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花花心思

      安宏在厨房里做饭时,路云帆就靠在门框上看着她,他手里夹着一支烟,微眯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个围着围裙的女人。她随意地挽着头发,还有一些碎发丝丝缕缕地挂在脸颊旁,身上穿着宽松的墨绿色毛衣,深蓝色的直筒牛仔裤。她的表情很平静,拿着铲子煎蛋时甚至有些发愣。
      路云帆熄掉烟,走进厨房,拿过安宏手里的木铲,把平底锅里的两个蛋都翻了个面,翻过来的这一面已经有些焦了,正在“呲呲”地冒气。
      “想什么呢!”路云帆皱眉,安宏才一副回过神来的表情。
      “算了,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弄。”路云帆看着她神不守舍的样子,冷冷地说。
      安宏并没有走出去,她退开几步,站在厨房里,看着路云帆煎蛋,煎火腿,做蔬菜沙拉,煮咖啡,两个人都一声不吭。
      路云帆拿出切片土司和沙拉酱,把煎蛋和火腿夹进土司,给自己做三明治。他一边做,一边头也不回地说:“你要么出去,要么说话,不要像尊佛一样杵在这里。”
      安宏想了想,说:“你下午有空吗?”
      “干吗?”他终于回头看她。
      “我要去看夏老师,你要不要一起去?”
      “夏……老师?”路云帆有点惊讶,说,“你还和她有联系?”
      “她是我的恩人,我每年都去看她的。”
      “我已经有十多年没见她了,她现在好吗?”路云帆想到夏老师,那个一脸严肃的短发奶奶,记忆里,她其实是非常疼爱他的。
      “她身体还不错,不过多多少少有点小毛病,毕竟已经70多岁的人了。”
      “70多了??”路云帆很惊讶。
      “不然呢?我都快30了。你去吗?她看到你应该会挺高兴的。”
      “为什么?她说不定都不记得我了。”
      “不会,她虽然年纪大了,有些糊涂,但是对过去的事却记得特别清楚。而且,现在来看她的学生一年比一年少,每回我去,她都很高兴,有几次还和我提到你,说小时候老和我吵架的那个漂亮又聪明的路云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路云帆沉吟了一下,似乎陷入了久远的回忆中,他点头说:“下午我和你一起去,先去商场,买点东西过去。”
      “好。”
      
      路云帆吃完他的早饭,安宏帮他洗了盘子,收拾了厨房,做完以后,她说:“你现在都是自己弄饭吃的?”
      “有时自己做,有时叫外卖,有时江蓓会来给我做顿好的。”
      “哦……时间还早,要不我先回宾馆,等下再来接你。”她看看手表,才上午10点多,她可不想再和他单独待在一起,这多危险啊,两个人擦起火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路云帆当然不会答应:“你跑来跑去不累啊?坐一会儿吧,等下一起出去吃个午饭。”
      安宏想了想,说:“那我看会儿电视。”
      她坐到沙发上,用遥控打开电视机,开始面无表情地看。
      路云帆走到她身边,在她左边坐下,右臂有意无意地搭在沙发背上,手指已经碰到了安宏的右肩。
      安宏立刻挺直背脊,往右边坐过去了半米远。
      “你干吗?难道我会吃了你么?”他的眉扬起来。
      “路总,请您自重。”安宏扭头瞟他,眼神冷得完全可以浇熄路云帆心中窜起的小火苗。
      路云帆咬着牙看她,也不再说话,两人开始一起看电视。只是,这电视里到底演了些什么,两人都是一无所知,他们的思绪,各自都飘到了九霄云外。
      11点半,安宏站起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出发吧。”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提了这个提议,只是,她知道夏老师看到路云帆一定会开心,她想,就当做是送给夏老师的一份礼物吧,自己也只是难堪尴尬那么一小会儿,有什么关系。
      路云帆“恩”了一声,站了一下,居然没站起来,又跌坐回沙发上。
      他低着头,有些怔忪,没有说话。
      安宏愣了下,向他伸出一只手,说:“我拉你。”
      “不用!”他神情漠然,左手扶住沙发扶手,右手撑住沙发边缘,左腿用力,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他对着安宏说,“我自己可以的,不劳您费心,安经理。”
      安宏心想,他还真是会记仇。
      
