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阳光下的月光

      周五晚上,安宏拨通了韩晓君的长途电话,絮絮叨叨地和他聊了半个小时,给他说自己期中考试的各科成绩,还有最近发生的琐碎事,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对韩晓君说到了路云帆。
      “晓君,你知道么,他这个人虽然看着挺讨厌的,其实人还好,有时候还很傻呢。”
      韩晓君在电话里笑,问:“阿宏,这个小孩是不是喜欢你?”
      安宏想都没想就“哈哈哈”地笑起来,说:“怎么可能!他才多大呀,哪懂这些。”
      “呦?说的好像你很懂一样。”
      安宏手指绕着电话线,低声说:“我总比他懂一点。”
      “你呀,学习要紧,别尽想这些,高二很重要,你应该是读理科吧?”
      “恩,肯定的。”
      “秦月和我说她要读文。”
      韩晓君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安宏心里“咯噔”了一下,她问:“你经常和秦月联系么?”
      “都是她给我打电话。”
      安宏等了一会儿,韩晓君居然只说了这一句,就不打算再说了,她“哦”了一声,说:“我要去做作业了,挂了噢。”
      “恩,代我问外婆好,拜拜。”
      “拜拜。”
      安宏挂下电话,轻轻叹了口气,垂着头回了房间。
      她看不进书,干脆躺在床上发呆,时间才过去两个多月,怎么好像一切都变了呢?
      
      第二天,安宏吃过午饭,就骑车去了路云帆家,她拐进金水苑,凭着记忆找到那幢别墅,停好车,她走到大门口,有些局促不安地按响了门铃。
      门里响起了“哒哒哒”的脚步声,很快,门开了,路云帆出现在她面前。
      他穿着绿底白圆点的棉质家居服,看着有点像那只绿毛小乌龟玩偶,看到安宏,脸上就绽开了笑,说:“来啦,进来吧!我还在做饭呢。”
      安宏走进门,再一次悄悄打量这所漂亮房子,这是她第二次来,离第一次已有一年半之久。
      一年半的时间,可以发生很多事,房子或许没变,可是面前的少年已经像一棵小树般,茁壮地成长起来了。
      路云帆给安宏倒了水,让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挠挠头说:“你坐会儿,我先吃个饭。”
      “你自己做饭啊?”安宏有点吃惊,臭小孩居然还会做饭。
      “就……就是把饭菜热一下而已。”他竟然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身就去了厨房。
      
      一会儿后,路云帆捧出了一个大盘子,盘子里有饭有菜,他盘腿坐到沙发上,埋头就吃起来,一边吃一边和安宏一起看电视。
      安宏看着他,问:“你周末都是一个人在家?”
      “恩。”他嘴里嚼着饭菜,点头说,“我爸一年365天,能有50天在J市就不错了。平时家里还有个阿姨,周末了我就叫她回去了,她在我别扭。”
      “你都这么吃饭的啊?”
      路云帆抬头看她,问:“有什么不对么?”
      “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安宏心里竟然有一闪而过的心疼,虽然她的母亲也一直不在身边,但至少她还有外婆,在家里,还有热菜热饭吃,还能有一个人陪她说说话。
      
      路云帆吃得很快,风卷残云地就把盘子吃得底朝天,他去厨房刷了盘筷,洗了手就跑出来。
      “走,去我房间。”他朝安宏招手。
      安宏站起身,跟着他上了三楼,第二次进了他的房间。
      房间里的格局和她记忆中的样子没有不同,只是多了一样东西——电脑。
      那个位置,本来是一台录音机。
      安宏没来由地想起了她和路云帆在这个房间里跳的那支舞,她的脸微微地烧了起来。
      欲盖弥彰一般,她故作惊讶地问:“你有电脑了啊?”
      “恩,高一就买了,你要玩么?”
      安宏摇头,她对电脑几乎可说一窍不通,除了会开机关机,打字都是用的二指神功,就这些,还是学校里每周一堂的电脑课上学来的。
      
      路云帆一笑,从满满当当的书架上扒拉出两本书递给安宏,说:“拿去做吧,做完了我再给你其他的。”安宏注意到,书架上的相架似乎又多了几个,挂着得意笑脸的男孩儿一年比一年长大一些,安宏看到他站在大大的米老鼠旁边,比着V手势笑得很欢。
      她收下书,放进包里,轻声说:“谢谢。”
      路云帆大咧咧地坐到床沿上,说:“你坐啊,傻站着干吗?”
      安宏乖乖地坐到了写字台前的转椅上,身子笔挺,这辈子,她只和两个男孩子共处一室过,一个是韩晓君,另一个就是路云帆。
      但是,感觉却是如此不同。
      
