心。
      
      “巫蛊?”刘瑧感到其中的蹊跷,父皇昨夜传密旨给佘田,这和父皇连夜去天典阁有什么关系么?而且,看样子,那群巫师的架子恐怕权职还不小啊。连司察使都没出面阻拦。
      回到府中,刘瑧没有更衣既对杨忠问:“快派人去请俞太傅。”
      杨忠回道:“太子,俞太傅人已在府中等候多时了。”
      “快请。”刘瑧说。
      俞文儒快步进厅堂进刘瑧身穿朝服,双手行臣礼:“臣,俞文儒拜见太子。”
      “免了太傅。正有事想与太傅商量。”刘瑧对俞文儒说。
      “听闻,皇上昨夜去了天典阁,而且让太子理政,方芾为监国司。太子可是为这件事想问在下?”
      刘瑧回答:“是。另外……”
      他将圣上传给他的密旨之事告诉俞文儒。
      俞太傅说:“太子,按理说,臣是很高兴殿下理政,此乃殿下初入涉政的好机会,但是,圣上如此匆忙决定,而且还连夜赶往天典阁,这……可瞧出宫中有什么迹象?”
      “何迹象?”刘瑧说,“今上朝,没注意什么异象,除了——除了,我过后去见母后,母后却说身体不适,不想见客。这应该没什么吧。”
      “哦,”俞文儒思虑道,“太子殿下,臣觉得殿下还是小心为好。特别是这种时候。”
      “嗯。”刘瑧点点头,他想起刚才事问向俞文儒,“太傅,可曾听父皇提过巫师神官?”
      “没有,从没听说。据臣所知,巫师乃是胡州一带的术师,在臣看来乃是歪门邪道,不学无术之徒。太子为何要问及?”
      “那巫蛊是何物?”刘瑧问。
      “什么?”俞文儒听及此字,脸色大变。
      “怎么?”刘瑧看到老师脸色大变问。
      “太子是从何处听到?”俞文儒问。
      刘瑧把回府看到的经过告诉俞文儒。
      俞文儒脸色微白,一直沉默不语,最后对太子刘瑧说道:“太子殿下,请太子殿下最近在朝中一定要小心谨慎。臣感到其中一定是另有文章而且恐怕……恐怕……朝中会有大变。”
      “什么?”刘瑧道,“太傅何出此言。”
      “这……说来就话长了,传闻当年,皇祖刘志与唐国世子李景率军灭秦时,听说,秦王在临死之前对皇祖与唐国世子下了毒咒,无人知毒咒的内容,但刘李两氏族会一世应此毒咒。所以,列代对于巫蛊均耿耿于怀,虽以隔三代但陛下也是不能例外。听说当年先帝因巫蛊之事就杀民三万。”俞文儒脸色惨白地说。
      听此言刘瑧想到那些被压走的百姓。“可是,那些百姓,他们何来谋……”刘瑧话说到一半,脸色微变,把后半句藏进肚子。
      “所以,臣请殿下最近一定要小心,万不可牵扯到巫偶之事上。”俞文儒告诫。
      令俞文儒不解地是刘瑧的反映,刘瑧一脸若有所思,似乎没有听到俞太傅的话。
      “太子殿下?”
      “嗯?”
      刘瑧回神:“太傅的话,我会记与心。只白让那些百姓……”
      俞文儒闻此言也叹口气说:“那臣告退了。”
      “老师走好。”刘瑧望着俞文儒走出府后,开始在府堂里来回渡步。然后,他停下吩咐:“杨忠!”
      “奴在!”
      “你派人到后宫一趟,随便拿些什么补品,就说我不放心母后的身体,送些补品进宫。但记住,一定要亲自见到母后把东西交给母后。”
      “是。”
      “等等,如果遇到母后,转告母后一定要小心身体。如果不能见,就把东西拿回来。”
      “是。”杨忠看到刘瑧一脸凝重。
      “阿虎!”刘瑧接着叫了声。
      “在。”阿虎走进厅堂。
      “你——”
      刘瑧渡步,最后下决心对他说,“立刻出城,去天典阁,带几名随身护卫,路上小心,别引人注意。什么都别说,早去早回。若到天典阁,就用这块腰牌通报,还有——”刘瑧转身走到桌案,提笔悬半空,又把笔放下,“不,还是不传信了。你就说是传太子话,想见皇上,见到后,就问一下,父皇何时回京,太子好早做准备。此事关系重大,我才要你去办,但记得早去早回!”
      “皇子,若不得见,如何?”阿虎问。
      刘瑧道:“直接回京。听懂了么?定要速去速回,小心!”
      阿虎从未见过刘瑧脸色如此凝重,他答道:“是。”
      等交待完,刘瑧重重坐到席上:默默希望,一切只是自己多虑尔已。
      两个时辰过后,杨忠首先来报:“殿下,派去宫里的人被拦在宫外,传话的太监说皇后正午息,不想见任何人。请太子宽心。”
      刘瑧听后面无表情轻声道:“知道了。”
      杨忠小心翼翼地看刘瑧说:“殿下?殿下还有什么事吩咐?”
      刘瑧摆摆手:“没有,下去吧。”
      刘瑧斜靠在坐席上闭眼盘算:“天典阁离京城几百里,来去恐要半天,今晚阿虎赶不回来了。其实,自己多半猜得出阿虎带回的答案。”
      刘瑧苦笑一股疲惫感裘来:自己要不是太子就好了!
      耳朵又响起贤阳公主的话:“胡说,你这话让你母后别人听到,你可小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