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儒议(一)

      “陛下,暴雨连下三日,据各郡所报,沂州、徐洲也同时下雨!而且成瀑洪之势……”司农大夫呈报。
      但是,他的话久久没有得到回应。若大的朝和殿鸦雀无声,只有宫外‘哗哗’暴雨之声。雨自那日起,便未停歇,且趁上升之势。延王坐在那里,他看到朝中至少有三分之一出现的空位,那些空位,都是受‘巫蛊之乱’或‘方芾反乱’所牵连的官员。
      “陛下……“司农大夫问。
      延王头一次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这个时候一般方芾或者其他人会站出来说说意见,要不,他就会问问太子,即使知道这个无用的儿子只会吞吞吐吐——延王的视线一落到那个空席上,顿时脸沉下去,赶紧刹住那段记忆。
      司农大夫为难得候在那里,延王不应,他不能退。
      延王忽然指名:“曲绕延。”
      无人回应。
      延王皱眉再次问:“曲绕延?”
      曲绕延没上早朝,然后他发现,前四席,左首,右首,左副首,右副首,全部是空位。右首和右副首也就算了(他们是方芾、崔云去)。怎么连左首,左副首都缺位(那是上政大夫管轩灵,上卿大夫王夫)。延王才觉不对劲问:“管轩灵、王夫、曲绕延、为何不在朝?今日还有谁没有来上早朝?朝令官!”
      朝令官从殿外奔进来说:“回陛下,除上政大夫管轩灵、上卿大夫王夫、御使大夫曲绕延外,未出席者是司天官闻亍行、工司大夫良左、礼司大夫陆彼、以及吏大夫陆阳、吏大夫石德、参将程已、参将……”
      延王越听脸越难看,打断朝令官的话高声问:“究竟怎么回事?他们何故不上朝!”
      朝令官脸绿一半,尽管现在很暴雨连消几日暑热,但他仍前后湿透。
      就在这时,殿外传道:“御使大夫曲绕延进见——”
      大堂上,没有敢言语,延王沉着脸,看到曲绕延神色匆匆,朝服半湿,走上朝堂,来到延王面前一扣道说:“臣误朝时。请陛下降罪。”
      延王想开口,就听殿外传:“吏大夫陆阳、吏大夫石德、进殿。”
      两个大夫也朝服半湿的进入朝堂同时扣首:
      “陛下,微臣误朝时。请陛下降罪。”
      “陛下,微臣误朝时。请陛下降罪。”
      就在就在这里,殿外再传:“司天官闻亍行、进见。”
      闻亍行有点狼狈的整整朝服,进入朝堂。连连扣首:
      “微臣有罪,误了朝时。”
      “究竟怎么回事?!”延王厉声问。
      “呃……”几个大夫跪在殿堂中央,低着头,左右看看,谁都不敢先说。
      最后,曲绕延起上身道:“陛下,臣的朝车在道上延误了朝时。”
      “朝车误时?”延王眯起眼,“朝车何故误时?”
      “因有百姓相拦。”曲绕延只得如实说。
      “百姓相拦?连朝车也敢拦!歹民!歹民!”延王温怒说,“给我传弃毋伤。”
      “陛下——”曲绕延阻止道。
      “嗯?”
      曲绕延顿顿说:“陛下还是听听其他大夫何故误朝吧。”
      延王点点头,问:“你们呢?”
      其他几人头微微抬起道:“陛下,我们……我们也是在官道上被百姓堵住了朝车。所以来迟了。”
      闻亍行颤颤巍巍说:“陛下,司礼官陆彼恐今不能上朝,因百姓堵,车辙折,陆彼摔伤腿,微臣朝车就在他后面,亲眼见他被抬回府中。”
      “什么?!”延王开始意识到事情的异常大声问:“究竟有多少百姓堵朝车?”
      曲绕延回:“臣经木兴道,官道两旁,跪满百姓,官道太狭才使朝车无法通行。臣看去,一路都是。”
      “一路都是?”延王重复,然后问:“其他道呢?”
      闻亍行道:“臣经羽文道,两旁也都跪满了百姓。”
      其他大夫点点头说:“我们也是经羽文道。”
      这时殿外再次通传:“参将程已进殿!”
      只见参将程已跪在殿外,不敢入殿。在殿外道:
      “陛下,参将程已有罪,请陛下降罪。末将衣着不整不敢进殿。”
      延王已恼火厉声道:“进来!”
      “末将不敢。末将因冒雨骑马上朝,朝衣雨湿。”
      “你骑马?有朝车不用,你干什么骑马?”延王大吼,“进殿说!”
