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作者:含胭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管得着吗?

      看到自己的车还在,安宏舒了一口气,可是看着路云帆气得直跳的模样,她还是有点担心,问他:“车被偷了,怎么办呀?”
      “还能怎么办?凉拌!”路云帆转转眼珠,问,“哎,你的车能带人么?”
      安宏吓一跳,看看自己的安琪儿后座,说:“带是能带,不过我不会带人啊。”
      “废话!谁要你带了,是我带你。”
      “你?”安宏上下打量了一下路云帆瘦小的身板儿,说,“你带的动吗?”
      “废话!带不动我会说吗?再说了,哪有让女生带男生的!”
      安宏有点愣。
      “傻站着干什么,开锁啊!”他被偷了车,还在气头上,语气就不太好。
      安宏其实是很想拒绝的,但是想着他带自己来借书,一路上也没怎么损她,都是在聊学习啊,中考志愿啊之类的事,这会儿又被偷了车,就觉得拒绝他也不是很好意思。
      她想了想,也就打开了自行车锁,路云帆把漫画丢进车兜,人骑了上去,脚一踮地,说:“高度还刚好。”
      “那是因为你太矮,这是女式车,你还说刚好。”
      “我还会长高的!”路云帆瞪着她说,“我爸爸很高,我妈妈也很高,我将来一定会长得很高很高!”
      “真的吗?”安宏笑起来,也不和他客气,说,“那我坐上来了呀!”
      “坐吧。”路云帆感觉到安宏已经坐上了后座,说,“你抓稳了,我骑了啊。”
      安宏抓着自行车坐垫下的金属弹簧,看着路云帆脚一垫,车轮子就转了起来。她坐得有点胆战心惊,因为心里对路云帆的不信任。
      她想起几年前,她还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小女孩时,韩晓君会骑车带着她,穿梭在J市的大街小巷。那时候的韩晓君差不多就是现在路云帆的年纪,可在当时,坐在韩晓君的身后,安宏是放了一百二十个的心。
      路云帆骑得还挺稳,他身体前倾,两条腿卖力地蹬着踏板,看得出来带一个人对他来说,还是有点吃力。尤其是到上坡的时候,他整个人几乎都俯下/身子了,才能摇晃着骑上去。
      “你这个车太破了,干吗不买辆新的?”他气喘吁吁地问。
      安宏翻白眼,说:“你管得着吗?”
      这是韩晓君送给她的自行车,安宏保养得很仔细,定时擦洗,上油,轮胎坏了换轮胎,车兜坏了换车兜,两年半下来并没有什么大毛病,而且从未被偷。
      路云帆被她一句话顶了回来,半天没吭声,一会儿以后,他又开口:“哎,黑豆牙,你男朋友呢?”
      安宏一脑袋黑线,很想再回他一句“你管得着吗”,终究还是没说,认真回答他:“他在A省读书,今年高三。”
      “要高考了啊,他会考到我们这儿来吗?”
      “不知道……也许吧。”安宏撒谎了。
      “你和他怎么认识的?”
      “从小就认识了。”
      “从小是多小啊?”
      “3岁。”
      “啊?那么小啊!啊啊!!”路云帆惊呼一声,没注意路面,骑上了一个坑,一个颠簸,差点没把安宏颠下后座。
      “你干什么呀!想摔死我啊!!”她气道。
      “谁叫你不抓紧的!”
      “你叫我抓哪儿呀!”
