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决择(四)

      屋内三人听声,脸色都一变。
      “放肆!什么你我!一个公主连点皇家威礼仪也没有,你母亲没教过你么?”
      “不许说我母亲!”
      “把她拉下去,我今天就替皇家管管这个野孩子!一个公主却整天穿男装成何体统,把她的红衣脱下来……”
      “那是父皇给我的!你们敢!”
      “好哇!你!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是广陵!”少年说着作势下床,双腿刚触地一阵头重脚轻,身子向前倾去,吴焕上前扶住少年双肩劝阻:“皇子,你现在不能下地走动,快回……”
      少年一双黑目瞪向吴焕的双眼,吴焕不由得将该说的话卡在口中。
       “扶我出去。”少年冷静的命令。
       林氏在前面开了门
      院中,尉国夫人冷冷地看着两名宫妇正把广陵摁倒在地,几只手粗暴地撕扯孩童身上的红衣衫,女童拼命的挣扎,无奈身单力薄。
      “撕——”
      领口被扯出一道口子,衣袖被扯下露出雪白的肩膀。
      女童尖叫:“住手!我要告诉父皇!我要告诉父皇!”
      尉国夫人眯起眼:“给我脱干净!” 
       门开,几人都注意门时,女童咬了宫妇一口,挣脱出来逃向门里,口中叫着:“哥哥!”
      尉国夫人没有阻止,她傲慢的眼神触及到门中的少年时不由得退缩了,就是那双黑眼,打从第一次开始,尉国夫人就告诉自己这个孩子是个威胁!不但是她妹妹的威胁更是周家权贵的威胁!是威胁就得除掉!就得趁羽翼未丰时除掉!
      “皇子——瑧,见过尉国夫人,未能及时见礼,还请尉国夫人见谅!”刘瑧彬彬有礼地说,同时避开向他扑来的女童,女童被一旁的林氏拦住。
      “不知,尉国夫人,此来玉暖阁有何要事?母亲现不在,尉国夫人如有事想告,瑧愿为带话。”
      尉国夫人停了半晌,冰冷地说:“三皇子是想蔽门不见客么!我可不记得这是皇家应有的待客之道,看来秦妃是越来越疏于管教她的孩子了。”
      “你根本就不是客人,你是来找茬的!”广陵还嘴道。
      “广陵住口!你怎么能对尉国夫人如此无礼!”刘瑧大声训向一旁的广陵。  
      “哥哥,你!”广陵一双大眼睛委屈又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哥哥,她几日不见哥哥,好不容易偷溜进来却被刘瑧大声吼现又当着别人的面骂自己。她再也忍不住,奔进屋里。林宫妇见追进屋内,屋内响起广陵惊天动地的哭声。
      尉国夫人冷笑:“好了,三皇子不用演戏给我看,不想见就直说,拿这套来唬谁!我们走。”
      刚要离去,半晌又将身子转回来,冲一旁躬身行礼的吴焕问:“你是何人?”
      吴焕忙道:“卑职是御医。”
      “御医?”尉国夫人一挑眉,“这儿有人病了么?”
      “啊,回尉国夫人,三皇子,身体微恙,所以请卑职来疹治。”吴焕听从刘瑧的戒语。
      “微恙?”尉国夫人故意问,“什么病?听说和太子巡猎回来的士兵都得了什么‘七日劫’的,三皇子,你不会也得了吧,你可知宫中对于传染病例来是怎么疹治的。”
      吴焕注意到刘瑧的腿微微发颤,身体微微晃动,仿佛迎风便倒,他知道刘瑧是在硬撑,以他现在气力随时都有晕倒的可能。而尉国夫人似乎卯准了这点故意在这里耗时间。
      刘瑧的嘴唇翕动低沉道:“不知。”
      “哦!是不知得何病?还是不知对待传染病的疹治?罢了,谁让你们是秦妤姬的孩子呢,这种事恐怕连你们的母亲也不会懂的,恶疾仍五邪所至,宫中视为不详,宫中除你还有皇子公主一堆呐,他们要是都被五邪所侵如何得了?万一侵入皇体那可就是更大的罪过了!所以……”尉国夫人转回身对身旁的人道,“吴御医,你可断清楚,万一你误诊可就是失职!”
