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以后我就叫你安安吧

      之后的一路,安宏和路云帆都没有说话。
      身边跟着一个大活人,安宏虽觉得有些别扭,但心里倒还平静。
      她认识这个臭小孩,已经好多年了,虽然两人一直没有同班,但是吵过打过,也笑过闹过,算是打了不少交道。安宏一直记得路云帆和她跳的那支舞,那件事发生得很奇怪,奇怪到她都不愿去回想,更没有说给任何人听过。这是她和路云帆之间的一个秘密。
      他这人还不坏,就是常做一些怪事,会让安宏摸不着头脑。
      比如这一次,在安宏快要拐进和平小区前,路云帆叫住了她:“黑豆牙,骑了这么久,你渴不渴?我请你喝可乐吧。”
      “不用了。”安宏扭头看他,她的脸都被太阳晒红了,额头上都是汗,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谢谢。”
      路云帆也是满头大汗,他抬头看天,下午4点多,太阳还是很毒,他说:“别这么不给面子嘛,要么这样,我上次借你看书,你还没谢我呢,不如你请我喝可乐吧。”
      “……”安宏无语,只得和他一起在小卖店门口停了下来。
      
      安宏去店里买了两瓶可乐走出来,递给路云帆,他嫌弃地看看瓶子,说:“可口可乐啊……我喜欢喝百事的。”
      安宏脸黑了:“你不早说!爱喝不喝!”
      “干吗那么凶呀。”路云帆瞅瞅她,他还是骑在自行车上,一脚踩着踏板,一脚踩在地上,拧开瓶盖仰头就喝起来。
      炎炎夏日喝着冰可乐,是一件很爽的事,安宏看着他不停滑动的喉结,脸上舒畅的表情,觉得他真是一个快活又容易满足的人。
      她也拿起瓶子喝起来,才喝了没几口,就听路云帆问:“喂,黑豆牙,你那个男朋友,高考有没有考到J市来?”
      “噗———”安宏一天之中第三次被路云帆说呛了气,又咳嗽起来。
      路云帆立刻帮她拍起了背,然后,他的手就摸到了安宏背部那奇怪的突起,也是一天中的——第三次。
      隔着她薄薄的暗橙色衬衣,他触到了她背后的BRA扣,路云帆瞄到安宏丰满的胸部,他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安宏好不容易顺过气来,抬头看路云帆,就看到了他不自然的脸色。
      她想着他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幸好,他也没有再问。
      
      路云帆坚持把安宏送到家楼下,才骑车离开,安宏望着他的背影,想了想,转身上了楼。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当她穿着迷彩服下楼时,就见到了那个同样一身迷彩服的人。
      路云帆站在自行车边,笑嘻嘻地看着她,说:“早上好。”
      这个略显稚嫩的少年穿起绿色迷彩服,已经有了一股英姿飒爽的味道,又高又瘦的身板儿,配着一张阳光漂亮的脸,显得特别精神。
      “你干吗?”安宏惊恐地看着他。
      “等你,一起去学校啊。”
      “……你不会自己去啊,等我干吗?”
      “那么长一段路,一个人骑车很无聊的,班里只有没几个人和我同路,而这几个人中,我和你最熟,当然要和你一起去学校啦。”他笑得很灿烂,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安宏挠挠头皮,说:“可是我还没吃早饭呢。”
      “我也没吃,一起去吧,你都是去哪儿吃早饭的呀?”
      “就是路口那家店,吃碗馄饨,吃个烧饼。”
      “我也爱吃,走吧走吧。”
      路云帆跨上车就骑了出去,安宏没办法,只得骑车跟上。
      两个人真的一起在小店里吃了早餐,路云帆要了和安宏一模一样的食物,大口大口吃得很香。
      付钱的时候,他递给老板一张10块,说:“两个人,一起付。”
      安宏忙说:“不用!我自己付。”
      路云帆笑起来,眼睛亮晶晶的,说:“没事儿,下午回来,你请我吃蛋筒好了。”
      “……”
      
      等到第二天,路云帆又像一个门神似的站在安宏家楼下时,安宏竟然觉得有些习惯了。
      两个人又一起吃早餐,她吃了一半,就去找老板付钱,老板看看她,说:“和你一起的那个小兵哥,点馄饨的时候已经一道付了。”
      安宏手里捏着钱,怏怏地坐回桌边,低头吃起豆腐脑来。
      路云帆悄悄抬眼看她,看着她严肃的脸,心里不禁觉得好笑,他咳嗽了一下,说:“喂,七中边上有个小摊,卖的臭豆腐很地道,下午咱们一起去吃吧。”
      安宏刚咬了一口饭团,听到他的话,抬眼看他,就看到他一双黑亮黑亮的眼睛,还有笑起来时,嘴里那一排大白牙。
      从那以后,路云帆和安宏一起骑车往返学校,似乎变成了一件顺理成章的事。
      
