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转学生

      整个高一下,安宏的心情都很好。
      她和楼静静关系越来越铁,和秦月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她们都没有觉得不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们不再一起上学放学,碰面之后,也只是客套地点头,说些无关紧要的事。
      秦月和班里其他几个女生成了好朋友,她依旧活泼外向,但是成绩却大不如前,文科成绩还行,越来越难的数理化成绩已经掉到了全班中等的水平。
      她没能再做班里重要的班委职务,只做了一个英语课代表。
      
      安宏也交到了几个好朋友,班长何玉栋,一个高大的胖男孩;钱会娜,文静的语文课代表;还有——沈柯,班里最英俊的男孩子,家境优越,外表斯文,身材匀称,待人亲切,理科成绩出类拔萃,人称沈公子,很受女孩们欢迎。
      因为高一下的期中考试,安宏的物理成绩意外地考了全班第一,她自己都吓了一跳,使得物理课代表沈柯注意到了这个特别的女生。
      虽然之后的物理单元小测和期末考试,他都压过安宏,得了全班第一,可是,他们的关系还是好了起来。沈柯甚至推荐安宏做了化学课代表,这是安宏十几年读书生涯中的第一个班级职务,她有些受宠若惊,心里暗暗地感激沈柯。
      
      期末考试结束后,沈柯和安宏一起骑车回家,他住城东,要和安宏同路20分钟左右。
      路上,沈柯问安宏:“你暑假里一般都做什么?”
      “没什么啊,就是待在家里,有时和几个同学出去玩,游泳,打羽毛球什么的。”
      “哦?那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游泳,我还有市体育馆的游泳卡。”
      “好啊……”安宏看着沈柯的侧脸,他戴着金属框架眼镜,高鼻薄唇,挺好看。
      “那到时我来叫你,给我你家里的电话号码吧。”沈柯平静地说。
      安宏把号码报给他,听见他说:“安宏,你知道么,你真的是个满特别的女孩子。”
      哦!这句话……安宏的心跳了一下,但是她没有接腔。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韩晓君在她心里的位置。
      
      暑假里,安宏有时会和楼静静、钱会娜一起出去玩,或到彼此的家里一起看漫画、看电视;有时,她会带静静、钱会娜去玉兰中学边的美食街,吃罗爸店里的酸辣粉。罗立山看到安宏很开心,他在职高念书,学烹饪专业,暑假里一直在父亲店里帮忙,已经打算子承父业了。
      沈柯并没有给安宏打电话,安宏自然也不会给他打,他们只是关系还不错的同学,对安宏来说,他一点也不特别。
      倒是有几个男生往安宏家里打电话,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有几次被外婆接到,外婆狠狠骂了对方,无聊电话才算消停。
      
      韩晓君如约回到J市,他真的开始联系年底实习的单位,凭借他出色的专业成绩和往年丰富的实习经历,他很快就和J市一家建筑单位敲定了实习事项,到2000年年初,他结束期末考试,就可以回来正式开始工作了。
      安宏很开心,如往年一样继续和韩晓君见面,看韩晓君打篮球,或是和他一起去游泳,在街上闲晃。大多数时间,她会去韩晓君家里,和他一起打游戏机,吃冰激凌,吹着空调看电视。韩爸的生意越做越大,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已经有了一家规模不小的餐厅,名叫君晓饭店,他数次说过想要韩晓君毕业以后帮着一起经营餐厅,可是韩晓君不感兴趣,韩爸也就无可奈何。
      
      有几次,秦月和丁言会一起参与活动,每当这时,安宏就会觉得不自然,后来索性就不参加。
      韩晓君给她打电话,告诉她,秦月隔两天就会往他家里打电话,只要知道他会和安宏出去玩,就吵着要一起去,韩晓君推不过,只得叫上丁言,造成诡异的四人游。
      他问安宏:“你和秦月以前不是很要好的朋友么?现在怎么了?”
      安宏笑笑,说:“没什么,我们现在也挺好的。”
      她不打算把自己和秦月之间古怪的关系告诉韩晓君,她觉得没必要。
      她相信韩晓君,他说他和秦月之间没什么,那就是真的没什么,自己那点小心事小别扭,怎么能让他知道呢?
      16岁的安宏望着窗外的烈日,趴在写字台上发呆,她已经渐渐长大,明白了很多事,虽然还是有些懵懂,可是她知道,有很多东西是勉强不来的,她希望一切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在必要的时候,需要努力,她会努力,需要狠心,她会狠心。
      她从来就不是个会心软的人。
      
