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母子(二)

      吴焕后来常常想,也许这就叫天命所归,若他没有早到御医院,若刘瑧没有移住百草院,若在百草院中没有张氏的整整一天一夜看护。也许一切一切都不存在了……但,命数再次循环,回到始点。回京途中太子马车之上,包扎刘瑧伤口时他说出那句,尽人事,听天命,他看到躺在马车上的刘瑧脸上露出异常苍白的笑容。
      “这样最好……吴焕。”他嘴边沉吟。
      “殿下……”吴焕欲言又止。他看出此话出自刘瑧肺腑,是何让他说出这样一句生死之言?
      “父……王……如何?”
      吴焕回道:“无碍,只是摔下马,震到脑部,晕过去。。”
      刘瑧闭上眼,他还是输了,他曾天真以为只要他据理力争,父王一定会念在父子情份上至他一人之罪,但见到父王那一刹那,他才明白他有多么天真。
      “殿下……“吴焕看到刘瑧微微摇头。
      “我……输了,我还是输给了他。” 刘瑧自嘲地笑道,“至少,我不如他般无情!我以为,我能!可关键一刻,我究竟还是他的儿子……噗!”
      一口鲜血从他口中呛出。
      吴焕忙按住刘瑧的身体防止他动弹,刘瑧现在的身体比纸更脆,细微的震动,鲜血就从伤口涌出。
      吴焕眼红了红缓缓道:“殿下,您的伤不是无药可救。”
      “……呵呵呵,那我可以活多久?一年还是二年?活过我登基?活过我父王?我敢夺权,我能继位,只单单……没那寿命……,一个活过今天就不知明天的君主撑不起一个天下!”
      “只要殿下活下去,就有希望!”
      “父王不会给我这个希望!他会废我,然后处刑!” 刘瑧再次笑了,“这个伤至少能给我一个保持尊严的死法!所以,这样最好。”
      “请殿下允许吴焕救治殿下。三年前可以,现在仍可以!”吴焕激动的说。
      “要我沦为阶下囚,我宁愿去死!” 刘瑧吼道。
      ……
      丰羽四十六年,八月初九,汉太子,刘翌——暴病,七天后(丰羽四十六年,八月十六),逝于太子府,逝岁十九。延王痛心疾首,抱其身三日不离,失声而涕。为念太子逝,改年号——天乂,取翌之斜音,意为天下安定。
      
      刘瑧听到了鸟鸣,很好听的鸟鸣声。刘瑧缓缓睁开眼,窗外,晨曦微出,一束金色的阳光射在他脸庞上,身体好轻,他闻到一股雨后空气的清甜,还有阳光的味道。他微微睁开眼,看到一片白色,是棉被,他躺在辅着棉被的地板上。身上空无一物,裹在棉被里。棉被之外,他感觉有双手牢牢护着自己,很像母亲的手。他想那时的幻觉。
      母亲?
      不,母亲远在天典阁,怎会来此?
      那么,那个幻觉中的母亲又是谁?
      刘瑧很想翻身看看,
      但,他现在不想动。
      因为,他闭起眼,很舒服,
      身为皇子,唯有现在,他才可贪恋这份感觉……
      ……
      丰羽四十六年,八月十九:(即,太子刘翌死第三天。)
      “放手!”
      刘瑧使劲挣扎,无奈两边太监将他摁在地上。他抬起头,看到周皇后站在离自己几步之前。她的眼睛就像两个黑洞,深不见底。
      “你究竟想干什么?” 刘瑧大声质问,他怎么会大意到自己跑出百草院。
      只见,周皇后像具尸体般缓缓移到刘瑧面前,太监架起刘瑧上身,他不得不跪在周皇后面前。他看到,周皇后尖尖的指甲划过他的脸颊,脖子,随他领口,刺到胸口。
      “为什么……”周皇后双眼直勾勾盯着刘瑧,“为什么!你会活着?为什么你还活着?”
