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极品备胎

      沉默无限蔓延。
      最后还是白无常打破寂静:“恩……路总,我们公司的考察,3月底前应该可以结束了吧?”
      “不一定。”
      “怎么会要那么久呢?是我们准备得不充分么?”
      “不是。”
      “路总,恕我直言,考察时间那么长对贵公司和我公司来说都是有弊无利的,相信您也是日理万机的人,时间那么宝贵,怎么能用1个月时间来做本来3天就可以做完的事呢?”
      路云帆意味深长地看她:“安经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在这里是白吃白住啦?”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
      “如果我说,我这几年工作太忙,一直没什么时间放松一下,来到T市,非常喜欢这个美丽的城市,于是想借考察之名多住一段时间,就当是度个假,你觉得如何呢?”
      安宏语塞。
      他继续说:“还有,这个城市我虽是第一次来,但是我有一个老朋友就住在这里。这么多年了,我还满挂念的。”
      安宏继续沉默。
      路云帆突然问:“安经理,这几年,你回过J市吗?”
      安宏低头走路:“回过。”
      “是过年时吗?”
      “不,是清明时。”
      “清明?”他顿了顿。
      安宏浅笑:“是啊,回去看看我爸爸妈妈,还有我外婆。”
      路云帆突然停下来,安宏才发现他们已经走到步行街的尽头了,前方是T市著名的一个景观湖,湖边绿树上绕满了霓虹灯带,整个湖被光线映衬得分外绚烂。
      安宏比路云帆多走了两步,此时回头看他,见他微微颦着眉,眼神里划过一丝痛楚,薄薄的唇紧紧抿着。昏暗的灯光下他的脸色异常苍白,安宏急忙伸手拉住他手臂,问:“怎么啦?”
      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如往常般淡定,他低头看到安宏握住他左胳膊的两只手,有些发愣。安宏急忙松开,说:“对不起。”
      “没关系。”他走向街边的一张休息椅,缓缓坐下来,然后打了个电话。
      挂下电话,他说:“不好意思,我走得有些累了。小高会开车到这里来接我们。”
      安宏站着不动。
      路云帆抬头看她:“安经理,坐一会儿吧,小高说这里是单行线,他要绕好大一圈才能过来,需要15分钟。”
      安宏只好走过去和他并排坐下。
      她悄悄打量他,其实这五天来,她虽没和他有太多接触,却已经打量了他无数次。
      透过办公室的百叶窗,看到他慢慢地走去吸烟室吸烟;假装出去倒水,看到他和辛维在走道上谈话;在洗手间的盥洗镜前遇见,悄悄看他弓着背优雅地洗手;她偷偷摸摸,和自己部门花痴的小姑娘没有两样。安宏知道,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地方,正在慢慢起变化。
      冷丝丝的空气中,路云帆目视前方,他的侧面沉静好看,挺直的鼻梁,瘦削的脸颊,紧抿的唇,倔强的下巴,还有那双深沉的眼睛,整个人清冽地如同一幅工笔画。
      他点了一支烟,夹在手中慢慢地吸。安宏看他轻轻吐出一个烟圈,烟瘾也有点上涌,但是在这样一种氛围下,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对他说,路总,借个火。
      他突然转头看她,目光如强大的磁场般将她吸引。安宏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脸上顿时起了两团红晕。28岁高龄的安经理此时的样子就像一个手足无措的小姑娘,要是叫她的手下看到,说不定下巴脱臼。
      两个人的脸离得很近,他的身上有飘渺的烟草味,苦涩又淡然。
      安宏直视着他深邃的眼睛,脑中风起云涌。
      路云帆忽然一笑,问道:“安经理,什么时候结婚?”
      安宏一下子清醒过来,愣了几秒钟后说:“也许,是秋天的时候。”
      “哦——”他又是一副原来如此的语气,“到时候,给我发个喜帖吧,我好来喝喜酒。”
      “哈哈哈哈,路总你真会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
      安宏闭嘴了,真是诡异的谈话。
      
      路云帆送安宏到小区楼下,安宏住的是老式小区,她那幢楼一共7层,她住6楼。安宏抬头看看楼层,又低头看看路云帆的腿,觉得无论如何都没有理由请他上去喝杯茶。
      路云帆说:“谢谢安经理今天陪我逛街,早点休息,再见。”
      然后就转身上了车,头都没回一个,剩下安宏站在那里发呆。
      直到黑色大奔在视线中消失,她迅速地从包里掏出烟,抖着手抽出一根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心才渐渐地平缓下来。
      