      路云帆换衣服花了很多时间,等他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安宏觉得眼前一亮。
      他没有穿黑色的衣服,而是穿了一件浅军绿色的休闲西装,衣服敞开着,内搭白色T恤,T恤上有简洁的黑色图案,修身的款式能显出他锻炼良好的身材,看起来时尚又富有朝气。他下穿黑色直筒牛仔裤,黑色休闲皮鞋,头发上抹了些发蜡,衬着一张英俊的脸,整个人显得高大俊朗,精神十足。
      安宏在心里给他打了98分,路云帆毕竟只是一个26岁的年轻人,平时的他全靠一身黑来扮深沉,可是安宏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他。
      只是他走路时,不可避免地会显出那种僵硬、滞缓的步态,安宏看在眼里,心里觉得沉重。
      
      安宏开着车载着路云帆去商场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下车后,看着路云帆走路的样子,她突然想起,他没有带拐杖出门。
      安宏心里有隐隐的不安,担心他走得太久左腿会痛,就说:“要不你在咖啡厅等我一会儿吧,我买好了礼物咱们一起去吃饭。”
      路云帆扭头看她,说:“我能走的。”
      安宏立即就不吭声了。
      路云帆为夏老师买了一个小型的按摩器,安宏买了一套羊毛衫,买完以后两人找了家西餐厅吃午餐。
      餐桌上气氛很冷,安宏完全提不起兴趣说话,路云帆也只是埋头切牛排。
      一顿饭吃得压抑无比,安宏只想赶紧去到夏老师家里,然后就和面前这个男人说声拜拜。
      路云帆突然开口问她:“昨天我问你的事,你考虑得怎样?”
      “哪个事?”安宏没印象。
      “就是要你回J市的事。”他面不改色地说。
      “不考虑。”
      “……安安”他的语气突然放柔了许多,眼里也透出了一丝企盼,“你再也不打算回来了么?”
      “……”安宏丢掉手里的刀叉,说,“路云帆,这是我的生活,我觉得,不需要任何人来干涉。我在T市过得很好,的确有在那里常住的打算,这应该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吃饱了,你慢吃。”
      看她变了脸,路云帆立刻也没了胃口,扬手就叫服务员过来买单。
      
      夏老师住在三楼,那是一幢老住宅楼,没有电梯。
      路云帆爬楼梯时很有些吃力,一只手扶着扶手,一级一级台阶慢慢地走,他走得很认真,安宏跟在他身后,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索性只是集中精神盯着他,防止他有什么闪失。
      走到最后一个转角处时,路云帆突然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对安宏说:“你是不是看得很爽?”
      安宏抬头注视他,张了张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路云帆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又转回去继续往上走,走过最后一段阶梯,他们终于到了夏老师家里。
      门打开后,头发花白、身材伛偻的夏老师看见安宏显得特别亲热,笑得满脸皱纹都开了花,然后她看到安宏身后高高大大的路云帆,脸上就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夏老师,你看他是谁?”安宏笑嘻嘻地说。
      夏老师仔细地打量路云帆,终于惊喜地说:“哎呦!这不是那个从小就爱和你拌嘴的路云帆嘛!”
      路云帆也笑了,说:“夏老师,真不好意思这么多年都没来看你,你还记得我呀。”
      夏老师“呵呵呵”地笑起来,说:“能不记得吗~你这孩子,现在长这么高了,小时候都还没有安宏高,快快快,快进来坐。”
      她当然记得这两个孩子,当初接手他们各自的班级时,她都向他们的班主任打听过班里孩子的情况,这是她几十年教育生涯坚持下来的习惯。在班级里,她总是特别偏爱、关心那些单亲家庭的孩子,而安宏和路云帆,恰恰都在其中。
      路云帆和安宏往屋里走的时候,夏老师突然问:“路云帆,你这脚是怎么了?”
      安宏心里一惊,就听路云帆云淡风轻地说:“哦,没事,前几天和几个老同学踢足球,不小心扭了一下,过几天就好了。”
      说完,他看着安宏,眨了眨眼,安宏立刻就明白了他的心思。
      夏老师年纪大了,有些事,还是不要让她知道比较好。
      