      高二开学前十天,七中依惯例进行军训。
      安宏□□大太阳骑车到学校,碰到楼静静,两人立刻凑在一起说起了悄悄话,然后,她见到沈柯,沈公子只是微微向她点头致意,安宏冲他笑笑,不露痕迹地转移开了视线。
      全班同学都到齐以后,班主任让大家列好队,给每人发了迷彩服,要求第二天开始穿,然后她说:“今年我们班来了一个转学生,请他来自我介绍一下,大家欢迎。”
      
      同学们都鼓起掌来。
      所有高二年级的同学都在操场上,每个班级按既定的位置列着方阵。
      安宏所在的(7)班正站在操场的旗杆附近,头顶毫无遮挡。8月下旬的猛烈太阳明晃晃地炙烤着大地,安宏穿着暗橙色的短袖衬衫,白色的西装短裤,这是韩妈买给她的16岁生日礼物,她眯起眼睛,额边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她看到有一个男孩子慢悠悠地走到了班主任身边。
      他起码有175公分高,肩膀还不太宽,身板瘦瘦的,剪着清爽的发,脸颊瘦削,下颚有优美的线条,他皮肤白皙,脸上还带着一点稚气,两道剑眉下,是一双明亮又漂亮的黑眼睛,眼里带着点得意洋洋的神情,他的鼻梁很高,嘴唇很薄,此时正轻轻弯起,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他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军绿色的及膝休闲裤,露出两条又长又直的小腿,光着脚穿一双休闲鞋,衣服和鞋子的LOGO都是一个大钩。
      他闲闲地站在那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神色淡定,漫不经心地看着全班同学。
      
      直到他的视线和安宏相遇,他的脸上才露出一点特别的表情,看得出,他很开心。
      他站直身体,昂首挺胸,大声地自我介绍起来:
      “大家好!我叫路云帆,是马路的路,不是大陆的陆,我今年14岁,是从二中转过来的,我喜欢踢球,跑步,弹钢琴,看漫画,请大家多多指教!”
      他的声音不再是小男孩的尖锐音调,显然刚经过变声期,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还带着一点点变声期末端的沙哑。
      同学们都鼓起掌来,然后又因为这个男孩的年纪而觉得奇怪。
      安宏站在方阵中,张着嘴,瞪着眼看着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她已经一年零两个月没见到路云帆了,安宏承认,自己曾经有想起过他,但是,想起的次数,一只手也数的过来。
      她拒绝了路云帆填二中志愿的要求,原以为,这一生,他们都不会再有交集,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转来七中,还与她分在同一个班!
      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安宏有些反应不过来,恍惚中,她似乎看见路云帆,对着她绽开了一个笑,他笑得很诡异,一张脸漂亮得不真实,灼灼的眼神竟然热过了这八月的天气。
      
      楼静静忽然挽住了安宏的胳膊,一下子把脸埋在她肩膀上,小声说:“呜…………在我有生之年,终于见到了一个现实版的流川枫,虽然年纪小了一点,但是……呜……这么漂亮的男孩子,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好希望沈柯能爱上他啊!”
      安宏满头黑线,她推开楼静静,说:“发什么疯呢!”
      楼静静哀怨地看着她,叹气说:“我刚才看见他冲沈柯放电来着,你没看见么?”
      沈柯就排在安宏前面,安宏心虚地说:“没有吧,你一定是看岔眼了。”
      她转头看周围其他女生,无一不是激动又拼命压抑的表情,有几个,小脸都憋红了,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
      显然,14岁的转学生路云帆,已经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她们征服了。
      
