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决择(一)

      “哗——”
      雨水倾盆尔下如洪如瀑,一股股狂风扫进汉轩宫将曼帘抛起雨水倒灌随着漆木的地面流淌。平时太监们会加派人手擦试吸干,但此时此刻,若大的汉轩宫只有跪坐在下的曲绕延、汪胡羊、管轩灵、王夫、以及坐在龙榻上的延王刘熇。
      曲绕延把所查案卷呈上后退回席坐。
      刘熇(hè)闭眼沉默,四人只得跪着,又跪了好一会,刘熇睁开眼沉沉的开口:“平奴!”
      平奴一直在殿门外长廊候着,一听声,回道:“在。”
      “弃毋(wù)伤来了么?”
      “回,在殿外候多时了。”
      “传。”
      四人闻名心中一阵诧异,此人是朝中臭名昭著的酷吏,办案只求急功近利迎合圣意,‘小案‘一经他手会变成‘大案’——牵连诸多无辜!。
      过了一会,瘦如精猴,背驼腰弯,一张鼠脸的弃毋伤走进大殿,冒着尖嗓子道:“臣扣见陛下!”
      刘熇眼没抬开口道:“听着,太子之事定要办!凡跟此事有关,一个也不许放过!可听清了。”
      其余四人抬头瞧着刘熇。
      管轩灵道:“陛下,现查是否不妥……”
      “什么不妥?朕现想废了他!”
      管轩灵一惊便不敢再说下去了。
      弃毋伤心中嘿嘿一笑暗想:所谓查案只不过为刘熇废太子所用的晃子,自己又怎会不明白。想及此,弃毋伤一扣首正要领旨听身后的王夫四平八稳地说:
      “太子私立天下召,又兵起天典阁仍国法不容,陛下要废太子实属应该!”
      管轩灵诧异偷眼盯着王夫,不知王夫用意何在。
      “废太子,臣以为可行,也应行,否则国法何在,王威何在。若不行,众诸侯们岂不是要看陛下的笑话。”
      刘熇斜眼盯着王夫,听出后句话有弦外之音道:“王夫,你究竟想说什么?”
      王夫缓缓道:“陛下圣明,自然明了废太子一事上:何时废,怎么废,实在是个大问题。毕竟太子不比一般皇子事关储君之位!现方芾之案未歇,朝冶上下人心惶惶,民心不稳,若此刻废太子,储君之位空缺难免会让一些诸侯想入菲菲,趁机蠢蠢欲动。对彻查太子余党也诸多不利。”
      见刘熇不语,王夫睁开满是皱纹的眼睛继续道:“不如借太子之病,将其留置深宫加以禁锢,以牵制太子余党,待将余孽清除,人心稳定之后,再行废立之事。就如陛下所意,‘废’是结果,‘查’是过程,但只不过,‘查’有温有急。陛下您意下如何?”
      “那依你之见?”
      “臣愚鲁,陛下圣明可先处制方芾等一干余孽,一来以平民愤稳定人心,二来迷惑太子余党欲擒故纵。”
      管轩灵终于明白为何王夫是只‘老狐狸’。同样的话,从王夫嘴里说出来效果就是不同啊。也只有王夫在此种时刻能说敢说。
      刘熇仍不语,但将曲绕延的递上竹简指给弃毋伤道:“弃毋伤,方芾逆谋大罪,诛九族,余党名册在此,一并处刑!”
      “卑职领旨。”弃毋伤扣道,抬头心急追问:“那太子之事臣是否要……”
      刘熇丢下话道:“方芾案先办!”
      “是。”弃毋伤灰溜溜退出去,剩下四人皆暗暗松口气。
      “曲绕延。”
      被突点到名字,曲绕延应道:“臣在。”
      “彻查太子余党,交你办。要彻查清楚了!”
