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龙怒(三)

      随着张廷的离开,天典阁全面戒备,随处可见金甲武士站岗,由原来三个时辰一岗变成一时辰一岗。玉心殿更派重兵护卫。近臣太监不得随便走动,奉鹤阁外站立四位武士。刘熇自传出那道令后就一直呆在奉鹤阁内不曾露面。
      御前书令曲绕延一直候在玉心殿等旨意,平奴向他使眼色,现刘熇在奉鹤阁,曲绕延抽空退出正殿,在侧室内,平奴拉住书令曲绕延小心翼翼地问:“曲书令,这是真的?”
      曲绕延没吱声。
      平奴知道曲绕延谨慎无比,从不多话,这也是为什么他年纪轻轻却被刘熇亲点为御前书令的原因。不过,平奴还是忍不住向曲绕延问:“太子殿下,真会向……天典阁用兵么?”
      曲绕延考虑会回答:“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平奴脸露焦虑道:“这可如何是好,曲书令,您难道没有什么法子?”
      曲绕延摇头。
      平奴道:“曲书令,杂家是信您,所以才问您这话儿,您能不能告诉杂家,真的……就无可挽回了?”
      曲绕延终于吐露道:“平公公,您伺候皇上多年,你觉得皇上会退步么?”
      平奴重重叹口气,道:“那太子殿下那边……就不能。”
      曲绕延再次摇头。
      太子是逼不得已尔为之,若皇上肯退步,太子殿下不会走今天此步!其实太子杀佘田是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太子却触犯了刘熇的意志。这是刘熇不能忍受的,太子也许正是了解这点所以才会举兵。陛下与太子间的冲突不可避免,结果……却只有一个,曲绕延已经预见到一场浩大的猩风血雨——那可能将会导致一个王朝的颠覆!
      平奴痛心道:“真是天灾人祸呐!”
      这时,刘熇在奉鹤阁,张廷已走六个时辰,天典阁离虎柳营有几百里路,到明天早上就会得信。
      “陛下!”汪胡羊近身扣首问道,“陛下,您要奴来有何事?”
      刘熇没动。仍面向窗外,汪胡羊也向窗外望,窗外虽是近幕色,阳光仍很刺眼。这是否就是残阳如血?俯眼相望,云在灼热中蒸腾逝尽,刹血中孤阳独立,那红并不艳,只是一抹一抹,一晕一晕,染尽天后,沉淀下地,如粉如尘,入翠绿上,飘水漾面,化作紫蓝。那景也就染病似的越浓越黑,渐渐叫人看成森黑。等眼也染上,才觉天近黑沉。在满眼晕暗中,延王刘熇的背景在汪胡羊看来有些孤寂,有些单支,除一身黑袍纱带,俨然是位老者了。
      刘熇慢慢开口问:“胡羊啊,在你眼里,孤是个什么样的人?”
      汪胡羊低头不知如何说。
      “胡羊,你跟随孤十多年了。说吧,在你眼里,孤是个什么样的人?”
      汪胡羊寻思一会,实在不知道该怎答刘熇,但又不能不回答。他低头道:“奴伺候陛下十年,在奴眼中,陛下是陛下,有王者的威仪,不过,有时也是有……有情义,有喜怒的人。”
      “胡羊,你何时也懂说种话了?”
      “奴不明白。”
      “只说好听的。”
      “奴是外疆之人,不会说什么锦词华句,只是实话实说。”
      刘熇微微转过身,绕过汪胡羊斜坐在龙榻上问:“那你说说看,你从何事上看出孤有情义,有喜怒?”
      “陛下,奴觉得并不是具体的事能体现的。比如……”汪胡羊顿顿微微观察刘熇的脸色。
      “说吧,你今天讲的话,朕不会怪罪你。”
      “是。比如……比如,骨肉亲情上。”
      刘熇闻此词,脸色微变,汪胡羊急忙扣首谢罪:“奴有罪,冒犯陛下。”
      刘熇忽将手举到半空止住汪胡羊下面说的。
      “胡羊……,旁人都道孤是个酷刑之君、好战之主;可无酷刑如何惩奸人示皇威;无战事如何保边疆太平,百姓安康。朕也知战多伤民,但总不能把这场战再留给后人去做吧。朕都是为万世汉业造福。”
      汪胡羊默默听刘熇的话。
      “为何要到此地步?”
      “陛下是有顾虑么?”汪胡羊小心翼翼地问。
      “朕该严处么?”
      汪胡羊会意刘熇指太子之事是否该严处。
      “陛下,奴认为,刑罚是双刃,用之过则疏亲情,用之松就纵奸邪。但奴也认为,情法,情法,法也是以人情为本的。刑法也好,战事也好,不是为了杀人尔杀人,就像陛下刚说的是为了……‘后人’!”
      “……”刘熇沉默地盯着汪胡羊。
      良久,良久,刘熇露出一丝倦怠道:“朕今天累了,胡羊,你就在外面候着吧,朕会随时召你。”
      “是,奴告退。”
      一夜无话,次日中午却未见前去虎柳营的张廷回来负命。曲绕延明显发现刘熇有点急燥了。
      “报——”一声通报声。
      一名军人快步跑时大堂。
      刘熇问:“如何?”
      见张廷汗如雨下,声音不稳道:“陛下!虎柳营出事了!”
      “什么?”刘熇道:“出什么事了?高骏呢,怎么没见他与你一起来见朕?”
      张廷脸色顿时刹白,双膝跪倒道:“陛下,太子殿下昨深夜已先一步到虎柳营,他手持陛下的青龙剑调走了虎柳营八千羽林。虎柳营督将高骏被太子亲手斩杀!现,八千羽林已逼向天典阁!”
      一声擎天霹雳!
      刘熇整个身子一僵,啷呛着倒退几步。
      平奴见状想扶,一见刘熇凶恨的眼睛,畏惧的不敢上前。
      刘熇用手死死撑住桌面,双眼死死瞪着张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哗……”
      刘熇一把掀翻面前的龙案桌,恼怒地大声道:“怎么可能,太子怎么会——”声音哑然尔止,斩杀督将!调用羽林!这些,这些,怎么可能是他那个无用的儿子做的?刘熇万万不相信,他竟会被这个最最无用的儿子将死一军,逼入绝境!
      “不!不!不!这绝不可能!”刘熇大声吼道,他——刘熇几时输过,几时败过,现在要他承认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延王刘熇败在自己最无能的儿子手上,而且,而且还是一败涂地!
      “不!”刘熇狂怒地吼道,“朕不相信!朕不相信!一定是哪里错了!一定是……朕怎么会输!怎么会输给他!”
      刘熇狂怒的吼声,令所有在场的人都不寒尔悚,众人只感到一股慑人杀气。无人感出言劝阻。
      死一般沉寂后,刘熇转过头,睁着一双血红的双眼瞪向站一旁的汪胡羊。
      “胡羊!”
      汪胡羊心中一颤,他看到一双狮兽的血眼。他双腿发软‘扑咚’跪倒在地道:“陛下!陛下,请三思!”
      “你知道朕想干什么?”
      胡羊拼命摇头道:“陛下,奴不敢妄加猜测,只是,只是,请陛下一定要三思尔行,太子殿下!他——”
      “住口!”
      刘熇下面的话令在场所有人的都目瞪口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