      周六上午,安宏又是在宿醉中醒来。刷牙的时候接到刘艳的电话,叫她下午喝茶逛商场,安宏想想这天并没有和赵德生的约会,就一口答应了。
      安宏刚到丰源上班时只有22岁,还是应届毕业生。同部门的刘艳是大专毕业的应届毕业生,比她小1岁。
      刚入职时,安宏沉默地令人害怕,而刘艳却异常活跃,很奇妙的,两个女孩子反而熟络起来。刘艳是外地人,毕业了以后跟着大学里的男友、现在的老公来了T市,在丰源做了3年。后来怀孕了就辞职回家做少奶奶,和安宏的友谊却是一直延续了下去。
      在T市,安宏只有这么一个同性的好友,刘艳亦是如此。
      陪着刘艳在百货大楼扫荡时,安宏的电话响了,是赵德生。
      “昨天你回家了没给我打电话?”一副关心的语气,又带点质疑。
      “哦,对不起,我昨天喝多了,回家就洗澡睡觉了。”安宏自知理亏,其实,前一天的晚上,面对路云帆时,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赵德生这个人。
      “以后不要喝那么多酒,一个女人,多危险。”
      “我知道啦,先不和你说了,我和刘艳在逛商场呢。”
      “明天一起吃午饭吧,我12点来你家楼下接你。”
      “好。”
      挂了电话,对上刘艳促狭的笑。
      “哎呦呦,赵德生的LOVING CALL啊?”
      “神经。”安宏没好气。
      “安小宏同学,不是我说你啊,像赵德生这样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钱有钱,要房子有房子的四有好男人,你可得给我抓紧点。我老公说了,赵德生在公司里可受欢迎了,今年刚来实习的几个小姑娘都粘着他不放呢。可他说他还是喜欢你,觉着跟你结婚才靠谱。”
      安宏忙着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在和他以结婚为前提交往着吗?”
      “那还差不多。”刘艳提着大包小包,觉得累了,“哎,去前面那个咖啡馆坐一下吧,走得腿都酸了。”
      两个人在咖啡馆坐着闲聊,基本是刘艳说,安宏听,刘艳说到家里的儿子多么皮时,安宏忍不住笑了。
      电话又响,安宏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就接起来。
      “喂,你好。”
      电话那边沉默了2秒钟,然后响起一个好听的男低音:“安经理你好,是我。”
      “路总?”安宏觉得心里一动。
      “我是想问,安经理今天下午有没有空呢,我没想到要在T市待那么多天,所以换洗衣服带的不多,这里我也不太熟,想请安经理陪同一下,也帮我参谋参谋,买几套衣服。”
      安宏满头黑线,却也不能拒绝,只得说:“这么巧啊,我现在就在银泰百货呢,在三楼的咖啡厅。”
      “好,那我15分钟后到。”接着就挂线了。
      刘艳看安宏脸色不对,就问:“是谁啊?要过来吗?”
      “我们公司一个客户……要我陪他买衣服。”
      “啊?男的女的啊?”
      “男……的。”
      “安小宏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做了对不起赵德生的事我可是会打小报告的啊!这什么客户啊这么变态,要一个未婚女人陪他买衣服。他是不是要找二奶啊!是不是又老又丑的男人以为自己有点钱就了不起了?”她杏眼圆睁,表情夸张。
      “这倒……没有吧,他长得还挺好的。”安宏心虚了。
      “哦?”刘艳来兴趣了,“让妹妹见一眼,多个备胎也不错啊。”
      
      路云帆很准时地出现在咖啡馆,一身黑色西装,藏青色的衬衫,没有打领带。他走到安宏和刘艳面前,刘艳的嘴已经张成了O型。
      在刘艳的口水掉下来之前,安宏介绍说:“这是我好朋友刘艳,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合作伙伴,路总。”
      “哎呀哎呀,路总你好。这样子的啊,安小宏,我家豆豆差不多要起床了,看不见我会闹得厉害,我先走了啊,你们慢慢聊,慢慢逛。”
      然后直接抓起大包小包的战利品,转头就溜。
      安宏看着她的背影,再回头看一眼路云帆,笑着说:“路总您别介意啊,我朋友向来这么大咧咧的。”
      5分钟后,安宏收到了刘艳的短信。
      “极品啊!!!!就是腿有点问题,姐姐你华丽地推倒他吧,安正他也逃不了。哪怕是做二奶都赚了啊!!”
      安宏无语了。
      
      路云帆买了几件外套,清一色的黑,清一色的昂贵。他试装的时候安宏看得有些傻眼,无论是毛衣、风衣,还是西装,他穿起来都是玉树临风,像明星般炫目。
      然后他又买了几件衬衣和几条裤子。他买裤子都不试。
      安宏提醒他:“买裤子还是试一下吧,万一不合适还能换号。”
      他板着脸说:“我有数的。”
      安宏低头看到他的腿,想起他上下车时的样子,突然就明白了。
      路过一个专柜的时候,安宏看到一件男式的浅蓝色连帽毛线开衫,用料很好,看起来非常温馨舒适。就盯着看了会,路云帆顺着她的眼光也看到了,居然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就走了进去,安宏立刻步态僵硬,心里小鹿乱撞。
      好在进到店里,他就放开了她的手。路云帆个子高,肩膀宽,就叫营业员拿了一件XL号。然后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交到安宏手上,就穿上了这件毛线开衫。
      虽然他还穿着藏青色的衬衫,但是开衫的拉链拉上以后,他整个人的气质还是瞬间变了样。
      如果说,穿着黑色西服的路云帆是成熟的,内敛的,英俊端庄的,那么此刻的路云帆,就只能用清纯可爱来形容了。
      他微微笑着,软绵绵毛茸茸的毛衣衬着他白皙俊美的脸,亮晶晶的眼睛无限平静,那么年轻,还带着一点稚气,就像一个学生般青春逼人。
      他把双手插/进毛衣口袋里,慢慢转了半个圈,问安宏:“是不是还可以去骗骗高中生?”
      安宏突然想起小琴和阿兰的“22、33”理论,再看看面前这个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买完衣服,付完钱,路云帆打电话给小高,叫他来拿票据去每个专柜拿衣服,然后他对安宏说:“今天谢谢你陪我买衣服,晚上如果没有约会,我请你吃饭吧。”
      美色的诱惑,安宏脑袋一热,竟然就答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多了一条评论。
    只要有一个人看,我就继续写咯~~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