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父子(三)

      “嗖!”
      一支箭从□□中射出正中前方的木柱。
      “刘瑧!你又胡动我东西!”秦云瑞一脸严肃冲正站院中手举□□的刘瑧道。
      刘瑧转过头一脸得意的说:“是这么玩么?我的箭法不错吧。”
      玩?
      秦云瑞听此字心中暗暗叹气,把他研制的兵器当成什么了?
      “这是为杀敌所制兵器,不是你胡闹的玩具!”
      “噢。”
      刘瑧充耳不闻道,转过头举起弓眯眼“嗖!”又射一发。
      “就可惜每次只能射二发箭,而且装箭太费功夫!要是在装箭的时候,有人冲上来就避之不急了!”刘瑧盯着手中的□□失望地说,转尔问已走到面前的秦云瑞道:“是不是?”
      这个刘瑧,看来还真玩出明堂了,竟说出这种□□的缺点。秦云瑞想着。
      “不过,如果打猎时候应该能使吧?”刘瑧突然双眼放光地瞅着秦云瑞。
      “不行。”秦云瑞一口回绝的刘瑧接下去的话,同时夺过刘瑞手中的□□。
      “为什么?下月,我第一次狩猎,要是箭法不好……,‘刘瑧欲言又止。
      “所以你就想到我这来‘投机取巧’?”
      “我是‘以逸待劳’。”虽被秦云瑞说中意图,刘瑧仍脸不改色。
      “哼——”秦云瑞懒的跟刘瑧争一口之长,转身就走。
      见秦云瑞离去,刘瑧不免有点急,他追上秦云瑞道:“你说话不算数!”
      “什么?”秦云瑞眯眼停步看着刘瑧。
      “你答应过教我使弓用剑,我都快十五了,一直没教过,下月我狩猎不想被父王斥责。”
      秦云瑞摇头道:“好吧,就算我给你这把□□,你会骑马么?总不见跑着去追老虎野兔吧。”
      刘瑧脸一红争辩道:“谁不会骑马!只要坐上去就行了。”
      “是么?”
      “那你是要看我笑话喽?要是我从马背上摔下来,我就拉你当垫背的。”刘瑧半要挟地说。
      “呵呵呵……”
      “有什么好笑?”
      “好吧,好吧,跟我走吧。‘
      “干什么?“
      “我可不想当垫背的。就算临阵磨枪吧,只要你不笨应该能行。走吧,别杵这儿了。跟我去马廊。”
      刘瑧眼睛一亮提脚跟过去了。
      ……
      后来学会骑马了?还是没有?好像没有,勉勉强强没从马背上摔下来罢了——
      ——“太子殿下!快到京城了!”
      车外,声音提醒斜靠在车上已坠下眼皮的刘瑧。刘瑧微微睁眼,身体很重,明明很热的天,他却觉得有点冷。车外脚步声响,“殿下!”
      “还有何事?曲书令。”刘瑧的声音露出一丝有气无力。
      “殿下,还请三思,若一旦进入京城,陛下重新掌控兵权只是早晚的事。”
      “我意已决。”
      “殿下——”
      “话,方才我都说到了。”
      “殿下,殿下的智谋魄力已不在陛下之下,殿下为何要做此选择呢?”
      “崔云去!”
      “崔云去?!”曲绕延疑问。
      “你认为我震的住他及他手下的八万兵马么?”
      “殿下,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也该有所想,有所不想。”
      “就算我震住一个崔云去,那众诸侯王呢?”
      “殿下有此等谋略与气魄,到时一定会兵来将挡,水来土吞。”
      “若有秦方正,我可这么说,但物事人非。何况又将父皇置去何地?天下容不了两位君主。”
      “……可尊陛下为太上皇。”
      “呵呵呵,父皇的威信在朝中太深,置位太上皇无疑在头上悬把利刃。我坐得稳?”
      “殿下,至少您可容陛下,但陛下将容不下您。”
      “错了,若是太子就能容下,但若是君主,容不下,也不能容下。这个罪我背不起,也不想背。”
      “太子殿下,若您现在放弃权位,事后陛下下罪,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秦皇后,俞太傅以及太子府一干人等包括卑职,你认为陛下能容下我们么?”
      “我说这些,曲绕延你知道为何么?”
      “为何?”
      “事后,若母后制你之罪,可将这些话原原本本的告诉她。”
      曲绕延惊言:“太子殿下,您……您是怎么察觉卑职也是……”
       “母后即能明安宫中禁卫郭于,就能暗插书令你。后宫是非之地,母后毕竟是太子的母亲。再说,一项谨言慎行的你一反往日向我说这些‘大不讳’的话,意图没有几个。”
      “卑职谢殿下,只是殿下还是没有回答卑职的问题。”
      “我会让父皇投鼠忌器,除我,他不动你们任何一人。”
      “殿下考虑如此周密没想到事后,秦皇后的处境么?”
      “想过,所以,我要你做一件事——拖到广陵回来。”
      “您意思是六公主会回来?”
      “是。能办到么?”
      “卑职一定办到。”
      “太子殿下如此睿智为何就不能像当年……”
      “……我是我。何况……你以后会明白……”刘瑧声音渐渐低落下去。
      “是。卑职告退。太子殿下,请保重。”
      曲绕延缓缓退去,心头却像灌铅般沉重。他低头离去与汪胡羊擦身尔过却浑然不觉。令汪胡羊不解。汪胡羊知道方才御医为陛下及太子看过,御医说两人均无大碍。
      想起那一刻,汪胡羊仍惊恐未定,要是当时没有太子那一箭,要是当时方芾没有死,要是没有太子的临危不乱,一声号令将方芾所带天典阁金甲武士镇住,恐怕现汉国将土崩瓦解了!
      汪胡羊微微喘口气,现全军接太子之命已行至京城,接下来恐怕国将移主,此时此刻延王刘熇仍在晕睡之中,太子大权在握,任谁都会预料出下面会发生何事。想及此汪胡羊不禁暗暗叹道,太子殿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真如常人眼中的无能么?难道这一切都是在太子殿下的意料之中么?不可能,再如何太子只有十八岁,怎会有如此深的沉府,可刚才一切又做何解释?不过令汪胡羊自己都意外的是,他对太子继位之事并不惧怕甚至内心还有一丝希望,刘瑧所表现出的机敏、果断、特别是力挽狂澜的魄力已深深震服自己。
      也许太子刘瑧将成为比延王刘熇更具威望的君王!
      “末将见过太子殿下。”郭于骑马奔至车前道,“禀殿下,现在离城门只有几里了,只是城门紧闭,鸾驾无法通行,所以特别来请示殿下。请殿下下令大开城门。”
      刘瑧终于撩起车帘,郭于见刘瑧脸色苍白道:“太子殿下?您是否应该再叫吴御医……”
      不必,”刘瑧打断郭于的话,他有点费力的抬头望向前方,军队浩浩荡荡前行,视线尽头,露出京门墙,那应该是东门。他用右手撑住车框,无奈好像没什么力气。只得说:“郭于!”
      “在。”
      “传我命令,大开城门,迎接圣驾及太子回朝!”
      “是。”郭于领命正想催马离去却被刘瑧叫住了。
      “郭于!”
      “是。”
      “给我找匹马来。”
      郭于不解道:“太子殿下要战马有何用?”
      “我要骑马亲自护送圣驾回京!”
      “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