      “你……抱着我腰吧,安全点儿……”他声音不高,安宏却听得很仔细,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她犹犹豫豫地抱上了路云帆的腰。
      他的腰身很细,藏在宽大的羽绒衣里,还是个小男孩子的身体。安宏想到前一年暑假她抱着韩晓君的腰大哭时,手里的感觉,韩晓君的腰身很有劲,有结实的腹肌,他的肩膀很宽,怀抱也分外温暖,安宏想起韩晓君在电影院门口说的那句“我就是她男朋友”,脸立刻就红了起来。
      这时,路云帆又说话了:“你中考真的不填二中?”
      “不填。”
      “为什么呀?”
      “考不上填它干什么,落榜了只能去读普高,非被我妈骂死不可。”
      “没有那么难考吧。”
      “你是年级第一,当然觉得简单了。我英语太差了,100分只能考80多,加试卷50分只能考最多30分,总分一下子就拉下来了。”
      “英语?平时多听,多说,很简单的。”
      “……我不喜欢英语。”
      “我有一套英语题库,对考试特别有帮助,你要不要拿去做做看。”
      “真的?”
      “恩。其实我特别烦这些题库,但是为了考试成绩好,做一下还是有帮助的。”
      “那你开学了借我吧。”
      “干吗要等开学,现在就去我家拿好啦。”
      “不用了,我要回家,已经很晚了。”这时已是下午4点左右,安宏觉得这个点去人家家里不太合适,万一路云帆家里人留她吃饭,那就真是太别扭了。
      “好吧。”路云帆有些失望,问,“你家在哪儿呀?”
      “和平小区。”
      “哦,那离我家挺近。”
      “你家在哪儿呀?”
      “总之离你家不远,我先把你送回去吧。”
      然后,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会天,路云帆就骑着自行车带着安宏拐进了和平小区。到了安宏家楼下,安宏跳下车,看到大冬天里,路云帆的一脑袋汗。他扯掉自己的毛线帽,露出鸡窝一样的头发,大口喘着气,说:“累死我啦!你怎么那么重啊!”
      “你别胡说!我才83斤!”
      “啊……哦……那我先走了,你上去吧,拜拜。”
      “哎,你家到底在哪儿啊?”安宏又问他。
      路云帆躲不过,说:“在金水苑。”
      安宏吓一跳,金水苑是别墅区啊,离和平小区2公里左右,不算远,但也绝对不算近。它所处的位置本来算城郊,但是旧城改造以后,它的地段就变得很好了。
      安宏说:“那刚才回来不是路过的吗?你干吗不说,我可以自己骑回家啊。”
      路云帆望着她,认真地说:“你是女生,我是男生,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家的。”
      安宏傻了,问:“那你现在怎么回去呢?”
      “走回去呗。”路云帆笑起来,他揉揉自己乱乱的头发,重新又戴上毛线帽,说,“我走啦,再见,下回我把英语题库拿给你啊。”
      “哦,谢谢,再见。”看着路云帆渐渐走远的红色身影,安宏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认知,这个臭小孩,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嘛,这是头一次,他们相安无事地共度半天呢。
      