      军训第七天,下午解散以后,安宏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路云帆跟在她身边。
      他问:“今天请我吃什么?”
      安宏朝他翻白眼,她的早餐钱都拿来给他买下午茶了,她气道:“你是猪啊!一天到晚吃吃吃!”
      “我太瘦了,要多吃点才行。”路云帆咧嘴一笑,然后就发现安宏的表情变了。
      她脸上的神情变得很柔,眼睛里似乎都闪出光来,他看到她推着车,往马路对面欢快地跑去。
      
      “晓君!”安宏看见韩晓君,正站在学校大门对面的树荫下,他穿着一件黑色的短袖衬衣,米色休闲长裤,完全像一个大人的模样了。
      安宏问:“晓君,你怎么来了?”
      韩晓君看着安宏,说:“接你去吃饭。”
      “我自己能去的呀。”
      “太远了,我也顺便来看看你的学校,那个,是你同学?”
      
      听到韩晓君的话,安宏扭头看,才发现路云帆推着自行车站在她身后。
      他的表情倒没有什么异常,只是眼神里有一些捉摸不透的东西。
      安宏说:“哦,这是我同班同学路云帆。”
      路云帆听到安宏向韩晓君介绍自己,就推着车走了过来,他笑着说:“韩晓君,我们见过的。”
      韩晓君一愣,他回想了一下,才想起了面前这个男孩子——他不就是那个在电影院门口气得直叫的漂亮小男孩嘛!
      才两年多时间,他竟然长得这么高了,连样子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韩晓君朝路云帆笑笑,说:“我记得你,那时候还是个小朋友,现在已经是个小伙子了。”
      安宏回头说:“路云帆,我忘了和你说,今天我不回家,我要去韩晓君家里吃饭。”
      “哦。”路云帆看了她一眼,说,“那我先走了。”
      
      这时,秦月推着车和几个女生出现在校门口,她一眼就看到了树荫下的韩晓君,开心地叫起来:“晓君哥哥!”
      路云帆回头,看到秦月脸红红地推车跑来,她看看安宏,又看看路云帆,问韩晓君:“你怎么来我们学校啊?”
      韩晓君接过安宏背上的包,丢进她的自行车兜,又接过安宏手里的自行车车把,说:“明天我回W县,今晚我爸爸妈妈叫安宏来我家吃饭,我是来接她的。”
      秦月有点懵,脸上写满了失望,还有些尴尬,她说:“哦,你明天就走了啊,我能去送你么?”
      这已经算是很直白的表达了,再傻的人都能听出来她的意思。
      韩晓君笑笑,说:“不用了,我是上午的火车,你们要军训的。”
      “哦……”秦月低下了头,握着车把的手捏得紧紧的,指节都有些发白了。
      
      韩晓君看看面前这几个穿着迷彩服的男孩女孩,对安宏说:“阿宏,上车吧。”
      “哦,好。”安宏斜着身子坐上后座,韩晓君跨上车,安宏的女式车对他来说太矮,骑起来很费力,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一踩踏板,带着安宏就上了路。
      安宏朝路云帆和秦月挥挥手,算是打招呼告别。
      路云帆一直冷冷地看着他们,听着他们的对话,他看着韩晓君和安宏离开的身影,薄薄的唇终于撅了起来。
      他清楚地看到,安宏很自然地环住了韩晓君的腰,他甚至觉得,安宏把脸颊都贴到了韩晓君那宽厚的背脊上。
      他还发现,自己依旧没有韩晓君高,没有韩晓君强壮。
      
      秦月看着路云帆,突然问:“你喜欢安宏?”
      路云帆低头看她,说:“要你管。”
      “我喜欢韩晓君。”
      “关我什么事。”
      “安宏喜欢韩晓君,你说关不关你的事?”
      “韩晓君早就是安宏男朋友了。”
      秦月跳起来,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谁告诉你的!”
      路云帆奇怪地看着她,说:“他们俩亲口承认的。两年多前。”
      “不可能!”秦月瞪着路云帆,说,“他们骗你呢,他们俩只是青梅竹马,从没有在一起过。”
      “真的?”路云帆眼睛亮了。
      “我骗你干嘛!”秦月哼了一声,说,“路云帆,我说,咱们俩要不要合作一下?”
      
