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生死(三)

      “嘶……”御医撕开衣物。
      “嗯……”即使是昏迷,剧痛仍使刘瑧哼出声。
      “快拿绵布!”
      他微微睁开眼,糊涂的人影晃动。
      “太子殿下!”有人在耳边轻唤。
      “你……吴焕……”刘瑧微睁眼费力吐出这个名字。
      “……你们这群庸医……”帘外传进女声。
      贤阳的声音?刘瑧恍惚的想,眼角透帘扫去。好像是,可看不真切。眼皮太沉睁不开。耳边传来水声,当伤口再次被绵布压及时,刘瑧不禁痛叫:“啊……”
      “瑧儿!”贤阳闻声冲上前,映入眼的血红让她触目心惊。
      吴焕正解去刘瑧的外衣,衣衫内的金属光泽令贤阳从震惊中显露诧异。
      “御制片甲?”贤阳脱口而出——片甲:又名软护,其制做、式样与金缕玉衣一样,材料却采用铁。贴身穿是为防身——但这件片甲的左肩处有一道砍痕,切口锋利,两边沾满血迹。
      吴焕解开片甲,见到刘瑧左肩至胸口的纱布被血湿透不禁皱眉。转过头对贤阳公主道:“公主,卑职须用刀割断纱布才能察看伤口,希望公主允许。”
      “动手吧。”
      脸色惨白的贤阳镇定地盯着吴焕的一举一动。
      吴焕从医箱中拿出小刀割断肩头纱布。再次对阳贤道:“公主回避吧,太子殿下伤深入骨不看为好。”
      “那……我在外面等。”贤阳体谅地退回帐外。
      等贤阳退出后,吴焕才轻声对刘瑧道:“殿下,卑职要拆纱布,请殿下忍着。”
      刘瑧微微抬抬眼,吴焕开始掀起伤口上的纱布。
      “嗯!”
      刘瑧脸色瞬间刹白,咬牙扬起下巴。
      纱布完全掀下——那是一道从左锁骨至胸口的伤,伤口开裂,露出粉红的肉、白色的骨。即使身为御医官,对如此深的伤口吴焕心中仍有些发杵。他不敢迟疑,迅速清洗血污,散止血粉,纱布按住伤口绑紧。处理完,吴焕抬刘瑧手腕准备把脉,才发觉刘瑧的右手死死扣着身下的丝绵,手下丝绵被抓出道道破痕。
      “殿下……”吴焕轻唤几声,然而刘瑧已昏迷了。
      ……
      “殿下!是狼,群裘!”
      一声尖叫惊醒刘瑧。他揉揉眼睛睁开眼,呆滞的盯着周围发生的一切。
      “瑧皇子!请起。”两名护卫上前拉起刘瑧将他护在身后。
      “怎么了?”刘瑧不懂为什么周围的人个个兵刃出鞘。
      猛然一声狼嚎刺刀般划破长空,刘瑧身体一哆嗦。
      “所有人!围住火堆!注意狼群,别让它们靠近。”太子刘翌高举火把一手持剑大喝。
      所有士兵以火堆为中心背靠水源,围成半圆状,面向着前面的林子。刘瑧睡意全消,他睁大双眼透过人墙的缝隙瞪着前面黑黑的林子。只见黑暗中一双双莹绿色的鬼眼在黑暗中浮动,突然一双如杯大的鬼眼与刘瑧四目相视。
      “啊……”刘瑧失声叫喊,指向那双莹绿色的鬼眼,“鬼!”
      刘翌随刘瑧所指之处看去,阴影中出现一团白影。他不禁惊叹:“是雪狼!拿弓箭来!”
      有人送上弓箭,刘翌放下火把、剑;弯弓搭箭,瞄准那头雪狼。
      “嗖——”一箭未果。
      刘翌再次拉弓搭箭,他瞄准两双莹绿狼眼的中间,双臂满弓,一箭射去。
      “嗖——”仍未射中。
      雪狼一声急啸,刘瑧只见一双双狼眼飘向自己。
      “所有人准备弓箭!等狼群靠近再发箭!”刘翌指挥。
      所有人摘下弓开始拉弓,摆开射箭阵型。
      忽然一团黑影窜入空中扑过来。
      “噗——”刘翌一箭射去。
      “呜——”狼应声倒地。
      接着二、三、四团黑影跃出林子窜入空中。
      “放箭!” 刘翌一声令下。士兵箭如雨下。
      一时间刘瑧只听得弓弦绷紧之声,空中飞箭的‘嗖嗖’。
      冲在最前面的狼最先倒地。后面几匹狼又退进林子。一阵山风刮过,所有人不禁眯起眼,注视着黑暗中的野兽群。而暗林中再次响起雪狼的长啸,刘瑧终于看清了是一头桐体银白的狼,身形修长足有半人多高,一双金色眼珠泛出慑人杀气,好威武。
      仿佛是命令,狼群纷纷躬起背脊,前爪插地,低头注视着火堆前的人群。张开狼嘴,白森森的獠牙露出、鲜红的舌头吐出团团白气。
      “嗷——嗷——嗷——”
      一声紧似一声,一声急似一声的狼嚎此起彼伏,让人觉得四面八方全是狼群,铺天盖地,要将自己掩没其中。刘瑧身不由已的颤抖着,上下的牙齿都在打架,每一次狼嚎都让恐惧不断扩张,他捂起耳朵,可狼嚎声仍刺入鼓膜如铁捶敲击他的心脏让他喘不过气来。
      父皇!舅舅!云瑞!母亲!谁都好!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死!不想被狼吃掉!