      刘瑧咬着牙,他感到头嗡嗡作响,尉国夫人的话在他的耳边回响,他有些不明白这个女人究竟要对他做什么,但他预感到她是有备而来,看来,她已经知道自己得什么病了,她是在试探吴焕么?还是在试探他?他该说什么?
      看刘瑧面白如纸,尉国夫人心里暗笑口中道:“吴御医,你要听清楚,我问你,三皇子究竟是何病?”
      吴焕想想直起身大声道:“回尉国夫人,三皇子不是风寒病,所以,卑职绝不会开风寒病给三皇子。请尉国夫人记住!”
       尉国夫人当下一怔回敬道:“那是何病?可是七日劫?”
      “也不是!”
      此话一出,刘瑧吃惊地抬眼盯着吴焕,他以为吴焕会像其他御医一样说出实情,可没想到吴焕会暗中护他。
      “你可断清楚了,不是七日劫?我不信?凭你一个小小御医则说得如此肯定?”
      “不是。”吴焕大声重复。
      “好。”尉国夫人马上道,“去,叫御医官费太机到这儿来。”
      一旁人提醒:“尉国夫人,费太机今天已去了太子府。”
      尉国夫人一瞪眼骂道:“那就找其他御医官。快去。”
      “是。”
      不大时,田御医官跑进玉暖阁。
      “卑职见过尉国夫人。”
      “去,给三皇子疹断,是否是七日劫?”
      田御医进宫几十年,一看气氛已明白几份,他走近刘瑧,请刘瑧伸出右手把脉一会。
      尉国夫人心急问道:“究竟什么病?”
      田御医想想道,“依卑职所断不是风寒,可能是劳累以至寒气入体。”
      “什么?不是七日劫?”尉国夫人不死心的问。
      “七日劫?”田御医诧异道,“当然不是。”
      “可是,随同太子出巡的士兵都得了这病,他为什么没有得?”
      刘瑧出奇不意的说:“听此话,尉国夫人很想瑧得此病而住进‘百草院’喽?田御医,我问你,我的病会传染么?”
      “呃,不太会。”
      尉国夫人像终于抓住把柄般道:“不太会,那就是有可能喽。既然会传染,未防万一,还是请皇子移住‘百草院’吧。这是宫里的规矩,三皇子应该比我这个宫外人更明白。来人,你们在这里伺候着三皇子住进‘百草院’。”
      刘瑧看到尉国夫人一副要亲眼看他进入百草院的样子道:“尉国夫人不惧五邪入体,真让皇子感动。幸好刘瑧并非七日劫,听说七日劫易染妇人而且染者皆破相损容。”
      此话一出,尉国夫人反映就得到了刘瑧预期的效果,她脸微微变色,退后几步,口中却道:“三皇子,你在威胁我?”