      “是。臣必会彻查清楚。”曲绕延道。
      “退下吧。”
      “是。”四人慢慢起身退出汉轩宫。
      曲绕延走出宫门,见倾盆大雨不由叹气,大雨已下三日,京城酷暑虽除,只是在曲绕延眼中未必是好。
      “曲大人!”一声尖锐的声音从身后想起。曲绕延转回头见弃毋伤站在那儿。
      “卑职恭喜曲大人!”弃毋伤双目盯着曲绕延行礼,躬身行礼。
      弃毋伤的眼神让曲绕延心中泛起一种厌恶,但谨慎如他,知道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的道理,所以平淡道:“弃大人将奖了,本官实不知喜从何来。”
      “陛下将两件大案均交曲大人受理,陛下现如此重用曲大人不是可喜可贺么!”弃毋伤嘴上虽这么说,脸上却分明写满功劳被抢的嫉妒。
      曲绕延刚想回驳,王夫冒出一句话:“好大的雨呐!弃吏使您可有伞?能未借老夫一用呐。”
      弃毋伤一时弄不清楚王夫平白无故冒出的话问:“王大人未有备伞么?”
      王夫眯眼笑道:“有备,只是,雨大伞小,老夫体形又胖,撑一把那够呐,想同弃吏使一同撑伞回车,两把伞架一起也好均老夫一份。”
      “呃……”
      弃毋伤露出难色,和王夫一起撑伞,这种肥硕肚子及高大骨架别说两把伞,三把也够呛,到时候还不把自己挤出去淋成落汤鸡。连忙回道:“王大人,你真太取笑卑职了,卑职伞更小。卑职还紧着要办陛下交待的事情,先行告退了!”说完落荒而逃。
      汪胡羊忙道:“不如卑职撑伞送王大人吧。”
      王夫也不客气道:“啊,有劳汪护卫了。”
      待宫人将伞拿过,汪胡羊左右手各撑把伞举到王夫头上道:“王大人请。”
      “好好。这雨可真大,三天前就一直下,正逢灭暑气,要不还真不知热死多少百姓呐,风也大,风大啊!风大!过一阵云开雾散喽……”王夫神神叨叨地被汪胡羊送走了。
      见王夫的背景消失在雨中,曲绕延觉王夫那后半句话像是对自己说的。见管轩灵皱眉举伞冲曲绕延道:“曲大人,在下也告辞了!”
      “管大人走好。”曲绕延回道。
      只剩下曲绕延一个人了,他默默撑起伞这时只见一小太监匆匆从雨里从时来。
      小太监见曲绕延先行礼:“见过曲大人。”
      说完,对候在宫门外的太监说:“平公公在?”
      “什么事?”平奴从宫门里走出来。
      小太监凑在平奴耳边耳语,平奴脸色一变迟疑对小太监道:“你在那儿候着,有消息再报。还有,真有什么事,找个御医通报。”
      难道小太监是在说太子的情况?曲绕延猜想。虽想知不便问正犹豫。平奴对曲绕延走近道:“曲大人,雨太大,不如奴再拿把伞替您撑着。”
      曲绕延瞧出平奴的用意道:“有劳了。”
      于是,平奴忙拿太监再拿把伞撑起道:“曲大人,老奴送您一程。”
      “好。”
      等两人离开汉轩宫,曲绕延开门见山问:“平公公,太子近况如何?”
      平奴撑伞手一僵接着瞧左右无人问:“陛下是命曲大人查太子之事么?”
      曲绕延点点头。
      平奴问:“那陛下意思……?”
      “陛下说,方芾之案未歇,查太子一事不能过急。下官正为此忐忑。”
      “曲大人有何打算?”平奴小心翼翼地问。
      “所以下官才要问平公公,太子近况如何?”
      平奴抬头盯曲绕延一眼又赶紧转开道:“即使陛下此意,曲大人就照陛下的意思办吧。”
      曲绕延听着停下步子盯着平奴道:“平公公,下官询问太子近况无他意,只是想心里有个底吧了。平公公切不可多心。”
      平奴叹口气道:“曲大人,老奴要多心便不会替曲大人撑伞了。曲大人,王大人其实今晚做了件天大的好事。对你我天大的好事。”
      “你意思是?”
