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是个很小气的人

      宴会是在位于市中心的华信酒店举行的,这是一家五星级宾馆,是宇华集团旗下产业。
      安宏挽着路云帆的手臂走进宴会厅时,他在她耳边低语:“你今天很漂亮。”
      “谢谢。”安宏笑得灿烂,黑色眼线令她眼尾微吊,戴着假睫毛的细长双眼看来万分妩媚,眼波流转间,风情万种。安宏向来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美女,但是,她美得别具一格,令人过目难忘。
      路云帆也是器宇轩昂,一身质地精良的黑色西服配着他高大挺拔的身材,整个人显得十分精神。他的头发抹了发蜡,打理得干练妥帖,衬着一张英俊的脸,很轻易就能吸引众人的目光。
      他和安宏站在一起,两个人无论是身高、外表,还是气质,都非常般配。
      只是,路云帆走路的姿势难免会令人觉得诧异又惋惜,就仿佛是一只精致剔透的上等水晶杯上,出现了一条明显的裂缝,令人忍不住地扼腕叹息。
      路云帆走得很慢,这样的场合他并不喜欢,因为总是会有人向他投来莫名的目光,那些古怪的视线很令他讨厌。
      偏偏他又必须得出席,幸好,她就在这里。
      他侧头看着身边的女伴,突然就觉得心情平静,那些负面、消极的情绪似乎都退散了许多。
      
      宴会的规模并不是如路云帆所说的一般,相反的,很有些隆重。
      金碧辉煌、光影璀璨的500平米宴会大厅里,布置了小舞台、舞池、西式自助餐台和就餐区,鲜花和各种装饰品点缀得恰到好处,餐台上的食物色泽诱人,品种丰富,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散发着炫目的光,雪白的餐具被码得整整齐齐,还有一支乐队现场为宾客们演奏乐曲。
      路云帆和安宏走进宴会厅时,大部分的宾客都已经到场,宇华公关部的员工正在积极地接待各方来宾。
      硕大的水晶灯下,身着华服的客人们正随意走动,有人注意到路云帆到场,立刻迎上前来。
      路云帆开始与各方人士握手,交谈,此时的他沉着冷静,脸上挂着淡然的微笑,一举一动都透着睿智、成熟的气息。安宏在边上看着他,心想他虽然有时候幼稚得会令她发疯,但他的高智商却是毋庸置疑的。看他成竹在胸的模样,她想,他应该已经变成了一个在商界拥有翻云覆雨手的狠辣角色,就像他的父亲一样。
      安宏在车上听过路云帆的介绍,知道出席宴会的客人有J市部分政府官员、宇华集团的部分高层、与宇华集团合作的美资公司在华高管、宇华集团特邀的一些客户代表等等。她向侍者要了一杯香槟,站得远远地看路云帆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交谈。
      这样的场合她不是第一次出席,并不会紧张不安,相反地,因为心中有了那个“试试看”的想法,她显得轻松自然。
      安宏想,喝点好酒,吃点好菜,看看满大厅正装出席的帅哥美女,也是件美事。只是,她是宇华最高领导人身边的女伴,这让她不是很习惯。
      安宏喝一口酒,发现自己被许多人有意无意地打量着。
      她是路云帆带来的女人,他们一定是在猜测着她的身份。
      这时,宴会的司仪上台开始说话,将两家合作公司吹得天花乱坠后,他请宇华的领导上台致辞。
      安宏以为会是路云帆上台,却见他慢慢地走到了自己身边。
      “你不上去发言?”她问。
      他摇头,说:“副总会做这种事。”
      一片掌声中,安宏就见到一个中年人上了台,开始致辞。
      沉闷冗长的发言,令安宏觉得无趣,路云帆看着她,问:“很无聊?”
      她抬头朝他笑,说:“还好,有酒喝就行。”然后端起酒杯就浅啜一口。
      “小酒鬼。”他笑起来,眼神明亮得像一片暖暖阳光。
      安宏微楞,这个称呼离开她,已经很久很久。
      她粲然一笑,晃着酒杯说:“NO,现在应该是老酒鬼了。”
      
