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进宫(一)

      “……天气燥热,加之气血上涌,捎加休养,等他醒给进食些米粥,我再开几服方子,按这方子开药,三碗水熬半碗给病人服下既可……”
      周青微微睁开眼,浑身轻飘飘,他怎么了?微微打量四周,好香——自己身处何地?眼前雕栏青纱,身上盖着细缎薄被,好像刚刚听到有人在说话。他舔舔干裂的嘴唇,张开嘴,嘴角伤口扯痛,哦,是被佘田打的。
      佘田!
      “祖母!”周青一下清醒过来,直起身,一时天旋地转。
      “别起来,好好躺下。”
      柔和的声音传来,周青抬头见一头带面巾摭脸的妇人坐在自己面前,瞧不清面容,听声音和自己的娘亲很像。
      “可……”周青不顾嘴角伤口说:“我祖母?”
      妇人道:“周老妇人现在隔壁休息,无碍,等你好了,自可去见她。孩子,你饿了吧?等会啊。”
      说着手端过一盘米粥,用银小勺勺起一小口举到周青嘴边:“来,喝吧。”
      周青张开嘴,奇怪他从未吃过如此的米粥,在口中清香无比,而且因为是冷粥没有弄痛伤口。
      “好喝么?慢慢来啊。”妇人将米粥一勺勺喂到周青嘴中。
      等吃完周青又问:“夫人,这里……是哪儿啊?我怎么会躺在这里呢?”
      “我只知道,太子回来后,就把你和周老妇人送到我这里,这是太子府别舍。”
      周青大吃一惊,又想起身,被妇人按住:“别动,大夫说你得静养。好好睡吧,这里很安全。”
      自己竟会在——太子府!天啊!周青可是做梦也想不到,想想,自己摇晃祖母后就不记得后面的事。太子府?那么说家人都被救了?可是为什么只有祖母呢,为什么看不到娘亲?
      “我家人可好?”周青小声问。
      妇人摇头:“只有你和周老妇人。”
      周青奇怪,难道娘亲已经回家了,那为什么自己又在太子府呢?
      “好了,快睡吧。睡醒后,你就能去见你家人了。”妇人道。
      周青确实累了,慢慢闭上眼睛。
      妇人走出房间,轻轻关上门。转过身,只见一人站在门外。
      “如何?他醒了?”
      妇人道:“醒了,把粥全吃了,现睡了。”
      “能吃就行。我得回去……怎么?”
      “周家的人……”
      此人摇摇头。
      妇人见此长叹一声:“命苦的孩子,还那么小就遭牢狱之灾。”
      “母亲,好好照顾他和周老夫人。我得回去复命了。”
      “阿虎!”妇人叫住他。
      此人回过头:“母亲何事?”
      “瑧皇……太子最近可好?”妇人问,“我没见他有一阵了。天热,你要多多费心啊。”
      “母亲放心,太子很好,只是最近殿下刚理政,有些劳神。”
      “哦,最近天热,太子吃食如何?还有……”
      “……好了,母亲,我会注意。我得走了,太子还等我复命呢。”
      “走好。”
      阿虎离开别舍,妇人望着自己儿子的背影,面露忧容,忽然叫道:“呀,我怎么忘跟他提,允儿近日会来呢。”
      ……
      申时,太阳虽西斜,热气尚未消去,城门口除守门士兵,没一个人,那两个兵士也是站在门里荫凉处,无精达彩。允儿不住擦汗,口干不已,她摸出葫芦水罐,里面还有许多水,她刚想喝,想想送上前,给她前面的老者。
      “张伯。给,天热!”
      老汉黑脸膛,腰板硬朗,一看便知是个老实庄稼汉:“好,好。”
      老汉拿过葫芦,咕咚咕咚喝了几口,擦擦嘴道:“允儿,不知你娘晓不晓你今会来?”
      “嗯……”女娃黑眼珠转转说:“大概猜不着吧,不过,我给她稍过信,娘亲知道我这两天到才是。”
      “哦。”老汉点点头,“好,知道就好,我也放心。”
      “张伯,你可要在京城多住几日,一路上多让你费心照顾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京城也算长长见知。”
      老汉摇头摆手道:“算算,趁早,我还赶出城。未要等门关,就出不去了。”
      “也不差这几日。”
      “乡里农活紧地很,我把你送到,心安就好。”
      女娃和老汉一说一答,不知不觉走到城门口。女娃一看城门楼,开心道:“张大伯,我们终于到京城了。”
      “嘿。”老汉也开心应声,“走。”
      “嗯 。”
      两人进城门,只见京城街道宽阔,楼房林立,不少店辅临街而开,只是行人稀少。冷冷清清叫卖声也没有。
      “怎么大街上人这么少,不是听说京城很热闹么。”女娃失望。
      老汉老实说:“太热吧,比乡里热好多。”
      “嗯,”女娃也擦掉脸上的汗。
      两人因人生地不熟站在街边左瞧又望,女娃道:“张伯,我去打听打听怎么走。”
      “好,好。我在这休息会。”张老汉席地而坐道。
      女娃左看右看,大街上行人少之又少,她等一会瞧见个中年人走过,忙上前拉住问:“大叔,您好!”