      三个人在夏老师家的客厅里坐着聊天,夏老师询问了路云帆现在的工作状况和个人问题,然后又开始回忆过去。她对过去的事记得特别清楚,路云帆一改他面对安宏时呛人的语气语调,整个人显得沉稳又有礼貌,脸上笑眯眯的,附和着夏老师聊过去的事。
      安宏坐在边上看他,心想他真是兼具偶像派和演技派的实力。
      这时,夏老师突然想起了一个事,她对安宏说:“你还记得有一年寒假,你来我这儿做客时,碰到路云帆吗?”
      安宏一愣,点头说:“记得啊,我还记得他就在不停地吃东西,也没怎么说话。”
      路云帆突然插嘴,说:“夏老师,这都多少年了,别说这个了。”
      夏老师捂着嘴笑起来,说:“这事儿我都憋好多年了,再不说都要给我憋棺材里去了。”
      安宏奇怪地问:“什么事啊?”
      路云帆咳嗽了一下,说:“没什么,安宏,咱们差不多该告辞了吧,夏老师也要休息了。”
      安宏皱眉,夏老师说:“其实呀,也没什么,就是你来我这儿做客的前一天,不是给我打了个电话嘛,那天路云帆在我这儿做客呢,他听到你第二天要来,就和我说他第二天也要来。我叫他不要来,结果他第二天早上8点就跑过来了,等了一个上午,还赖在我这儿吃了个午饭,一直等到下午你过来。”
      安宏嘴角抽搐,看着路云帆的脸,她想,那时候的他才多点大,居然已经会处心积虑地制造和她偶遇的机会了。
      路云帆脸色尴尬,他拍拍夏老师的肩,说:“夏老师,你是不是要把我小时候的糗事都说出来?”
      夏老师就笑,说:“你那点花花心思,我还会不知道吗?对了,你们两个现在怎么样了,都没有对象吧,我看你们俩挺合适的,不如就谈谈朋友,也让我弄个媒婆当当。”打从路云帆和安宏一进门,她就看出了他们之间古怪的氛围,而且,路云帆看着安宏时,那直白露骨的眼神,真是一点也不加掩饰。
      安宏苦笑一下,不说话,路云帆却说:“夏老师,不瞒您说,我是想啊,不过安宏一直不答应。”
      夏老师说:“安宏,你干吗要不答应呢?路云帆很不错啊,小伙子仪表堂堂,工作又好,今天夏老师在这儿替他做主了,你也老大不小啦,28岁的人了还东挑西挑的。”
      安宏叹了口气,说:“夏老师,这种事,真不是那么简单的。”她抬手看看手表,说,“时间也不早了,我们真的要告辞了,夏老师您自己注意身体,我下回再来看您。”
      说着她就站了起来,夏老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说:“哦,好好,你们两个,自己也要保重,现在年轻人工作压力大,身体都是亚健康,要记得早睡早起,多锻炼,多吃点……”
      “哎呦,夏老师,知道啦!”安宏双手握上夏老师的手,说,“您好好休息,咱们走了,再见。”
      “哦,再见。”夏老师依依不舍地和他们告别,然后又小声地对路云帆说,“我看有戏,你加把劲!”
      路云帆冲她笑笑,说声再见,就跟着安宏一起下了楼。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预告:12.19周一中午更《思远》,12.20周二中午更《五彩》
    这几章超压抑!!!!请大家不要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篇里不会说的,只会在回忆篇里讲述。
    谢谢!!!爱你们,求评论!!!
    话说第六大章的标题到现在都还木有想出来……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