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天典阁(二)

      丰羽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深夜。
      秦方正顿顿神,他知刘熇现在上书房中,也知刘熇对自己私自调用虎柳营之事已知道。
      “将军……”朱青石望望脸色凝重的秦方正欲言又止,最后他慢慢说道:“不如我陪……”
      秦方正一摆手道:“不必。”
      说完快步走进中宫。
      私调虎柳营是谋逆大罪,其罪当诛。军法如山,现只要皇上一句话,他就得正法。他秦方正不怕死,久战沙场,早将生死看轻,只,若皇上屈解自己一凡忠心……秦方正一阵心口发闷,他秦方正乃骑奴出身,是皇上一手提拔,从那刻起他告诉自己,自己将忠心为主,万死不辞。可……让皇上误会自己一凡苦心,他死不瞑目。再说,匈奴大战正甘,此刻调将,恐怕……秦方正深知刘熇的脾气,要是他把匈奴之战正甘不可换将的顾虑告知,刘熇一定会认为自己有威胁之意。所以他不能说也不可说。
      最后,秦方正心一横:我秦方正赤胆忠心,若今天皇上处死自己也是执行军法,他秦方正绝无二话。说着正步走进上书房扣门。
      “进来——”刘熇沉闷声道。
      秦方正正步走进房中,一见刘熇的脸色,心中便是一惊。
      只见刘熇脸若死水,桌几空无一物。刘熇盯着秦方正,什么也没说。
      秦方正双膝跪倒,一抱拳道面向刘熇正色道:“皇上,罪臣前来领罪。臣私自调用虎柳营,请皇上处置!”
      刘熇脸无表情盯着秦方正良久良久,冷汗从秦方正额头滴下,刘熇似是随口:“什么时候主意越来越大了?”
      阴沉沉的眼神让秦方正头皮发麻,看来我秦方正今日大限已到了,自己死不足惜,汉军以后将如何对敌?秦方正真想表明自己忠心,目光触及刘熇冰冷无情的眼神,整个心一缩,硬生生把话咽进去,他明白自己此刻要多说一句就会人头落地!……
      刘熇阴沉沉地道:“功高了啊——”
      就在此时,一声响亮的涕哭声响起。
      “哇——”
      刘熇和秦方正同时一愣。上书房有孩童哭声?
      “谁!”刘熇一声吼道,‘呼’站起身道:“是谁?出来!”
      不见来人,秦方正随哭声找去,光线太暗看不清。哭声未停,刘熇恼火斥声道:“是谁在这儿,出来!”
      角落处爬出一团黑影。刘熇吓一跳,秦方正马上站起,护住刘熇。爬出的是一岁左右大的孩子。两人吃惊,上书房怎么会有孩子?刘熇恼火至急,大声斥叫:“来人,来人。”而孩子抬头瞪双大眼睛瞅两陌生人,吸鼻子一屁股坐地上,裂开嘴‘哇’哭起来。
      刘熇喊老半天,一个人没进来,他忘了,早在秦方正请罪前,他命太监不得靠近上书房。
      秦方正见孩子穿戴,以及孩子眉宇间的神态,便明白七分。
      皇宫中除皇子还会有谁会穿上等绢布。只是……这位皇子如何会从后宫到上书房来。而刘熇被孩子哭声弄地火往上撞,他大步流星走出房间,去叫太监。刘熇一走,秦方正轻轻靠近孩子。
      不知孩子是哪位夫人所生,显然孩子和那位夫人要倒霉了,不过,被这一闹,自己这关说不定能过去。想来孩子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呐。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涌上心头,情不自禁用手抚摸孩子的额头。孩子见有人摸他,倒不哭了,朝秦方正爬过来。孩子有双乌黑的眼睛,长长的睫毛,乎闪闪望着自己,粉嫩小嘴裂开而笑,秦方正也笑了,大概因是皇上的孩子吧,自己才会心生怜惜,孩子爬近秦方正。嘴里发出声:“嗒……呀……”
      “呃……”
      秦方正未哄过孩子,他不知如何是好,生硬地问:“你母亲是哪位夫人?”
      “嗒……嗒呀……”孩子发出几声秦方正不懂的话,显然孩子还不会说话。
      秦方正仔细瞧瞧孩子身上,没有表明名字的饰物。孩子凑近秦方正,打哈欠,往秦方正身上一粘,正大光明钻进秦方正怀里闭上眼,呼呼而睡。
      等刘熇带着大太监平奴以及一赶人等进书房时,就见一幅百年未遇的画面——率领八万精兵的大将军秦方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秦方正——皇上的小舅子,双腿跪地,怀中依畏着小猫般的孩童。
      刘熇忙止住身后一堆太监。看秦方正低头大手护着孩子身子,小心翼翼又笨手笨脚,孩子扭动圆圆的身子,鼻子打个喷嚏,秦方正浑身一颤,六神无主,慌了神。太有趣了!太有意思了!太经典了!
