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用药

      连日来,青凰宫灯火通明,秦皇后一直精神恍惚,摊坐在席铺上,看着太监们进进出出。她身旁林嫫嫫端着参汤劝说皇后吃上一口,秦皇后几日来滴水未进,仿佛失魂一样。贤阳见情叹气,她已经三日未眠了,太子回京,她一得到太子在朝和殿自尽的消息,就连夜赶进宫中,只是没想到情况会是这样。
      “幸亏太子穿上软护,没有它,恐怕太子当场就身首异处了。”吴焕的话让贤阳一阵绞心,究竟是谁敢对刘瑧下此毒手,是方芾么?还是另有其人。贤阳已命人把那件软护收起来,不让秦皇后瞧见。只是瞒过一时,瞒不过一世,太子高烧三日,看着他日益削瘦,贤阳预感到什么正在逼近刘瑧。
      现在她已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她缓缓走近刘瑧的床榻,曲身跪了下来,缓缓用手轻拂他的面容。
      “瑧儿啊,姑姑有些累了,就在你床边休息一会儿。跟你说说话……”贤阳侧身靠在墙面,“瑧儿,记的,姑姑第一次见你,你才4岁,当时还是在嫁给你舅舅之前,那时姑姑的夫婿刚死,皇太后——就是你祖母,疼惜我让我进宫陪她,就是在玉锦宫。我看到了你。你当时那么小,却那么乖巧,懂事。姑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你还记得你跟姑姑说的那句话么——‘像姑姑这么美的人,只有像我舅舅那么威武的人才佩得上。’呵呵呵,你舅舅一定想不到,他的侄儿还是他的大媒人……呵呵呵,是啊,当时就是你这句话,让我留了个心眼。注意到了秦方正。这是姑姑的秘密哦。瑧儿啊,转眼,你都那么大了,都已经娶太子妃了。可惜啊,太子妃刘莞命薄。瑧儿,既然你是姑姑的大媒人,姑姑就想,等再过时日,一定再给你物色一个品貌最佳的姑娘。她要母仪天下、心灵手巧、贤良淑德、冰雪聪明;最重要,她一定要懂你,扶持你,知道你在想什么,好替你分担……”
      说着说着,贤阳眼泪断断续续落下来:
      “我知道,你一直都是个很会隐忍的孩子。明明这么弱却什么都得自己扛下来,自己解决。可是每次,你又都走过去了。所以……瑧儿,姑姑想,等过些日子,等你好了,我就给你说媒……天底下……最好的姑娘都选来……任你挑……瑧儿……你……听到了么……算……姑姑……求你……”
      贤阳哽咽地捂住嘴,下面的话无法说下去了。她靠在墙上,拼命捂住自己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刘瑧重重的喘息,脸颊通红,身体微微颤动。贤阳不知道他能撑多久,还能撑多久。如果可以,贤阳宁愿死得是她,不是刘瑧。
      她直起身奔出来叫:“吴焕!吴焕!”
      “回公主,吴焕御医还没回来。”
      贤阳只得再次退到里堂。看到刘瑧嘴唇干渴,她拿起绵巾,沾水轻轻抹在刘瑧嘴唇之上。就在这里,她听到宫外宣道:“圣上驾到。”
      贤阳忙抹干眼泪,放下水碟。将薄被摭好刘瑧胸口的纱布。然后走出内室。迎面正看到刘熇走进来。
      “贤阳?”刘熇没想会在青凰宫看到贤阳,有些意外。贤阳别过脸,没有对刘熇行礼,只是淡淡用手,指向后室说:“瑧儿在里面躺着。”
      刘熇略有迟疑,冷漠地问:“贤阳,听御医说,有剑伤,有这事?”
      听闻这句话,贤阳吃惊的盯着刘熇,她没想到,刘熇至今竟不知道太子受了剑伤。她咬着牙,克制自己的怒气,冷冰冰地说:“陛下,你想知道太子是不是剑伤?我领你去看——”说完,不容刘熇迟疑,一把抓住刘熇拽入内室,她知道她的力气一定大的吓人。把刘熇拽入床榻边,贤阳一把掀掉原本盖住纱布的薄被。她听到刘熇整个身子一僵,倒吸口气。
      “看清楚了?是不是剑伤?他是你儿子!刘熇!他是你儿子!他就快死了——”
      刘熇目不转睛的盯着躺在床上的儿子,纱布包住了整个胸口,血水仍在渗出,在胸中形成一道斜斜的血痕。他不断向后退,一个踉跄,盯着那道血印,那个伤口触及了他某些记忆。刘熇闭眼,一些景头从脑中闪过——高越的黑马、高举的青龙剑、一道霹雳、一片血雾、阳光下闪出金色、喷在他脸上的灼热。刘熇忽然一阵头晕,摔下去。
      “皇上——”
      “陛下——”
      平奴在身后扶刘熇,大叫:“叫御医,吴御医。快!”