      中年人上下瞅瞅女娃道,“干什么?”
      “大叔,烦您告一声太子府怎么走?”女娃问。
      中年人一听,上下打量女娃,鼻子哼一声,一挥手:“去去去,哪来疯叫化子,快滚。”
      女娃退后几步,见中年人匆匆而过,女娃歪歪嘴,见一老人走过忙上前问:“老伯,您好。”
      “什么事?”老汉见是一个女娃,问。
      “烦劳您告我一声,太子府在哪儿么?”
      老汉脸上出现与中年人同样表情,但又问道:“小姑娘,你打听太子府作啥?”
      “嗯,找我娘亲,我娘亲在太子府做事,我是来投奔她的。”
      “哦……”老汉思量会道:“瞧,你从这条道直走——这是正阳道,然后你看到哪个门最大,上漆朱漆,门口两条石龙的,就是太子府,小姑娘,还有,那是正门,你不能走,正门除了太子,官员,平民百姓是进不得的。你得走偏门。不过,我不晓得偏门在哪儿。”
      女娃谢道:“谢谢老伯。”
      老伯又道:“姑娘,就你一个人么?”
      “不,有人陪我。”
      “你们是外乡人吧。”
      “是,我们刚到。”
      老汉左右瞧瞧,小声说:“姑娘,你们小心点,最近京城乱,有群巫官,见到那些人,你们要躲开啊。那群人……不是好东西,打砸抢……特别是像你这种小姑娘,要小心啊。”
      女娃不明白老汉的话,但还是说:“谢谢老伯关照。我记住了。”
      女娃回到周老汉身边道:“张大伯,打听到了。我们直走。”
      “好。”
      一老一少,从正阳道直走,没走多久,果见一所大宅府,府门漆朱漆。两尊石龙腾云驾雾。女娃高兴道:“周大伯,这一定是太子府了。”
      张老汉应声称是。
      “正门不能进,我们绕府墙找找,偏门在哪儿啊?”女娃拉着老汉说,“不如,我们沿着墙根走,一定能走到的吧。”
      “好,我们走。”
      太子府墙连绵整条正阳道,他们走好会,不见头。太阳底下,两人走的汗如雨下。
      “怎么还没到,太子府真大。”女娃道。
      张老汉,提提身上的包袱道:“再走走,说不定就在前头。”
      女娃回过身面对张老汉想说是。结果背与前面一人撞着了。
      “呀!”
      “哎哟!”来人摔倒了。
      张老汉一见,忙上前把摔倒在地的人,拉起来,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摔地上的是从太子府溜出来的周青。他因怕后面有人追,走路总瞧后面,所以与女娃撞个正着。
      周青拍拍身上土道:“没事,没事。”说着想走。
      女娃拉住他问:“等等,你别走。”
      周青一心想尽早离开太子府,不想被一个女娃抓住,脸露恼色:“干嘛。”
      女娃一见周青脸色恼怒,道:“怎么,你撞人还凶什么。”
      张老汉忙拉住女娃道:“小兄弟,烦劳你告诉我们,这太子府的偏门怎么走,这女娃娘亲在里做事,我们是来投奔她的。”
      周青毕竟出自书香门地,家父又言传身教,见老汉向他问路,虽心急仍道:“这样吧,我是从偏门出来,我带你们走。”
      “谢谢小兄弟。”张老汉连声称谢。
      二人跟着周青走,女娃问:“你为何会从太子府出来?见你神色匆匆,怎像是有人要追你似的。”
      周青道:“没什么。”
      不多时,偏门到了,周青站住脚道:“那便是,有门房,你们把要找的人通报一声自会放行。我走了。”
      女娃甜甜一笑:“谢谢,大哥哥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呢?日后好叫我娘亲谢你。”
      周青想,也不知有没有日后,不过他觉得这女娃很像自己的妹妹道:“我叫周青。”
      “那就是周大哥了,我叫张允儿,你可以叫我允儿。”女娃声很甜。
      周青脸一红,掉头走向另一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