      刘瑧别开脸,但周皇后十指掐住他的脖子根,指甲深深扣进肉里,逼他对视她。
      “为什么!告诉我!翌儿和你生同样的病,为什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你!”周皇后抓刘瑧的肩膀,歇斯抵理的摇晃,“你使了什么妖法!告诉我!告诉我!一定是你,是你传染给我的翌儿!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你……疯……了!”
      刘瑧艰难地说这几字,他感觉周皇后十指收紧,呼吸困难。
      “我要杀了你!”
      刘瑧使劲扎挣,血液开始涌堵大脑,脸涨得通红,感觉越来越窒息。
      “秦妤姬!我要你的儿子为翌儿陪葬!我没有儿子!你也休想有!”
      周皇后尖叫声刺破耳膜。刘瑧身体一阵阵发软。求生的本能令他睁开眼睛,抬脚使出全力踹向周皇后。周皇后被踹倒在地。她狼狈地倒在地上,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拼命呼吸的刘瑧声撕力歇的狂叫着:
      “来人,把他乱棒打死!往死里打!打死他——”
      太监即刻将刘瑧重重摁倒在地。刘瑧拼尽全力的抵抗,但,几只手扣住他的四肢,身子被死死按在地上不得动弹。一个太监拿起木杖。没有任何可能挣脱,大病初愈的身体受不起任何刑罚。只要一棍就可以致他于死地。但刘瑧不想束手待毙。他发狠地吼道:“你们杀皇子,会有何下场?翌太子已死!一个失利的主子,你们还听她做什么?!你们想想清楚。杀了我!你们一个都别想活!你们会被千刀万剐!”
      所有的太监都愣住了,这句话是有用的。
      现在,太子翌已经死,周皇后失去唯一靠山,她在后宫会无立足之地。太监都是一群势烩之人,聪明如他们又怎会不懂其中利害。刘瑧的一句话点中他们的要害。
      刘瑧虽仍被摁在地上但木杖没有落下。
      “你们!”周皇后一看,尖叫:“你们这群狗东西!没听到我说的话!打死他,只要我一天是后,你们就得听我的!打死他!”
      被摁在地上的刘瑧微抬头,冷笑起来:“你一定会被废!就像你说的,或许就在明天!”
      “住嘴!住嘴!住嘴——!”周皇后的双眼露出恐惧,她怎么会被废!她怎么能被废!她捂住耳朵,大叫。
      “我不会被废!我不会被废!我是皇后!我是皇后!我是皇后!”她反复的尖叫,“秦妤姬,别以为你生个儿子就能当皇后,我才是真正的皇后。哈哈哈!”说完,周皇后再次扑向地上的刘瑧。
      “松手!” 刘瑧忽然对一群太监大声命令,“我死了,你们比她下场更惨!”
      果然,两旁太监手一缩。刘瑧朝旁一滚,躲过周皇后,爬起身,朝‘百草院’跑。周皇后一把抓住他的后心。将他拽倒在地。刘瑧睁开眼,看到周皇后伸双手掐他脖子。
      “住手!”一声女声响,“来人,把她拉开!”
      周皇后一愣,她转过身,看到秦妃面色通红,站在面前,身后站一群气喘嘘嘘的宫人。
      “来人!把周皇后拉回青凰宫。”秦妃冷冷的吩咐。
      “秦妤姬,你敢!”周皇后口气不稳的说。
      “没有什么不敢的!拉下去!”秦妃眯着眼说。
      周皇后被拉下去了,秦妃奔向倒在地上的刘瑧。
      “咳……咳……咳……”
      刘瑧抓住脖子好容易缓过气,侧身躺在地上,母亲就在面前,竟不知该说什么,几月不见,母亲有些陌生,他很想站起来行礼,但没有一丝力气。
      “快,来人,扶皇子回去。”秦妃心焦地说。
      太监上前,刘瑧刚被扶起来,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一软,晕过去了。
      丰羽四十六年,十月十一(即在太子死后三个月)周皇后被废,送入冷宫,三月后自杀而亡。同年,十二月初一,秦妤姬封后接印,入住青凰宫。
      天乂一年三月初一,延王立三皇子刘瑧为太子。即——瑧太子。岁:十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