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白无常

      周三到周五,路云帆一直呆在丰源。要么开会,要么在王敏清的陪同下,外出看工地。
      辛维和伍总又是惊讶又是叫苦不迭。投标延期的补遗书已经收到了,竟然延期了2个月,要到6月中旬才开标,谁都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之业主一句话就是圣旨。
      辛维侧面打听了下其他几家投标单位的考察情况,三家说是宇华项目部的方工过去的,待了4天左右,两家说是路云帆亲自去的,各待了1天,还有两家还未被考察。
      于是大家就郁闷了,为什么,丰源,要被考察几个星期呢?
      
      周五午餐的时候,业务二部的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地聊着八卦。
      小琴:“那个路总,真是太帅了,帅得连年纪都摸不透,说他33吧,我信。说他22吧,我也信。”
      阿兰:“可惜腿不好,我看像小儿麻痹症。”
      小琴:“唉……真是人太优秀,连天都嫉妒哪,不过这样子看起来更让人心疼!”
      阿兰:“是啊是啊,他每天板着个脸,简直就是偶像剧里典型的受尽沧桑的忧郁男主。”
      小琴:“没错没错,就是那种表面看起来很冷很闷骚,心里其实爱女主爱得要生要死的那种。”
      阿兰:“如果碰到女主,就会把她强拉进角落,摁在墙上强吻一通。”
      小琴:“啊————说得我心都要醉了。”
      安宏很冷静地喝了一口汤:“你们再说下去,我就要吐了。”
      
      周五下午,辛维通知安宏晚上一起吃饭:“邱洛洛已经陪了两个晚上了,宇华的周工和裘工喝起酒来都没个谱,小姑娘吓坏了,不肯去了。”
      “我去吧。”然后安宏电话赵德生,取消了周六的约会。
      “周日再碰面吧,这几天真是累,晚上还有应酬。”
      赵德生:“那你晚上不要开车了,应酬完了我来接你?”
      “不用了,公司会安排车子,辛总也一起去,他会送我回家的。”
      “还是陪上次那个客户么?”
      “哪个?”
      “那个腿瘸的。”
      安宏不高兴了,她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路云帆。忍住脾气说:
      “大约是吧,我要挂了,公司有些事。”
      
      安宏穿一件白色的长款风衣,里面是一件紫色的V领线衫,下身穿一条灰色一步裙。跟着辛维的车到了现代宾馆的香满楼餐厅,大家都已经到了。
      路云帆安静地坐在那里,端着杯子低头喝茶,他的手指纤长漂亮,低垂的侧脸完美如雕塑。
      打过招呼后,周工很热情地招呼安宏:“哎呀,安经理,怎么上次吃了一次午饭你就不见了呢,还以为你不屑和我们一起吃饭呢。”
      安宏连忙笑着给他酌茶:“哪有的事,周工真会开玩笑。今天我自罚三杯,当做请罪了。”
      吃饭的时候,一桌子人嘻嘻哈哈开着玩笑,中年男人们说着荤笑话,全然不顾安宏在场是否会尴尬。安宏也不含糊,频频劝周工、裘工喝酒,她深知,中国人的生意是饭桌上做出来的,好酒好菜招待了业主,再多塞几个红包,项目也就搞定了大半。
      可是,这一次,宇华的拍板人却是他们的执行老总路云帆,贿赂的事自然就泡汤,最多可以从周工、裘工这里挣点印象分,说不定在评标时也有帮助。
      路云帆一直默默地喝着茶,吃着菜,一滴酒都没喝。伍总想敬他酒,他就以身体不适推过,实在逼得急了,就叫周工或裘工帮着喝了。
      周工、裘工酒量真好,一杯接一杯地干来敬去,丰源的人这几天也和他们熟了,知道他们的脾气,越推脱他们越起劲,于是基本上是来者不拒地喝。到了后来,大家都醉了七分的时候,两个中年人开始对着安宏进攻了。
      安经理这么年轻就很能干啊,安经理这么漂亮酒量又好啊,看安经理的眼睛笑起来多媚啊,安经理安经理安经理……BALABALABALABALA……
      安宏连着干了几杯白的红的,只觉得有些天旋地转,胃里隐隐难受。饶是她酒量好,但是这么猛灌起来,人没喝醉,身体还是会受不了。她拿眼神朝辛维求救,辛维只是瞪着眼对她点点头。
      她看向路云帆,却对上他的目光,他嘴角带着一丝浅笑,眼神里似乎有一层雾,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看着她喝下一杯又一杯,却只是置身事外,仿佛完全与他无关,
      安宏的手机响了,她趁机说了抱歉走出包厢。是赵德生打来的电话。
      匆匆说了几句,他要来接,安宏拒绝,她并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
      踉踉跄跄地走进洗手间,照照镜子,脸上的妆都糊了。
      黑色的眼线和睫毛膏已经化开,本来清爽凌厉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一双十足的烟熏眼。眼白充血,眼神无光。
      安宏肤色略深,从小就如此。她向来不在意。一张瓜子脸上,五官长得细腻古典,眼睛虽是单眼皮,但细细长长,笑起来弯弯的像月亮,鼻子小而挺,唇形优美,唇色饱满,长着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
      当年的丑小鸭,已蜕变成了美丽天鹅。
      丰源的员工私底下叫她冷美人,因为她笑起来明媚舒畅,不笑的时候气质冷冽,如冰山般拒人于千里之外。
      