      训练间隙的休息时间,安宏和楼静静坐在树荫下喝水,她悄悄地看不远处的路云帆,在这个班级中,除了三、四个玉兰中学毕业的同学,没人认识他,他也不认识别人。
      他一个人坐在树荫下的休息椅上,两条长腿伸得直直的,看着有些无聊的样子。
      安宏突然意识到,他的外表有了很大的改变。初三毕业的时候,路云帆还只是一个刚开始发育的小男孩,个子不足170厘米,喉结、胡须都没出现,声音细细的,一张脸漂亮有余,英气不足。
      而现在的他,很明显已经是一个少年的模样了,喉间有了凸起,手臂、小腿上也有肌肉显现,虽然他依旧比班里男生要小2、3岁,可是,外表的差距已经不明显。
      他的个子甚至比许多正常高二男生都要来得高。
      
      安宏看着他,默默地喝着水,路云帆忽然转过头来,目光毫不掩饰地和安宏相对,然后,他就绽开一个大大的笑。
      安宏“噗——”地一下就呛了气,一口水都喝到了气管里,大声地咳嗽起来。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路云帆已经大步地走到她身边,轻轻地帮她拍起背来。
      “急什么啊。”他不紧不慢地说。
      安宏止住咳嗽,抬头看他,路云帆站在她身边,笑容满面,显然心情不错。
      楼静静张着嘴看着他们,问:“你们认识啊?”
      安宏还没回答,路云帆已经开口了:“我和她是老相识了,一个小学,一个初中,现在又一个高中,还是同班,嘿!黑豆牙,你说我们是不是很有缘!”
      “噗——”安宏刚刚为了平缓呼吸,喝了一口水,听到他的话,一下子又喷了出来。
      楼静静迷茫地问:“黑豆牙是什么东西?”
      “哦……没什么,这是我和安宏之间的秘密。”说着,路云帆就“哈哈哈”地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继续轻轻地帮安宏拍背。
      安宏悄悄看四周,发现班里很多同学都在看着他们,还小声议论着,她看到沈柯的目光,也聚焦在她和路云帆身上,镜片后的眼神有些冷。还有秦月,她一边往这里看几眼,一边和几个女生说笑,脸上带着种兴高采烈的神情。
      安宏突然就觉得有些不对,她隐隐约约地觉得,她的高中生活,似乎要朝着不能预期的方向发展了。
      
      第一天的军训结束时,路云帆已经成功勾搭到了几个男生、女生。
      安宏看着他和同学们说笑的样子,心想漂亮又外向的人果然在哪里都会受欢迎,人都是视觉动物嘛。
      她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和楼静静挥手告别,独自骑上了回家路。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跟来了一个人。
      安宏回头一看,竟然是路云帆。
      他们都住城北,的确是同路。
      
      路云帆骑着车,哼着歌,目视前方,并没有看安宏一眼。
      安宏下意识地加快了速度,大力地踩着踏板,可是她的小破安琪儿怎么能比过路云帆的捷安特呢?
      不管安宏怎么努力,都没能甩掉他。
      她干脆慢下来,用比走路快一点点的速度骑着车。
      路云帆也跟着慢了下来,车头晃来晃去,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边。
      
      20分钟后,安宏放弃抵抗,她开口问他:“你干吗跟着我?”
      路云帆瞟她一眼,说:“这路是你修的?”
      “你干吗骑那么慢?”安宏没好气。
      “我喜欢!要你管!”他笑起来,露出亮晶晶的白牙。
      “……”安宏无语了,索性当他不存在,管自己骑车。
      路云帆看看她,说:“你后不后悔,考来七中?”
      安宏觉得奇怪,问:“干吗要后悔?”
      “路那么远呀!我从金水苑骑过来,要50分钟,你骑回家也得40多分钟吧。”
      “就当锻炼身体。”
      “叫你当初考二中多好,又近,教学质量又好,你的成绩明明就考得进。”
      “你烦不烦哪!”安宏被他说得郁闷了。
      她的确有后悔过,尤其是冬天时,早晨7点半就要到校,意味着她6点半就要出门,6点不到就得起床。从暖暖的被窝里爬出来,真是痛苦得想死,出门的时候天都是黑的,安宏披星戴月地骑车上学,说不害怕都是假的。
      “嫌我烦?当初金玉良言,你又不听。”路云帆哼了一声。
      “那你呢?你好端端地转来七中干吗?”安宏不禁问他,她一直觉得奇怪。
      “唉……一言难尽。”路云帆夸张地叹气摇头,继而又笑起来,“以后慢慢告诉你。”
      “……”安宏心想,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路同学又登场了……打滚求留言~~~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