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书

作者:青鸟rain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闯狱(三)

      刘瑧来不及换朝服,坐车赶到太傅府时扑个空,俞府满地狼迹空无一人,知道事情不妙,俞府人一定都被佘田抓走,快马驱车赶到天涯府,在门口处,受佘田的偻偻阻拦,银甲随护大喝:“放肆,敢拦太子驾。“两个偻偻一听太子腿一软趴在地上,刘瑧叫随士问出俞文儒现被压何处,就在要冲进审囚室时,听到后空地周青高声大骂,担心佘田加害老师,率两名武士直奔后空场,才正巧救下周氏一门。
      只见刘瑧脸色铁青,缓缓走到木柱旁,先替周老妇人解下绳索。绳索一解,周老妇人体力不支双膝摊倒,口中喃喃:“太……太子……”
      刘瑧忙双手搀扶周老妇人起身低语:“老夫人不用行礼了……”
      他冲跪在一旁发抖地偻偻发令:“端椅子!”
      “是……是……”偻偻连滚带趴端来椅子。刘瑧扶老妇人坐上椅子。周老妇人嘴里喃喃:“太子殿下……老生不敢……”
      “我命你坐便是。”刘瑧低声道。
      “是。”周老妇人才坐在椅子上。
      也有武士过来解周青的绳子,周青腿一软趴在地上,他抬头愣愣地看着前面站的刘瑧——这人就是太子?怎么与他听闻的不一样。
      刘瑧命人解开周府所有人的枷锁。佘田才反映过来。壮壮胆,稳步走到刘瑧面前。
      “太子殿下!备职不知太子驾到,是备职之罪。”佘田双手抱拳。
      刘瑧却道:“来人,去审问室。”
      佘田一听拦上前拦在太子面前:“太子!此乃天涯府,太子在此多有不便——”
      “放肆——”侍卫大喝,“你连太子的驾也敢拦么。”
      佘田身子一颤,汗珠从脸滑下:“备职……备职不敢。”
      刘瑧坠下眼皮,语气低沉道:“既然如此,就请佘巡使带路吧。”
      “这……这……,”佘田汗如雨下,他觉得今天刘瑧的气势让他整个人发软,腿抽筋。
      “佘巡使,还要我说第二遍么?”刘瑧逼问。
      “不……不,只是……只是,那个……呃,周凌已在牢中自尽,尸首还在‘火房’还有他的女儿也在。如太子前去,恐……”
      周老妇人听此言大叫一声晕过去,周青一看祖母晕过去也顾不得礼数奔上前,摇晃道:“祖母,祖母。”
      刘瑧见此景,脸如死水,良久才对侍卫道:“把周老夫人移往别处好好休息,请大夫。”
      “是。”
      刘瑧转尔双眼正视佘田道:“俞太傅呢?佘田请俞太傅出来!”
      “是……。”
      佘田向身后偻偻使眼色,两个巫师半跪半爬进审问室。
      不大时,门锁响,只见俞文儒颤颤巍巍走出室门。刘瑧见自己老师安然无恙,才放心。
      俞文儒见刘瑧站在前面,又惊又喜走上前向刘瑧行礼:“太子,微臣让您费心了!”
      “老师受惊了,好好休息吧。”刘瑧关切地说。
      “谢太子。”俞文儒感激地看着刘瑧转尔又道,“太子殿下,那佘田竟违旨私自审问周府一家,使周凌含冤而死,逼死周凌之女,太子殿下,此乃微臣亲眼所见。”
      周府中一妇人尖叫:“啊……女儿啊!我命苦的女儿!佘田!你这狼心狗肺地东西,还我女儿的命来!”
      妇人不顾太子在前,发疯般冲向佘田。被银甲武士拦住。
      刘瑧转回头冷眼盯佘田,佘田汗如雨下。刘瑧开口,语气缓缓却冰冷透骨:“来人,把佘田拿下!”
      侍卫呼啦上前,刚要拿住佘田,就听有人道:“圣旨到。太子刘瑧接旨。”
      众人再次一惊,连刘瑧也一愣。
      只见太监大总管赵兜手托圣旨,仿若从天尔降,出现在众人面前。重复道:“圣旨到,太子刘瑧接旨。”
      众人再次跪下,刘瑧咬咬牙,双膝跪地:“儿臣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约,四品京城巡察使佘田,进忠职守,一心为联,联特命佘田彻察‘巫偶’事件,任何人不得干涉。太子刘瑧上前接旨吧。”赵兜向刘瑧吩咐道。
      晴空霹雳!所有人当场目瞪口呆。
      刘瑧跪在那儿纹丝未动。
      赵兜再次催促道:“太子刘瑧!接圣旨!”
      刘瑧脸色铁青,双眼一闭,双手伸出:“儿臣接旨。”
      这道圣旨重如千斤呐!
      赵兜传完旨,拂抽尔去,留下一干人还跪在当场。刘瑧望着手中的黄绢,转脸意味深长地望俞文儒一眼。俞文儒脸色也惨白。他没料到太子真料中了。
      佘田眼珠一转,腰又直了起来,慢慢从地上趴起来。冲刘瑧道:“请太子移驾吧。圣上的旨意,备职不敢不尊。”
      刘瑧一脸正气问:“太傅因何罪,佘巡使要将他入天涯府。”
      佘田暗笑道:“太子,太傅私藏周府谋逆之人,所以,本巡使不得不押扣太傅,望太子殿下恕罪。”
      “那么,周凌是否召供?”刘瑧继续逼问。
      “这……,周凌已为罪自尽,备职还会继续查问下去。”
      刘瑧看当场那些周家妇孺,强忍心中怒气,转尔道:“那就有劳佘巡使了。”
      走向俞文儒抓住他的手道:“老师受苦了!”趁人不备往俞文儒手中塞入布团。俞文儒一怔,紧抓布团道:“是,劳殿下费心。”
      “佘田,送我出府。”刘瑧正言。
      “是,拱送太子。”佘田赔笑跟在刘瑧身后。
      趁佘田一走,俞文儒赶紧打开手中布条,上面写道:“拖至今夜,实话实召,保全性命,我自有法。”
      啊!实话实召,俞文儒呆了,难道要他把昨夜之事都说给佘田么,那太子……却见到最后,难道太子已胸有成竹了?可是,俞文儒转念一想,刘瑧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这时,一声失声泣哭从周家人传出。俞文儒瞧着一群周府家眷,太子一走,恐怕周家人又得受苦了!——对了,俞文儒想到为何不借太子这招保全周家上下呢……想及此,俞文儒计上心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