      路云帆看着她紧张兮兮的样子,笑着说:“哎,你是不是想上厕所?我房间里就有,你别忍着啊。”
      “没有。”
      “那你紧张什么?”
      “我哪有紧张。”
      路云帆想了想,问她:“要打游戏么?”
      安宏摇头。
      “看电视?”
      安宏又摇头。
      “玩不玩跳舞毯?”
      “跳舞毯?”安宏没听过。
      “很好玩的,不过我都是一个人玩,没意思,你要不要玩玩看?”
      安宏感兴趣了,她毕竟只是个16岁多的女孩子,正处在对各种新事物好奇的阶段。
      
      路云帆拿出一块蓝色的毯子,铺在地上,又打开电脑,连上线,他熟练地操作了一会,电脑上的游戏界面就出现了。
      “我跳给你看看,很有意思的。”
      劲爆的舞曲响起来了,路云帆气定神闲地站在毯子上,专心地看着屏幕上闪烁的提示,对着毯子上的红色箭头就跺起脚来。
      安宏傻愣愣地看着他,觉得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很滑稽。
      可是过了一会儿,等到路云帆跺顺了,配合着手臂的动作和音乐节奏,他看起来竟然真有点跳舞的样子了。他随意地扭动身体,脑袋上的黑发随着他的跳跃一撮一撮地跳动起来,他的脸上带着微笑,还有放松又专心的神情。
      一曲终了,他已经微微喘气,眼睛亮亮地看着安宏,问:“要不要试试?”
      “我……不会。”
      “我教你嘛,来,试试,就看着指示,踩这个箭头,它亮哪个你踩哪个。”
      他很自然地拉过安宏的手,把她拽到毯子上,说:“我和你一起跳。”
      
      又一首舞曲响起来了,电脑屏幕闪烁不停,安宏瞪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提示,试探着踩了脚毯子上的箭头。
      “对!就是这样!快!跟着它的节奏!”路云帆很兴奋,他站在地板上,牵着安宏的手,随着屏幕里的提示不停舞动。
      安宏看看他,又看看屏幕,学着路云帆的样子也用力地跺起脚来。她是个挺有运动细胞的孩子,一会儿后,竟然已经能像模像样地跳起来了。
      虽然她的姿势还是很古怪,也经常踩不准点子,但只要连着几个拍子踩对了,她就会开心地大笑。
      
      两个人跳了一支又一支舞曲,到后来,竟然已经能用同样的姿势一起跳了,仿佛是一对排练过很久的舞蹈搭档。
      安宏越跳越兴奋,这个在当时还未风靡全国的小玩意儿,她在1999年的11月就已经尝试了,很久很久以后,和别人闲聊说起跳舞毯,她都是一脸自豪的表情。
      只是,她不能想起,那个和她一起跳舞的男孩。
      因为,她会哭的。
      
      直到路云帆和安宏跳得筋疲力尽,两个人才结束游戏,一起瘫在地上大口喘气。
      “很过瘾吧?”他问。
      “恩!”安宏点头,又说,“我渴了。”
      路云帆一骨碌就爬起来,说:“走,下楼喝饮料去。”
      两个人又到一楼,路云帆打开一个柜门,指着里面对安宏说:“要喝什么,自己拿。”
      安宏一看,全是她没见过的饮料,各种包装的都有,上面印着古怪的外文字,居然都是进口的。她不太懂,咬了咬嘴唇说:“喝橙汁。”
      “哦。”路云帆找了找,拿出一瓶橙汁丢给她,自己则拿了一听咖啡,坐到沙发上喝起来。
      
      安宏喝着橙汁,东看西看,突然像发现新大陆似地说:“呀!钢琴!”
      客厅角落的落地窗边有一架黑色三角钢琴,她走过去,想起路云帆转学时自我介绍的话,扭头问他:“你真的会弹钢琴?”
      路云帆也走了过来,说:“是啊,这有什么好吹牛的,我都学了好多年了。”
      “哎,你弹给我听听。”安宏好奇了。
      “你要听?”路云帆皱起眉,揭开琴键盖,说,“我挺久没练了,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
      “为什么?弹钢琴多帅啊!”
      “真的?”他坐下来,双手手指轻轻抚上琴键,随意地敲了几个音,优美的琴声就宣泄出来。
      安宏有点呆,看着他的样子,立马就相信了他真的学了好多年。
      
      路云帆转头朝她笑笑,说:
      “下面请欣赏,世界首席钢琴演奏家路云帆先生的演奏——《月光奏鸣曲》。”
      
      安宏“啪啪啪”地鼓起掌来。
      沉静又舒缓的琴声响了起来,路云帆微低着头,双臂舒展,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舞,他的表情投入而沉醉,睫毛半垂,薄薄的唇微微开启,脸颊随着悠扬婉转的曲调而略略转动。
      琴声如诉,仿佛在讲述这美好的时光,每一个跳动的音符似乎都带起了一种情绪。
      安宏安静地站在他身边,看着这个少年认真演奏的模样,那行云流水般的旋律直直地抵达了她的内心,她躁动不安的灵魂渐渐地平静下来,只是心里竟泛起了一丝涟漪。
      