      安宏望着镜子里乱糟糟的自己,索性开了水龙头捧水洗脸,洗着洗着,突觉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匆匆转进女洗手间抱着马桶大吐特吐。
      吐完以后,感觉神智清醒了许多,她扶着墙摇摇摆摆地走出来,又洗了把脸,潄了口,抬头时就从镜中看到了身后倚着墙站立的那个人,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看到一双深深的眼睛。
      安宏深呼吸,转身后已经面色寻常,她笑着对路云帆点头:“路总,我酒量浅,让您见笑了。”路云帆一语不发,只是将手里端着的一杯热茶递到她面前,安宏稍许失神,双手接过,说声:“谢谢。”嘴里苦苦的很不是滋味,的确需要一杯茶润一下。她仰头喝得一干二净。喝得太快,又弓着背不停地咳嗽起来。
      路云帆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她突然就觉得万分伤感。
      很多很多年以前,也有一个人,会在她喝呛了水的时候,给她拍背。
      安宏非常非常想念他。
      
      宴席散了以后,丰源的五人座车除了驾驶员外,横七竖八地坐了伍总、王敏清和一部的小江,只剩下了一个空位。几个男人都喝多了,自己的车留在停车场,谁都忘记了女士优先这回事。
      辛维对安宏说:“你上车吧,我打车回去。”
      安宏刚想上车,却被身边一个人阻止。
      路云帆语气清冷:“小高没喝酒,我们送安经理回去好了。”
      周工和裘工已经直接去了客房了,路云帆跟着大家一起走到了宾馆门口。
      辛维诧异:“路总,这怎么好麻烦您,这一个星期您也很累了,赶紧上去休息吧。”
      “我没事。其实现在还早,我是想逛一下T市有名的步行街,今天又是周末,想必很热闹,不知道安经理是否愿意做个免费导游呢?”
      这时已是晚上8点半,温度不高,天气也不好。路云帆穿一件黑色风衣,长身玉立,他抬头看了看天,很认真地说要去逛步行街,一番话说得辛维和安宏酒都醒了大半。
      辛维连忙说:“如果路总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您做向导,我是T市本地人,对这里熟悉得很。”
      路云帆问:“怎么安经理不是本地人么?”
      安宏刚想开口,辛维就替她作了答:“小安是J市人。”
      路云帆突然眼睛亮了:“J市人?那和我是老乡啊,不知道安经理是什么时候来的T市呢?”
      安宏盯着他:“我大学毕业就来了,已经待了6年。”
      “哦——”路云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就笑了,“那安经理更不能推辞啦,这里离J市那么远,都能碰到我这个老乡,难道这不是缘分么?”
      辛维和安宏再也无话可说,辛维转身上了丰源的车,对安宏说了句“自己小心。”载满醉汉的车子就扬长而去。
      
      小高把车开到面前,路云帆替安宏打开车门,安宏上车后,路云帆走到另一边上车。他的动作有些僵硬,人站在车外,左手握紧车内的扶手,先抬左腿上了车,再用身体带动右腿提上来,坐下以后,快速地用手把右腿摆正位置。整个动作完成得很快,却无论如何也不潇洒好看。
      坐定后,路云帆淡淡地说:“抱歉,让你见笑了。”
      安宏忙说不会。
      小高的车开得很稳,路云帆和安宏都不说话。安宏还沉浸在刚才令人震惊的情景中,她发现他的右腿似乎病得很厉害。
      车子到了步行街的一头,安宏快速地下了车,绕到路云帆那一面,他已经开了车门,左腿伸出车外踩到地上,然后握着扶手带动身体,人一下子就下了车。安宏本来想伸手扶他,却看到他那一双冷冷的眼睛,索性就站住不动了。
      清河步行街是T市的一个特色景观,是政府大力发展的仿古步行街。300米长的街道两边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白墙黑瓦,石板路面,店家一律做古代店小二打扮,做着茶铺、特产、工艺品、食品、饭店的买卖。
      
      路云帆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异常得小心仔细。
      安宏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晃晃悠悠地跟在他身边。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街边见闻,安宏给他介绍步行街的来历及几个比较著名的店铺,路云帆简单地搭腔,偶尔露出好奇又欣喜的表情。
      走了一段路后,他的步伐越来越滞缓。
      他说:“对不起,我走路比较慢。”
      安宏局促起来:“你不用和我道歉,本来就是饭后散步。”
      他自嘲地笑笑,继续往前走,然后指着不远处卖冰糖葫芦的小摊说:“想吃么?我请你吃。”
      安宏讶然:“不,我不喜欢吃,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哦——”他说,“我以为女孩子都喜欢吃这个,尤其是草莓糖葫芦。”
      “人都会长大的。”
      路云帆转头看她一眼,眼里透出莫名的神情,抿着嘴唇什么也没说。
      安宏看看他,又低头看看自己,两个人一个黑风衣,一个白风衣,像极了传说中的黑白无常。
      冷风吹过,她已毫无酒意,还禁不住打了个喷嚏。
      突然很害怕身边的黑无常会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幸好他什么也没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马上要上班了……悲催
    欢迎留评~~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