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宁舒

      终于上了车,王宁舒抖抖浑身的雨水。那捆竹简被摆在座位旁。他看着那捆书突然伤神的自言自语:
      “辰石啊,我可是为了你才去借这些书的!你究竟死到那儿去了!”
      王宁舒抱住脑袋,他和辰石已经认识一年了,正是前年七月——天乂一年七月,在景山……
      “人怕出名,猪怕壮啊——”
      “哈哈哈,孙儿,虽说你属猪,也不用这般露短…哈哈哈……小猪儿……”
      王赢一身鸡皮疙瘩看着自己爷爷王夫,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问:
      “爷爷,你方才说的是玩话吧?”
      王夫眯眼睛说:“玩话?怎么可能,我孙儿天资聪慧,四岁识字,五岁读书,六岁写文章,与孟子有一比,当朝无人不知——王夫之孙王赢乃一代神童,所以……你想想,当提到太子陪读这个缺时,谁不会想到你……我的小孙儿!你爹听到此消息可是欢天喜地!要不是我厉声阻止,恐怕现在,他要张灯结彩,放炮宣告他的儿子将是太子陪读了!”
      “他!”王赢一脸不屑,“他要那么想当,干嘛不自己去当,拉我干什么?”
      “赢儿,当太子陪读又不是什么坏事——”
      王赢听这话再忍不住跳起来大叫:“不是坏事!不是坏事!开什么玩笑!我可不要当太子的……太子的……,”
      “太子的什么……”王夫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的孙子,逗他这个小孙子是他平生第一大爱好。
      “太子男宠!”王赢大声说。
      “噗——哈哈哈”王夫再也忍不住盯着孙子一张红脸捧腹大笑,“男宠……你从哪学来这个词儿?男宠——哈哈哈哈哈……”
      “爷爷还有空笑……,你把自己亲孙子往火坑里推!”
      王夫继续逗下去:“放心,太子没那种嗜好!再说,他只有十六岁。而且……你长得,哎呀,我现在才发现,孙儿,你长得玉树临风,跟老夫一样帅啊!”
      王赢打个冷颤,差点被口水呛到。
      王夫干咳两声:“好了,小孙儿,你不要听外界风言风语,那都是捕风捉影,太子陪读就是太子陪读。不是所有太子都胡搞的!”
      “捕风捉影?”王赢冷眼开始举例,“史书上:汉二代太子刘麒的那句:‘有博彦,此生足矣。’——博彦就是刘麒的陪读。刘武的儿子:太子刘洵‘爱美男不爱江山’为一个陪读丢掉太子之位。更甚者,当今皇上刘熇在太子时,为自己陪读——司徒东允写的一篇《好颜赋》。那篇文章怎么也来着:貌美如玗,形似流水,陪君一读,美不足幸——有这样美丽的人儿陪在身旁读书,真是幸福之事啊!——这些是‘捕风捉影’!爷爷,你倒说说,有没有一个太子是例外?”
      “呃……嗯……”王夫想老半天,还真没想出一个,开始转移话题:“你读史书就读这些东西!”
      “别转移话题!”王赢开始认真起来。
      “有,怎么没有,那是特例才会被文史记入。正常陪读多的是。比如……比如……比如……对了,翌太子就没有!”
      “那是因为他的陪读太丑了!皇帝一定是怕自己儿子重蹈覆辙才特别找个麻子脸陪读!”王赢直言不讳说。
      “不许对当今圣上不敬!”王夫沉下脸。
      “反正,我绝不当太子陪读。我要去景山,你们看着办吧。”丢下这句话后,王赢逃出家门。
      “呵呵呵,逃得比兔子还快!”王夫自顾自叹息,“没一点耐心听我说完,小孙儿,下面话,可是你自己不听哦!不要怪我!嘿嘿嘿!”
      孙子所说不是捕风捉影——汉视同性之恋是一种正常行为,而太子与陪读有这种关系确实不在少数。自然而然,太子陪读就带上了一层暖味色彩。不过,王夫认为这不是孙子王赢拒绝太子陪读的主要原因——自己这个孙子聪慧过人又生性好强,根本不适合当太子附属品。所以,当管轩灵提出让王赢当太子刘瑧的陪读时,王夫马上就以司徒东允已收王赢为徒之由拒绝了。好在延王似乎无意费神给太子挑选陪读,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王赢一口气驾车跑出京城去了景山。谈到自己那位老师,王赢又充满好奇。因为他的老师正是《好颜赋》中貌美如玗的‘司徒东允’。
      当今有两人说话对刘熇很有份量。一个是延王的太子傅现编汉史册的:司马聚。另一个就是延王太子时陪读:司徒东允。
      司徒东允究竟年纪有多大?无人知。(就像无人知司马聚有多大一样。)
      司徒东允究竟长相如何?无人知。(也许只有司马聚和刘熇知道。)
      司徒东允为何不做太子陪读,去景山隐居?也无人知。(也许也只有当事人清楚原委。)
      传说司徒东允已得天命为隐仙长生不老。
      这个传说又增加了司徒东允的神秘感。连王赢都好奇的半死。
      东允深居景山之上,然而写出的文章往往针对当朝政事、社会风气。文章老辣、精辟、一针见血。但他本人自尊极强,从不将这些文章示人。他有一个乖戾的习惯,往往将写完文章随手扔进山顶溪潭。竹简随波冲下山脚,延王刘熇为此就派专人在下流找寻竹简。
      老师文章直言不讳,他曾评价延王好大喜功、一意孤行、只听附和之言,长年争战,民不得安,国财虚无,总有一天会行‘亡秦之祸’。这些要被火燥的延王刘熇看到,不定老师刮刑才怪。所以,王赢不得不在中流设一个鱼网,中途拦下东允的文章。拿王赢的话说,他是在做‘水活’,别人水活捞鱼,他水活捞书,救师一命。