      “有么?田御医,我听说得七日劫者会口舌出胞,流浓腐烂,可是真?”刘瑧轻声问。
      田御医点头:“是。”
      尉国夫人一听脸变色,连退几步转口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出宫回府了,你们就留这儿伺候三皇子移住吧。”说完急不可待的离去。
      见尉国夫人走远,刘瑧终于松口气,感觉浑身虚脱无力,他瞥一眼尉国夫人的宫人道:“出去,我自会移住,用不着你们,滚。”
      “三皇子,奴也是听命行事。”宫人的嘴脸让刘瑧一阵恶心,他冷冷一笑,“那很好,你们既然有视死如归的决悟,我不会相拦。你们就把我平素用的东西搬去‘百草院’。只要你们不怕被染。” 
      果然几名宫人脸有迟疑,马上转口:“呃……三皇子既然自行移住,奴们回去复命便是。奴告退。”说完风一般退出玉暖阁。
      望着宫人逃出玉暖阁,刘瑧很想笑,可一阵多嗦,整个人向后仰去。
      “皇子。”吴焕扶住刘瑧,“皇子还是快些歇息吧。多站无益。”
      刘瑧却没有动,他坚持着站直身子,对一旁的田御医道:“谢过田御医为我疹治。请告退吧。”
      田御医官点点头道:“请皇子保重身子。卑职告退。”  
      等田御医官离去,刘瑧才缓缓转过身子一手扶着边墙走进屋内。只见广陵仍在嚎啕大哭,林氏在一旁安慰。广陵的一身红衣衫已被撕烂,雪白的肩膀上是一道道渗血的抓迹。吴焕注意到刘瑧在看到广陵身上的伤痕时,眼神中露出一丝痛楚,手轻轻放向广陵的额头却在咫尺之间僵在半空,好久好久,最后,硬生生将手抽回。
      “林……林嫫嫫,给广陵找件衣服让她穿上。”刘瑧很吃力的将声音压回平静。
      “可,公主衣服都搬去玉锦宫了。”林氏说。
      “那就找件我的衣服给她披上!”刘瑧的声音提高吓到了抽泣的广陵。
      “是!”林氏快步进屋,从橱中翻出一件青色衣衫。回来,照在广陵身上,不想,广陵一把夺过衣服,使劲摔在地上,用脚踩踏。
      “公主!”林氏惊呼。
      “我恨哥哥!我恨哥哥!我再也不想见到哥哥了!”广陵瞪双目吼向站在她跟前的刘瑧,“为什么你要把我赶出这儿?为什么我不能回家?我恨你!”
      说完扬手使劲推刘瑧,刘瑧躲不及,本已虚弱不甚的身体被广陵大力一推撞向墙壁。
      “嗯——”刘瑧感觉一阵天晕眼花,五脏六府都在翻腾。一阵恶心涌上来,他拼命忍住,吴焕连忙扶住刘瑧滑向地面的身体。
      “公主息恕,皇子身染‘七日劫’他是怕染上公主,所以才让公主住到玉锦宫。公主应该体晾。”吴焕双手撑住刘瑧,转头对广陵公主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广陵捂住耳朵,任性地大吼,“我一辈子也不想看到你了!”说完跑出屋去。
      林氏想追却又丢不下刘瑧。吴焕见刘瑧脸色泛青浑身摊软,只得再次抱起刘瑧放到内室床上。
      刘瑧抓住吴焕的手臂,开始干呕。良久良久,才平复,刘瑧现在真的是无一丝气力了,整个身子像抽空般。他侧卧在床上,拳缩起身子。吴焕见状,打开药箱,翻出一个漆木瓶,打开塞子,放在刘瑧鼻前让他细闻,又将瓶中露汁倒入刘瑧口中一些。
      又过了一阵,刘瑧终于睁开眼睛。
      “皇子,您现在的身体根本不宜移住他处,您现在需要静养。”吴焕提醒道。
      林氏也道,“皇子,‘百草院’奴不能进,如何照顾您左右。”
      刘瑧微摇头,气若游般道:“若我现不去,到时,只怕周皇后会把我抬往别处……只有趁现在,至少,我可以选择住的地方。”
      “可是……可是,‘百草院’根本无宫人伺侯皇子您在里头不也一样是等死……。”林氏泪如雨下。
      “吴焕,你为何要护我?”刘瑧转尔问在一旁的吴焕。
      吴焕不加思索回答:“就像皇子所言,若皇子死,卑职也会处刑。所以,卑职要想尽办法让皇子活下来。而且,卑职是名御医,不能见死不救。” 
      “那么……好,我相信你,我要进百草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