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父子(二)

      风无声无间停止了,场内鸦雀无声,汪胡羊怔怔地看着远处太子双手托剑与黑色战马对峙。
      一黑一白、一远一近、一高一低在八千羽林之间无言的对峙。
      王者的刘熇高高俯视站在他面前的儿子,这是第一次,刘瑧挺身抑头与自己的父亲真正的四目相对,刘熇有些意外,儿子气态是他未见过的。刘瑧缓缓屈膝跪地,双手将剑平举头顶报:“儿臣刘瑧救驾来迟了,父皇,方芾私通奸人佘田假借‘巫偶’之名,残害忠良,屠杀百姓,甚至意欲对父皇不利,请父皇一定要严罚方芾以平民愤!”
      刘熇的面容仿若蜡化,端坐黑马之上,两鬓白发浮动,双眉凝视。
      良久,良久,两人纹丝未动。
      最后,刘熇一拉缰绳,马调头缓缓进入林子。汪胡羊一见刘熇进林子催马上前跟在其后。刘瑧见状起身进林子,追过黑马,再次跪在马首仰面:“父皇!”
      马头微仰嗒嗒倒退两步。刘熇勒缰绳,稳住马身,开口喝:“刘瑧!你知罪么!”
      刘瑧心头一凉,父皇竟直呼自己的姓名。
      话即如此,也罢!
      想及此刘瑧猛然起身,他仰面双目对视延王,双手一动,高举过头呈在延王面前。
      “父王,儿用这把剑斩杀羽林军督将高骏,私调羽林八千前来,但,父皇,儿一片忠心只为护驾,别无私心!父王——”
      “够了!”刘熇一声咆哮,“你以为你怎么想朕会不知道么?一片忠心?!哼,你以为朕年老痴呆么!刘瑧!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再问你一遍:你!可!知罪!”
      刘熇所说每个字都是‘最后通碟’。现在,无论太子说什么做什么刘熇听在耳只是成了狡辩之词,若再这样下去,只怕……
      刘瑧脸上一片暗然。父皇此话他岂会不知含意。
      “父皇不信儿所说?”
      “朕真是太小看你了,只是你不要忘了,天下是朕的天下,这羽林军仍是朕的忠军,他们心中只有朕一个,岂能容你狐假虎威!朕面前,他们只会忠心效君,绝不是你——刘瑧!所以朕才要亲自出马,朕倒要亲眼看看,你究竟还有多少能耐!”
      “父皇!儿——”
      这些话虽在他意料之中,但真到耳中仍字字句句如锤刺刺心。
      父皇啊!父皇!
      若他刘瑧真意欲谋反,早带兵杀入天典阁了,岂会在此处逗留这么久?
      刘瑧在心中微摇头,半是无奈,半是酸楚——被曲解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啊。长久以来,父子隔阂已深,岂非三言二语便能消除。从调令羽林那一刻起,他就觉悟‘谋逆之罪’是背定。不管他出何动机,是否有此动机。
      想及此,刘瑧语气沉稳缓缓道:“父皇,儿自知其罪当诛不敢为己开脱,听凭父皇制罪。只,父皇,此事皆有儿起,是儿一手谋划,无管他人,故请父皇看在……看在……儿称您一声父皇的份上,只制裁儿一人吧!不要诛连他人。”
       汪胡羊心头一阵心痛,他偷眼瞧瞧高高在上的刘熇却未见其有所松动。
      刘瑧继续说道:“父皇,儿臣下面话许大逆不道,但儿臣定要父皇知道。儿其罪当诛,另一人也不能赦免!佘田借‘巫偶’之名深夜查抄太子府,而太监赵兜也在同时查抄母后的青凰宫,此两人同时行动,均是一人在背后指使,这个人就是——方芾!父皇,方芾此举,意图不言尔欲,望父皇一定要严惩此人以绝后患——”
      “住口!”刘熇一声断喝打断刘瑧的话,“你这不是为自己开脱又是什么!你的意思是你今日此举都是方芾所害,你为自保,不得已尔为止吗!这不是开脱之词又是什么?”
      “父皇,若儿不这么做,今日又如何站在此地与父皇对话?”刘瑧针锋相对的大声说,“父皇,儿若有谋逆之心,又岂会到今时今日才会行动?又岂会驻兵此处对天典阁迟迟不有所行动!?”
      刘瑧的这句话再次刺激了延王的神经,他怒吼:“你!逆子!”
      “呛啷——”
      抽出刘瑧手捧宝剑,高高举起。
      汪胡羊大惊道:“陛下,万万不可!”出手想拦。
      突树林外马声嘶叫,一人高声道:“陛下,臣救驾来了!”
      闻此声在场的三人均一怔。刘熇本想回头,忽见面前刘瑧脸色剧变,向自已扑过来,衣抽中一道银光。
      “啊!”刘熇大叫,电光火石,手起剑落
      “唰——”
      一道青光劈闪!
      黑马嘶鸣,前蹄跃起。
      青光后,一片红尘弥散下来,在阳光下闪现出金红眩目。
      等汪胡羊睁开眼,在地上躺倒两人。
      “陛下!”
      “皇子!”
      汪胡羊冲向倒在草地的延王刘熇时,阿虎奔向侧臣在地的刘瑧。
      刘瑧脸色刹白,手却指向林外艰难地说:“阿……虎!快……,是方芾意欲——”
      阿虎随刘瑧的手指望去,只见延王后方十步外,一人倒在树影中,前襟一片血迹。一只箭正中咽喉。
      “皇子你……”阿虎发现刘瑧的不对劲,高喊,“御医!”却被刘瑧一把抓住制止。林外人马声响,有人大声高叫:“陛下在林子里,快护驾!快护驾!”
      这杂乱的马蹄声还有这声音——方芾的声音!不对!汪胡羊顿时感到情况有些不对。方芾如何会在此地,按理他应该在天典阁才对。正想着,辅相方芾已带人冲进林内。无需多言,他的表情已召然若示——弑君!
      汪胡羊心头一紧,用身体护住已昏迷不醒的延王刘熇。
      千钧一发,就听刘瑧声嘶力竭地叫道:“阿虎,杀了他!”
      众人一愣之际,阿虎拔匕首冲向方芾。
      “铛!”一阵金属的撞击声响。
      士卫挡下了阿虎的匕首。
      方芾指向匍伏在地的刘瑧道:“来人,杀了——”
      “噗!”
      方芾倒退了几步,他顿顿低下头看着胸口,只见那里不只何时多了一支箭,他抬起头却见在地的刘瑧咬牙手中多了一把□□。
      他慢慢倒了下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