      宴会正式开始以后,现场乐队活跃起来,演奏着一支接一支的优美舞曲。
      有宾客在吃自助餐,有宾客三三两两地聊着天,有人在喝酒,有人在抽烟,渐渐的,就有男女牵着手,走进了舞池。
      路云帆去洗手间了,安宏端着酒杯走到取餐处,想给自己取点食物。
      正在芝士焗龙虾和三文鱼之间取舍不定时,身后传来一个好听的男声:“嗨!”
      安宏回头,看到一个高个子的年轻男人正在朝她笑。他穿着一身深灰色的西装,身材很好,肤色略深。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双眼角微翘的漂亮桃花眼,嘴角正挂着邪魅的笑。
      安宏弯起嘴角,笑着回他:“嗨。”
      男人说:“美丽的小姐,我注意你很久了,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请你跳支舞呢?”
      安宏心想,他真是一个直接的人。
      但是,她还是笑着拒绝了他:“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
      男人没有气馁,反而说:“啊,那真是太好了,我是一个舞蹈老师,最喜欢教身材好又漂亮的小姐跳舞,保证你一学就会。”
      安宏看着他精光四射的漆黑眼眸,说:“真的对不起,我的朋友刚走开了,我想,他不喜欢我和别人跳舞。”她说的是真话。
      “男朋友?”他眨着眼睛问。
      安宏笑笑不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
      “路云帆不会这么小气的。”男人突然笑起来,笃定地说,“你不用怕他,他看到你是和我跳舞,绝不会为难你。”
      “哦?为什么?你和他很熟?”安宏觉得有趣,听他的语气不像是宇华的人,哪有人敢对自己的Boss如此不敬。
      男人笑,说:“和我跳舞我就告诉你。”
      安宏眯眼看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十分可爱,尤其是和臭脾气的某人比。
      她说:“好吧,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啊!Sorry,我叫Nico,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Ann。”安宏眯着眼睛笑起来,然后就将手交到了Nico手里,两个人一起走进了舞池。
      
      路云帆从洗手间回来时,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舞池里,那个正在翩翩起舞的月白色身影。
      他的身体立刻僵硬,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一对笑容满面、外表般配的男女。
      有侍者走到路云帆身边,他伸手就取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甜而辛辣的液体灼烧着他的咽喉、食道,可是他却浑然不觉。
      放回酒杯,他又取了一杯,只是拿在手里,眼神一直胶着在舞池里的某个人身上。
      
      安宏和Nico正跳得兴起,Nico实在是一个很好的舞伴,他牵着安宏的手,两人一起跳着一曲华尔兹。安宏优雅地转着圈,她觉得自己和Nico配合得非常默契,随着悠扬的音乐,她舒展身体,感觉到快乐。她心情很不错,因为将近一个月来的郁闷纠结,也许都会在这一晚画上句点。
      音乐缓下来以后,她和Nico牵着手,随意地踩着舞步。
      Nico的手轻搭在安宏腰上,他说:“你骗我,你明明跳得很好。“
      安宏不好意思地一笑,说:“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么?”
      “哦……我和Jesse认识好多年了,在美国的时候。”Nico笑。
      “Jesse?”
      “就是路,Jesse路,你竟然不知道他的英文名?”Nico觉得奇怪。
      “我是中国人,他也是中国人,中国人干吗要取英文名?”安宏揶揄地看着他,说,“我最讨厌崇洋媚外的人,好像外国的月亮都是钻石型的。”
      Nico显得很无辜,说:“你自己不是也有英文名么?还有,你是在影射我吗?可是,我本来就是美利坚公民呀。”
      呃……安宏觉得尴尬,问:“你是他留学时的同学?”
      “No,Just Friends.”
      安宏撇撇嘴角,说:“我还以为你们很熟,那我劝你要小心一点。”
      “Why?”
      “因为你说的Jesse路,他是个很小气的人,我怕他看到你和我跳舞,会打断你的鼻骨。”安宏说着,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Nico笑得很大声,他朝舞池外瞟一眼,很容易就看到了那个面色铁青的男人,正在一个人喝闷酒。他说,“你觉得他打得过我吗?虽然他比我高一点,但是我比他强壮。”
      “他虽然比你瘦,但是力气却不小。你知道吗?以前有个小流氓,欺负了他喜欢的女生,差点被他打死。”安宏也看到了舞池外的路云帆,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也不觉得紧张,只是很随意地和Nico聊着天,面上还露出无比灿烂的笑。
      “他那么暴力?真是没有看出来。”Nico摇头笑,突然微微俯身说,“Ann,你很有意思,我有点喜欢你,不如你和我交往看看吧?”
      “不要。”安宏被他逼得身体略微后仰,正色回答他。
      “Why?Jesse有什么好的呀?”Nico耸耸肩,说,“是不是因为他皮肤比我白?我到中国来,发现很多女孩子都喜欢白皮肤的男人,真是奇怪。”
      安宏被他逗笑了,拉着他的手转了个圈,她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Nico又说:“Do you know?Ann,你是我很喜欢的女孩子类型耶!”他有些兴奋,眼睛都是亮晶晶的。
      “哦?我很荣幸。”安宏笑。
      “真的!我的嫂子曾和我说过,我就喜欢个子高,身材好,有着细长眼睛的女孩子,而你,完全满足我的要求,所以我很喜欢你!”
      安宏失笑,心想面前这个男人也是有些孩子气。
      她说:“Sorry,恐怕我要让你失望了,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我觉得我必须要拒绝你。”
      这时,一首舞曲终了,Nico有些失落,他不得不松开安宏的手,和她一起走出了舞池。
      
