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宁舒(四)

      “少爷——”
      “少爷!”
      宁舒一下闭上裂开的大嘴巴回道,“什么事……”
      “我们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
      宁舒回府就回自己厢房,把竹简哐一声扔在桌上,倒在席坐上,双手搁在后脑,看着天花板,没找到辰石心里老大不舒服。
      “少爷!”家奴小心翼翼地提醒,“你轻点。”
      “干什么!”宁舒没好气地大叫。
      家奴吞吞口水说:“今府上有客,管大人来府上了。所以,少爷还是轻点。”
      “管大人?哪个管大人?我爹的朋友?”
      “管轩灵。管大人。”
      宁舒一听坐起身问:“来找爷爷?是管轩灵,管大夫?”
      “是。”
      宁舒眼珠转转,起身出房,拐到王夫的书房。
      “看来,天涯府又要人满为患了……”
      天涯府?宁舒竖起耳朵听。
      “王大人啊,您就别打马虎眼了,”管轩灵的声音从房里面蹦出来,“那周凌一案虽已停,但一家人至今仍在天涯府关押。你还记得太子率银甲闯入天涯府一事么?”
      “没有啊……”
      “王大人!此事已遍满京城,连百姓都知此事,你会不知道……您这糊涂装得太不像了……,算了,重点是百姓皆传,太子率军冲入天涯府救下周氏一门。其实真相,你我都清楚。问题就在,周氏是被诬陷本可释放,但因这段传言,弃毋伤一口咬定,周凌定是太子余党,虽周凌已死,他家人也不能幸免,至今仍押在天涯府……你也知道那个弃毋伤是什么人物,要被他这么查下去……”
      宁舒心一下提起来,什么!周氏一门至今仍关在天涯府?那辰石不就……,那个弃毋伤是个与佘田一样的人物,辰石落在他们手中那还不是羊入虎口,酷刑逼供。
      “……周凌之女已死在狱中,现连他唯一儿子也会因此事处刑……王大人,你有在听我说么?”
      “嗯!……哦,哦,哦……怎么没有呢,可惜啊,可惜啊,按律要灭其三族,腰斩于市啊。可怜,可怜,听说,那孩子与我家孙儿差不多大……”
      腰斩?!——辰石?!
      宁舒心‘咚咚咚’跳三下。
      开什么玩笑?!
      他要被……‘那个了’,我怎么办?
      司徒东允还等着收辰石为徒呢!
      心一阵收紧,不行,得好好想想,看来,这件事,不能置身事外了,该怎么办才能救辰石一命,一定得好好想想。宁舒眼睛咕噜噜转起来。
      “……王大人,现在,风声鹤唳,曲绕延会查出什么?”管轩灵擦擦汗。
      王夫眯缝眼睛,喝口茶没言语。
      “你……”管轩灵盯着王夫,说半时辰,直说得管轩灵口干舌燥,就没见王夫有什么动静。最后,他悻悻道,“好吧。算我今天没来,王大人我告辞了。”
      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管轩灵走后,王夫放下茶碗,开口:“进来吧,哪只老鼠在这里看东看西啊?”
      宁舒吐吐舌头,走进屋内走到王夫面前,嘻皮笑脸地对自己爷爷说:“爷爷,是我!孙儿给你请安。”
      王夫抬起头,看着这个与自己秉性极像的孙子:“孙子啊,今儿,又闯什么祸了?要爷爷给你出头。”
      “哪儿啊,爷爷你太小看你孙子了,你孙子我,怎么会一闯祸就想找您呢。”
      “哦!原来你也有学聪明的时候。”
      “是啊,是啊,”宁舒点点头,“现在我是在闯祸之前,来讨教您啊,爷爷。”
      “嗯?” 王夫歪起身子靠在背墙上说,“你要闯什么祸?”
      宁舒眼睛,转了两圈,然后,忽然打开所有门窗。
      “爷爷,你知不知道今天我去儒生院碰到了谁?”
      “谁啊?”
      宁舒拂在王夫耳边耳语。
      “嗯?”(王夫皱起雪白的眉毛。)
      “是啊,你猜,他要做什么?”
      “做什么?”
      “……”又是一阵耳语。
      “嗯!”(王夫提高半分声音。)
      “是啊!这怎么行呢!于是我就阻止……”宁舒继续扇风点火。
      “嗯……”王夫满意的点点头。忽然睁开满是皱纹的眼睛,大哼一声:
      “嗯!!你……你……阻止!还说了那些话?”
      “是啊。”
      “当时有谁听到了?”
      “我想儒生院所有的学生都听到了。里面好像有由,兴于,建德。”
      随着宁舒每报出一个名字,王夫就瞪一次眼睛,最后他站起身:“你真的说了那些话?”
      “是啊,说出去的话,拨出去的水。爷爷你说,我要怎么办?我只有去闯这祸了。”宁舒一脸视死如归。
      王夫忽然明白什么,坏笑:“啊,赢儿啊,你真是一肚子坏水,连爷爷也要被你蒙进去了。我可不上当。那《边土诸国游列闻》非一般人知晓的书。”
      “叹,爷爷,我是来向你辞别的。孙儿不孝啊,”宁舒眼睛闪出一片泪光,跪在王夫面前,“爷爷,孙儿无法为你养老送终了!孙儿……孙儿……”
      宁舒故做哽咽,断断续续说:“受孙儿一拜!孙儿走了。”
      说完站起身,还故意可怜巴巴扭过身子看王夫一眼,最后走向门口。
      “站住!”王夫终于沉不住气站起身:“赢儿,这件事,爷爷管了。你放心,爷爷说到做到。”
      “真的?”
      “当然。”
      “爷爷你真伟大!”
      “得了,留着你的马屁吧。还有什么事?”
      “没了。我走了。”说完,宁舒一阵风跑出来。
      嘿嘿嘿,宁舒在心里偷笑,爷爷啊,你可别怪孙儿,谁让你的皇帝老儿杀自己儿子不够,还要来害他的朋友‘辰石’呢?
      想想,其实自己还是蛮厉害的。嘿嘿嘿……对,现在不是偷笑的时候,还有几件事要做。他得连夜给他老师东允先生报个信就说:
      辰石因受巫蛊连累,关进大牢,若皇帝老儿要追查太子一事,辰石性命不保。
      他相信,他老师东允为了辰石,一定会再写一篇‘高山流水书’
      ……嘿嘿嘿嘿……
      哦,儒书院那里也得去一趟,得把‘辰石’的可怜遭遇向那些贵卿氏族的子弟诉说拆说,那群家伙的‘背景’可是很深的呢,都是氏族子弟,延王不会无所顾忌,另外最重要,司马老师也一定会帮忙的,司马老师是史记官,这才叫‘众人拾柴火焰高’么。
      另外,既然那个太子做那么事前准备,百姓对他似乎还挺关心的,那他宁舒就再加一把火吧。
      ……嘿嘿嘿嘿……
      他转转眼睛,又得意地笑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