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龙怒(二)

      六个时辰之后,
      “皇上!皇上!”平奴急步走进奉鹤阁。
      刘熇仍就寝,被平奴吵醒,生气道:“什么事?”
      平奴近前轻声道:“回皇上,方辅相现在此说有要事一定要面见皇上。”
      “方芾?!他不是应该在京城么,到天典阁做什么?”刘熇觉察道一丝异样道,“让他在玉心殿候着。”
      “是。”平奴退去。
      “来人,给朕更衣。”刘熇道。
      几名太监走进室内,伺候刘熇漱口,洁面,梳发,更衣,带冠。半个时辰后,穿戴整齐的刘熇走进玉心堂。一抬头竟见方芾一身狼狈不堪,面如土色,跪倒在地上。
      “皇上……”方芾带着哭腔道,“皇上,微臣有罪。”
      “什么事?起来说。”
      “微臣……微臣……”方芾微微发抖道,“微臣有失职之罪……”
      “行了,行了,拣要紧的讲!”刘熇不耐烦地打断方芾。
      “是,”方芾咽咽口水,清清嗓子道,“昨夜,殿下斩杀了佘巡使!”
      “嗯?!”
      “昨夜,佘大人被太子的武士斩杀!”
      刘熇缓缓转过来,身子微倾向方芾道,“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就是昨晚上,微臣家奴来报说,连臣家府也让禁卫军给抄了。若不是臣昨夜不在府上,恐怕也同佘大人一样了。陛下!”
      “太子怎么可能杀人?朕不信。你给我说清楚是皇后还是太子?”
      “是……是太子。”方芾把头一低。
      刘熇目光犀利对方芾发问道:“说,佘田他究竟对太子做了什么?逼得太子竟要杀他。”
      “这……这……,”方芾心里发虚,但他知道若表露出一丝心虚就会死无葬之地。于是他道,“回皇上,自从太子殿下接到皇上那道圣旨后就闭门不出,连早朝也不上。臣上门探望可殿下不见。后来,臣听说佘大人曾想询问太子太傅一些案情,与太子殿下发生过了冲突。结果没想到昨晚,佘大人竟在太子府上被殿下家丁所杀了。”
      “是么?”刘熇语气甚是怀疑。
      “方芾,你说的是真话?”
      “臣不敢欺瞒皇上啊。”
      “佘田在太子府被杀?他是上门询问,还是带人前去搜查?!你给我说清楚!”刘熇厉声质问。
      方芾抬头道:“臣实在不知,臣也是昨晚听府里逃出家奴所说。家奴告诉臣佘大人在太子府被杀,赵公公在宫中禁卫军所杀。若皇上不信,可当面质问臣的家奴。”
      刘熇沉默不语,方芾实在猜不透刘熇究竟信他几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熇却一声未吭。方芾感到越来越紧张。最后刘熇话语倦倦地道:“方芾,起来吧,定是那佘田查案心切,带人前去搜查太子府,才逼得太子动手杀他。”
      听皇上的话,好像并未明白‘太子意欲谋反’方芾心中焦急,急中开口道:“皇上!”
      刘熇再次露出怀疑的表情道:“什么?”
      方芾吞口水道:“微臣抖胆,皇上是否想过,太子为何连臣的府上也派兵抄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方芾觉得刘熇目光犀利的像刀子刺到他心里面。他浑身一抖。就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皇上!不好了!”就见一人连滚带爬地跌进玉心殿。
      “皇上!皇上!大事不好!”
      “慌张什么?”刘熇大喊一声,镇住来人。
      “扣见皇上!”
      “是不是京城有事?”刘熇闭着眼问。
      方芾偷眼观察来人,只见那人一身狼狈,灰头土脸,脸色铁青,听声是名宦官太监:“赵总管被……被……殿下杀了!”
      “什么!?”刘熇神色一僵。
      “奴……奴昨夜跟赵总管奉皇上旨意去青凰宫搜查……谁知道,谁知道,太子殿下忽闯进宫内!太子殿下他……他,他抬手就把赵总管给杀了!皇上,赵总管死得真惨啊!”
      “你胡说!太子深夜如何到的青凰宫!”
      来人痛哭流涕道:“皇上!太子殿下……杀赵总管是奴亲眼所见,现赵总管的尸首正悬于市集,连……首级也被砍了下来……皇上!”
      “悬于市集!”听闻这句话,刘熇忍不住了,“他想干什么?悬于市集,是想召告天下么?!你可看清楚了?”
      “奴看得清清的。那就是赵总管的尸首。”
      “你胡说!”刘熇大声吼道,“你……你……你”刘熇指向那个太监。
      “来人!把他拖——”
      刘熇正要叫人把来人治罪就听殿外一人高声道:
      “报——,报——陛下!”
      声音洪亮,虽在殿外却叫人听得字字清楚。刘熇止住话语,目光射向殿外。未经通报,一名武将着甲胄进殿,行单跪礼抱拳。进来的是守城督卫,刘熇的近军。
      “报陛下!末将连夜自京城至此,有要事禀报。”
      “是不是又关太子?”
      督卫张廷头一低道:“是,这是今早,挂在城墙外的‘天下召’,请陛下过目。”
      “曲绕延!”刘熇叫出一旁的御前书令,“念!”
      “是。”
      曲绕延接过黄绢,展开一看顿时浑身一震,冷汗顿时从额头冒出。
      “曲绕延!”刘熇沉沉地叫道。
      曲绕延才回神,眼神流露恐惧。
      “念!”
      “是。‘天下召’,今……今……”曲绕延清清嗓子,顿了顿,才恢复因过度紧张变调的语调,“今,奸逆臣子:方芾、佘田、赵兜,图谋不轨,意欲谋逆。佘田,赵兜兴巫祸之乱,杀忠良屠百姓,天下共愤,现处极刑,以示皇威!方芾更意欲对天子不利,太子奉命带兵讨伐,已清奸逆!”
      “啪!”一声巨响。
      吓地曲绕延当即身子一抖连忙跪倒在地。
      原来刘熇抬手摔下桌案的茶具。
      大殿之内顿时鸦雀无声。
      “逆子!”
      “逆子!”
      “逆子!”刘熇吼道。
      “朕绝饶不了他!朕不怪他杀佘田和赵兜,但这道‘天下召’朕不能容忍!他是公开在跟朕做对,这绝不允许!‘带兵’!他想干什么!他想造反么!”
      “来人,朕要回京城!立刻回京城!”
      方芾连忙劝阻:“陛下,万万不可啊!”
      “你敢拦朕!”
      “陛下,现京城有几千禁卫军,陛下如果冒然前往恐怕到时真会身遇不测。”
      “难道朕会怕他!来人,调天典阁六千金甲武士!”
      “陛下!”张廷报道,“陛下,现全城宵禁,若强攻,六千金甲恐只能勉强为之。”
      “哼,”刘熇眼中露出轻蔑,传令道,“张廷!”
      “末将在!”
      “传手谕,调令虎柳营高骏八千羽林即刻前来!”
      “是。”张廷接过虎符走出殿外。
      “朕到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