      秦方正觉得气氛不对,抬头一瞧,刘熇正裂嘴乐呵呵瞅着自己。
      “陛……”
      刘熇一抬手示意秦方正别动,别惊动孩子。
      随即秦方正轻声问:“陛下,这孩子……?”
      “看来这孩子跟你有缘呐。”刘熇瞅着睡正香的孩子道。
      “圣上——”秦方正欲说话被刘熇止道。
      “算了,今天也晚了,有什么话明早再说。”
      “是。”秦方正低头道。
      “平奴!”刘熇侧头对一旁的大监道,“去问一下,后宫哪位夫人走失皇子。让她快来上书房。”
       “是。”
      不大时,窗纸影动,秦方正见位妇人影子匆匆移向这里。心想自己是否该回避一下,毕竟这位夫人是皇上的妃子。正欲起身,不料惊醒腿上的孩子。
      “哇——”
      孩子睁开眼,见到一身黑衣的刘熇,再次哭起来。隔窗妇人一听哭声,快步奔进上书房叫:“孩子——”
      秦方正本低头,目光有所回避,听女声耳熟。抬头一看,不尽脱口而出:“姐!”
      妇人本眼里只有秦方正怀里的孩子,秦方正一声“姐”也让她抬头看,也一怔道:“方正,怎么……”
      这位妇人不是别人,正是秦方正的姐姐,当时的秦夫人。
      “方正你怎么会……”秦氏瞧瞧秦方正又瞧瞧秦方正怀里的孩子露出困惑。她本想问他为何深夜会在上书房,但一想,弟弟乃是大将军,深夜在此定和刘熇有军事要议。
      秦方正再瞧瞧怀里的孩子:“姐姐,这孩子……”
      秦氏嫣然一笑道:“他是你的侄儿啊,你在战场一去三年五载,连自己侄儿都不认识了。”
      秦方正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对孩子有一份说不清的亲切之感,原来这是姐姐的孩子。自己的亲侄儿,仔细想想:自己离京城也有三年,姐姐为皇上添一子也不为怪,家信中也曾提到过姐姐怀子之事,只是因为战事便被自己抛在脑后了,没想到,秦方正又低头细瞧,果然面容有几份像姐姐。
      “咳——”
      刘熇干咳几声,显然他不习惯这种被人遗忘的角色。不过,令他也感到万分奇异,世上有如此巧之事,孩子是秦妃所生。忆想去云洲时秦妃已怀有八个月深孕,一去十来个月,回来又忙秦方正私调虎柳营之事早忘秦妃生子一事。没想这孩子倒好,‘亲自上门拜见’——印象深刻啊!
      秦妃对刘熇忙行礼,脸色有点慌张道:“圣上!我儿……”她想替孩子开脱免得刘熇怪罪,可她自己显然也搞不懂孩子怎么会爬进上书房,她只知道下午,孩子由林氏抱着去外面晒太阳,结果等林氏回来就说孩子不见了。急的她和林氏以及几名宫女拼命的在后宫找,没想到,这孩子本事大,竟爬到上书房这儿。
      刘熇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是自己孩子。转尔一想问:“孩子起名了么?”
      秦妃道:“还没呢,想着等圣上回来给起。”
      “哦……”刘熇点点头,又回头仔细瞧着枕在秦方正腿上熟睡地孩子。
      深思片刻道:“这样吧,这孩子跟方正这么有缘,就赐单字——‘瑧’对,刘瑧!”
      刘熇在桌上比划——‘瑧’,左‘王’右‘秦’——其中喻意不言而知。两人相对尔视,秦妃马上道:“皇上,这个名……如此皇恩,恐怕秦家……”
      “诶——”刘熇打断秦夫人的话道,“我意已决,不用多说了。况且我是看这孩子与秦方正着实有缘——这是天意!”
      “是。”秦妃跪地行礼,“圣上的皇恩,妾身铭记于心。”
      秦方正也跪地行礼道:“圣上皇恩浩荡,臣实在不知如何谢恩才是。谢万岁!”
      次日早朝,延王对秦方正私自调用虎柳营之事只字未提,这令深知刘熇火燥脾气的大臣百思不得其解,众臣子只有从之后——秦方正指挥全师在胡州三役中大获全胜——推断,当时的刘熇是不想临阵换将失去战机。无一人将此事与《皇宗谱记》中一条记载相联系:
      丰羽三十二年,八月二十三日深夜,延王赐三皇儿御名——瑧。三皇子:刘瑧,生:丰羽三十一年,八月十五辰正时。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