      寒假里,安宏没有再和路云帆见过面,1月29日,她和韩晓君打电话,祝他18岁生日快乐。
      这是值得纪念的一天,韩晓君——成年了。
      
      初三下开学第一天,路云帆就给安宏拿来了英语题库,安宏在走廊上收下题库,问:“我什么时候还你?”
      “你不用还我了,我都做过了。里面我打了五角星的,你着重看,很经典的。”
      “哦,好,谢谢你啊。”
      “没事,你……”路云帆想了想,说,“期中考试的时候,你要是能考进全年级前30名,你能不能考虑下志愿填二中?”
      安宏张着嘴看他,不明白他的意思。
      路云帆脸红了,他说:“我……我不是答应过你,要和你考一个高中,跑400米给你看么。”
      安宏无语,这哪是一个约定啊,在当时,分明是赌气时说的气话。
      她说:“到时再说吧,现在说还太早呢。”
      “哦……好吧。”路云帆耷拉着脑袋,回了自己教室。
      
      最后一个学期正式拉开帷幕,为了向中考发起冲击,玉兰中学的初三年级开始实行晚自习。
      学校里并不提供晚餐,安宏的家离学校骑车来回需要30分钟,她也就懒得回家吃饭,和外婆说明了情况,就拿到了每天的晚餐钱。
      秦月也不回家吃饭,她和安宏每天就在学校边的美食街上觅食,一家家换过来吃,吃得最多的,就是罗立山家的酸辣粉。安宏极喜欢吃香菜,每次都要放好大一把,再加点辣酱,吃得一身汗。
      有一天,秦月有事回家吃饭,安宏一个人在罗爸爸店里吃粉时,碰到了路云帆。路云帆并不常参加晚自习,他的成绩足以应付中考,加上年纪又太小,回家太晚不安全,学校特批了他可以不参加晚自习。
      他在安宏身边坐下,问她:“你在吃什么呀?”
      安宏像看妖怪似的看他,说:“酸辣粉啊,你没吃过吗?”
      路云帆摇摇头,安宏叹气:“这么美味的东西你都没吃过,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路云帆听她这么说,立刻向老板要来了一碗酸辣粉,说:“我要和她一模一样的!”
      他稀里哗啦地吃着,对安宏说:“还真挺好吃。”
      安宏笑道:“不错吧,这家店是我同学爸爸开的,在这里开了好多好多年啦,做的粉最好吃了。”
      两个人吃完晚餐,离晚自习开始的时间还早,路云帆提议在美食街上逛一会儿,安宏想读了一天书了,是该放松放松,也就答应了。
      路过一个卖冰糖葫芦的摊位时,安宏眨巴着眼睛对着各色糖葫芦多看了两眼,路云帆看在眼里,马上问她:“想吃糖葫芦吗?我请客。”
      安宏摇摇头。
      “真的,你别和我客气。”他认真地说。
      安宏咧开嘴,给他看嘴里的牙箍,说:“我不能吃甜的东西。”
      “你这个钢牙什么时候能拿下来啊?难看死了。”路云帆皱着眉说。
      安宏不太高兴,回答他:“中考结束以后吧,我得戴满三年。”
      “你一定是糖吃坏了的,你看我的牙多好!”他咧开自己的嘴,露出一口雪白整齐的牙,就像在做牙膏广告。
      安宏真是受不了他的显摆,说:“晚自习就要开始了,我回教室了。”
      “哦……对了,上回给你的题库,你做了吗?”
      “做了。”
      “觉得怎么样啊?”
      “是挺经典的,不过最近没考试啊,还不知道效果呢。”
      “哦,那考完试你告诉我啊。”
      “好……”安宏觉得真奇怪,路云帆为什么老是要在意她的成绩呀!
      
      四月底,期中考试结束,安宏的成绩排名全年级59名,比秦月还要靠前,她的英语成绩,破天荒地上了90分,令她无比欣喜。
      她想,路云帆那本题库,还真是有点用呀。
      
      那些年,全国都在推行素质教育,提倡分数不至上原则。玉兰中学也不例外,在期中考试结束以后,学校组织了两项活动,对同学们,尤其是初三年级的毕业班同学来说,相当得匪夷所思。
      第一项活动,是组织全校师生观看电影——《泰坦尼克号》。
      电影院里响彻了小女生们的哭泣声,大家几乎是从头哭到尾,连一些男生也湿了眼眶。这么一个爱情电影,灾难大片,居然被学校组织起来看,安宏在很多年后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她记得,当她红着眼眶和秦月一起走出放映厅时,两个人仍是止不住地掉眼泪。
      Jack和Rose的爱情,对她们来说太过炽烈,那种像烟花一样转瞬即逝的□□,当时的安宏并不能理解。她一直觉得奇怪,才认识三天的人怎么能到生死相许的地步,她认为,爱情就应该是细水长流型的,相比较一见钟情,她更相信日久生情。
      就好像——她和韩晓君,如果那能被称之为爱情的话。
      只是,对于Jack为了Rose,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安宏还是觉得很感动。她偷偷地想,如果自己掉在了这冰冻汪洋里,韩晓君会不会愿意牺牲自己,来挽救她。
      令她觉得欣慰的是,她的答案竟然是——会。
      她相信韩晓君,就好像相信自己,她愿意为了韩晓君放弃一切,她相信韩晓君也是一样。
      
      第二项活动,是组织集体舞比赛,以班级为单位,分三个年级进行。
      很多家长都觉得不解,快要中考了,还要牺牲孩子们的宝贵时间进行跳舞排练,这不是捣乱嘛,学校做了不少家长的思想工作,才让这项活动顺利展开。
      相对于家长,同学们却是积极许多,在紧张的复习备考期间,能有这样一项有趣的比赛,还能让青春期的小男生拉拉自己喜欢的小女生的手,他们都是充满期待的。
      当然,这和安宏并没有关系,集体舞比赛,每个班级只需要8个女生和8个男生参加,像安宏这样其貌不扬的小女生,自然不会被选在内。
      秦月理所当然地入选,班里16个外表、身材出挑的同学,抓紧时间进行着排练。安宏有时和其他女生一起,站在边上看一会儿,看着跳舞的同学们意气风发的笑脸,她心里,还是有点儿羡慕的。
      