      于是如落汤鸡一般程已只得托着裹尸布一样的朝服走入堂入。
      刘熇气得脸都变青了。
      “陛下,末将罪该万死。”程已进殿后,连忙扣首。
      “你也是被百姓堵住朝车?”延王问。
      “是。末将经虎文道,不想虎文道两旁跪满百姓,前后三排,虎文道无法通朝车,臣才索性弃车上马改道,才能赶入宫。前面的参将魏田,因朝车进虎文道太深无法退身,想必,仍在虎文道上。”
      “什么?!那正阳道呢?有谁经正阳道?”延王问。
      曲绕延说:“上政大夫管轩灵,上卿大夫王夫的朝车都是经正阳道。”
      众臣一看,木兴道来三个,羽文道来一个,虎文道还是骑马改道才来一个,正阳道一个没来,情况可想尔知。
      “他们为何堵车?!”延王跪在一地的大夫、将军。
      几个人不敢言语。
      “曲绕延!”刘熇质问。
      曲绕延说:“陛下,不知为何,百姓都在流传,暴雨连下几日是因一人……”
      “一人?”
      “臣不敢说。”
      “说!”
      “是因——太子殿下。”
      “嗯?”延王撑起上身,厉声问,“关他什么事?”
      曲绕延一扣首,伏在地上有些不安地说:“当时太子晕倒在朝和殿外,也不知道为何一夜间传遍京城,百姓都说太子是因为民请命,替天行道,受奸人所咒,太子此举感动上天,所以,才会几日暴雨连将。甚至流传……”
      “流传什么?”
      “此雨是上天示警!太子将遭不——”
      “鬼话!”刘熇骂道,“鬼话!鬼话!遭奸人所咒,身遭不测——什么意思?他们是在指朕吗?一群歹民,他们怎会知太子倒在朝和殿之事?一定背后有人指示。定是受人指示!曲绕延,是不是你走漏了风声。”
      曲绕延吓地连连扣首:“陛下,微臣不敢。陛下,太子当日晕倒在朝和殿外,禁卫军,宫人,所见之人不下百人。众人之口,以讹传讹。太子护驾回宫,全城百姓都亲眼所见。佘田方芾借巫蛊毒害百姓数万,百姓对两人恨之入骨,太子借陛下之名,杀方芾佘田,此举深得民心!所以,百姓现在才会跪满四条官道。”
      “深得民心!?他是要造反!”刘熇吼道,“一定是太子余孽在暗中兴风做浪,这个逆子!”
      这里殿外再次通传:“上政大夫管轩灵、工大夫良左、进殿。”
      “让他们殿外候着!”刘熇咆哮。“这个逆子,朕本还想缓缓,现在看来不得不行了。我现在要废——”
      一声霹雳闪现,打断延皇后面的话。
      延王刘熇顿一下。他继续说道:“我要废——”
      又是一声巨大的霹雳刺穿天空,劈在屋脊之上,闪出一片火花。
      大堂上烛光摇动,令所有人都不由地发抖。
      守门宫人奔上大殿:“禀陛下,朝和殿的屋脊被雷电所击!所幸火被雨水所灭!”
      “什么?!”刘熇一惊,同时抬头看向天花板。但从里面没看出什么。于是大步走出大殿。大太监平奴跟在身后。
      站在殿檐,刘熇看不出殿脊的火势。于是他走下台阶,平奴连忙在身上打上雨伞。刘熇下到最后级台阶,才看到殿脊,一处焦黑。刘熇皱皱眉,突然感觉一阵眼花,身子一踉跄,平奴在后面扶住刘熇。
      “陛下小心,脚滑。”
      刘熇搭住平奴的手,不经意间低头,不觉一震,自己脚下所站之处,不正是太子当日躺的地方。
      “鬼话!朕绝不相信什么天启。绝不相信!”刘熇大声说,抬脚走上台阶。忽然转过身说,“来人,把这块地铲平,再砌新砖!马上去办。快去!”
      “是。”身旁的宫人快速离去。
      刘熇走上殿檐,又放慢了步子。然后,他转回头,对平奴低声问:“青凰宫近况如何?”
      平奴会意刘熇是意指太子情况如何,于是回:“青凰宫一直在加派人手看护。吴御医应知……详情。”
      “你即刻去!” 刘熇压低声命令。
      “是。”平奴转身离去。
      “等等!”
      平奴回身:“何事,陛下?”
      “算了,不用去了。” 刘熇冷冷说,“不过是苦肉之计。朕不会应这点风吹草动就松口。你不用去了。”
      平奴听完只得回到刘熇身后,坠下眼睛欲言又止。刘熇走进朝堂,看着满朝文武,突然感觉一丝疲倦。他坐上皇座说:“退朝吧。”
      “是。”
      朝令官宣道:“退朝。”
      众臣见刘熇没有退,自己也不能退,只得等在那里。过了一会,刘熇发现没动静,睁开眼挥挥手:“曲绕延、王夫、管轩灵、留下。其他人先退吧。”
      “是。”众臣这才扣礼。纷纷退出朝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