      路云帆盯着她看了一会,他记得这个女生,小时候和安宏打架,就是她一直坐在安宏身边,拿手绢按着安宏头上的伤口。
      他还见过她和安宏同进同出,有说有笑,在走廊上教安宏跳舞。
      她不是安宏的好朋友么?这时候,居然问他,要不要合作。
      合作?路云帆为安宏感到悲哀。
      他嗤笑了一声,说:“抱歉,我不需要。”
      秦月不死心,说:“安宏只要喜欢韩晓君,你就会一直没机会,我也会没机会。”
      路云帆骑上车,丢下一句话给秦月:“你有没有机会我管不着,我只知道,我有的是机会。”
      
      他迎着风就骑了起来,身子压得低低的,臀部都离开了座椅,两条腿蹬得飞快。
      他刚刚才获知这个信息,安宏和韩晓君,只是青梅竹马,从没有在一起过。
      不管当初他们合起伙来骗他的理由是什么,路云帆只想大声地笑,他对自己是那么有信心,虽然他才14岁,可是他坚信,这样一场逐鹿游戏,他一定会赢!
      
      安宏坐在韩晓君背后,晃着腿,看街道两边的风景,心情很愉快。
      韩晓君当着她和路云帆的面拒绝了秦月,安宏心里竟有了一丝快感。有些东西,他们谁都没有挑明,但是人都是有感觉的,韩晓君的心思,安宏猜不透,但是到目前为止,她对这状态还是很满意的。
      韩晓君骑着车,风吹起了他的衬衫下摆,安宏环着他结实的腰身,嘴角弯了起来。
      韩晓君突然问:“刚才你那个同学,路云帆是吧,他不是比你小么,怎么和你同班?”
      “他啊,他跳了两级,成绩很好很好的,就是人太臭屁。”
      “哦。”韩晓君笑笑,路云帆的眼神那么露骨明显,这个小丫头难道什么都没发现?
      他想,现在的小孩啊,真是不得了。
      
      回到韩家,韩爸韩妈看到安宏都很高兴,韩爸拉着安宏就给她看自己收藏的一些石头、树根,韩晓君则穿起围裙进了厨房帮韩妈忙。
      韩妈看着客厅里韩爸和安宏聊天的身影,悄悄对韩晓君说:“儿子,你再过一个学期就回来了,有没有想过和宏宏发展发展?”
      韩晓君忍不住笑了,说:“妈,你说什么呢,安宏才16岁。”
      “咳!16岁不小了,我15岁就跟着你爸出来打工了。”
      “你们那时候不一样的,安宏还是个孩子呢。”
      “怎么不一样了,小丫头很喜欢你的,难道你看不出来?你不知道,你离开这儿去W县读初中时,上午你走了,她中午就冲过来找你,找不着你哭得跟什么似的。”
      韩晓君并不知道这件事,此时听母亲说起,他扭头看向客厅,穿着迷彩服的安宏正乖乖地坐在沙发上,吃着水果,陪韩爸聊着天。他想象当年她嚎啕大哭的模样,心里就软了起来。
      韩妈看着他,又说:“妈可告诉你啊,宏宏这样的小姑娘可不多,又孝顺,又听话,又勤快,你不在这儿,她每个月都会来看我们,给我们带一些她外婆做的酱肉酱鸭,吃了饭还帮着我洗碗。她妈妈一直不在她身边,她一点儿也没学坏,学习越来越好,现在又长得这么漂亮,这样的媳妇儿哪里去找。”
      韩晓君笑笑,说:“妈,我有数的,等安宏读了大学再说吧。”
      “儿子,你不要嫌妈唠叨,自己也要抓紧点,这么好的小姑娘要是被人追走了,你哭都来不及。”
      说着,韩妈就端着菜盘子走出了厨房。
      韩晓君站在那里,想着母亲的话,不禁摇了摇头,笑了起来。
      
      吃完饭,韩晓君送安宏回家。
      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说什么,临分别前,安宏叫住他。
      “晓君,那个,我还是会考Z大的。”她看着他,认真地说。
      Z大,在J市郊区,安宏是想告诉他,她会留在这个城市。
      韩晓君笑起来,样子很温柔,他揉揉她的发,说:“好,等你考上了,我带你出去玩一趟。”
      “恩。”安宏点点头,脸不自觉地红了。
      韩晓君转身离开,他的背影高大又温暖,安宏看着他渐渐走远的身影,心里很甜很甜。
      
      第二天一早,安宏下楼,发现路云帆又在老地方等她了。
      安宏看他脸色不对,皱起眉问:“你怎么了,那么大两个黑眼圈,没睡好啊?”
      路云帆一怔,大声说:“没有!哪有啊!”
      安宏笑笑,她心情很好,骑上车说:“走,吃早餐去。”
      路云帆看着她像只蝴蝶儿一样轻快的模样,脸色越来越差,想了想,还是骑车跟了上去。
      