      刘瑧睁开眼,求助般望向高石处的太子刘翌,而太子刘翌此刻也脸色紧张,双手使劲握住弓,双眼死瞪着黑洞洞的树林。
      狼就要来了!狼会扑上来的!它们一定会扑上来!它们会咬死所有人!吃了所有的人!我会死!我会死!我会死!
      对死亡的恐惧淹没了刘瑧,他想喊却叫不出声,想跑,双腿抽筋般发着抖。
      猛然间,狼嚎声赫然尔止,仿佛有什么东西一下把声音砍断,死亡般的寂静,刘瑧甚至听见粗重的呼吸声,‘咚咚’的心跳声,火苗‘啪啪’声。
      终于,正面的群裘开始了!几匹、十几匹、几十匹的狼拧成一股,黑压压像潮水涌向队型。
      “发箭!”
      刘翌声音响起,所有士兵拉满弓射出去。一时间箭如雨下,
      “哗——”
      仿佛碰到坝岩,中箭的狼一匹匹倒下阻挡了潮水涌进的速度,但后面的狼群一匹匹跃起再次涌向队型。箭雨未歇,一时间人狼的战争进入胶着。
      这时,在黑色的潮水中划出一道银白的光,闪电般射向队型,前端的士兵措不及防,闪电以一道最眩目的弧线跃然尔上,射向空中。画片在这一刻停止,黑夜中,一头银狼跃然尔起,浑身散发着令人窒息银光,双眼射出慑人的霸气。是惊叹还是恐惧,最前端的士兵忘了射出箭弩,于是死神扑向了他。
      “噗——”士兵甚至没有来得及惨叫就被雪狼扑爪割断咽喉。
      “啊!”第二个士兵惨叫一声死于狼爪之下。
      后面的参将拔剑刺向雪狼,雪狼再次跃起扑向参将。
      “啊!”第三声惨叫再次响起。
      队型出现缺口。
      “保持队型!不能让后面的狼攻进来!督将,参将,结果这匹狼!”刘翌眼见队型涣散,在后大声指挥。
      队型中不能用箭,两名参将拔剑冲向雪狼。雪狼扭身猛回头,向站在水岸高石处指挥的刘翌望去。疵开牙仿佛在露出一个轻蔑笑意。雪狼再度划出道闪电射向两名参将。就要相撞之间,银狼急跃尔起,弧线划出,雪狼借参将的肩膀弹向空中,跃过两名参将,直奔刘翌的高石尔去。
      人所未料!雪狼扑向太子刘翌!
      人们被雪狼在空中的姿态所折服。等意识到死神的逼近时却已来不及拔剑抵挡了。眼看雪狼的前爪就要爪到刘翌的双肩,太子刘翌却没有半分反映。
      “噗咚——”
      本能使刘翌身体后仰,脚下一打滑,滑倒在水中,躲开这致命一击。刘翌双手撑地坐在水中,一仰头,雪狼赫然站在岩石之上俯视着自己。刘翌脑子一片空白,直直瞪着高处的雪狼,千钧一发之际,一块石头打在雪狼头上。
      “滚开!”
      刘瑧也不知何时从手中丢出的石块,见雪狼扑向翌哥心急了。
      雪狼的注意力被吸引到刘瑧身上。这时参将近距离举箭尔射。雪狼避箭从岩石一跳尔过,跳入水塘。见雪狼与太子拉开距离参将奋力用身体挡在刘翌面前。雪狼再次回身,瞅准了,突掉转头,如箭般冲向岸边的刘瑧。显然前一击让所有人均把注意力全放到太子身上。刘瑧身边一个护卫也没有。
      刘瑧惊呆了,愣愣地看着雪狼奔向自己。
      在离刘瑧十几步外,雪狼纵身飞跃,高高的弧线在黑暗中划出,这一刻映在刘瑧的眼中让他终生难忘,雪狼俯冲尔下,那双金色狼眼像要把他的灵魂都吸进去。时间一下子停格了,雪狼俯冲下的每一格动作全映入脑子里,一格一格,一格一格……
      想死么?不想就砍下去!秦云瑞的声音忽然闪现耳际。
      “砍下去!”
      刘瑧高叫一声,举□□。
      “嗖——”箭弩射出。
      雪狼身体一倾落地。刚一箭未伤及却也令它改变弧线的角度未扑到刘瑧。
      雪狼定定身子,箭擦伤肩头皮毛,血腥味刺激野性,它的眼直直瞪着五步外的刘瑧,裂开嘴,露出尖尖獠牙,唾液流淌在外。
      我不想死!我不会死!我要活!
      刘瑧平举□□对准狼头。
      就在此刻雪狼行动了,它化为一道银箭冲向刘瑧。距离急速拉进,他们甚至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自己的身影。刘瑧对准那只金色眼睛中的自己扣下弹簧。
      “嗖——”
      “噗——”
      “嚎——”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