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赢?!(一)

      刘瑧感到车颠簸地厉害,他知道阿虎心里紧张,其实他也紧张。他真要走到这一步?呼口气,事情到这步,已经无回头路了……从接圣旨一刻起,他就知道必须走出这步了。只是,方芾竟连青凰宫也不放过,幸好兵来将挡,水来土吞。只是……刘瑧双手握拳,他感到自己呼吸有点急促,之后……他发现车慢下来。
      “到了。“阿虎在车外说。
      刘瑧探出身子,瞧是东门正阳门,他对阿虎道:“不能从这里进,绕道。到以前常去的那个地方。”
      阿虎会意,驾车行驶。
      车绕王宫向西,行一里路左右,正阳门已在后面老远,这里是王宫最偏僻西角。有个小宫门开着,那是供宫内浣妇,及采办车进出。刘瑧所以知道是以前几次从这里溜出去见贤阳公主。也是守护最松之地。阿虎把车停在远处。刘瑧跳下车,正瞧见几个浣妇从宫门出去,他伺机瞧一辆牛车载蔬果经过他们,往宫门走。
      “好机会。”刘瑧见那车夫是个百姓道。
      “阿虎,去!”刘瑧使眼色。
      “是。”
      就在车夫经过时,阿虎拦住牛车。
      “吁。”车夫驾住,“什么人?”
      “大伯,劳您一件事,我们俩进宫,劳您销带我们一程。只要您让我们载您地车进宫,我们自有重谢。”
      车夫一惊道:“你们是谁……”
      话说一半眼前一黑,倒在车旁。
      阿虎惊呼,他从未见过刘瑧打人,而且还是个素未谋面的百姓。
      “没时间了,快,你换上他的衣服,还有拿他的腰牌。若门房问怎么你瞧起来面生,你就说赶车的老头病了,要你送菜。”
      “那皇子您怎么办?”阿虎问。
      刘瑧爬进牛车,钻进一堆菜下道:“照老办法。”小时就一直靠这法子混出宫又混进宫对他来说是轻车熟路。
      进宫门很顺利,守护见腰牌放人连盘问都没有。两人顺利进入宫门。行至无人处。阿虎停车道:“到了。”
      刘瑧从车后钻出来,他抖掉浑身菜叶,对阿虎说:“走。”
      王宫比想象大的多,阿虎觉得自己身陷迷宫般,他只能跟着刘瑧,刘瑧脚步轻盈,步履无声。绕过一道又一道门,左转一下,右转一下。忽然他在一座殿房站住脚。阿虎也停下脚步。他们到了?阿虎左右瞧瞧,不像,他举目看殿房,这座宫房似乎与别处不同,外设宫门里面有东西南北单独的厢房,想是个独立的府宅。
      只见刘瑧径直走进门。
      阿虎不敢多问,只得跟着刘瑧进去。
      宫门未锁,刘瑧推门进入西厢房,阿虎也踏进房内。瞧房内摆设,是间书房,桌案摆放笔墨,后是竹架,上有几卷竹简,房内打扫干净一尘不染,案上还有一本摊开的竹简、一钟茶,仿佛主人只是出去片刻还会回来。正面墙挂一幅兵略地图,下方端端正正放置着一个大沙盘。书案旁还有一个柜子。刘瑧触景生情,这间房自他当太子后便不曾进过,瞧样子,母后定是派人常常来打扫此地。刘瑧望着这沙盘,物是人非啊……此厢房主人正是——飞骑将军秦云瑞。众所周知,秦云瑞乃圣上高徒,皇上甚至让秦云瑞住在宫中派专人教授其兵法战策,可见皇上对秦云瑞的栽培之心。
      “瑧皇子!”阿虎轻声提醒刘瑧。
      刘瑧回神走近柜子,打开柜子,阿虎一瞧,竟从上自下摆着几十样兵器,剑,弓,匕首,马鞭,还有几样是他不识的。只见刘瑧取出一件阿虎没见过的武器,与弓箭很像却小许多,中间有根横木。阿虎不知道,此是十字箭弩,每次自动发两箭,乃飞骑将军秦云瑞亲手研制。刘瑧拿在手中擦试下,又从下面木匣中取出两只□□装进。又拿上两支箭弩备用,无意间瞧见木匣底放一个黄布包,随手揣进怀里。
      “阿虎!拿着。”刘瑧拿起一把匕首递给他,“必要时防身。”
      “是。”阿虎将匕首藏在袖中。
      “走吧。””刘瑧端箭弓用袖盖住。出宫门。
      
      刘瑧脚步渐快,瞧天色大概酉时,心急后母那边的动静,可不能赶不上。他拐过弯,再穿过一个宫门。只要再过一个过道就能到青凰宫了。
      “站住!”背后有人喊道,两人一愣停下步子,刘瑧暗想不妙,早知道应该换身太监服掩人耳目,自己这身打份一看便知不是宫中人,被识破可怎办?刘瑧听见背后一群脚步声。
      “你们是什么人?把脸转过来。”背后一个管事太监问。
      怎么办?……正苦于无对策时。就听一女子声道:
      “黄公公,你怎么在这儿?”
      刘瑧闻此声,心中一喜,自己有救了。
      “啊……林嫫嫫,小的有礼。”
      “不必,这么晚,黄公公来这儿有事儿?”
      “不,不,不,只是照例寻视一凡。此二人是?”
      “谁?你说他们,他们是秦皇后娘家人,天色晚想出宫。皇后让我送他们。赵公公不放心?”
      “哦哦哦,是皇后亲人。”
      脚步声起,看样子走远了。阿虎擦擦额头冷汗。刘瑧长长舒口气,转过身。前面站一个老妇人。
      “林嫫嫫!”阿虎脱口而出,行礼。此妇人是皇后亲信。
      老妇人脸色沉重对刘瑧道:“殿下,快跟我来。”
      刘瑧没说什么,跟林氏进青凰宫。
      “林嫫嫫知道我要来?”刘瑧问。
      老妇人摇头:“不是,是皇后让我出宫一次。几日,你不来宫中请安,皇后听说皇上让殿下理政,担心您忙于国事弄坏身子,所以让我出宫探问。”
      “林嫫嫫此话当真?”刘瑧问。
      林氏停下步子看刘瑧。
      “为何母后非要你晚上出宫?你为何不问我为何趁深夜进宫又不通报。”
      林氏认真看向刘瑧道:“看来,殿下也感觉到了。几日来,殿下理政,一直未来宫中问安,秦皇后担心是太子忙于国事抽不出身,怕您劳累,就多次派人去您,可几次都被拦下。皇上一夜之间去天典阁,秦皇后觉得此事蹊跷,宫里气氛近日不寻常,故要我趁夜出宫到太子府一趟。”
      “最近宫中有何不寻常?”
      “自打皇上离宫后,大总管赵兜每天来青凰宫问秦皇后有何事儿办。赵兜从不来青凰宫,这事儿……”
      两人说话间脚下未停,三人行走回廊,行至内宫,刘瑧抬头看母后到青凰内宫猛然停住步子。
      “太子殿下?“林氏不解,朝青凰宫看去。只见平日冷清的青凰宫一大群人站着且灯火通明。
      “糟了,来晚了。”阿虎说。
      林氏不解,见刘瑧神色凝重,不安地问:“殿下,出什么事了?”
      刘瑧不言,压低声:“阿虎,我们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