      去学校的路上,他突然问安宏:“你妈妈叫你什么的?”
      “宏宏。”
      “你外婆呢?”
      “宏宏。”
      “你家里其他亲戚呢?”
      “我没其他亲戚了,邻居们都叫我宏宏。”
      “那……你那男朋友叫你什么?”
      “……阿宏。”安宏小声回答,有点点心虚。
      路云帆不动声色,又说:“你同学都叫你什么的?”
      “安宏啊,还有什么?”她想了想,又说,“还有黑猩猩,猩猩妹,钢牙妹,黑豆牙什么的,都是托你的福。”
      路云帆扯扯嘴角,说:“以后我就叫你安安吧。”
      “……”安宏不明白,拧着眉毛扭头看他,问,“为什么?”
      “好听。”路云帆露齿一笑。
      “随便你。”
      “那……安安,以后你不能让其他人这么喊你啊。”
      “呃?为什么?”
      “不为什么。”路云帆突然加大力气踩起踏板,自行车“倏”一下就往前窜出去了。
      
      安宏愣愣地看着他迷彩绿的背影,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滋味。
      路云帆果然是一个很怪的人,尽做些莫名其妙的怪事,说些傻兮兮的怪话。
      他毕竟只有14岁嘛,安宏想。
      她转过头,面向着火车站的方向,那是在城市的东面,太阳正冉冉升起,橙色的光刺得安宏眯起了眼睛。
      载着韩晓君的列车,就快要出发了吧。
      只要过了这个学期,韩晓君就能回来了,再也不会离开。
      真好。
      
      这时,骑在前面的路云帆停下了车,他的黑发飘扬起来,回头朝安宏大喊:
      “安安!发什么呆呢,快走啊,要迟到啦!”
      “噢!”安宏回过头来,也快速地骑了上去。
      
      八月底的城市,暑气正在渐渐退去,微风吹过耳边,少男少女们怀着各自的心事,正在逐渐长大。
      青春的岁月总是美好得叫人难忘,只是,谁都不知道未来究竟会怎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旅行回来,年也过完了。有几个姑娘问我昆大丽之旅是否愉快,我只想回答,这一趟真是太不顺利了,糟糕得都无法用言语形容。
    我们的团队经历了爆胎、大堵车、玉龙雪山大火、停电没饭吃、不停进购物店等多种悲惨事,大过年的,在山顶上,吹着冷风看着星星,只能喝冰冷的八宝粥,这有多悲催!
    而且,本含高原反应严重,上吐下泻,脸上发了一堆豆,嘴上也长了一个大泡,每天都是浑身乏力,毫无游览的兴趣(其实也根本没玩到什么)。
    这6天5夜,纯粹就是受罪,每天睡5、6个小时,鸡叫出门,鬼叫进门,每餐饭都烂到爆,真是忍不住想咆哮啊啊啊啊!!
    所以,给想去云南旅游的姑娘一个建议:千万不要跟团!一定要自由行!!最次也要机加酒自由行!!(我是公司福利,木办法,以往出去旅游都是自由行的,每次都很好。)
    选好目的地就直达,不要选择昆明中转,比如去丽江就直飞丽江,去香格里拉就直飞香格里拉,最次也是飞昆明再飞丽江或香格里拉。因为昆明到大理是高速公路,大理去丽江是盘山公路,我们来回都经历大堵车,昆明到丽江那天,在路上走了16个小时!!16个小时啊啊啊!!命都要丢在山上了。
    对云南的路况,还有交警的办事效率实在不敢恭维,只是一点点很小的交通事故,就给完全堵死了!
    唉……不说这些郁闷事,重点是,我回来了。
    说一下《青春》吧,高中阶段的节奏是这样的,忽快忽慢,有时候,一个学期一笔带过,有时候,一点小事会着重写,因为还没写完,我不知道共有多少节,估计内容不会少,喜欢大路的姑娘们还得再等等了,不过有个好消息,元宵节放送《青春》的番外,在《时光的印记》里,到时别忘去看,有小路也有大路哦,哈哈!
    放预告吧:
    2月1日(周三)更新《思远》
    2月2日(周四)休息
    2月3日(周五)更新《青春》
    2月4日(周六)更新《思远》
    2月5日(周日)休息
    2月6日(周一)元宵节,放送《青春》番外
    暂时如此,我基本会保持每文三天一更的频率吧,每章都挺肥,新一年工作肯定会忙起来,所以要请大家体谅,之前的预告我全部完成,甚至还超额,貌似木有放空话过,希望自己能一直保持,也希望大家一直支持我,能顺利将这两个文填完!
    谢谢大家,爱你们~~~么么,要留言哦!
    Ps:十大美女之一那节,我把安安的胸围改成88了,话说最好的胸围是身高*0.51,安安身高168,我再让她稍微大一点,所以给改了,本来的91貌似夸张了点,呵呵!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