      一群太监上来扶住刘熇,贤阳冷冷看着他,没有动弹。
      刘熇被扶坐到前堂平躺在座席上,吴焕近前查看刘熇。刘熇毕竟已是六十岁老人,这种打击对于一个老人来说是巨大的。吴焕看刘熇缓缓睁开眼,口中喃喃:
      “朕想起来了……他想弑君,所以……所以,朕举了剑……朕的儿子,朕的亲生儿子……他想杀朕……他竟要杀朕!”
      “陛下。”吴焕与心不忍说:“陛下,卑职在替殿下包扎时,殿下说……殿下说,关键那刻,他毕竟是您的儿子……他那支箭是射背后要暗算于您的刺客。”
      刘熇木然摇摇头,不肯相信。
      “是真的。”一直在一旁的汪胡羊轻声悲哀地说,“当时卑职也在场,殿下那只支箭弩射死了那名刺客——刺客躲在陛下背后树丛中。只有殿下发现了。”
      “你们……你们……为什么不早说……” 刘熇缓缓道。
      两人悲哀的对觑一眼。
      “你们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
      汪胡羊轻轻说:“那时,朝和殿上,太子缓身离去时,对陛下说了一句话,陛下可听到了?”
      “什么……话?”
      “殿下说——
      ……儿从未恨过父王……
      刘熇一闭眼,一种痛楚的表情从他脸上浮起。忽然,他颤颤巍巍起身,大吼:“御医,给我找最好的御医。我不能再让一个儿子死在我面前。御医……御医官……吴焕,你要是治不好他……我就诛你九族……御医……”
      “陛下……”吴焕双膝触地,所有人都跪倒在地。
      “陛下,太子殿下恐怕撑不过今夜了……陛下……”
      “胡说——” 刘熇抬脚踢翻了吴焕,“传御医官……把所有的御医官都传到这儿来……”
      忽然一名太监在殿外大叫:“皇上,皇上,董……斋……董斋大夫回朝了,他到宫里了,他说……可以救太子殿下。”
      “什么?”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快传——让他马上来这儿!”
      不多时,一个中年人风尘仆仆走入青凰宫中,见到坐在席上的刘熇,扣首:“微臣出使唐国私自回朝,未能……”
      “好了——”刘熇一摆手,上前抓住董斋道,“快说,你有什么办法救瑧。”
      “是。” 董斋从袖中拿出一个小锦盒,小心翼翼打开盖,里面是一颗晕圆、散发奇特香味、闪出珍珠光的药丸。董斋双手举过锦盒道:“陛下,这次臣出使唐国,半途遇到一位隐士,他见微臣就送于微臣这枚药丸,并要臣赶在五月初九之前一定要回京城,说非常人正等此非常药。臣听唐国一位御医讲,这枚药是唐国传说已久的‘四神丹’用四种传说神兽入药,听说其中一位是龙心!此药有起死回生的作用。再重的伤只要一半外用一半内服都可治愈。”
      “真的?”刘熇定定盯着那锦盒听白药丸。
      “只是……那名御医说,‘四神丹’毒性很强,服用后隐症无人可知。”
      “什么意思?什么隐症?”
      董贤说:“那位御医说,医书上记载,‘四神丹’毒性由人而异,曾有人吃后一睡不醒,也有人吃后忘记了自己过去,就像重新转世一样。还有人吃后,下肢摊患。永生不能行走。所以‘四神丹’又被唐国御医称为:换生丹。”
      “这……”吴焕也是头一次听说有这种丹药,“陛下,是否用药?”
      所有人都看向刘熇,刘熇看着那枚药。缓缓道:“平奴,扶我进内室。”
      “是。”
      平奴搀扶刘熇近刘瑧躺着的床榻,刘熇凑近自己儿子的脸,忽然刘熇抓住自己儿子的双肩,说:
      “瑧啊,朕不会让你死。你听见没。你的命是朕给的。所以朕不让你死,你就不能死。”
      刘瑧眼睛微睁,眼神迷离地盯着面前的影子。不断喘息的嘴唇翕动着,好像想说什么。最后,眼皮缓缓合上。
      刘熇似乎了吾:“吴焕——用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