      意外发生在比赛前5天。
      那是五月初,安宏班里长得最漂亮的女生高颖洁突然发了荨麻疹,全身长满了红点点,被家里人接了回去。这么一来,女生中就少一个人跳舞了。
      此时,比赛所用的连衣裙已经定做好,上身是白色衬衫,领口配着红色的飘带,下边是红底白点的及膝裙,裙摆相当大,旋转起来就像一朵盛开的红花。
      文艺委员相当头疼,因为衣服已经做好,而高颖洁不能跳,势必要找个个头和她最相像的女生顶上。秦月说:“高颖洁165高,我看安宏就可以啊,安宏有166吧。”
      班主任董老师叫来安宏,试穿了高颖洁的裙子,大小正合适,只是安宏满脸青春痘,嘴里又有牙箍,形象实在不好,董老师有些为难。
      秦月说:“董老师,就让安宏跳吧,只有5天就要比赛了,学起来也很仓促,我来负责教安宏,保证在比赛前让她学会。”
      董老师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秦月冲安宏笑,安宏有些不安地望着她,她想,自己真的可以吗?
      
      那以后的几天,秦月趁着课间休息和放学后的晚自习时间,都拉着安宏在走廊上学舞步。
      集体舞比赛,每个年级的舞曲、舞步都是一样的,秦月会跳男步,女步,由她教安宏,最合适不过。只是原本和高颖洁搭档的男生,在走廊上看到安宏时,脸上不免露出失望、嫌弃的表情,本来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做舞伴,现在换成一个满脸青春痘的丑女孩,谁心里会高兴呢?
      有一天,路云帆路过初三(4)班的教室,看到在门口和秦月做着练习的安宏,觉得奇怪,他站着看了一会儿,问:“黑豆牙,你在干什么呀?”
      “跳舞。”安宏没好气地回答,有一段舞步,她总是学不好,心里很懊恼。
      “你都要参加集体舞比赛啊?”路云帆张大嘴,说,“你们班没其他漂亮女生了吗?”
      安宏忿忿地望着他,说:“你管得着吗?”
      路云帆笑得眼睛都弯起来,说:“那咱们比赛的时候见了,我也参加的呢。”
      安宏看着他得意洋洋的笑脸,心里一乱,一不小心就踩了秦月的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按时周更,继续各种青春期小片段飘过~~
    下一节就能把第五章完结了,我发现,第五章每一节的字数都好多啊……真是破纪录了。
    话说我的初中阶段,初三时正是《泰坦尼克号》风行的时候啊,那时候迷LEO迷得不行,我最爱那种苍白的小瘦脸了,没想到后来他就进化成了——呃,演技派。 好吧,《盗梦空间》还是很不错的。
    关于集体舞,哈哈,那时候我也有份跳,和男生手拉手呦,而且和我搭档的男生还是小帅的,可惜没拍个照片留个念,文中跳舞的衣服就和我们那时候一模一样的,果然真实的事情就会觉得很好写~~~
    不强求评论,毕竟很清水,很慢热,而且更新周期也很长,如果有喜欢的姑娘愿意留个爪,我会很高兴,毕竟也是对我劳动成果的一种肯定,鞠躬,多谢!!
    再次预告!!23号中午12点左右更《思远》啦~~~~



    我的鸵鸟先生
    我的长篇BG连载文,青梅竹马,校园为主,都市为辅,男主残疾。



    落枫逢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未婚妈妈带着包子撞到孩子她爸后相爱相杀的故事(男主健康)。



    何秦合理
    我的长篇BG完结文。你的梦想是什么?秦理:我想走路。(男主坐轮椅)



    独一无二
    我的已完结非V文,我认识了一个人,他谈不上完美无缺,但绝对独一无二。(男主失明)



    明知故爱
    我的长篇BG完结文,总有一个人,让你爱到义无反顾。(男主失明)



    They Say
    《拥抱我吧,叶思远》的短篇番外集《他们说》,不定时更新。



    时光的印记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的短篇番外集,不定时更新。



    拥抱我吧,叶思远
    我的长篇BG完结文。小桔说:“我的叶思远,是一个折了翅膀的天使。”



    那些青春,与爱有关
    我的长篇BG完结文。这是一段关于爱的青春记忆(男主单腿截肢)。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