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宁舒(一)

      自太子护驾回京当天起,京城暴雨连降,雨声如鼓,雨水在四条官道上汇成小河,积水足有半尺。官道上无一个人影,即使有,也模模糊糊,雨太大了。
      雨帘中,一个黑影飞快的跑着,他未带雨具,浑身早已湿透,他抹一把脸上的雨水,努力看清前面的路,认出是羽文道,便一路跑下去。然后,在一座府门前站停,匾额高悬上‘儒生院’三字令他有点发杵,自他当太子舍人后便不曾进入这道门,但他今天非进不可。他抬脚跨进高高的门楷,奔向正堂。
      郝之清站在正堂,左右找寻,正堂摆满书桌,若平时定是坐满听学的学生,可现在空有桌席却不见一人。他明白现京城巫蛊之乱未平,人人自危,各各呆在家中保命。他未做停留直奔后面,他暗暗希望老师还在儒生院中。脚也未停,冲进后面,却与一人撞个满怀。
      “哗……”
      被撞之人一个踉跄,怀中抱竹简散一地。郝之清见有人,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双手抓住那人双肩大声问:“司马老师可在?我要找司马老师!快带我去!我有急事要见他。”
      来人被郝之清抓疼一裂牙道:“松手……松手!别摇了!郝岩,松手!我的竹简!”
      郝之清一听有人称呼他的本名,立刻松开手,再定晴一看大叫:“是你!王赢!你怎么会在这儿?”
      来人翻眼看看郝之清,慢慢蹲下身开始拾散一地的竹简道:“奇了,此话应我问你才是,你这太子舍人,跑到‘儒生院’做何?不会是替太子借书吧?太子现有心看书么?”
      郝之清心急到嗓子眼,不与王赢记较,急问:“我找司马老师有事!性命攸关!快说!”
      王赢看郝之清眼中冒火反尔露出常日恶作剧的眼神,慢慢说:“司马老师啊……他在……你得容我想想……嗯,哦……是何性命攸关之事?”
      “你……”郝之清气急大声道,“我没工夫跟你玩,你不说,我自己找!”说着越过王赢。
      王赢怀捧竹简站原地背对郝之清自信满满地说:“你不说,我也知道定为太子之事尔来求司马老师,对不对?”
      听此言郝之清猛停下步子,他突然想到王赢是朝中重臣王夫的孙子,他警惕的转过身盯着王赢问:“你怎会知道?还有,你对儒生院一向斥之以鼻,今来空无一人的儒生院做什么?”
      ‘我借书!否则谁愿意来这儿。”
      “借书?这儿还有你没看过的书么?”郝之清一脸写满不相信。
      王赢愣愣转口道:“我温故知新。要你管。”
      瞧出王赢的破绽,郝之清更是满肚狐疑,他上前一把抓住王赢的胳膊质问:“说慌,你究竟来此有何目的?”
      “放手!”王赢也烦了道,“和你一样,我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谁?”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你找什么人?”
      “与你何干?”王赢翻翻眼皮。
      “那我问你,你可见到司马老师了?”
      “宁舒啊,原来你等的是之清呐!”一个老声插进两人之中。
      两人同时转回头,见一老者站在走道上后面跟着十几个书生。郝之清一见老者,顿时脸上露愧色,向老者躬身施礼,恭恭敬敬地道:“愚生郝岩,见过司马老师。司马老师别来无恙,愚生无礼了!”
      王赢却在一旁急辩:“我找的人不是他!司马老师千万别误会了!”
      老者故作惊讶道:“哦!那你等的究竟是谁啊?”
      王赢吱吱唔唔道:“最近不能出城去东允老师的景山,我猜想他会不会到这儿来借书。他总一身素衣,我还以为他是司马老师的学生。”
      老者看看左右弟子的一身素衣道:“那看来,你找的人不在喽。”
      王赢一脸扫幸道:“看来是不在。”
      老者左则的学生插嘴问道:“你……说的该不会是他吧?”
      “他?”王赢问,“谁?”
      “嗯……他也是一身素衣,有一次,他还帮我找书来着。对了,由,那次你也在。”弟子向老者右边站着的第一个说。
       被叫由的学生马上道:“对。我还奇怪呢,怎么儒生院从未见过此人,我问他是否是司马老师的新学生,他只说是来此阅书。总站着阅书,一站就几个时辰。阅却不借,我告诉他,书可借家中阅,他说此处心静,家中不行。我猜他应是家贫之生。”
      (贫寒生:由家境贫寒交不起学费,司马允许贫寒生可随时来儒生院借书阅。)
      “啊!你们说那人,我见过。”由身旁叫兴于的学生也道,“上次,在书架前找司马老师的《临世论》,瞧在他手里拿着,当时我们还议论呢。他说司马老师的《临世论》不亚于东允先生的《德修清贫赋》。他说两者各有所长,相得益彰。他还向我推荐《德修清贫赋》此篇。我看后受益非浅,还想好好谢他。可近阵子总不见他。由,你瞧见过他么?”
      由摇摇头回道:“没有,兴于。”
      “司马老师,他们说的可是那位贫寒生?”老者左首第二个学生说,“记得那日您在书阁叹惜,不能阅董斋大夫的《边土诸国游列闻》时,那个站书架旁的书生。司马老师近他身边时,他才惚然发觉,手中书是司马老师的《诸述》,您还问过他观此书之心德。老师您还记得么?他确有一二月未来了,以前每隔十几日便能在书阁见到他。”
      司马聚摸摸一溜银髯,脸上若有所思口中道:“噢,是他啊!”
      站在由身边叫兴于学生道:“司马老师,兴于想去谢谢这位书生,您能告诉我他家居何处么?或者他尊姓,下次兴于想与他结交为志友。”
      “不行!”王赢立刻大声抗议,“我已与他结友几年了,而且东允老师也想收他为学生,你们就休想抢走。”
       兴于立刻反驳:“抢?他可是儒生院的贫寒生。”
      王赢眼露轻蔑道:“贫寒生?连姓氏都不问就给贯个‘贫寒生’的号,难道非贵族就一定是贫寒生么?哼,孔子的‘有教无类’你们早忘了。”
      “你!王赢——王宁舒!你竟敢在司马老师面前不敬!别忘了,你也是贵族!你有资格说我们么!”兴于气恼地说。
      “好了!”老者司马聚终于止住两人斗嘴,不急不慢道,“宁舒,兴于,你们都不用争。其实他并非是贫寒生,因为连我也不知他姓字名谁,家住何方啊。”
      二人一听,兴于张大嘴道,“老师也不认识此人么?可……可,他……我还以为,他又是老师领入的贫寒生呢?如果不是,他……他如何能来此看书?”
      王赢则‘啊’半声,然后眼珠滴溜溜转两圈开口问:“司马老师真不认识此人?”
      司马聚笑容可掬地回答:“识与不识有何重要,宁舒,当初,你和之清领入儒林院进时,老夫问过你二人的姓氏?”
      “呃……司马老师说的是。学生也是这么想。呵呵呵……”王赢裂开嘴笑笑,心里朝天翻翻白眼,想这大概就是‘大智若愚’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