      见鬼,王赢喘着气,刚下过雨这段路更难走了,这个位置很僻静,无人会发现,所以他才挑这里设鱼网。但是山路崎岖。王赢走得满身是汗。景山满山是竹林。雨水令溪水涨满,隔竹林,王赢已听到溪水声。王赢站直身,拨开翠郁竹林,面前的情景让他停下步子:
      薄烟散开,一片郁郁翠翠之中一个素白的身影立在溪旁,那是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挺直的身姿,一手背后,一手举竹简,风起,翠绿竹叶漫天而下,翩翩飞舞,如翠蝶纷纷,停驻白衣之上,少年却浑然不觉,一心专注于手举竹简,随着风声,缓缓诵读:
      “德修清贫赋,德者、仁义而谦逊,素知天下广闻,心胸大度,不以小事为恶,私无求而好真善。修德者,需静心以天下为重,广眼界,容天下心……”
      《德修清贫赋》经他之口,浑然天成:溪水漠漠、竹叶稀碎、书声朗朗、郁郁翠翠山陉之间、如尘雾般韵含其中,王赢深吸口气,闭上眼,文之意境浑合山地之气吸入肺腑,令人心旷神怡,忘却尘事。
      “……自此尔已。司徒东允,书于,天乂一年七月初九。”
      文章念完,少年深吸一口气,发自内心的赞叹。然后,他试干竹简上的水珠,卷起竹简,转身离去。
      “等等!”王赢翻然醒悟大叫。
      少年这才发觉有人,他转过身。王赢冲前几步一心只想拦住少年,恶狼般扑向他,没注意脚下的溪水。少年叫:“小心——”
      可惜,只听
      “哗——”少年忍不住闭眼。
      “啊——”
      王赢哀叫一声,倒栽葱,栽在河里面。四脚朝天。但是他顾不得疼痛,一身泥水,狼狈不堪的趴出溪沟,脏亏亏一双泥手直扑少年。口中仍高叫:“不许拿!你是我的!”
      少年敏捷向后一退,王赢一个踉跄再次跌个狗吃屎。令他很惊讶是,面前此人在二次重摔之下,仍顽强爬起来,站在他面前,大言不惭地理直气壮冲他说:“不许拿!”
      “你说什么?”
      王赢面对近在直尺的少年,一个字一个字大声叫喊:“不许拿!你!是!我!的!”
      少年眯起眼,开始用看千年妖精的眼神看面前这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你——再说一遍。”
      “你……”王赢才发现,心急之下,他把那句‘书是我的!’省略成‘你是我的’。
      啊——要死了,他糗大了!
      他刚才冲一个陌生人大叫二声‘你是我的’这种变态的话,最最要紧的是对方还是个男的,他……他……他……
      啊——天呐,他王赢一世英名全毁了。
      少年看到王赢从脸到脖子根变成猪肝色。但是,马上‘涮’一声,就像翻书,王赢马上恢复正常,一本正经对他说道:“听着……这里是景山,你手里的竹简是我老师东允写的。我是他的学生。所以,这篇文章你不能拿走!你是……不,你手里的竹简是我的!”
      少年歪着头注视王赢:“司徒东允有学生?我不知道。”
      被他这么一看,王赢再次脸上发烧,这次是因为心虚,但他马上叫道:“把竹简还我!”
      “你叫什么名字?”少年一双黑眼直视王赢问。
      “我……我叫王赢。字宁舒。因为我读书老是第一,司马院师告诫,说我不能太争抢好胜。所以,为我取字为:宁舒。舒取输的斜音。呃……喂,等等,我干什么要告诉你我叫什么。”王赢不明白怎么嘴一溜回答了少年的问题。
      很奇怪,少年竟然朗笑起来,他拿起竹简递到王赢:“王宁舒,对吧?我记住了。拿着,你老师竹简。”少年把竹简交到王赢手中,转身离去。
      “等等!”王赢上前一步追上少年,“你,你不要了?”
      少年耸耸肩说:“反正记在脑子里了。竹简要不要也不重要。”
      “你全记住了?怎么可能,你只读了一遍。”王赢不相信的问。
      “要我背给你听么?德修清贫赋,德者、仁义而谦逊,素知天下广闻,心胸大度,不以小事为恶,私无求而好真善。修德者,需静心以天下为重,广眼界,容天下心,知……”
      王赢瞪大眼睛,忙展开竹简对照,天呐,他王赢能过目不忘,没想到今天碰到一个与他不相上下的人。
      少年坦然自若地背完后问:“如何,有没有背差?”
      “呃,一字不差。”
      少年满意的笑笑,想走。
      “等等!”王赢一把抓住他白衣,不顾泥爪在少年袖衣上留个黑爪印。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愣愣,想想说:“叫我辰石吧。”
      “辰石?好怪的名字。反正,你不能走,我要你去见一个人!你是不是很喜欢看书啊,那个人你若不见一定会后悔。反正你看了他文章,就一定得去见他。”王赢脑子呼呼转动,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威胁加利诱。
      “你是说司徒东允!你要带我去见司徒东允先生!”少年眼睛闪出一片光。
      嘿嘿嘿,上勾啦。
      “嗯。”王赢狂点头。不由分手抓牢少年的手向山顶托。
      辰石啊,你是我的福星啊,司徒东允说过,如果再找一个像我一样过目不忘的人来,那他就正式收我为徒。我还在想天下哪有我这般的天才呢,没想到,老天厚爱啊,注定要我成为司徒东允的学生。
      哇哈哈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