      路云帆早已经乌云压顶一般地站在舞池外等着他们了,他的下巴绷得很紧,薄薄的唇线也显得很僵硬,一双黑眼睛深得完全望不见底。
      安宏见他手里端着酒杯,脸色也因为喝了酒而有些潮红,心里不禁有些担心。
      Nico一见路云帆,就笑着叫起来:“Jesse!好久不见!”
      路云帆整张脸冷得就像是千年冰山,他眯起眼睛看着Nico,说:“你不是说不来的么?”
      “啊……因为我有个小朋友在这个城市读书,我刚好过来看看她。”他嬉皮笑脸地回答,又说,“刚才借你的Ann跳了一支舞,你不介意吧?”
      路云帆眼里的冰山逐渐变成了燃烧的火焰。安宏看着他,寻思着是不是要说些什么。
      这时,Nico突然收起了笑,换上了一副正经的表情,面容冷静,目光犀利,他拍拍路云帆的肩,说:“好了,说正事。这次合作DP很重视,也算是我们在亚太地区发展的重要奠基石。我这趟过来就是要好好和你商讨一下,具体的情况下周一我会去你办公室找你谈。”
      “恩。”路云帆的脸色缓和了一些。安宏知道DP就是那家和宇华合作的美资企业,她重新打量这个叫做Nico的男人,心想他果然不是一个普通角色。
      Nico又笑起来,他抬腕看看手表,说:“时间也不早啦,我得去找我的小朋友了。对了,Jesse,今天这个宴会相当不错,我玩得很开心。”说着他朝安宏眨眨眼睛,安宏觉得他甚至还冲自己抛了个媚眼。
      突然,Nico快速地俯身,在安宏脸颊上啄了一口,他说:“很高兴认识你,Ann,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下一秒,他就迈开长腿,在路云帆彻底发飙前,从容地离开了宴会厅。
      
      Nico离开后,路云帆扭头看着安宏,安宏也冷静地看着他,她摊开手说:“我没给他电话,他在胡说八道。”
      “我知道。”他仍然看着她,许久以后,他说,“安安,我有点喝多了,你送我回家吧。”
      “……”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无视Nico先生,在瓶颈期,他是我自己给自己找的乐子。
    今天更得早了,下一节会有糖吃!!不过可能需要多等几天,抱歉。
    预告:12.30周五更《五彩》,时间不定,改完了就更,像今天一样。
    12.31周六中午更《思远》
    2012.01.01、01.02休息两天!!
    2012.01.03恢复更新,更什么还没定,周六的《思远》里说。
    爱你们~~~给点鞭打和鼓励吧!!!卡文中的人狠受桑!!!
    话说文案里有我的群号,感兴趣的姑娘们可以来加!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