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巫蛊(一)

      第二天,一切照旧,管轩灵来到正宫朝和殿,不少宫员也到。他见太子一个人站在前面,看来今天太子准时到了。管轩灵左右看看,今朝中的气氛有点特别。辰时钟响,所有官员肃立,然而,朝堂上出现少许空位,其中一个是崔云去。过半柱香的功夫,始终未见圣上刘熇出现。下面的大臣开始窃窃私语。就在此时,殿外通报官传报:
      “圣旨到。众臣听旨。”
      所有人跪倒在地,接旨。
      管轩灵微启头,就见宫内太监总管赵兜风尘仆仆,一手拿金绢圣旨,走进正殿。
      “众臣听旨,朕即日行祭天大礼,前往天典阁。朕不在朝期间,由太子理政,酌辅相方芾为监国司。文武百官需尽心尽力辅助太子治理朝政,顷此。”
      “太子、方辅相,皇上另道密旨请二人随我进内殿接旨。”赵兜说道
      “是。”
      刘瑧起身,随赵兜进入内殿。
      方芾和刘瑧进入内殿后,赵兜让内殿其他人等退出。只剩下太子和方芾两人。
      “太子接旨。”
      “儿臣在。”刘瑧跪下接旨。
      “朕不在朝时,一定要尽心治理朝政,方辅相乃朝中重臣,凡事定要多听方辅相教悔,一切以天下为重,切不可鲁莽轻率!”
      “是。”刘瑧伸出双手接过圣旨。
      “方辅想接旨。”赵兜继续读下去。
      “太子年轻气盛,尚涉足未深,方辅相一定要多多辅佐太子,凡事要多提醒太子。”
      “臣一定尽心尽职。”
      两人手拿圣旨,站起身。赵兜正要走出宫被刘瑧拉住。
      “赵公公,父皇为何不亲自颁旨?现父皇身在何处?”
      “皇上昨夜已动身去天典阁了。”赵兜说。
      刘瑧心中疑问,昨才听皇上准行天祭大礼,怎么如此快就决定出行?而且还是连夜?他又一次问道:“赵公公,父皇为何要连夜赶向天典阁?”
      赵兜看看方芾转尔对刘瑧道:“这奴就不能说了。还是请太子专心上早朝吧。”
      说完转身离去。
      刘瑧不解,昨天父皇还不放心自己理政,为何连夜就赶往天典阁,看赵兜神色匆匆,一脸苍白,定是彻夜未眠,宫人大多神色紧张。是父皇临时做出决定?可……父皇为什么要……刘瑧正在思索时,方芾上前一步。
      “请太子上朝。”方芾两手一拱到底,向刘瑧行礼。
      刘瑧忙回礼道:“方辅相,我入朝不长,父皇不在朝时,请方辅相多多从中点拨才是。”
      “臣愧不敢当,为臣自当尽心尽力。太子请!”
      方芾跟在刘瑧走出内殿。刘瑧第一次背对九龙座听群臣奏报国事。
      “殿下,”管轩灵道,“臣有奏。胡州上邑已到耕种时节,驻上邑的社平将军请求退农还耕。殿下是否能准许?”
      刘瑧了解胡州上邑乃边疆重地,由于土地肥沃常受匈奴抢掠,故社平军马一直驻扎在此。但连年驻扎军马使百姓不能耕种——原本肥沃的土地荒芜,青黄不接。据他所知,匈奴现已退到天云山,深入胡州实属不易。他想此说:“既然如此——”
      话刚出口,一旁的兵部督将方卓说道:“殿下,臣有奏。胡州乃边疆重地,退农还耕之事还是得慎重。当年,李原将军急于退农还耕,结果匈奴大举进犯,杀我百姓数千,抢牲畜钱粮无数,险些连上邑也失守。故臣以为还是应谨慎行事才事。”
      管轩灵张口本想反驳方卓的话,可看看朝堂上着着方芾,还是把话咽了进去。同时双眼看向站在中央的太子刘瑧。
      刘瑧心中倒赞成管轩灵的话,只是……他看向一边的方芾。
      “方辅相?”
      “臣以为,”方芾不紧不慢地说,“上邑虽是边疆重地,但此一时彼一时,匈奴再退到天云山一带,如要侵入胡州也必会大举进犯,到时我方不会像当时般措手不及,臣赞同管大夫的意见,应退农还耕。”
      刘瑧于是答道:“好,那就按方辅相的意见办。准。”
      “谢殿下。”管轩灵甚感心慰。
      “臣有事启奏。”司工大夫良左道,“殿下,泊洲河坝去年故停工,如果再延恐怕到洪水期,百姓又会受洪水肆虐。”
      “那为何不及时施工?”刘瑧问。
      “这是因行兵司已抽调大批农工去修泊洲上方云洲的城墙。臣连向行兵司提过几次,但均无效,还请殿下定夺。”
      刘瑧知道这件事,每年年初,兵部司都会抽调大批农工修建云洲以及边塞的城墙,但这样就延误了不少其他地方的水利工程。其实这几年匈奴已很少大规模进犯所以这种大型的修建工程在刘瑧看来已经失去意义。于是他开口想说,准从兵部司调人。
      “殿下,”方芾此时提道,“臣以为,修建城墙乃是百年基业,每年贯例均是如此,如现在调派人手,会故此失彼,还是应先修建城墙后再去建水坝。”
      “若这样话,”工部司良左道,“等修建完再去修建水坝,工期已经延误。当时后果不甚啊。殿下。”
      刘瑧左右思量最后改口:“照方辅相办。”
      以后几件奏本均是刘瑧听取方芾的进言后决定。
      退朝后,刘瑧感到比以前站在朝堂上当木偶还累,以前只要不说不动就行,现在还得听臣子们奏报,自己又不能做主决定,只能一一照老惯例办。他边想边缓缓走出朝堂。
      大臣早就先他退出。刘瑧想起原本打算进宫见母后。于是吩咐道:“阿虎,改道。”
      “皇子去哪儿?”
      “青凰宫。”
      “是。”
      车慢慢拐弯,刘瑧靠在窗边,真累!什么太子理政——有他没他都一样,父皇的旨意明摆着是让他事事听从方芾的,他站在那儿只是摆样尔已。也罢!朝中那些大臣……真受不了。
      刚到宫门口,车停被拦下来。
      “怎么回事?”刘瑧伸出头,“阿虎,车为何停下?”
      “殿下,前面有守卫,说需通报才能进青凰宫。”阿虎回。
      奇怪?以前无需通报既可进后宫,何时需守卫通报了?
      “那,让侍从通报。”刘瑧回。
      “是。”
      随行官走到守卫旁:“太子进宫见秦皇后,请通报。”
      “请太子殿下稍候,奴马上进宫通报。”
      不一会,守卫出来后面跟着一个太监,只见太监回道:“回太子殿下,秦皇后说今日身体不适,不便见,请改日。”
      “哦?母后身子不要紧么?可叫御医瞧过?”刘瑧一听母后身体不适,急问。
      “秦皇后,身体并无大碍,只是秦皇后说今天想多多休息。”太监说。
      “那请转告,请母后多多休息,我会改日来看往母后。”刘瑧说。
      “是,奴一定转告。”太监低头说。
      见不到母后,刘瑧只得打道回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