      初冬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洒进房间,照在那个穿着一身卡通家居服的少年身上。
      他有着英俊的脸庞,高瘦的身板,修长的四肢,他的手正在撩动着琴键,他的脚正踩着钢琴下的踏板,制造着一连串延音,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安宏的心灵。
      
      这样一个场景,在很久很久以后,都定格在安宏的记忆里。
      午夜梦回,她似乎都能听见那段哀伤的旋律,令她惊醒,睁眼到天明。
      
      只是在当时,少男少女们还不知道,这只是命运之轮转动的开始。
      他们当时想的,无非是作业太多,老师太苛刻,家长太小气,同学太恶劣。
      又有谁知道,当时光流去,这所有的一切,都只会变成回忆。
      你想要重温那段光阴?
      抱歉,再也不可以。
      ……
      
      圣诞节快要来临,对于高中生来说,这是一个大节日,其实他们大多不知道圣诞在西方国家的意义,只是单纯地把它当成一个狂欢的日子。
      安宏也不例外,她买了一大堆的贺卡,准备送给班里熟或不熟的女生,然后,她又选了两张适合男生的精致贺卡,贺卡上印着国外球星,安宏并不认识他们,只能凭着他们的长相选择帅一些的。
      
      她把贺卡寄到了W县,随着圣诞祝福,也带去了她对韩晓君的思念。
      另一张贺卡,在12月24日的上学路上,她递给了路云帆。
      路云帆接过贺卡,看着粉色信封上,她端正又娟秀的字迹——
      
      TO 路云帆:
      祝你圣诞快乐!
      同学:安宏。
      1999年圣诞
      
      他的嘴角弯了起来,形成一个很大的弧线,他对安宏说:“谢谢,不过我没准备贺卡哎。”
      “不用不用!男生哪用搞这些,也太娘娘腔了。”安宏忙摇手,她的确不太受得了班里某些比较娘的男生,每逢过节也会像女生一样准备一堆贺卡礼物。
      路云帆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说:“放学后我请你喝珍珠奶茶吧。”
      “啊!不用了,那个好贵的。”当时珍珠奶茶刚刚风行,每杯5、6元的价格是安宏想都不去想的奢侈品。
      “就当圣诞礼物咯。”路云帆看看她,又问,“安安,12月31号你怎么过?”
      “什么怎么过?”
      “就是晚上12点啊,怎么迎新世纪?”
      “在家,睡觉。”安宏想了想,老实回答。
      “你怎么那么不浪漫啊!跨世纪耶,一辈子只有这一次,别说3000年你碰不到,就是2100年咱们也活不到啊!这次是1999跨2000哎,多刺激!”
      安宏撇撇嘴角,说:“还不就是平常的一天,有什么两样啊,天上又不会升起两个太阳。”
      
      路云帆无语了,当时全国人民都在热烈讨论如何迎接千禧年,还有许多人打算赶去浙江温岭石塘,只为看2000年的第一线曙光。
      高中生们也都激动万分,好像这是个多么伟大的日子,路云帆就是这么认为的,他再一次问安宏:“哎,12月31号晚上,一起出来玩吧!”
      “玩到几点?”
      “废话!当然是要过12点啦,最好还能去看日出,可惜J市没有合适看日出的地方。”
      “我不去。”安宏摇头,“外婆规定了晚上9点半前必须回家,要不然我会挨骂。”
      “……好难得的,你试试求求她呀。”
      “我才不要,我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晚上12点,冻都冻死啦!”
      “……”路云帆很郁闷,他想,从现在开始,每天都在她耳边磨一回,看看她会不会改变主意。
      
      其实不用路云帆磨,安宏回家就问了外婆,12月31号能不能去外面玩得晚点。
      外婆想都没想就回答:“不行!”
      安宏立刻就泄了气,心想幸好没有答应路云帆。
      
      她给韩晓君打电话,问他怎么迎接新世纪,韩晓君说约了几个同学半夜里去爬山,爬到山顶看日出。
      安宏觉得好浪漫,心里又有了一点小遗憾,在这一天,像她那样乖乖待在家里的孩子,还有几个呢?
      
      1999年12月31日晚上10点半,安宏坐在写字台前无所事事,楼静静、何玉栋、沈柯他们都出去玩了,可是外婆无论如何都不放她出去,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她托着腮,望着写字台前的玻璃窗发着呆,突然,“砰————”地一声,她的眼前闪过一条光线,一片烟花绽放在她头顶的夜空中。
      安宏吓了一跳,还未反应过来,又是“砰————”地一声,又一朵烟花在她头顶盛开。
      
      她连忙站起来,推开玻璃窗,冷飕飕的风顿时就刮进了房间。
      安宏低头往楼下看,惊讶地看到了那个站在烟花旁的少年,正在朝她招手微笑。
      一朵又一朵怒放的烟花,照亮了小区宁静的夜空,照亮了少年灿烂的笑脸,也照进了一个16岁女生孤独寂寞的心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未修改版!!!语句不通、有虫,请包涵
    更下一节时再修改!!!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