      平奴意味深长也停下步子道:“曲大人,太子毕竟是陛下的儿子!父子之间,外人插手,事后遭怨!风大雨大总会到头,事后受罪的是推波助澜之人。”
      “怕就怕,风无停时啊。”曲绕延接平奴的口道。
      “也许快了……”平奴似是不经意的说着,“曲大人耐心等一阵子吧,雨总有停的时候。已到宫门了,奴不便送,曲大人走好。”
      看着平奴离去的身影,曲绕延心中道,只怕雨过未必天晴,他联想起三年前‘翌太子逝周后废’的事情。现在与当时的情况如此相同,连结局想必想是相同的……
      丰羽四十六年,八月初九,青凰宫内。
      尉国夫人放下红漆镶金茶碟,看着面前的周皇后道:“妹妹,陛下巡猎还未回宫?”
      周皇后语气阴□□:“姐姐不是都看到了。再说,陛下回宫于否,我这儿青凰宫还不都一样冷清。”
      “翌太子巡猎都回宫了,想毕陛下也差不多……”
      周皇后冷冷哼一声打断尉国夫人的话:“姐姐休提了,陛下现在天典阁。”
      “天典阁?”尉国夫人故作吃惊轻声问:“不会真像外边传的那样吧?那个秦——”
      周皇后一听‘秦’字,仿佛针刺入骨般忿恨道:“别说了!听这个字都怕脏了我耳朵!”
      尉国夫人随即也忿忿道:“就是!周家三朝重臣,世代贵卿,从前,他秦方正骑奴出身给周家守门都不配!现在,朝里朝外还要看他的眼色!还有他姐姐,一个歌女竟陪驾出巡天典阁!妹妹啊,姐姐听着都替你委屈。”
      被尉国夫人这一说,周皇后几日来弊在胸中的妒火终于爆发出来,大骂:“她秦妤姬是个什么东西!下贱之人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尉国夫人等周皇后骂完,叹口气道:“妹妹,骂归骂,陛下重用秦方正毕竟是事实,尔我们周家确实已不似当年了。这几日我心里一直揣着件事,左右思量一定要告诉你。”
      “姐姐说。”
      尉国夫人顾忌左右,周皇后命身旁宫人道:“下去。”
      “是。”宫人退出。
      见宫人退出,尉国夫人凑近周皇后压低声道:“妹妹,陛下重用秦家,秦家势力如日仲天,那秦方正和他侄子都手握兵权,再加那秦妤姬又给陛下生个皇子。你想想,这将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
      周皇后听着尉国夫人的话,脸色越来越冷,眯起眼露出道道杀气。
      突然一太监步入宫内跪在周皇后面前,惊慌道:“皇后!”
      周皇后一翻眼道:“大胆!谁许你进来的。”
      太监忙道:“皇后命奴去太子府见太子,可到了那儿才知道,太子殿下已经病倒在床两天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太子府竟没有通知本宫?那群废物不想活了?”周皇后站起身冲跪地上的太监大骂。
      尉国夫人眼珠转转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回尉国夫人,就是狩猎回来后,听说随太子一同出猎的不少侍卫也病倒了。”
      “哦?那一同出猎的瑧皇子呢?”
      “奴不知。”
      周皇后心领神会尉国夫人的问意,随即道:“那你就去那儿打听一下,明白么?记住是叫你打听。”
      “是。奴明白。”
      不大时,太监回青凰宫回周皇后:“回皇后、尉国夫人,奴打听到了,瑧皇子也病了。”
      尉国夫人道:“下去吧。”
      “是。”
      周皇后道:“等等,去御医院把一等御医费太机叫到太子府替太子诊治病情。”
      “是。”
      等太监走后,尉国夫人起身道:“妹妹啊,那边你是不是也该派个御医去瞧瞧呐?”
      周皇后眯眼道:“是啊,姐姐说得对,我也该做些皇后该做的事情了。来人,听说三皇子巡猎后偶感风寒让御医院开出风寒药送去,是风寒药!即刻就送!过些时候再让御医去瞧皇子病。”
      “是。”宫人心知肚明道。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