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决择(三)

      吴焕查过少年的眼、耳、鼻、舌。
      “瑧皇子的病要紧么?”宫妇小心翼翼地问吴焕。
      吴焕若有所思,再次抬起少年的手臂把脉。手指动了下,少年睁开双眼。
      “瑧皇子!”宫妇激动地盯着醒来的少年叫道。
      很奇怪,虽高烧使少年不断喘气,但神情很平静,至少少年用一双镇定的眼睛看着自己。少年有双特别的眼,很大,黑多白少,长长的睫毛微微上卷。若这双眼睛长在女孩脸上应该是好看的,只可惜生在少年脸上。
      汉国对男子的审美标准是:鹰眼、剑眉,大耳、厚唇,四方脸、宽肩膀,体格健壮孔武有力。延王刘熇、太子刘翌都被喻为当世的美男子。面前的少年却一项也不具备(吴焕后猜想这是否是延王刘熇不喜三皇子的原因之一。)汗湿的头发粘在脸颊上,红潮退去苍白异常,身体也略显单薄。
      “林嫫嫫,茶。”少年躺在床上轻声说。
      “噢,好。”宫妇端过茶碗。
      少年撑起上身,宫妇忙扶住少年的背,一手端上茶碗,少年右手被吴焕把着脉,只能用左手捧茶碗,慢慢饮尽。
      喝完后,少年恢复点力气,尔吴焕也把完了脉。
      “在下是御医名叫吴焕,刚才见皇子时未能行礼,请见谅!”吴焕对少年道。
      少年端详了吴焕会道:“我得的是什么病?”
      吴焕回道:“若诊断无误,皇子染上现京城四虐的瘟疫‘七日劫’。”
      宫妇听言脸色一白叫道:“这……不可能,皇子只是从狩猎回来,偶尔发烧尔已,怎么会是七日劫。”
      吴焕解释道:“七日劫的前两天,病人会四肢无力,食欲下降,热度反复升降,很像风寒,但到了第四至六天,热度会持续上升,伴有抽搐、呕吐、晕迷、甚至出现幻觉。有些病人口腔会出泡无法进食,到第七日,一些病人因呼吸衰竭尔死。一些是因为法进食尔饿死。另一些则是不明原因的吐血尔亡。如果病人撑过七天,到第八天,热度便会回落,病情就会渐渐减轻。所以,此病才会称为七日劫。皇子,卑职所说症状有么?”
      少年默默点头。
      “那症状从何时开始?”
      少年想想道:“三天前,今天应是第三天。”
      吴焕思虑会道:“最近可有进食。”
      “有些,只是吃不多。”
      吴焕想想道:“皇子趁现应多吃点米粥,积养体力。因为日落后,高烧会再度上升,将会持续三到四天。卑职会开药汤,压制热度。病后期,药量逐步加重以止口舌出泡,到时皇子会很辛苦。望皇子有所准备!”
      “我会死么?”少年出其不意的问道。
      吴焕道:“卑职用此法治过几十人,十人活下来。卑职不想吓皇子,但也不想欺瞒病人。只希望皇子为接下来的情况有所准备。”
      “你叫吴焕?”少年问,“进御医院几年?”
      “三年。”
      少年转头对宫妇道:“林嫫嫫,把药斗拿来。”
      “是。”
      宫妇拿来药斗,少年对吴焕道:“是你开得药汤么?”
      吴焕摇头道:“不是。卑职来之前并不知要给谁诊治,自不会开药。”
      少年翻过药斗,指向斗底上的吴字道:“那为何,斗底写有吴字。”
      吴焕有点诧异,忆起早上太监指名叫自己去,难道这里面有什么蹊跷?
      少年指药斗对吴焕道:“能看出药是治什么病的么?”
      吴焕拿过药斗,伸近鼻子细细闻过药味,又伸手指沾药残汁在舌中尝了尝,道:“像风寒药。但确实不是卑职所开。”
      “我相信,药不是你开,只是,以后无论你给我开何药,送进玉暖阁都将是风寒药。”
      “皇子是何意?“
      少年不语轻轻摇头,然后盯着吴焕道:“吴御医,你是我见到唯一据实相告病情的御医,看在这点上,我也说句实话。你也许命不久已了。因为,你见到方才我把风寒药泼出窗外。若这几日内,你一直开风寒药,我就会必死无疑。而你会因错诊之过被处刑。”
      “可卑职不会开风寒药……”
      少年打断吴焕的话重复道:“无论你开何药方,送进玉暖阁都将是风寒药,药斗有吴字。所开药方会查无踪迹。我死后,你将以错诊处刑。”
      吴焕背脊感到一阵冷风,他意识的自己处境危险。
      “我不想死!”少年冷静的继续说,“我想吴御医也是吧?”
      吴焕直愣愣的盯着面前这个少年,他有点不可思议,如此冷静的语气与少年的年龄是不相符的。
      似乎看出吴焕脸上的疑问,少年轻轻一笑说:“吴御医才进宫三年,我已在宫里呆十五年了,深宫中最基本要学会如何自保。特别是皇子。”
      少年说了许久的话显然耗费大量气力,他虚弱地将头侧靠在宫妇肩上。
      “请皇子赐教。”吴焕略显紧张的问。
      少年喘着气,脸上的神情像是在寻找对策。
      宫妇道:“瑧皇子,要能派人出宫通知秦夫人或秦将军的话,让奴家今晚就动身。”
      少年微微摇头:“没用,宫中耳目众多,根本出不去。就算侥幸,母亲远在天典阁远水不救近火。”
      “那秦将军……”
      “让他如何进后宫?”
      “那该如何是好?”宫妇慌了神略带哭腔的说。
      少年不语。
      吴焕盯着手中的竹简也不知如何是好。
      一般御医所开药方会送至药房,药房抓药再进行煎煮,同时,拿药斗在底写御医之名、送去的地方;后药会送入宫。有时例外,若药房中无此药或恰好用完或要求有新鲜草药时,会进后宫去‘百草院’采药。
      吴焕忽然眼前一亮道:“皇子可知‘百草院’?若卑职亲自去‘百草院’配齐所有草药,亲手煎煮就不会有调包。且‘百草院’备有煎煮的皿具。”
      少年顿时睁开眼。
      少年问:“你所开药,百草院都有么?”
      吴焕回答:“卑职不知,但可从御医院药房带去百草院煎煮,后带至玉暖阁。”
      少年略略点头。
      吴焕起身道:“卑职即刻去抓药,随后会将药送至玉暖阁。卑职告退。”
      “等等。”少年道。
      吴焕转回身:“皇子还有何事?”
      “我要看药方。”
      吴焕与是将袖中所开药递给皇子。
      少年拿过竹签细细看去道:“之后的药汤都是此种成份?”
      “因病情而异。”
      少年想想说:“你抄三份,一份交药房以防人起疑,一份你自留配药,最后一份留此处。以后你每次所开药方都一式三份。”
      吴焕不解为何皇子要留一份,但还是一一照办。
      “另外,吴御医……”少年意味深长地说,“进宫时务必谨慎,若有人问起,需守口如瓶。”
      “是。”
      正说着,只听院中想起孩童的高叫声:“哥哥不能见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