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生死(四)

      “……太子的伤如何尔来?片甲砍破,是剑伤!吴焕,是否太子回京途中已有此伤?”
      谁的声音?刘瑧再次微微睁开眼,头痛欲裂,浑身火烧般,耳边嗡嗡做响,贤阳的声音好像从很远远的地方传过来。
      “回公主,回京途中,卑职确已为太下殿下包扎过伤口。殿下顾忌当时情况危急要卑职必须守口如瓶。至于殿下是如何受的伤,卑职实属不知。”
      “那太子现情形如何?”
      “尽人事,听天意。”
      “什么?真那么严重?”
      “伤口很难愈合,即使包扎仍止不住血。况且高烧不退,再这样下去,恐怕……只有靠殿下自己了。”
      “胡扯!吴焕!你可知道太子殿下的安危牵扯到什么、关系到多少人命?我告诉你,如果殿下有闪失,你第一个活不了!”
      “公主,这点卑职比谁都清楚,但,能做的,卑职全做了。相信这点殿下也是清楚的。”
      “瑧儿清楚?什么意思?”
      “回京途中,卑职替殿下包扎伤口时已告知过殿下,殿下当时坦然地讲,尽人事听天意吧。这样最好。”
      “太子真……讲过?”
      “确实如此,而且,殿下说,希望将此话转告贤阳公主及皇后。望公主及皇后明了其中含意……”
      刘瑧晕晕噩噩的想道:尽人事,听天意,很耳熟呐,已不止一次用在自己身上了,上一次是在……
      ……
      “父皇,儿自愧不如……”刘翌单腿跪地向站在面前的延王刘熇说道,“儿没有尽到此次领队巡猎之职。请父皇……”
      “不用了,想必昨夜是一场血战吧。你缺乏历练能做到如此已高出父皇所想,很不错。”
      看着满地皆是狼的尸首,延王刘熇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
      “可是,没有抓到那头‘雪狼’,儿心有不甘。”
      “算了,‘雪狼’要让你能抓着,它就不是‘狼王’了。好了,你也受伤,下去休息吧。”
      “是。”
      刘翌与延王刘熇谈话时,秦方正在指挥打扫猎场,久经沙场的他虽对血腥场面司空见惯,但一想到是在尚无半分实战经验的翌太子指挥下对付狼裘仍有点心寒。要知道对付的是那匹‘雪狼王’。
      秦方正边想着,沿河岸四处扫视。
      “将军,你看那是瑧皇子么?”
      “嗯?”秦方正一抬头,可不是刘瑧正单独摊坐在河边。
      秦方正快步跑上前,只见刘瑧脸上满是血迹,身子直直坐在那儿,双目直愣愣盯着前方,摊开手掌,地上是一把□□。□□上是斑斑血迹。
      “瑧皇子?”秦方正明显发觉刘瑧神情不对,他又叫了一次:“瑧皇子?瑧儿,是我。你怎么了?”
      刘瑧整个人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秦方正握住刘瑧悬在半空的双手才发觉已是冷冰僵硬。
      “瑧儿,你醒醒!我是秦方正!”秦方正大声呼唤,刘瑧仍一脸木然。
      经验丰富的秦方正明白了,刘瑧现就如一些士兵第一次战场杀人后的情形:浑身冰冷、目光呆滞、手脚发抖、精神恍惚。想及此,秦方正冲身后士兵道:“你们去叫御医。”
      “是。”身后的士兵离去。
      秦方正等身后没人后,对刘瑧道:“瑧皇子,恕末将无礼了!”说完扬起手掌。
      “啪——”
      一把掌打在刘瑧脸上。刘瑧身子一歪,接着从喉咙嗯出声。睁开眼,缓缓看向秦方正终于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舅……舅”
      见刘瑧开口叫自己,秦方正放下了心道:“我在这儿。”
      “舅舅……”
      “对,是我。我在这儿。”
      刘瑧端详秦方正好一会忽忆起那头雪狼,双肩猛烈颤抖,恐惧从眼睛中流露出来。
      秦方正心中暗暗叹惜,刘瑧到底还只是个十五岁孩子,又在皇宫长大,昨夜的狼袭对他来说太残酷了。他轻轻拍了拍刘瑧的双肩道:“没事了!”
      “舅舅……”
      刘瑧的话却被赶上前的延王刘熇给打断:“怎么了?”
      秦方正连忙侧身行礼:“回陛下,瑧皇子有些身体不适想是吹了山风。”
      刘瑧仰脸望向自己的父亲一时说不出半点话。御医正巧赶到对刘熇道:“陛下,还是让卑职瞧瞧吧。”
      延王刘熇阻止道:“翌太子的伤看过没?”
      “是,已经察看过,是扭伤脚踝,无碍。”
      “嗯。那叫下面备辆车,让太子下山时坐车。”
      趁刘熇在吩咐时,御医走近刘瑧蹲下后道:“皇子,是否哪里疼痛?身上有任何不适?”
      刘瑧瞅着站在面的父亲赶紧摇头。御医又把了把脉接着对刘瑧道:“皇子请站起,让卑职察看一下。”
      刘瑧准备站起,可双腿发麻,一动就抽搐不止,秦方正忙伸手臂,借秦方正的力,刘瑧才颤颤巍巍站起身。
      延王刘熇瞧在眼里训道:“经不了大事面。下去吧!让他自己走。”
      刘瑧轻声行礼道:“是。儿告退。”
      秦方正心有不忍却只得松手。刘瑧踉踉跄呛没走几步腿一软摔下去被正巧走来的太子刘翌扶住。
      “没事吧?”刘翌关切的问。
      刘瑧猛摇头。
      延王刘熇见刘翌问:“翌啊,不是让你下去休息吗?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哦,父皇,儿伤无大碍,可以骑马,所以特来告诉父皇一声,不用用车了。”
      延王刘熇赞许地点点头:“好吧。不要勉强。”
      太子刘翌见刘瑧颤颤巍巍的离去道:“父皇,还是让皇弟坐……”
      “不用了。”
      “皇弟第一次巡猎就遇上狼裘而且……”
      “我说不用,就不用。”延王刘熇武断地说,“方正,你和御医先下去准备回程。”
      “是。”两人同时告退。
      见太子刘翌一脸犹豫便问:“怎么?”
      太子刘翌忙道:“父皇,儿有件事一直很想问父皇。”
      “说吧。”
      “父皇,您对瑧皇弟特别严厉。皇弟他毕竟只有十五岁。”
      延王刘熇听刘翌关心自己的弟弟心里有点高兴,他道:“难得你有手足之情。你不明白,刘瑧不像你,长得太过娇嫩,朕对他严厉是望他多多厉练有男子气概。你看只不过是狼裘就吓成这样子哪有皇子威仪。”
      “父皇,皇弟这次其实……”刘翌想将刘瑧射伤‘雪狼’之事告诉刘熇。
      刘熇以为刘翌又想坦护刘瑧阻止道:“好了,朕自有自的做法。下去吧。”
      刘翌见此只得道:“是。儿告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